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第十九回

    【预警预警,冷面冷心非善类,一颗红心喂白眼狼,宿主不要投入感情哦!】    李纨踏进黛玉屋里的一霎那透剧小七再次上线。    在这里透剧小七表示心很累,它家宿主到底是在一个什么环境呀,怎么身边的人就没几个正常的?!这程度堪比它上次那个宫斗宿主了!    听到透剧小七的透剧,黛玉也觉头疼,人人都说她外祖母家与别人家不同,京城四大家族之首,市井流传,“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为马”奢华不假,可这虚假外皮下的糜烂根基却无人见。    见李纨来了,贾兰赶紧下来,一脸紧张。    他背着娘亲出来玩,待会定是要挨骂了,怎么办……    “你这孩子。”向来得体的李纨头一次没讲究礼数,径直走到贾兰身边。    没了相公的她贾兰无疑是她的指望。    “娘亲,我……”小小的贾兰一脸害怕,不知该怎么解释。    李纨冷着一张脸,仔细的检查着贾兰,见只受了皮外伤心才安了下来。    “多谢林大姑娘。”检查完贾兰,李纨转向黛玉。    “不过举手之劳,嫂嫂不必放在心上。”黛玉客气道,语气规规矩矩。    “还不行礼谢过林家姑姑。”李纨对着贾兰说道。    “兰哥还受着伤,不必如此。”黛玉道。    “快行礼。”李纨坚持,她不想让贾兰欠黛玉什么人情。    即使行礼很疼,贾兰还是听从了李纨的话给黛玉行礼,行礼的时候伤口又出了血,让人看着心疼,黛玉不住皱了眉头,反倒李纨没什么反应。    行礼后,李纨带着贾兰离开了黛玉的住处。    见李纨走,紫娟来到黛玉身边,“姑娘不必在意,李大奶奶就是这般。”    “姑娘快休息,明日……”紫娟刚想说明日宝二爷说不定要来,话说了半截楞是转了话锋,“明日还要继续收拾东西。”    紫娟人精,既然知道黛玉是个难伺候的,在取得信任前她要少说话。    既然已经成了黛玉的丫鬟,紫娟自当尽力伺候,当然其中不乏她自己的小算盘。    见贾宝玉对黛玉的态度,日后见贾宝玉的次数定是能多,这般比待在贾母身边要好许多。    她总归不能当一辈子的丫鬟。    “你也乏了,去休息。”黛玉对紫娟说道。    “奴婢服侍姑娘沐浴更衣。”紫娟道。    “我来服侍我家姑娘便好,紫娟姐姐去歇着。”雪雁凑了过来,她才是黛玉身边大丫鬟,这个紫娟是什么玩意,雪雁有些吃醋。    “雪雁妹妹也是舟车劳顿,姑娘这边我照顾便好。”紫娟面带笑容回道,话语间是体谅语气。    “你们都下去,我乏了。”黛玉对紫娟和雪雁道,她不想看两人争风吃醋。    “姑娘。”    “姑娘。”    两人同时道,这时王嬷嬷进来,“你们快休息,有老婆子我伺候姑娘便好。”    王嬷嬷一来,两人只好退下。    “姑娘,歇着,这一天也累了。”王嬷嬷伺候黛玉脱衣。    黛玉闭着眼睛,轻轻咳嗽几声,她是要好好休息,折腾了一天明个恐又是要病了。    有了透剧小七,黛玉再不用还泪,只是身体的不足之症不是一日两日就能养好的。    画面转到长廊,李纨和贾兰一前一后的走着,到了这个时候长廊里没别人。    一路上贾兰低着头,心中不住担忧,他的娘亲该是又生气了,回去不知要挨什么惩罚……    “伤是怎么回事。”李纨问道贾兰。    “是孩儿不小心自己摔的。”贾兰实话实说,只是略过了摔下来的原因。    “怎么遇到林大姑娘的。”李纨问道。    “林姑姑经过正巧遇到了。”贾兰道,一想到温柔的黛玉姑姑,贾兰只觉的开心。    听闻贾兰叫黛玉亲切,李纨顿住脚步,“兰哥可是喜欢那位姑苏来的林大姑娘。”    “姑苏家的姑姑可温柔了。”贾兰想都没想脱口说出。    闻贾兰这般说李纨明显气场低了下来,“娘亲和你说过什么话可还记得。”    “不和府上的人走动过多。”贾兰马上答道,自打贾珠去后,李纨就不让贾兰和府上的人多接触,只过好自己的日子即可。    “可是林姑姑……”贾兰想说这是姑苏家的姑姑算不上府上的人。    李纨一个眼神过去贾兰便把话咽了下去。    “知人知面不知心,别学你叔叔见到女子便迷了魂窍!”李纨厉声教导道,她打心里看不起贾宝玉,贾政和王夫人在重视又如何,不过是痴子一枚。    不知是不是因为年少丧夫,李纨心冷的厉害,她的准则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过好自己的日子便好,且她打心里没瞧的起林家,林家有钱又如何,林如海只有黛玉一女,有再多的钱也是给别人做了嫁衣,在看林黛玉,一副病模样,年纪小小便没了母亲,是个命硬的,她不想贾兰和林黛玉走动。    想是这般想,可是黛玉送的东西李纨照收不误。    算起来,在荣国府李纨是个隐形的财主,别看贾政和王夫人对李纨不重视,所谓不重视只是不重视贾兰这个人而已,对母子二人的例银却是一分不少,和贾母是一个档次。    李纨虽然钱多,可算的上一毛不拔的母鸡,这般,李纨母子在府上的人缘并不好。    要不方才黛玉要管贾兰闲事的时候紫娟不让,是有道理的。    “是,娘亲。”贾兰不敢反驳自己的母亲,他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回到了院里,李纨找来贾兰身边的奴才,疏于职守,让主子受伤,李纨怎会轻饶了他们。    “兰哥出去的时候你们在哪。”李纨不紧不慢的问道,语气虽低,但听起来十分骇人。    地上的奴才面如死灰,他们想要解释却没什么解释的,的确是疏于职守了。    “娘亲,是……”贾兰想替这几个奴才解释,毕竟是自己偷着跑出去的。    “嬷嬷,找人牙子来。”李纨对着自己陪嫁的嬷嬷道。    “奶奶,奴才们知道错了,还请奶奶给小的们一次机会。”地上的奴才求饶。    在怎么求情也无济于事,李纨做事向来说一不二,何况这事是关于贾兰的。    打发了奴才,贾兰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李纨找贾母另要了伺候奴才,并没向贾母提及黛玉助贾兰的事情,只说几个奴才不守规矩。    且说黛玉那边,到了第二天,果然,黛玉病倒了,本来风寒是借口不想成了真,也是巧了,贾宝玉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