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出逃

    “这场景,熟悉吗?”叶洵一挑眉,神采飞扬道。    “你想弑君?”楚尚璟面容生冷,看不出神色。    “不杀。”叶洵笑道。    叶洵顿了顿接着道:“让你感受一下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被人威胁的感觉,和……被人打败的感觉。”    “可你偷袭朕。”楚尚璟面无表情道。    “有何不可?你还让十来个侍卫抓我一个呢?”叶洵揶揄道。    “叶洵,你究竟是何人?”楚尚璟眼里带上了些微戒备,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他确实是头一遭。    “我啊,山野村姑,耍大刀的土匪。感谢你好吃好喝的招待我这么久,不过我真的要走了。我不是你金丝笼里的贵妃娘娘,也从不想杀你,那什么南家和我更是半角钱关系也没有。”    说完她莲步轻移到楚尚璟身后,才发觉楚尚璟高了她一个头,她一手有些吃力按住他的肩,一手继续握着刀,挟持着皇帝往外走去。玩什么宫廷暗线她不擅长,山中打猴的道理她还是知晓的,擒贼先擒王,就是这么个理儿。    叶洵途中还不忘道:“皇家的伙食果然是不一般,你是怎么长这么高的?”    楚尚璟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叶洵挟持着皇帝走出了未央宫,又前往宫门,这两日她已经把宫里头摸熟了,虽然宫门不开给她,她却是早已将宫门的位置牢记在心。    夜巡的侍卫和皇宫里的兵将黑压压一片拢了过来,却都不曾出声,只是严阵以待的围着叶洵,一步步悄然逼近。叶洵一边打量着侍卫们眼里戒备带着惊惶的神色,一边碎碎念道:“原本我想自个儿暗逃出去,结果被坑的吃了一堆你们宫里的糕点。”    “不好吃?”楚尚璟睨了她一眼。    “还行。”叶洵一本正经道:“就是干了点,吃多了难受。”    转眼间两人就到了宫门外,叶洵往外瞟了一眼,不由得后背泛起一阵凉意,那位从秦山把她抓回来的林统领正带着天子近卫,严丝合缝地堵在宫门,林统领骑在马上,从上至下俯视着叶洵,面上仍是一贯的冷然道:“末将救驾来迟,请皇上下旨,即刻捉拿妖妃。”    楚尚璟正要开口,叶洵挪开了与林统领对视的目光,眼疾手快地把刀逼近了些,在楚尚璟的颈侧划出一道细微的血痕,对着林统领朗声道:“你再向前一步,我立刻取他性命。”说罢又瞪着楚尚璟道:“让他们退开到我看不见的地方。”    林统领厉声道:“大胆妖妃,竟敢伤及龙体。”    叶洵不置可否,甚至没再递给林统领一个眼神。    楚尚璟睨了叶洵一眼道:“挟持君上,损伤龙体,威胁统领,你人不大,胆子倒是不小。让他们退到你见不着的地方,你就不怕朕让他们伏击你?”    叶洵凑近了些,自信笑着小声道:“我心里有数,夜晚打伏,还有谁能比得过本姑娘?”    灯笼烛火映照下,少女流光溢彩的眼睛太过耀眼,惹得楚尚璟又多看了一眼,他突然下意识道:“非要走?”    叶洵像是听了什么十分荒谬的话道:“不走等着你转过头来就把我关牢里?”    楚尚璟也不知自己为何突然开了这样的口,失笑吩咐道:“都散了。”一群侍卫面面相觑了一阵儿,没从这话里琢磨出什么密令,又不敢走的太远,只好又往后退了些。    叶洵告了声得罪,一掌拍在皇帝颈侧,一脚跨出了宫门外,一排侍卫忙追过来,叶洵旋即抽身,脚尖微微点地,只几个跳跃就消失了身影,如同黑夜的精怪,不多时就融在了一片漆黑中。    众侍卫正要追,楚尚璟做了个阻止的手势道:“各位不必追了,回去。”    “遵命。”众侍卫的声音整齐划一道。    林统领忙下了马跪地道:“末将无能,未能擒住妖妃,请陛下降罪。”    