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章 青山帮

    “大当家的,弟兄们刚打听到消息,黄知府打算来夷陵郡巡抚,名为安抚百姓,考察民情,实则在此处搜刮金银财宝,装了满满几车,明儿启程回江夏府衙。”张大饼敬重地向她面前的姑娘汇报道。    这位躺在石头上小憩的姑娘,就是青山帮的大当家叶洵。    叶洵嘴里叼着片随手摘下的叶子,间或用手扶着叶子吹上那么一下,一身干练的短打,将少女纤弱的身形衬出恰到好处的英气。听了张大饼的话,挑了挑眉:“啧,听说黄大胖子快胖的走不动路了,还敢贪。”    说完吐了嘴里的叶子,利索地一个翻身,从石头上轻跃而下,腰间的铃铛清脆地回荡在青山间。她一边往山寨里走,一边问道:“何时到秦山脚下?”    “不出意外,明日戌时。”    叶洵突然一顿,回身望向一脸义愤填膺的张大饼:“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张大饼信誓旦旦地说道。    叶洵抿了抿唇,轻笑着自言自语道:“胆子真大,晚上过秦山,叫他一分钱也带不回去。”说罢一撩木头枝子做的卷帘,进了主寨,拿起木架上随意搁置的长刀。    那刀刀身极长,刀鞘拿破布裹得严严实实,看不出颜色。只有一出鞘,才能看见那刀刃颜色深沉,端的是见血封喉的狠厉,把周遭的光都吸了个干净。    不过叶洵她爹把这刀传给她时说了:“你要是敢拿它杀人,回去就把《论语》抄一百遍。”    叶洵这辈子最烦之乎者也那些东西,一写字就头疼得紧,因此一直只敢拿这刀出来吓吓人,怕被她爹抓回去抄书。    “铛”地一声,刀刃入鞘,叶洵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吩咐道:“饼哥,叫弟兄们过来商议。”    张大饼点点头,忙去叫人。    五年前,夷陵郡的知县仗着天高皇帝远,官官相护,鱼肉百姓,好不快活。夷陵郡民不聊生,苦不堪言。本就是穷乡僻壤,好容易有点收成,都让这贪官给搜刮了个尽。路有乞儿,无人向学,甚至有老妇孤苦无依,只好吞食树皮勉为生计。    直到两位大侠带着他们的一双儿女途经夷陵郡。叶大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把贪官知县揍了一顿,逼其上书朝廷自述其罪。又把他家抄了个干净,把从贪官那儿搜出的金银财宝全分给了百姓们。    夷陵郡的百姓们害怕下一任知县仍然如此,央求叶大侠保护众人。叶青便扯虎皮做大旗做了土匪,占了秦山成立了青山帮,广纳贤士,专为劫富济贫。    许多青壮年的村民都纷纷加入青山帮,以报答叶大侠的恩情,张大饼就是那时候入帮的。叶大侠也确如自己所说,不拿百姓一针一线,也不劫凭本事挣钱的富商,专劫鱼肉百姓的乡绅污吏,赢得了乡亲们的支持。    夷陵郡属巴蜀地区,民风彪悍,又有叶大侠与其妻岳大侠撑腰,让新任知县望而却步,两方倒也相安无事。    因此没过多久,眼见着百姓们过上了太平的日子,叶大侠就带着岳大侠继续去云游四海了,留下一双儿女继续镇守青山帮。    虎父无犬子,叶洵小小年纪武功过人,接下了青山帮帮主之位,又有其兄叶汀从旁相助,继续劫富济贫,成为一段佳话。    此时,张大饼叫了帮内为首的几个兄弟过来,商议劫黄知府的事。    叶洵知道自己年纪小,对帮内的兄弟们都很客气,挨个问候了一遍,又亲自斟茶。端坐在首位的,便是叶洵的兄长,叶汀。    叶汀比叶洵年长三岁,无奈从小是个病秧子,无法习武,这也是由叶洵接管青山帮的原因,但叶汀素来才思敏捷,是青山帮里军师般的人物。    “洵儿,这次叫我们前来所谓何事?”叶汀一袭月白袍子,面色有些病弱的冷白,端的是温润如玉,谦谦君子。    “明晚戌时高知府途经青山帮,我打算干这票,不知哥哥们怎么看?”叶洵没做那张寨主的首座,而是站在兄弟们中间。    “干他娘的,那个黄知府不知道祸害了多少郡县,这回终于给我们得着了。”最先开口的是寨子里二虎,排行老二,属虎,特能打。    “对,我同意!劫的他再也不敢吃老百姓一粒米。”这位是二虎的发小,四柱子。二人是叶洵的左右护法。    “他们有多少人?”叶汀微微饮了一口茶,缓缓说道。    “大约二十来个,身手不错,看起来应该是黄府的家丁。”张大饼接道。    “大当家的一人就能给他全掀翻喽。”四柱子哈哈笑道。    “别掉以轻心”,叶汀提醒道,转而又问叶洵:“洵儿,你可有把握?”    “没把握就不劫了吗?”