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8章 第二十八回

    比如云清,她能识别各种药材,姐妹两人靠采药为生有云清很大功劳,且云清体质柔软,很小的洞云清都能钻出去,也给采药带来不少方便。    云沫则很会训兽,特别是鸟类,姐妹二人经常用鸟作为通信工具,与云清不同,云沫的力气很大,和杨莫兰比不相上下。    家里的重活都是云沫干,砍柴背柴火都是小事。    这次讨债人来是得了消息知道云沫受伤这才来讨债,不然一个汉子真打不过云沫。    外表如此柔弱的两个小姑娘着实给人惊喜,果然人不可貌相,高手在民间!    “姑娘,你看!”云沫向黛玉演示了手掰断木头。    木头断的那叫个嘎嘣脆,云沫这还是受伤了,不然身手会更加利索。    “姑娘,我可以这般。”云清叫了黛玉一声,从凳子下的空挡钻了出去。    两姐妹就和变杂耍一般,让黛玉着实惊讶一番。    “我还会辨认药材,郎中那里的药材我都认得。”云清道。    “我会训练鸟儿。”说道云沫吹了个口哨,一只小鸟便飞了进来,落在云沫肩膀上,还朝云清叫了叫,似通人性一般。    云清云沫向黛玉展示着自己的特长,不是在炫耀,只是希望她们待在黛玉身边能有些用处。    到现在两姐妹还和做梦一样,她们的债还清了,还跟了这么好的主子,一定是奶奶保佑的她们。    这年头,女子孤苦无依很难过活,所以说黛玉真是救了两姐妹。    能遇到黛玉是她们的福气,而黛玉身边能有这样两个女子也是幸运,当然,要多谢谢透剧小七,是它促成了这段主仆缘分。    让黛玉救大双小双之前,透剧小七用透剧功能看了两姐妹的过去,断定这姐妹俩是个忠心的,这般才让自家宿主救的她们。    它家宿主周围奇葩太多了,需要有忠心的小姐姐们来保护,大双小双是不错的选择。    人就是这般,雪中送炭能记一辈子,在蜜罐里便不自觉,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还巧生旁的心思。    两姐妹说完,紧张的看着黛玉,看这个模样似乎在等黛玉给她们二人评价。    二人小兔般的眼神不自觉的让人新生好感,黛玉笑了笑,道,“很厉害。”    “姑娘,我还能手劈石头!”得到肯定的云沫要找石头。    “伤还未好,好好休息才是。”黛玉对着云沫道。    听着自家主子软糯的声音,云沫心里只感有暖流拂过。    相处不过几日,但黛玉和姐妹二人却十分合拍,比从小在身边的雪雁要好的多。    王嬷嬷见此也欢喜的不得了,还是她家姑娘厉害,老人的眼光真真的好。    两姐妹对黛玉好,王嬷嬷对两姐妹也好,多年不曾又的温馨让两姐妹对黛玉更是死心塌地。    且说黛玉和云清姐妹二人在云居寺安顿下来。    黛玉难得清净了几日,话说贾宝玉那边这次怎么如此安静?要说还是王熙凤有办法。    那日王熙凤不是说要给贾宝玉屋里添置两个丫鬟么,贾母把这事交给了她。    王熙凤看上了贾母身边的丫鬟,晴雯,这丫头颜色极好,比黛玉也不差几分,关键是眉眼间有黛玉的之色。    顾不上王夫人,王熙凤直接选了她,在这说一下,因由贾敏的原因,王夫人最厌恶长的好看的女子,如林黛玉,和她娘一个德行。    另一个丫鬟叫做秋纹,颜色很一般,但特别听话。    果不其然,得了新丫鬟的贾宝玉对黛玉的执念一下降了有一半,特别对晴雯这个丫头贾宝玉甚是喜欢,隐约间似是有林妹妹之姿。    “好姐姐,你皱眉给我看看。”贾宝玉拉着晴雯的手。    晴雯皱眉了,不过她不是因为贾宝玉让她皱眉才皱眉的,是贾宝玉这般行为让她发自内心的皱眉。    “果真这般。”晴雯在心里道,别看晴雯在贾母身边,可她从未接触过贾宝玉,她不想凭借自己的相貌去倒贴什么人。    都说宝二爷风流,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晴雯虽是丫鬟,但性格倔强,不讨喜,贾母因为她长相好看手工刺绣又好才留在身边,与王夫人不同,贾母喜欢年轻好看的姐儿。    “姐姐,你有字么?”贾宝玉痴痴的问。    作为丫鬟,怎可能有字?