皇上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道:“人是朕让你们放的,何谈怪罪爱卿?”    林统领不曾起身,继续低头道:“属下有一事想请教陛下,属下不明白陛下为何要放那妖妃出宫?”    楚尚璟突然冷下了神色,道:“林爱卿,你可还记得自己是朕的近卫统领,而不是朕大殿之上的谏臣。”    林统领听了这话,忙冷汗涔涔地告了罪。    楚尚璟静立在原地,回想着那个夜灵般的少女。刚刚叶洵那掌不重,只是让他微微有些晕眩并未昏厥,还清晰的能回忆起少女柔软却有劲的手掌触感。    忙有太医过来拿药和绢布擦拭楚尚璟的颈侧伤口,九五之尊的皇帝陛下对着沾了鲜血的绢布沉思了一阵,站在宫门前,对着夜色自言自语道:“叶洵,我们还会再见的。”    且说这厢叶汀带着二虎四柱子二位在京城里心急如焚地等着,先前他一瞅见那绑了绿叶儿的雀儿就知道是自家妹妹,忙找了云绣商议。云绣恰好有个宫里头的暗线叫莫彩的,先前一直是通过莫彩得知叶洵的消息。奈何先前联系不上叶洵,莫彩只是个杂役,也进不去未央宫。    这遭好容易联系上了叶洵,便传了信儿过去给莫彩,让她留意着些叶洵,可没成想莫彩突然传信回来,说是叶洵挟持着皇帝跑了。    这还是秘辛,皇帝对外只称是贵妃娘娘病重,不许外人前去探访,可那未央宫,多半已经成了空殿。    叶汀听完,略微皱了眉道:“这丫头,竟然连皇上都敢劫持,我先前真是小看她了。”    云绣抿嘴笑道:“汀儿你别忧心了,洵儿那孩子我知道的,心里特有主意,从前你俩在我这儿寄住的时候,她就是这条街上的小霸王,就咱们对面儿那家酒楼你还记得不,那酒楼老板的小子仗势欺人,不让洵儿同街上的其他孩子一块儿玩儿,洵儿把那小子凑的整个人肿了一圈,那老板娘还来找我讨说法呢。”    云绣惯会安慰人的,叶汀盯着她眉心点的朱砂痣,莫名就觉得不那么忧心了,思绪飘回了七年前的日子,也跟着笑道:“从前真是多谢姐姐照顾我们兄妹二人。”    云绣抬眼望过来,恰巧撞上了叶汀的眼神,她凝视着叶汀了半晌,眼角眉梢尽是风情万种,直到叶汀低下头去,她才微微垂了眼道:“你们都是好孩子。”    叶汀道:“我们都已经长大了。”    云绣摸了摸叶汀的脑袋,意有所指道:“在我这儿,你们都是孩子。”    一阵沁人心脾的幽兰香气萦绕在叶汀鼻尖,他忙清了清嗓子,转了话头儿道:“洵儿这回逃出来了,会去哪儿呢?”    云绣笑道:“希望洵儿还没忘记她的云绣姐姐住在什么地方。”    然而天不遂人愿,当年的街头小霸王叶洵确实忘了云绣是哪间青楼的主子,不仅如此,她连云绣的闺名也不记得了,更别提当时就没告诉他们这些小辈的江湖称号。叶洵只记得个云姐姐,青楼的名字也是带个云的,其余一概不记得。只好扮了个男装,挨家挨户的找。    说起这扮男装,还得从叶洵出逃时说起。当时已然入夜,外头只有零星几家店还开着,叶洵走得急,除了一把长刀一身衣服竟是什么也没有了,她这才开始懊恼没把楚尚璟给的钗钗环环都在头发上乱插一气,不然现在也不至于如此窘迫。    叶洵在大街上晃悠了半晌,瞅见一家绸缎店,一时计上心头,打算把身上的衣服给变卖了,果不其然,老板识货的看出来这料子是宫里头的,刺绣做工连着布艺皆是上品,一见就知是江南织造的手笔,于寻常人家而言,几乎是有价无市。    叶洵拿身上的衣料换了身黑色的短打,又给自己挽了个公子哥儿的发饰,一个水灵灵的姑娘就成了俏生生的小子。老板听说她要去寻亲,又给她包了几块银锭子,捧着那件宫里的衣裳乐颠颠地走了。    叶洵小时候为了去和街上的小朋友玩儿,也扮过男装,后来她发觉只要自己武功够高,哪怕不扮男装也有许多小男孩哭着喊着要做她小弟,也就渐渐不再扮了。    这回又扮上,不由得多了份熟悉感。于是绸缎店的老板眼睁睁地见着刚刚还说着穷的只能卖衣寻亲的小姑娘,转头就大摇大摆地拿着他给的银锭子进了对面的有名的青楼“彩云楼”。    