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章 第十五回

    赵姨娘没想到探春会这么早回来,脸上表情僵了一下。    方才赵姨娘的那句白眼狼被探春听的清清楚楚,于是乎探春的脸色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姑娘怎么回来了,不是要去太太请安,别是走错了地方!”赵姨娘没好气道。    听见又怎么样,探春就是个白眼狼!    虽说探春是庶女,讨好嫡母没错,可凡事不能太过,总是赵姨娘肚子出来的。    每看到探春对自己的态度,赵姨娘气就不打一处来。    “也不知林大姑娘是何德行,胡乱说话,惹得烂摊子谁给你收!”探春道,语气很冲。    赵姨娘因为乱嚼舌头根子这事没少惹祸,其中不免给探春丢脸,探春素来要强,这般二人关系越来越差。    “林大姑娘是何德行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我倒是知道的很!”赵姨娘瞪着探春。    探春冷笑,“姨娘先看清自己是什么东西在说。”    “你个小蹄子,在怎么你都是老娘肚子里出来的种,庶女就是庶女,当不了凤凰!”    赵姨娘被探春气到了,上来就大骂。    “自家兄弟病了你不管,天天去巴结外人,你的心被狗吃了!”赵姨娘继续骂。    前些日子贾环和贾宝玉同时病了,探春只忙活了贾宝玉。    “别以为我不知宝哥哥如何病的,姨娘有空还是好好管管环哥,省的牵连旁人!”探春怒道,说完话便摔门进了屋里。    “难不成是林大姑娘和这丫头说什么了?”    气过的赵姨娘开始胡思乱想,想置身事外的黛玉被莫名其妙的卷入其中。    这边探春母女吵完了,那边透剧小七已经向黛玉介绍完了碧纱橱的位置,只见黛玉的小脸被气的通红。    碧纱橱是贾母的内格局,按理说贾母把黛玉安排在碧纱橱中住是对黛玉的疼爱。    可是碧纱橱之前住的是贾宝玉,这就不妥了,别说贾宝玉和黛玉还是小孩子,男女三岁不同席呀!    透剧小七特意画了地形图给黛玉看。    黛玉住的碧纱橱还特意标注了贾宝玉曾住地,而碧纱橱的外间则写着贾宝玉现住地,最后的暖阁才是贾母住的地方。    贾母着实太惯着贾宝玉,竟然让他在碧纱橱外搭了个床!    这般真真的是没拿黛玉女儿家的清白当回事看。    “姑娘,这是怎么了?”王嬷嬷收拾好后进了屋,只见黛玉通红的小脸,细看眼眶里还有泪珠。    黛玉用手帕擦了擦眼角,“嬷嬷,我想回家了。”    听自家姑娘这般说,王嬷嬷心头一酸,不知该说什么好,于理怎么也要住上几月才可,不然就是打荣国府的脸。    “姑娘……”王嬷嬷张了张口。    “我只是说说,嬷嬷只当听我发牢骚。”黛玉道。    各位可能会说,让黛玉把贾母安排住处的事告诉林如海就不信林如海不把黛玉接回去。    可怎么告诉?书信写这种事,万一路上出了什么岔子对黛玉的清誉可是不好。    所以当下,黛玉只能自己想办法不住那碧纱橱。    “林大姑娘,可收拾好了?”门外有人敲门问道,来的是贾母身边的伺候丫鬟,鹦哥。    “谁?”王嬷嬷问道。    “奴婢是老祖宗身边的丫鬟,鹦哥,奉老祖宗之命请林大姑娘去用晚膳。”鹦哥应道。    “且等一会。”王嬷嬷道,黛玉刚收拾好行李,还没换衣衫。    “鹦哥在外等着。”    这个时候,雪雁从外面回来了,黛玉让她跟着荣国府的人去取日常用度之物,雪雁贪玩,在花园里摸了一会鱼才回来。    在怎么说贾府是四大家之一,府上的奢华程度不是林府比的了的,雪雁一时间叹为观止,只觉的贾府样样都比林府好,不愧是京城。    “你是谁?”雪雁见站在门口的鹦哥。    鹦哥笑了笑,“我是鹦哥,老祖宗身边的伺候丫鬟。”    雪雁瞧着鹦哥,只觉的她穿的都比自己好,不愧是大户人家的丫鬟。    雪雁没有进屋,而是和鹦哥聊了起来,眼神中不无羡慕。    屋里。    黛玉收敛情绪,王嬷嬷伺候黛玉换好衣服。    只简单打扮一番,却是我见犹怜。    鹦哥见黛玉一眼便愣住,“开始奴婢还不信,如今一见姑娘真真是神仙般的人物,若宝二爷见了姑娘恐是要挪不开眼。”鹦哥感叹道。    黛玉只笑了笑,听到鹦哥提及贾宝玉,心中又一丝不悦。    因为透剧小七的关系,还没见面,贾宝玉便在黛玉心里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如今的黛玉对贾宝玉无半分好奇,只想着离他有多远便是多远。    “姑娘,这边请。”鹦哥向黛玉道,眼神中还带着惊艳。    一路上,黛玉面无表情,她心中一直在想着碧纱橱的事情。    倒是雪雁兴趣很高,一直问鹦哥这是哪里,那是哪里的。    不知不觉,黛玉一行人到了贾母住处。    一进屋,贾母又心肝肉的叫着,“我的心肝,住的可是习惯。”    一听到住处问题,黛玉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的路上她已经想好了对策。    黛玉刚要说话,先咳嗽了几声,不知是不是在路上冻着了,黛玉脸上没多少血色。    因由黛玉身子向来羸弱,贾母没过在意。    “谢外祖母担心,玉儿一切都好。”黛玉应道,贾母慈爱的拍了派黛玉,“好就好。”    还没说几句话,眼看到了用膳的时候。    “我的心肝怎还没来?”贾母问道身边的鸳鸯。    贾母所说的心肝自然是她的心头肉,贾宝玉。    贾宝玉不来,晚膳是不开的,在贾府,特别是贾母这,贾宝玉是第一位。    贾母话音刚落,只听院里丫鬟喊到,“宝二爷来了。”    一听贾宝玉来了,贾母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了,慈爱之情是发自肺腑的。    贾宝玉进门,先脱了衣衫,也没管屋里是不是有外人。    “请老祖宗安。”贾宝玉上来给贾母请安,刚来到贾母跟前,整的人定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