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1章 第二十一回

    “那些小浪蹄子,迟早要出事!”李嬷嬷对另一个嬷嬷,陈嬷嬷道。    “有爷护着眼睛都长天上了。”陈嬷嬷迎合着。    李嬷嬷淬了一口,“她娘的屁,爷是喝我的血长大的,这帮小蹄子算什么东西!”    陈嬷嬷摇了摇头,喝奶算什么,他家那位二爷只喜欢水灵灵的女子,比如说刚来的那个林大姑娘。    “话说林大姑娘真是无缘受灾,二爷风寒都是那些小蹄子害的,倒是该有事的没事了。”陈嬷嬷把话题转到黛玉身上。    她真是觉的黛玉倒霉,好好一个官家小姐,带着那么多东西来,没用贾府分毫反倒不如外人了。    “话不能这么说,林大姑娘不也风寒了么。”李嬷嬷转了话风,不满归不满,贾宝玉病了这事有人担着总归是好的,不然节外生枝别在牵连自己。    李嬷嬷的话紫鹃都听到耳中,原来自家姑娘这般境遇是遭人陷害!紫鹃听后不淡定了。    不行,她要去找二爷说明白了,断不能委屈了自家姑娘!    没和黛玉商量,紫鹃擅作主张的去找贾宝玉。    而此时那边贾宝玉正闹着脾气。    “我要去见林妹妹!”贾宝玉没穿外衫就要往外走。    “爷。”袭人上前拦住了贾宝玉,贾母的命令不准贾宝玉去见林黛玉。    “姑娘正在修养,等林大姑娘修养好了爷在去不迟。”袭人道。    “修养什么?难不成病了?”贾宝玉顿住,一副关心模样。    林黛玉染风寒的时候瞒着贾宝玉。    “舟车劳顿总要适应几日。”袭人道。    “那我便陪着妹妹适应。”贾宝玉迈腿又要走,袭人没办法给麝月使了眼色。    “林大姑娘刚来,还要拜访老爷,二爷若去不免耽误了姑娘,若被老爷责怪,姑娘该不知如何了。”麝月把贾政搬了出来。    贾宝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那个繁文缛节的爹。    听麝月这般说贾宝玉犹豫了,可还是有去看黛玉的心思。    “听闻老祖宗这几日又要给咱院里添姐妹,不知哪个能来?”麝月转了话题。    贾宝玉最喜胭脂堆,贾政怕他糊涂只给贾宝玉配了两个丫鬟,袭人和麝月。    袭人先来,麝月是她一手教出来的,德行品格和袭人无二。    袭人麝月虽好,但宝玉还是觉的身边的姐姐不多,他哀求贾母在赐两个姐姐来,这般也减了袭人和麝月的累。    贾母偏疼贾宝玉,终是忍不住应了他。    人这几日就过来。    “不如爷先去看看如何?”麝月道。    “姐姐想见我便替姐姐们先看看。”贾宝玉道。    麝月成功的转了话题,贾宝玉的心思从黛玉身上转了出去。    袭人心里松了一口气,对着麝月点了点头,还是麝月的嘴皮子好使。    说见就见,贾宝玉穿了外衫立马前往贾母院子。    黛玉院子。    三月初,忽降寒潮,屋里加了碳火还是不觉暖和。    黛玉躺在软榻上盖着绒摊,这是她从林府带来的。    看了一个时辰的书,黛玉闭上眼睛养神。    “这天竟然还下雪了。”王嬷嬷看着窗外,今年天气反常,分外的冷。    【河道结冰,河堤冰冻,三月内不能走河路!】    透剧小七转身变成了天气预报员。    黛玉皱眉,透剧小七提示让黛玉回林府的计划推迟几月。    去苏州只能走水路……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里外不过在待几月,不值烦忧。”黛玉心里安慰着自己。    “紫鹃那丫头哪去了?”王嬷嬷找着紫鹃,因紫鹃是贾府的人,对贾府的熟悉,王嬷嬷想着让紫鹃和厨房打个招呼,把黛玉的饭做的清淡一些。    “紫鹃姐姐她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雪雁接上了话,雪雁对紫鹃不满,都是丫鬟,紫鹃却有高自己一等的感觉。    王嬷嬷点了点头,多余的话没在说,雪雁和紫鹃的不和睦她都看在眼里。    此时的紫鹃正在去贾宝玉院子的路上,“不能让姑娘这般,我一定要和二爷讨个公道。”紫鹃心里盘算。    心里有心事,紫鹃走路便不那么仔细,连转角处走来的贾宝玉都没看见。    紫鹃没看见贾宝玉,贾宝玉却看见紫鹃。    “紫鹃姐姐,你怎么出来了?林妹妹在哪?”贾宝玉对着紫鹃说话,眼神四处看着,他在寻黛玉的身影。    当一见贾宝玉紫鹃还愣了一下,显然没反应过来,“宝,宝二爷。”紫鹃赶紧给宝玉行礼。    “林妹妹在哪?”寻了一圈贾宝玉没见黛玉的踪影,又问。    有袭人在,紫鹃不敢说什么,只低着头道,“如今我家姑娘没法出院子,二爷恐是见不到。”    “林妹妹怎么了?”贾宝玉神情变的紧张起来,他身后的袭人皱起了眉头。    “爷外面可是冷,咱们赶紧去老祖宗那。”袭人上来打岔。    如今贾宝玉满心都是黛玉,哪里听得袭人在说什么。    贾宝玉上前一步握住紫鹃的手,力度不小,“你和我说林妹妹怎么了?!”    “姑娘很好,也没病。”紫鹃说着翻话。    贾宝玉只是时不时的犯痴病并不是痴傻,紫鹃一说他便知道黛玉病了,当下急的脸色都变了。    “你们都知道偏不告诉我!”贾宝玉转身对着袭人她们说道,眼见痴病又要犯了。    袭人哪里敢认,只道,“林大姑娘水土不服,难免不适,紫鹃可是大惊小怪了,若姑娘病了老祖宗还不心疼。”    袭人把贾母搬了出来,她这是在提醒紫鹃不该说的话不要说!    听袭人这般说紫鹃闭上了嘴,图一时口舌之快,紫鹃意识到自己可能武逆了贾母的意思。    “姑娘确是水土不服。”紫鹃改了话风。    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得知黛玉病了贾宝玉怎能置黛玉不管。    “麝月,你去找郎中去,袭人姐姐随我一起去看林妹妹。”贾宝玉道。    听贾宝玉的语气袭人便知没的商量,在说多了恐是又要犯病,该如何与贾母和太太交代……    袭人心里把紫鹃埋怨了个遍,这丫头怎这般鲁莽,她不知她的主子是谁么!    贾宝玉这般热闹着,大房那边也没消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