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挟持

    叶洵把叶片儿撕碎了,还有好心情地放在嘴边吹了口气,看着叶片碎末儿随风飘散,唇边绽出一个微笑。    “走,高公公,咱们去御膳房。”    从小与哥哥一同长大的默契让她自信的很,若是她没有猜错,叶汀是让她上御膳房去找一个名字里有“彩”的人。    到了御膳房,叶洵立着门外打量着形形色色的人在眼前鱼贯而过,皆是忙碌的模样,高公公在身侧小声道:“贵妃娘娘是否需要奴才通传。”    自那日后,高公公仍恢复了往常的言语习惯,就如同那夜叶洵听到的所有,不过是幻觉。    叶洵琢磨了半晌,对高公公道:“不用,我就随意看看。”    她一脚踏进去,里头有好些宫女太监注意到了叶洵和她身后的高公公,一个个面面相觑。高公公先前一直侍奉在圣上身边,当年南贵妃入宫后又被指去伺候南贵妃,而南晖下狱后则又重回圣上左右,又是杀手出身,甚少与外界交汇。    而这些御膳房的宫女太监都属于底层劳作的,连皇上都不曾见过,看着高公公的衣着,因此只知这是个位高权重的太监,却不知是谁。    叶洵瞅了高公公一眼,后者忙解释道:“这位是新掌管后宫的贵妃娘娘,此番是来查验御膳房的各位是否尽心,娘娘不喜多礼,诸位不必来行礼了,各自忙自己的。”    “是。”一众人这才心下安定,继续去忙了。    高公公也不知叶洵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琢磨着大概是这位娘娘昨夜挨了饿,现下打算来御膳房找补,把人支开些总是好的。这些食物都是按分例送与皇上和各宫娘娘的,按理来说,叶洵是不可擅自动吃食的。    然而高公公可不确定叶洵是否有这种觉悟,这位贵妃作风别致,若是让人瞅见堂堂贵妃娘娘打着视察的名号,在御膳房里偷吃东西可就不好了。    果不其然,叶洵东翻翻西找找,看见品相不错的糕点凉食儿之类的便要尝尝,高公公想着皇上吩咐只要这位娘娘没溜出宫,其余的都由她去,也不便多说。    而叶洵起初的喜悦已经渐渐成了焦急,她午膳后本就腹中满满,现下实在是吃不下了,然而不装作吃东西,她又没理由在这儿待这么久。而那位彩姑娘仍未来主动找她,不由得让她有些忧心是否会错了叶汀的意思。    难不成得让她自个儿去找这位彩姑娘?可莫说她杵这儿是多大个靶子了,就说高公公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她若是堂皇的找一位名字里有“彩”的姑娘,也显得太可疑了。    叶洵在御膳房前前后后里里外外转悠了个遍,吃到肚子快要抽筋,实在是受不住了,心里叹了口气,只好离开。    未曾想刚踏过门槛儿,却与外头一个正要进来的宫女撞了个正着,宫女手里的盘子摔落在地上,里头的糕点七零八落的撒了个遍。    叶洵忙蹲下来帮着收拾,连连道:“真的对不起啊,都怪我,走路不看路的。”    那宫女忙告罪道:“娘娘不必收拾,都是奴婢的错,娘娘快些起来,莫要折煞奴婢到了,等会儿嬷嬷见着该骂奴婢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位嬷嬷尖利的声音突然响起,大声斥责道:“莫彩,你怎么办事儿的,脏了娘娘的裙子不说,还弄坏了御膳房特意为娘娘准备的点心。”说罢又急急向叶洵告罪:“娘娘莫怪,莫彩她刚来不懂事儿,冲撞了娘娘,奴婢回去自会责罚。”    叶洵敏锐的抓住了那个一闪而过的“彩”字,又睨了那被唤作莫彩的女子一眼,见那人仍是低着头跪在地上收拾,看不出神色,叶洵暗道,不管是不是她,先试探试探,于是开口道:“您说,这是给我准备的点心?”    “是啊,彩儿刚见着娘娘似乎极喜欢御膳房的吃食,特意给奴婢告了信儿,说是想给娘娘备着些。”虽然御膳房的吃食儿是有安排分例的,然而谁人不知,这贵妃娘娘独得盛宠,如今送上一盒儿吃食,日后说不准儿就飞黄腾达了呢,破个例也无妨。刚刚这嬷嬷还觉得莫彩机灵,没想着一转头就弄砸了事情。    高公公在一旁暗自捂脸,心道,娘娘偷吃东西的事儿果然还是被这群人精给看见了。    “我很喜欢啊,麻烦你再为我准备一次可以吗?”叶洵微微弯腰,扶起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莫彩。    “奴婢……奴婢遵旨。”那宫女有些受宠若惊道。忙收拾了食盒,又进了后厨,不一会儿又提过来一个食盒,递给那嬷嬷,后者又将食盒递给高公公,赔着笑道:“御膳房的一点微末心意,多谢娘娘笑纳。”    叶洵答了谢,趁着夜幕未至回了宫,指名晚膳要用御膳房赠的吃食。就见高公公提着食盒,拿着一双筷子,走至叶洵身前。    这是惯例了,每回送的饭食,高公公都是要查验的,明着是验毒,暗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是验叶洵是否与外界暗通款曲。    “娘娘,奴才得罪了。”高公公拿银筷掰开食盒里形态秀气的小点心,左右翻找了一阵。又举起银筷在烛火映照下端详了片刻道:“无虞,娘娘可放心食用。”    