设置

关灯

第10章

    ????魏无恙护送刘康回江陵的头一晚,刘炽将他宣进宫,除了叮嘱他沿途照看好刘康外,还给他指派了一个差事,要他协助刘康挑选一批家人子进京。刘炽拿出一只歧头履,郑重交代只有穿得进这只履的女子才有资格入选。    ????魏无恙从皇帝手里接过粉色歧头履,端详一阵,似曾相识的感觉扑面而来,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恰好此时陆吾也进了宫,他盯着他手中的歧头履一眨不眨,甚至忘了参拜皇帝。    ????“无恙,你先去,祝卿一路顺风,我等你的好消息。”刘炽身子一转,出声打断陆吾沉思,也挡住了他探究的视线。    ????“臣无恙定不辱命。”    ????目送魏无恙离去背影,陆吾嘴角浮起苦笑,刘炽终究还是对他心存芥蒂。    ????“阿炽,”他像以前抵足而眠那样唤皇帝名字,浅笑道,“你的事怎么不让我去办?”    ????“大兄,杀鸡焉用牛刀,些许小事让魏无恙去做就好了,阿炽舍不得你劳累。”刘炽也笑,只是那笑在他看来防备疏离,不达眼底。    ????陆吾的心跌到谷底,原来刘炽一直都介意他替刘嫮求情的事,以前他可以骗自己说他那是在意他,现如今他防备他到了这个地步,想骗也骗不下去了。    ????“阿炽,你听我说,当年替她求情只是一时心软,我和她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是哪样?”刘炽突然打断他的话,他目光如电,像只匍匐在草丛里的兽王,似乎只要对方开口说出不妥的话,就能一下子被咬住脖子。    ????陆吾不由自主地后腿一步,心上仿佛漏了个洞,凉气一寸一寸灌进来,他却无能为力。    ????他恨生母姬嬿,恨她的天子情夫,却唯独不恨他们的这个孩子。    ????还是太子的他,不知从哪里听说自己在民间还有个同母兄长,居然敢背着所有人找到他并带进宫,与他同起同卧、同饮同食,对他说愿意与他共享天下。    ????“除了阿母,大兄从不曾正眼瞧过哪个女子,为什么你独独对她心软?”    ????“我……”陆吾语塞,心中苦涩难当,如果当时他能早些明白,一切就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了。    ????“大兄知道我这些年最恨的是什么吗?”    ????陆吾茫然抬头。    ????“我最恨的就是没有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他没有说出口的一句话是——你该庆幸你是我唯一的同母兄长。    ????陆吾陡然瞪大眼睛,震惊不已。    ????难道刘炽一直以为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可是自己明明没有碰她,她在丰京三年也是洁身自好,怎么可能呢?    ????他忽然想起一件遥远的往事,有一次她从马上摔下来,一连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他问她哪里伤了,她始终沉默,也不准他去问侍医。他那时对她只是逢场作戏,懒得真的管那么多,只是对王后和大翁主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记忆犹新。    ????“阿炽,你误会……”他想跟刘炽解释,却在接触到他鹰隼一般的目光后打住了,他不能看着他越陷越深。    ????“你找的那个术士方圆,一看就靠不住,阿母很担心你,让我来劝劝你,她怕你被人骗了。”    ????此“方圆”正是当初见到的方正,没想到他居然混进了宫,还受到皇帝器重,他向他追问那天的未竟之语,他却矢口否认见过他,这样的人不是骗子是什么。    ????刘炽轻嗤一声,不以为然:“她的话你也听?难怪她总说你孝顺!”    ????*    ????魏无恙回府,将歧头履置于案上,搜肠刮肚一番,还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忽然,一只长着薄茧的手从斜次里伸过来,带着哭音急切问他:“冠军侯,这只粉履是从哪里来的?”    ????他看见祝余嬷嬷泪流满面,将翘头履紧紧搂在怀里,像搂着失而复得的至宝。    ????魏无恙心中微动,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有些不敢相信,试探道:“这是陛下给我的,难道跟嬷嬷有什么渊源?”    ????“这是我家翁主生前最喜欢的歧头履啊,她进宫面圣那天穿的就是这一双,鞋样是我描的,鞋底是我纳的,还有这上面的花纹也是我亲手绣的,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祝余泣不成声。    ????难怪,他就说怎么看着眼熟。他想起刘嫮下葬那天,脚上只穿了一只丝履,另外一只找了好久也没找到。    ????魏无恙的眉心紧紧拢到一起,唇也抿成了一条线。    ????