晴雯看着贾宝玉,已经不能用不解来表达自己的心里。    听闻林家姑娘来的时候摔玉了,这会又问一个丫鬟的字,思路果真不一般。    晴雯这么一皱眉,眉眼间更有黛玉的颜色,让贾宝玉不禁联想起黛玉来。    “我叫你颦颦如何?”宝玉道。    “爷说笑了,晴雯如何能有字。”晴雯道,她看着贾宝玉,眼神中带着机警。    都说宝二爷发混不分时机和场合。    “如何不能有,莫不是姐姐不喜欢?”贾宝玉道,颦颦多好呀,为何都不喜欢?    林黛玉是有字才不要的,晴雯没字如何不要。    见此场景,袭人上前,笑道,“颦颦多好字,院里唯独妹妹有字。”    “袭人姐姐也觉的好。”贾宝玉转向袭人。    终于有人赞同自己了,贾宝玉脸上挂起了笑容,袭人笑着点了点头,袭人就是这般,万事喜欢迁就贾宝玉。    “不想姐姐还懂这个。”晴雯道,嘴快的性子改不了。    当丫鬟的有几个识字的?    袭人面色一僵不知该接什么话好。    “若是姐姐喜欢,不如爷叫姐姐颦颦如何?”晴雯道。    不想袭人还没说话贾宝玉先摇头,“袭人姐姐不合格,独姐姐合适。”    “我也不偏向,院里的姐姐我每人给个字如何?”贾宝玉道。    袭人她们都沉默不语,若让太太知道爷给她们起字不免又是一番责怪。    下人就是下人,要字做甚!    “怎么,姐姐不愿意么,我给林妹妹起字不愿意,如今来了和妹妹一样的姐姐也不愿意让我起字,我读书还有何用!!”贾宝玉神情突变。    看这架势贾宝玉又要犯病,袭人赶紧上前,“愿意,怎会不愿意。”    袭人一边安抚贾宝玉一边给那几人使眼色。    都这般了,晴雯还能说什么?    若是摔玉了谁也担待不起……    于是乎,贾宝玉院里的四个大丫鬟都有了字,袭人字香郁,麝月字清茵,秋纹字淡雅,晴雯是颦颦。    当然是私下叫。    院里多了两个新丫鬟,贾宝玉的心思被分散了,加之王熙凤和贾宝玉说黛玉去了寺庙,清净之地,男女要分开住,还要念经抄经,贾宝玉最怕和混浊的男子处在一起,这般便放弃了去找黛玉的心思。    画面转回云居寺。    云居寺的客居在寺庙后山,离寺庙有段距离,清净有余,甚得黛玉喜欢。    离云居寺不远有座水月庵,香火不如云居寺,但是馒头做的特别好吃,得了别名馒头庵。    来云居寺的不乏有银子的主,经常看馒头庵派小妮过来给送馒头的,这个业务算的上新奇了。    有些人吃着馒头,吃着吃着就去了水月庵。    真不知她们是来拜佛的还是过来吃馒头的。    这日,黛玉刚抄完经书打算去寺庙,房门便被敲起,云清过去开门,敲门的是个长相十分清秀的小尼。    云清一见这小尼就知不是云居寺的,能辨别各种药材的云清记性也是非常的好,这么漂亮的小尼姑她在云居寺可没见过。    “施主,我是来送馒头的。”小尼道。    “嬷嬷,馒头?”云清可不记得自家姑娘要了什么馒头。    王嬷嬷出来,“该是送错了。”    “智善打扰了。”小尼姑道,“我是水月庵的智善。”    临走的时候小尼姑还看了眼屋里,来云居寺的有钱人家她基本认得,不知这新来的姑娘是谁?    “回去和师太说说。”智善心里道。    水月庵和云居寺是竞争关系,别说什么佛门之地谈何勾心斗角,佛门也是需要银子来维持的,显然水月庵的香火不行。    水月庵的师太静虚特意吩咐手下的小尼姑们,一定要注意去云居寺的富家小姐,这些都是未来的金/主。    虽说水月庵香火一般,可是并不缺钱,可能这就是她们致富的秘诀。    云居寺也懒的和水月庵的人争,想去哪都是他人自由,好和尚不和尼姑斗。    “原是馒头寺的人。”云清道,她听财主家的下人说过,馒头寺的馒头特别好吃,他家老爷特别喜欢吃,开始云清还纳闷,馒头寺不是尼姑庙么,怎么男人还能吃那的馒头,原来有送馒头到家的业务呀。    云清摇摇头,卖馒头卖到别人家门口了,总觉的不是太好,且她闻着那小尼姑身上怎么有胭脂气味?    罢了罢了,不吃她们馒头便好,想那么多做甚。    云清刚要关门,忽然顿住,她看着门外,眼神似是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