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第十一回

    黛玉掀开帘子用手帕捂住嘴,连着咳嗽几声,面色发白。    从小体弱,黛玉哪里受的住如此舟车劳顿。    “琏二哥,今日恐不能再赶路。”黛玉边咳边道。    黛玉身子自小便弱,这事荣国府的人都知道,想来一次黛玉用的人参养荣丸缺了一引药还向贾府借的。    贾母没少说黛玉身子不好,这不黛玉还没来便给府上的人留□□弱的印象。    实际上黛玉只要不哭便没什么大碍,只娇弱了些,随着年岁的增长,在好好调养,不足之症便可痊愈。    “本就晚了,怎能在耽搁,林大姑娘坚持一下!”贾琏道,由于封条的事情贾琏对黛玉带上情绪。    一旁的王嬷嬷听贾琏这般说,气的不行,这是什么混蛋玩意!    王嬷嬷转头看着自己姑娘,恐黛玉受不了。    闻贾琏这个态度,黛玉敛了神情,心中虽不舒爽,但强忍着没哭,“既然晚了,那不如直接转回苏州去,不劳烦外祖母一番折腾。”    黛玉语气坚定,一听便不是玩笑。    若不是怕直接回去会有碍林贾两家的亲戚情谊黛玉早就回去了。    算起来,这是黛玉第一次来京城,贾敏远嫁,不曾回过娘家,黛玉于整个荣国府不过沾了血亲,真的情谊没有半分。    林如海有要事处理,贾母又几次派人送信要黛玉来荣国府。    想来这几年给贾家填补了不少,方才把黛玉送过来,林如海想这诺大的贾府总不至于亏待了自己女儿。    黛玉来前林如海还特意嘱咐过,“不得耍性子。”    林如海知道自家女儿聪慧过人,特别上来一阵这嘴不饶人,自己娇宠的,在外人面前总要收敛些。    正因为林如海的叮嘱黛玉才没立马返程,没人来接虽是怠慢,但也不是不可原谅。    至于贾琏要贪墨银子的事,毕竟还没发生,黛玉不能用莫须有的罪来说事情。    可人不能得寸进尺,再一再二不得再三。    “妹妹这是说的什么气话。”贾琏听黛玉这话立马变了语气,称呼也由林大姑娘变成了妹妹。    若黛玉回去了他可没办法交代了。    当下林如海还在,黛玉于贾府还有用处,不然贾母也不会主动提出接黛玉过来。    林家虽说权不行,胜在有钱。    “不劳烦琏二爷送,我自能回去。”    贾赦叫黛玉林大姑娘,黛玉叫他琏二爷,这般称呼才呼应。    “劳烦师傅掉头。”黛玉对车把式道。    “不准掉头!”贾琏连忙制止,看黛玉这个样子是来真格的。    贾琏原本欺负黛玉是个黄口小儿,不想这般有脾气。    “我的好妹妹,别和二哥一般见识,我不是急着赶路么,若妹妹不舒服尽管休息,想什么时候走便什么时候走。”贾琏认错。    “那便在客栈休息。”黛玉说道。    既然贾琏服软,黛玉便给他个台阶下,若现在打道回苏州不免恶人先告状。    黛玉一行人在客栈休憩,贾琏怕黛玉在生气即便心里窝着火也不敢朝黛玉发。    对于装小贾琏十分擅长,谁让他媳妇是王熙凤呢。    休息了一晚上,第二日一早黛玉他们便上路,不紧不慢,过了晌午才到了荣国府。    看着头顶上的日头贾琏心中那叫一个郁闷,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这下黛玉带的东西都被旁人看见了,想直接贪墨一箱是不可能了。    这般只能每个箱子拿出一点点东西来。    唉……    【提示提示,老祖母要哭宿主注意身体】    透剧小七再次发来提示。    【提示提示,宿主母亲在贾府并不如意】    第二条提示是对第一条的补充,虽说贾敏在林府没说什么,正是不说自己的娘家才体现出关系不亲来。    黛玉仔细听着提示,心里做好打算。    在回林府前自己一定要当心自己的身子,不同林府,在外家病了连个体贴人都没有。    因为黛玉觉悟提升,等级升级,透剧小七有了回放过去事情的功能。    【宿主是否启用回放功能】    不知回放是何意,黛玉点了点头。    画面一闪,出现了贾敏未出嫁前的模样。    坐在轿子里的黛玉顿时愣住,她一眼认出自己的母亲。    “我的好女儿,此番嫁入林府万不要忘了你二哥。”贾母道。    “这林如海虽官位不高,但林家是世家,定有好前途。”    “女儿知道。”贾敏淡淡道,没看自家母亲一眼。    而贾母也没出嫁女儿的那种为人母的不舍,满口都是贾政。    画面在闪。    “做官几年,还是这个品级,什么书香门第,我见这林如海就是个废物,白费了你的妹妹。”贾母对贾政道。    “妹夫虽官位不高,但到是肥差,银子不差。”    “不差银子也不见你妹妹贴补娘家,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画面又闪。    “终究是个短命的。”贾母看着信道,语气中带着一丝难过。    “母亲不要伤心,这都是妹妹的命数。”贾政劝道。    “让人把你妹妹的孩子接过来,怎么也不能和林家断了关系。”贾母道。    “是,母亲。”贾政道。    这些画面都是贾母真真说过的话,能看的出来贾母的重男轻女,尤其偏向贾政。    且最后一个画面让人若有所思,看来贾母把黛玉接过来不是件简单的事,恐另有所谋。    黛玉皱起了眉头,她有些后悔没在到了码头后直接走,如今看来进了贾府在想找借口走恐是不易。    外祖母接自己来到底有何阴谋?黛玉不自觉的警惕起来。    “妹妹,到了。”贾琏对黛玉道。    “姑娘来了。”门口的丫鬟见黛玉来朝着院里边小跑边道。    黛玉跟着进了屋。    只见两人搀扶一鬓发苍白的老人朝黛玉走了过来,“哎呦,我的心肝肉呀。”    刚见了黛玉,老妇便道,声音带着哭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