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云绣

    “二当家,您这是要带我们去逛窑子?”二虎搓搓手,好奇地问道。    “是啊二当家,这写着什么云绣楼的地儿,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地方。”四柱子附和道。    “不过倒是怪了,别家窑子都是开门迎客的,怎地这家却闭着门?”二虎继续问道。    只见叶汀一行人已进了京,正立在一处秦楼楚馆前。那楼阁碧瓦飞甍,好看的紧,门上立着块匾,龙飞凤舞的书着“云绣楼”三个字,端的是笔走龙蛇,遒劲非常。露台上皆是挂着各色不一的灯笼,正值夜色深处,尽管大门紧闭着,也还是能听见里头的靡靡之音,歌姬曼妙的歌喉并着软糯的乐声,叫人浑身上下的骨头酥了个遍。    叶汀仍是一身白衫,就抱了个暖炉,显得与这里有些格格不入的清俊。    他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也不答二人的问题,反倒带着二人上前,扣了扣大门上的铜环。    轻叩了三下,末了又从袖子里拿出一柄玉骨扇来,对着大门又叩了七次,那声音很别致,不同于一般的玉石相接声,伴随着大门的缓缓打开,叶汀“唰”的一声打开了扇子,又整了整衣衫,才带着二人抬腿踏进了云绣楼。    大门在三人进入后缓缓合上,里头是纸醉金迷的笙歌燕舞,酒客千金买一笑,歌姬舞娘往下掷着香花,一伙人挣破脑袋去抢闹,倒显得十分热闹。    二虎子好奇的紧,问道:“没人给咱们开门儿,那这门儿是咋开的?”    四柱子索性围着大门绕了一圈,疑道:“难不成是有什么机关?”    叶汀也不答话,只是浅笑。    一个身着浅粉色裙装的少女盈盈走来,打量道:“公子可有腰牌?”    叶汀笑着应了,自腰间去下一块精雕细琢的镂空玉牌递了出去。二虎,四柱子顺着叶汀的手看过去,才发现不知何时叶汀换上了那身勾着银线的素白袍,刚刚外头夜色深重,一进到这明亮妍丽的地界儿,他那银线才显出模样来,隐隐绰绰的闪着光,衬的公子面白如玉,温润谦和,脸上的病色去了个干净。    得,这平日里病歪歪的二当家,没想到还有精心打扮的时候。二虎暗道。    那女子接了腰牌,旋即敬重道:“公子请随我来。”    一行人弯弯绕绕走了好几遭,才把那些靡靡之音都甩在了后头,进了一处颇有些清雅的楼台,倒是没承想,这种地方竟还有如此清静之所,四柱子一时有些震惊。    叶汀又整了整衣冠,把手里的暖炉顺手放到了二虎的怀里,吩咐那女子道:“带我这二位兄弟去雅间歇着。”又转回头对两人吩咐道:“切莫去招惹下头的姑娘。”    二虎子疑道:“二当家的您不和我们一块儿?”    叶汀笑着解释道:“我去见一位故人。”    他那笑容太过于灿烂,让平日里就极为好看的脸又更加惹眼了几分,二虎眼见着他又整了整衣冠,才摇着扇子,推开了房门。    “人赎回来了?”一抹倩影落入了叶汀眼里。    叶汀走上前去,施了一礼道:“云姐姐好。”    那被唤作云姐姐的人,就是这云绣楼的主子,闺名便是云绣,只是大多人不知,只叫她红玉娘子。江湖人称玉九娘。不过这京城里的达官贵人倒是从未把红玉娘子和玉九娘联想到一处,只当云绣楼是家上格调的青楼,平日里大门从不敞开,唯有熟客引进方可入内。    温柔乡是英雄冢,那些达官贵人们还当这儿格外安全,却不知他们的小秘密,就是这么全给漏了底儿。    这里的姑娘们全是云绣精心挑选的情报刺探者,各个身怀绝技。因此云绣楼也被江湖人调侃着称为食人楼。    那云绣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情万种,着了身绀青的长裙,眉心点着红妆,透着几分成熟的姿色,不显得轻浮,却又让人格外流连她的容颜。    她浅笑道:“汀儿与我一别七年,个子倒是长了不少。我记得那时候,你才刚到我眉心,如今已经比我高了许多,像是个大人了。”    “那时汀儿才十五,自是长身体的时候。倒是云姐姐,这么多年,依旧风韵犹存,不曾变过。”叶汀道。    “汀儿真会说话,岁月催人老,姐姐如今怎可和七年前比?”尽管口里这么说,云绣还是忍不住眼角眉梢溢出了笑意。平日里迎来送往的客人们和来打探情报的侠士们也常恭维她两句,然而这个七年前在身边带了好一遭的孩子,于她而言到底是不同的。    她如今二十八岁的年纪,在这个行当里也不算年轻,看见清俊的后生同他如此亲切,自然是欢喜的。    叶汀道:“这回多亏了云姐姐通风报信,又借于我如此多的金银珠宝,不然我爹心尖尖里这些青山帮众怕是回不来了。”    云绣睨了叶汀一眼,打趣道:“难道不是你心尖儿上的?”    叶汀笑着告罪道:“汀儿失言了。”    云绣眼见着叶汀提起茶壶给自己斟茶,又正言道:“汀儿言重了。我与令尊忘年之交,早年又得他庇荫,自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青山帮做的事利人不利己的事儿,我也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你若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问姐姐要就是。”    叶汀沉吟了片刻,道:“姐姐可有听过宫里最近是否有封妃?”    “这个倒是不知,只听说之前那位谋逆的南贵妃让皇上给找了回去,还重新恢复了她的贵妃之位,令其重主后宫,这事儿在那些老臣那儿闹得沸沸扬扬的,只是如今咱们这皇帝已经不比先前任人拿捏了,倒是硬气的很,只是不知他为何如此厚待这位贵妃。”    叶汀面色有些凝重,又给云绣讲了二虎众人的遭遇,接着道:“我现在极为担心,那皇上会不会是把妹妹错认成贵妃给抓了回去。”    “你说洵儿?”云绣听完也微微蹙眉。    “正是。”    “那丫头七年前和你一块儿来过,我那时也是见过她的,她自小跟着你父母,必不可能跑去做什么南家的嫡女。”云绣有些疑惑,思索片刻后又道:“叶洵那性子,我倒是有些担忧她咋在宫里会不会捅出什么篓子。”    叶汀起身弯腰行礼道:“如今爹娘云游在外,又不曾来书联系过我们兄妹二人,还望姐姐能助我救出洵儿。”    云绣忙站起,扶着叶汀坐下道:“好容易身体好了些,就不要那么多礼数了,在姐姐这儿,就和亲人一样的。你说的这事儿,我自会尽全力,一旦有了消息,会尽快联系你。”    “多谢云姐姐。”叶汀感谢道。    两人秉烛夜谈到深夜,仔细布局了如何救出叶洵,到了更夫打更之时,叶汀才告辞,倒是云绣留了一步,道:“汀儿小时候总爱和姐姐一块儿睡,如今大了,是嫌弃姐姐年老珠黄了?”    叶汀吓了一跳,忙称不敢,红着脸退出了房间,留下云绣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和眉宇间隐隐的忧色。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作者:哥哥暗恋云姐姐,当然要好好打扮啦,嘿嘿嘿~    二虎:上天啊,赐我一个cp    作者:你看四柱子怎么样?    二虎: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