叶洵玩着腰间的长刀,一把接住二虎丢过来的果子,又接着道:“这种贪官污吏怎么能放过。不然如何对得起爹爹的初衷。”    叶汀早料到叶洵会这么说,微微笑道:“为兄会为你安排好偷袭的计划的,你自己把握分寸,切不可受伤。”    “放心哥哥。”叶洵咬了一口果子,冲叶汀眨了眨眼。    叶汀看着妹妹眼里眉间神色飞扬,只好一贯无奈的笑笑。    几人商讨了一夜计划,布局周密,只等第二天请君入瓮,让高知府空载而归。    第二日,入夜。    夜幕笼罩下的秦山隐隐绰绰,偶尔传来一两声猫头鹰的叫唤,透着诡异的寂静。    夜色中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目光灼灼地死盯着山脚下的小道,正是青山帮的大当家,叶洵。周边埋伏着青山帮众,二虎、四柱子各带一队人,兵分两路打算包抄,而叶洵艺高人胆大,打算单枪匹马,从中偷袭。    叶洵叼着一片薄荷叶,维持着头脑的清醒。青山帮众已经在此地等候多时,眼看着就快亥时了,本该戌时出现在此地的高知府却迟迟不曾露面。    “这臭贪官,不会是不敢来了?”二虎埋伏在土坡后面,一动不动,感觉身体有点僵硬。    “再等等。”往常抄一个字都没耐心的叶洵此时正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山路尽头,丝毫没有疲倦的神色。    一阵狂风突然刮了起来,几只雀儿吓得扑腾扑腾身子,飞到了叶洵的手边。叶洵从兜里掏出几粒米摊在手上,目光依然没有丝毫移动。    突然,叶洵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带着点似笑非笑的玩味,轻轻自言自语道:“来了。”    她利索的把挂在脖子长的纱巾蒙在面上,学着猫头鹰“咕咕”叫了一声。    寻常听来和猫头鹰没什么区别的拟声,在青山帮众的耳朵里却是辨识度极高的,一时间前后两路人马蓄势待发,跃跃欲试的看着山路上疾驰的车队。    果然有好几大车的赃物。    不过人倒是比张大饼说的少些,大约只有十来个,倒是好事。    山间突然又传来一声猫头鹰叫,二虎和四柱子得了令,带人浩浩荡荡从山上急冲而下,待底下的家丁意识到了问题时,已经被山匪堪堪堵住。    叶洵轻移莲步,仗着轻功卓绝,从主路奔袭而下,直奔中间的车辇,擒贼先擒王,叶洵一直都知道这个道理,丝毫不拖泥带水,利刃脱鞘,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直逼狗官,深沉的刀刃融在夜色中,发出及其微弱的冷光。    家丁一时间对蜂拥而至的青山帮众应接不暇,没料到还有个叶洵钻了空子,少女步伐矫健,轻踩在车辇前,一手掀车帘,一手提刀往里刺去。    她的角度向来卡的好,总是一招制敌,哪怕隔着车帘挡了视线,这刀也总能堪堪停在贪官的颈侧,这时家丁们自会缴械投降,待青山帮众把货物搬上了山,叶洵再抽身而去,她就像大山里的精灵,几百个家丁都追不上她。    岂料这一次,车帘还没来得及掀开,那头的刀刃就撞上了什么生硬的物什,“铛”得一声,发出兵器交接的声音。    叶洵有些暗暗心惊,来不及多想,与车里那人隔着车帘儿比试,叶洵只能看见一道道煞白的剑光,透着清冷的贵气,与她暗黑的长刀纠缠在一起,一黑一白,一明一暗,把秦山脚下的夜色激荡的有些炫目。    那人的武功不低,又缠人的紧,叶洵抽身不开,甚至连撕开车帘的余力都没有,全身心的应对着车内那道白光的攻击。    霸道的少女一贯是凌厉磊落的招式,却总是被那头的白光粘滞阻隔,让雷厉风行的叶洵有些隐隐的浮躁。    她将全身力量倾注在右手的长刀上,爆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击,车顶险些被掀飞,落在那人身上的力道却被四两拨千斤的化解,剑光撕开了墨色涤荡的黑夜,叶洵虎口一震剧痛,那柄剑不放过一点疏漏,急转直下,“哐当”一声,震开了叶洵手里的长刀    末了那人像是终于玩够了一般,强大的剑锋突然撕破了帘子,化作一片千疮百孔的破布被挑飞。    随着帘子的落下,叶洵也看清了车里那人,一时失了神,转眼间,剑光如雪的刀刃凉凉的架在了她的颈侧。    作者有话要说:    叶洵:这个贪官武功怎么这么高,说好的胖的走不动路呢?    某贪官:呵。    开坑啦,如果觉得不错就给个收藏    超级超级感谢=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