叶洵偷瞄着高公公离开了,忙拿起那一盒被拆开的吃食。午后吃了不少,现下一见着这些甜腻的糕点,叶洵就觉着一阵晕眩,奈何她琢磨着若是莫彩给她什么讯息,多半是藏在吃食里的,只好一块块掰得更碎。    然而结果就是,叶洵与食盒里一片狼藉的糕点碎末大眼瞪小眼,扒拉了半晌也没见着有何特别之处。然而这糕点被掰成了这般模样,高公公多半会起疑,叶洵只好忍着腹中抽搐,颤颤巍巍地吃完了那一盒糕点末,在心里把不靠谱的哥哥念叨了百八十遍。    那位叫莫彩的宫女不知是何来头,叶洵本以为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还特意让她再备了一份食盒,难不成,是有什么消息字条原本是放在那被打翻的盒中的?    捂着吃撑的肚子,叶洵苦兮兮地卧在床榻上,不由得悲从中来。仰卧着实在是难受,叶洵只好趴着身子,把脸蒙在枕头里,回想这几个月来玄妙的日子。    “朕听说,爱妃今日吃了不少御膳房的吃食,朕的御膳房可还合口味?”一个熟悉的声音夹杂着环佩相叩的清脆声响自上方传来。    叶洵听着这声儿,愈发觉得心中委屈,一撩被子坐起来,有些耍赖似的气鼓鼓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走?”    “怎么,这宫里不好吗?想吃什么都有。”楚尚璟瞅了眼被吃的空空荡荡的食盒,轻笑道。    “秦山上的红玉果就吃不着。”叶洵委屈道。    “野果子有什么好吃的。”楚尚璟不解。    而叶洵也不想再和楚尚璟争论红玉果到底好不好吃这个问题,直道,“皇上,你明知道我不是南贵妃,为什么还把我关在宫里?”叶洵瞪着皇上,后者正把玩着从御膳房拿回来的食盒。    楚尚璟玩味地笑道:“朕什么时候说过,朕知道你不是南贵妃?”    “你上回不是还问我爹娘和哥哥了嘛?难不成你都是说来玩的?”叶洵急了。    楚尚璟道,“朕只当洵儿在编故事罢了。”    “我刀呢?”叶洵发觉和这人说理说不清。    岂料楚尚璟听了这话,突然笑了,俯身凑近了叶洵,温热的气息就在叶洵耳侧,让叶洵有一瞬的失神,正要举起枕头反击,楚尚璟突然碰了她床榻上机关,又收回身去,立在她床榻旁,似笑非笑地看着举着枕头的叶洵道:“洵儿,你在担心朕会如何你?”    叶洵来不及害臊,就发觉床榻竟缓缓移动了,暗格慢慢移出,里头是她在秦山和“假土匪”大战用的刀,仍然包着一卷破布,不曾露出刀鞘的分毫,堪堪静立在那儿,叶洵惊喜道:“我还以为上回让你们弄丢了呢?”    说罢又觉着气恼,没成想自己日思夜想的佩刀竟然就在自己床榻之下,却一直未曾发觉。    “丢了你岂不是会心疼,上回你不是还跟我说,这刀陪了你十八年了吗?朕如何敢扔?”楚尚璟看着她眼里眉梢抑制不住的笑意,也跟着笑起来。    “是啊,这刀是我抓周得来的,我爹那时就赞我有练武的根骨。”少女抱着长刀,那眉飞色舞的神采和英气仿佛照亮了整座未央宫。    “你十九岁?”    “是啊。”叶洵抱着怀里的长刀,深情款款地摩挲着,全然未觉楚尚璟的神色突然沉了下来。    他从未想明白自己到底是否相信这女子就是南晖,却又忍不住靠近她,在处理完繁杂的朝堂事物后听听她又做了什么糗事,她与这宫廷的格格不入,是他作为九五之尊在冗杂乏味的群臣相斗里感受到的唯一乐趣。    这遭把刀还给她,也是起了怜惜的心思,又或许,是他终于愿意相信,此人与贵妃无关。    然而她说她十九岁。    南晖今年,也当是十九岁。    “你是不是,失忆过?”楚尚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问,但他觉着自己,似乎依然不能接受,身前这人是对自己怀着杀心的这一事实。    如果她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那朕可不可以留她在身边,就像金丝雀,就像百灵鸟,就像伶人歌姬,让她成为朕这无趣深宫中的一味调剂?    “皇上。”叶洵面色有些凝重的看着楚尚璟。    楚尚璟不动声色地压抑住了内心的汹涌澎湃,只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想听她说一句“是”,如果这样,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把她留下。    楚尚璟不知,自己的神色里其实是带着一闪而过的期待的。    少女朱唇微启,楚尚璟却假装不经意地转过身。    朕在逃避吗?楚尚璟心道。    然而楚尚璟还没来得及理清心中的千头万绪,就听见身后一阵疾风而来,伴随着少女银铃般的声响:“我们打一架。”    楚尚璟万万没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一时躲闪不及,闪身时趔趄了一步,叶洵乘胜追击,又加上长刀在手,抓住楚尚璟这心神不宁的关头,终是将后者逼入了绝境,长刀稳稳架在了楚尚璟的颈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