老板放下帘子,摇着头扶着心口惋惜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还不知被老板脑补成了何种样子的叶洵琢磨着就从此地的青楼开始,把名字里带个“云”字的青楼寻个遍,总能找着,说不好还能找着高大哥的爱人呢,叶洵想了想,顿时觉得有点兴奋。    然而由于叶洵穿的实在是过于寒掺,她一进去就有姑娘甩了她个白眼。    叶洵很恼火,于是财大气粗的把刚刚老板给她的银袋子拿出来,装模作样的把玩着里头的银锭子,老鸨一见着她手里的大块儿银子,忙撵走了刚刚翻白眼的姑娘,亲自引着叶洵上了二楼,又奉了杯茶,殷勤道:“姑娘这是闺阁寂寞,来找小倌儿?”    叶洵凑近了些,瞟了鸨母一眼道:“你知道我是女的?”    老鸨在她胸前扫了一眼,眯着眼笑道:“老妈妈我在风月场这么多年了,哪能这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    叶洵尴尬地笑了笑,道:“不要小倌儿,我就想问问,你们这儿,有名字里有‘云’的姑娘吗?”    老鸨的神色一瞬间有些僵硬,末了又笑开了小心翼翼道:“您这是,来玩儿姑娘的?”    叶洵一口水没咽下去全呛了出来,一边拿桌上的手绢儿擦着嘴一边解释道:“您误会了。”    老鸨一脸心领神会道:“懂的,懂的,姑娘家家的害羞,这事儿虽说是离奇了些,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您擎等着,我这就去给您叫姑娘去。”    “哎,等等——”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叶洵目送着老鸨一边扭着一边远去的背影,扶额一声长叹。    虽说这老鸨的想象能力丰富了些,看在银子的薄面儿上,效率到底还是不错的。没一会儿,一水儿美人都齐齐站在了叶洵面前,老鸨又陪着笑道:“先前儿我还没遇见过像您这种喜好的客人,也不知您喜欢什么样儿的,就按您说的,把名字里有‘云’的姑娘都叫来了。”    叶洵无视了前半句话,一双眼睛扫视了一群姑娘一圈,却并没有见着记忆里的云姐姐,她又问鸨母道:“你们这京城,还有其他名字里有‘云’的青楼吗?”    “有的有的,东边儿的云月楼,云华楼,西边儿的画云楼,追云楼,南边儿的云锦楼,北边儿——”老鸨掰着指头数着。    “哎哎,您京城的青楼不会都是有‘云’字儿的?”    “那倒也不是,只是名字里有‘云’的青楼,大大小小也有二三十家。”末了又添上一句:“不过都不如咱们家。”    “噗——”叶洵强忍住,才没把入口的茶水喷出来,她暗自腹诽道,敢情‘云’是青楼名儿的常用字啊。    叶洵心灰意冷,索性让老鸨把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都带走了,点了几个小菜,一个人静静的独酌。    她把杯子举起来,看着光影下被映照出的重影,突然一阵感慨,几个月前,她还是呼风唤雨的青山帮大当家,这还没多久,就成了对月独酌的小可怜。    然而菜一上来,她就没什么功夫顾影自怜了,一瞬间又变回了那个秦山小霸王。好菜太多,酒也香的很,宫里的吃食虽然精致,但到底少了些烟火气。    正吃得尽兴,一身着石青袍子的男子突然举杯坐到了她对面,礼貌地笑道:“在下可否与姑娘对酌一杯?”    叶洵嘴里还叼着鸡腿,呆愣地抬起头看着他,又指指自己的嘴巴,示意正在吃东西不方便讲话。    就听那人用令人如沐春风般的声音道:“在下,顾枫。”    作者有话要说:    嘻嘻,今天上一个肥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