太反常了,皇帝手上为什么会有刘嫮的丝履,他又为什么非要找能穿得上这只丝履的女子?还有陆吾,他那异样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    ????祝余第一年哭瞎以后多亏魏无恙找的神医医好了她,近两年遵医嘱不敢再哭,但刘嫮的旧物再度勾起伤心事,她哭得一发不可收拾,怎么都停不下来:“我对不起翁主,也对不起公主,腆着脸白活了这么多年,我该死啊,真该死!”    ????魏无恙心中再次一动,刘嫮走的第一年,她就是这样早也哭晚也哭,一个劲地念叨“对不起翁主,对不起公主”。那时他以为她是伤心过度胡言乱语,没太放在心上,今天反常的事这    么多,他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    ????“嬷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你说的公主是谁?”    ????“没,没有啊。”祝余擦泪的手顿住,眼神闪躲,不敢看魏无恙。    ????“嬷嬷,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你,不过——”魏无恙轻轻顿了顿,“若翁主还活着必不想再受人欺骗,我们是她唯二信任的人,说不定能帮她做些什么呢。”    ????祝余惊疑不定地望向魏无恙。    ????她张张嘴,欲言又止,想到魏无恙这些年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想到他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付出的努力,心头一软,终究还是将隐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和盘托出。    ????“翁主生母并非前燕王后,而是……而是文帝最宠爱的幼女乐阳公主。当年公主和亲车队取道燕国北上,燕王刘全见到公主惊为天人,公主嫁去匈奴后,他也一直念念不忘,为了得到公主,将冶铁术偷偷赠予匈奴,作为回报公主被乌朱单于抵给他三年。”    ????“砰!”魏无恙大掌重重拍在案上,竟将案面震开一条裂缝。    ????“无耻之徒,猪狗不如!”    ????魏无恙突然问:?“燕王是翁主生父吗?”    ????“不是,她的生父另有其人。”    ????这还差不多,这样的人怎配为人父!魏无恙双眸喷火,俊脸黑沉,他终于明白刘全为什么要送刘嫮去丰京了,这样的身世配上绝世容貌,可不就是送死的绝佳人选么。    ????他想起他每次去找前燕王后时,她那不屑的眼神跟轻蔑的话语:“她就是个灾星,你总来打听她干甚么?”    ????她恐怕早就忘了,若没有这个灾星替她挡着,她哪来现在安逸的生活。    ????“嬷嬷,你知道乐阳公主近况吗?”    ????祝余又哭:“婢子不知,婢子一直都想去找她,想当面向她请罪,是我没有照顾好翁主,我对不起她。”    ????“嬷嬷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乐阳公主。明天我要护送临江王回江陵,你跟我一起走,他家的小翁主正好缺个嬷嬷。”    ????见祝余沉默不语,魏无恙又补充一句:“她跟嫮翁主一样,从小就没有阿母。”    ????祝余被他说得眼泪汪汪,心也软了,终于点头应下。魏无恙嘴角上扬,露出得逞的笑容。    ????……三十天了,芳洲每天都要到江边来等父亲和魏无恙,她的木匣子被河卵石装满了,他们还是没有回来。今天,她又像往常一样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往回走,忽听身后有人唤她——    ????“腓腓,腓腓,阿翁回来了,阿翁回来了!”    ????“哎!”她的失落一扫而空,脸上扬起明媚的笑,转身提起裙子就朝水边跑,直把船上的魏无恙看得皱眉。    ????江水那么深,她的个子那么小,掉到水里可不是好玩的。    ????他迅速跳下船,趟过齐腰深的江水,赶在芳洲下水前制止了她。    ????“翁主,没有人陪在身边的时候,不可以涉水。”    ????“无恙阿兄,腓腓好想你啊!”小翁主一点都不怕他的黑脸,笑嘻嘻地望着他,“你看,我都想瘦了。”    ????魏无恙果真去看她的脸,她脸上长肉了,鼓鼓的,像两个红果子,饱满,红润,水灵。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可爱极了。    ????魏无恙的心都要被她融化了。    ????刘康也从船上下来,芳洲见了转身投到他的怀抱,脆声脆语:“阿翁,我好想你啊,你看我都想胖了。”    ????刘康“扑哧”一笑,接住女儿身子,掐着她的小脸,说道:“那就多想会儿,小女郎肉乎乎的才好看。”    ????芳洲抱着父亲脖子娇笑,从他肩头看到祝余,忽然对一旁的魏无恙叫:“无恙阿兄,这个嬷嬷我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