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第四回

    【贾雨村要借机敲诈】    听到这个剧透黛玉并无半点意外。    受此大难,贾雨村当然不会就此作罢,祸是雪雁惹得,雪雁是林黛玉的丫鬟,所以林府理应做出赔偿。    各位可能不解,林如海都把贾雨村引荐给贾政了,贾雨村怎么可能还会贪得黛玉的那点钱财?    别忘了贾雨村可是有案底在身,能不能引荐成功是两说,若引荐不成功,贾雨村总要过活,林家便是冤大头。    别说贾雨村可以在回林府当先生,看黛玉这个架势是要在贾府久住,黛玉能在贾府住下,贾雨村可是不行。    黛玉垂下眼睑,把方才拿的东西放了起来。    刚放好,雪雁跑了进来,“姑娘。”雪雁上来就哭,看样子受了很大委屈。    王嬷嬷拦在雪雁前面,“哭哭啼啼的作甚。”    大户人家最忌讳下人哭,不吉利。    雪雁直接无视王嬷嬷。    “贾先生说要让官府的人抓我去,姑娘救我。”雪雁边哭边道。    听到此言,黛玉不禁眉头深皱,看来正如系统所言,某人要开始碰瓷了。    按照之前的原剧情,贾雨村带着黛玉一路平安到了京城,路上没出这些幺蛾子,黛玉对贾雨村还有师徒之情。    如今不同,经过救人事件,贾雨村的人品被黛玉看的一清二楚,这般的人若得道对自家爹爹可是不利。    黛玉在心底下了决定。    “告官?”黛玉语气微挑。    “先生说是我故意推他的。”雪雁哭的抽了气,她没想到贾雨村这般无赖。    “是么。”黛玉淡淡道。    “雁儿冤枉啊!”雪雁一副要大哭的模样。    “且过去看看。”黛玉直接打断了雪雁的情绪。    一看黛玉要为自己撑腰,雪雁瞬间把哭气憋了回去,她随着黛玉去到贾雨村的船舱。    “学生过来看看先生,先生可否安康。”黛玉进门对贾雨村礼貌性的问道。    贾雨村扶着自己的额头,“我这般的身子恐怕是到不了岸了。”贾雨村一副自己要死的模样。    贾雨村自认为没了自己黛玉去不成贾府,且他深知黛玉性格,自己因他的丫鬟落水,只要自己装病黛玉定会赔偿。    刚刚贾雨村威胁雪雁不过是给黛玉提个醒。    “嬷嬷,告诉船夫在下个码头停一下,给先生看病。”黛玉说道。    “是,姑娘。”王嬷嬷应道,转身就要出去对船夫说。    “且慢。”贾雨村喊道。    “先生还有什么事。”黛玉问道。    “不用停岸,等到了京城去药房抓些补药补补便是,别耽误了脚程。”贾雨村道,一副大义模样。    这话明显就是让黛玉出些银子了事。    “先生身体重要,还是停岸看看好。”黛玉道。    贾雨村不是说自己有毛病么,那黛玉就带着贾雨村看病。    看着黛玉没理解自己的意思,贾雨村进一步说,“老夫身体自己有数,不过百八十两银子的药便能好。”    贾雨村直接开口要钱了。    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若先生不急,等到了外祖母家在看病也可。”黛玉道。    见黛玉就是不理解自己的意思,贾雨村有些气急。    “雪雁这丫头用心恶毒,不知受了谁人指示,老夫要去官府问的明白!”贾雨村换了对策。    府上的奴才犯了罪,主子定脱不开关系,何况雪雁还是黛玉的贴身丫鬟。    “雪雁?是你把先生推到河里的?”黛玉转头问道雪雁。    听黛玉这般说,贾雨村一口老血要吐出来了,明明自己落水的时候在场,如今问这话是几个意思?    “不是。”雪雁下意识的否定道。    “先生可是确认,有谁见到了?”黛玉问道。    “若真是雪雁推的先生,小女自不会包庇。”黛玉继续说,口齿伶俐。    当时在场的就贾雨村雪雁还有林黛玉,还能有谁见到了?    “就是这丫头推的我!”贾雨村道。    “雪雁这般年岁,要推到先生恐是……”黛玉看了眼雪雁又看了看贾雨村。    真是到了衙门,这说辞恐怕难以服众,即便是事实。    让黛玉这么一分析,雪雁瞬间有了底气,对,就不是自己推的!    “先生,该不是自己晕船落得水。”王嬷嬷补了贾雨村一刀。    贾雨村被黛玉他们堵的无话可说,只能扶住自己的额头装作难受。    “让船夫停岸,给先生看病。”黛玉道。    “老夫无事。”贾雨村赶紧跟到。    若在停岸休息真真的要耽误行程了。    贾雨村此次护黛玉去贾府为的就是和贾府搭上关系,若耽误事情给贾府留下不好的印象便得不偿失。    “既然先生无事那便让船夫继续赶路。”黛玉发话。    本想敲诈黛玉的贾雨村被黛玉缜密的思维赌的哑口无言。    事情的发展完全没按贾雨村的剧本走。    “这丫头怎么变了性子!”贾雨村十分郁闷,堂堂一介文人尽然败给了个丫头片子!    “老夫护送姑娘去京城,不想倒是连累姑娘照顾我。”不甘心的贾雨村打起温情牌来。    黛玉笑了笑,“学生应该的。”    贾雨村这一拳又打在软棉花上,他砸砸嘴,一句话都说不来。    这真是……    “先生且休息。”黛玉行礼离开,没在和贾雨村啰嗦。    “多谢姑娘护着我。”一出门,雪雁换成了笑脸。    黛玉径直走,没看雪雁。    回到了船舱,黛玉把雪雁和王嬷嬷打发到了外间,自己一人待在里间。    她从枕头底下拿出方才放在下面的东西,是一封信。    用茶水岸把信浇透,黛玉把信揉搓,不一会的功夫,信成了纸浆不成样子。    把纸浆撒在地上,黛玉起身去道床边,她有些累了。    不知睡了多久,直到船剧烈的晃了下黛玉才醒了过来。    终于到了京城。    “姑娘。”王嬷嬷走了进来,脸色不是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