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第二十回

    贾宝玉病了完全是他自己作的,本来风寒刚好,身体最弱的时候,偏偏要半夜起来折花,只道是想要明个一早送给神仙般的妹妹。    贾宝玉脾气上来,院里的丫鬟谁都拦不住,连第一贴心人的袭人说都无用,折腾了一盏茶的时间,贾宝玉终于把自己折腾病了,早上一起来就浑身难受,花都没来的及送。    贾宝玉院中。    “袭人姐姐,我头疼你给我揉揉。”贾宝玉对袭人撒娇。    袭人坐在炕边把贾宝玉的头落在腿上给他揉着,不自觉皱着眉头。    “袭人姐姐这是怎么了?”贾宝玉见袭人的眉头,虽没黛玉蹙眉好看但也别又一番风味。    贾宝玉病了,院里的丫鬟都逃不了责罚,袭人首当其冲。    “二爷得了风寒,老祖宗不免一番担忧,只是我也心疼。”袭人说道,说完摸了摸贾宝玉的额头,好在没有发烧。    “我倒觉的病了好。”贾宝玉往袭人怀里蹭了蹭,病了便不用去学堂读书,可以在院里守着姐姐们,想到这贾宝玉只觉得日子太美好了    “爷偏胡说。”袭人嗔道。    面露担忧的袭人与平日不一样,这般让贾宝玉更想与之亲近,不自觉的,贾宝玉伸手摸袭人的脸。    温热的手感让袭人面红起来,屋里的暧昧气氛冉冉升起,作为贾宝玉身边的头等丫鬟,袭人本就是贾宝玉预备姨娘,只是贾宝玉年岁尚小,有些事情还不是时候。    “爷病了,看你们这些小浪蹄子怎么交代!”门帘子忽然被掀开,贾宝玉的奶嬷嬷走了进来。    李嬷嬷一来什么气氛便没了。    一大早找郎中把李嬷嬷惊醒了,一番问话李嬷嬷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贾宝玉病了,丫头跑不了她这个老婆子也要受责罚,这般李嬷嬷的怒气朝着袭人就来了。    贾宝玉最厌自己的奶嬷嬷,面目枯槁,见了一眼便不想看第二眼。    闻言,贾宝玉板起了脸,“关姐姐们什么事,你不要胡说!”    “爷风寒又犯,定是没伺候好!”李嬷嬷道,凶神恶煞的看着袭人。    贾宝玉犯痴病别人劝不住,这屋子小姑娘还劝不住么!那要水光光的脸还有何用!    李嬷嬷这般说辞,袭人又不好反驳什么,这事真要追究下来确是是有责任。    “若错也是郎中的错,一次没医治好,何苦赖姐姐们!”贾宝玉反驳道,郎中是混沌的男子,错自然是他的。    知道李嬷嬷德行不好,贾宝玉怕这老妇在出去胡说八道,特意警告道,“若老祖宗责罚姐姐们,我便撕了你的嘴!”    被贾宝玉说的脸上没光,李嬷嬷气的转身就走了,走之前还狠狠的瞪了袭人一眼。    听贾宝玉这般说,袭人心里安稳不少,“爷,早些睡,对风寒好。”袭人柔声道。    “姐姐和我一起。”贾宝玉枕着袭人的腿,双目看着袭人。    “爷难不成想把我也传染了不成。”袭人开玩笑的口气,她倒想留下陪贾宝玉,只是如今过早。    贾宝玉偏疼女子,听袭人这般说赶紧起身,“若姐姐病了可是心疼死我了。”    袭人笑了笑,给贾宝玉收拾好便要去一旁的软塌上,若是平日贾宝玉定要和袭人要胭脂吃,这会子怕传染袭人,贾宝玉难得忍住了。    不过一柱香的时间,郎中急匆匆赶来,天还没亮便来给贾宝玉看病,是风寒复发,不过并没有大碍。    每次给贾宝玉看病都这般急,一刻不准耽误,就像贾宝玉得了什么马上死的病一般。    郎中给开了药,喝上今日差不多能好。    贾宝玉平日养的精贵,燕窝喝着人参吃着,这风寒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一两副药下去便好了。    可是贾宝玉是贾府的宝贝疙瘩,风寒就已经是大事了,贾母那边早被惊动,郎中派了不下三个来。    相反,黛玉就被晾干了,一切事情贾宝玉优先。    因由李嬷嬷那出戏,贾宝玉院里的奴才守口如瓶,谁都不敢说他家主子又病了是自己作的,这个锅甩给了郎中。    郎中又不是傻子,这么大的锅他才不背呢,背了就是变相承认自己医术不好。    风寒怎么复发的?自然是被别人传染的,府上谁还得风寒了?    黛玉再次无辜背锅,几个郎中默契的定好了说辞,郎中有意无意的对贾母透漏贾宝玉是被传染的。    说道被传染,贾母立马联想到林黛玉,林黛玉前脚病了她的凤凰蛋后脚便病了,这是巧合?那也太巧合了!    “真是个身子弱的。”贾母心里想道,人老了,贾母是喜欢热闹,但她喜欢的是小辈健健康康的围着自己,可不是病怏怏的那种。    怕贾宝玉再次被传染,贾母下了令,不让贾宝玉去见黛玉。    眼看林黛玉刚进府便被贾母冷落,府上的势利眼立马很近形式,对姑苏家来的这位姑娘不闻不问。    虽说贾母没有短了黛玉的吃喝,王熙凤也派人给黛玉送来东西面上关心下黛玉的身体,总归少了人情味。    有着七窍玲珑的黛玉怎会看不懂这人情世故,不过这般正合了黛玉的心意,难得清静,正好不用面对贾府的人。    黛玉心态平衡,紫鹃却跟着着急了,这是什么意思,人都病了还不来人伺候!    “姑娘不要多想,这几日正是放例银的时候。”紫鹃安慰黛玉。    因来第一天黛玉听王夫人与王熙凤说放例银的事,她便知紫鹃是找托词安慰自己。    旁话没多说,黛玉点了点头,继续看书。    紫鹃摸不透她这个主子到底是什么想法,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最终紫鹃坐不住了,她出了院子打探当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也是巧了,紫鹃去找她府中小姐妹打探的路上正巧碰见了在嚼舌头根子的李嬷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