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章 重逢

    叶洵按着幼时云姐姐教她的法子敲了门,奈何并没有人来开门,往日里从窗台上抛手绢儿的姑娘们也不见了踪影。    叶洵和王景两人面面相觑,刚巧看见云绣楼旁有个卖包子的大爷,忙道:“这位老伯伯,您可知道这云绣楼如何了?”    那老伯睨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不答话。    叶洵一头雾水,倒是王景领会了这老伯的意思,给老伯递上两个铜板儿,笑道:“这位大伯,麻烦给我们行个方便。”    叶洵眼见着自己刚给王景不久的钱就让他花了出去,忙道:“咱们不是吃过早饭了吗?”    王景眼神示意她别开口,叶洵有些疑惑地看着两人。    只见那老伯收了钱,立刻变了脸色,吹了吹胡子,又给二人包上了包子,笑着回答道:“这云绣楼啊——”    叶洵明白了王景的意思,正腹诽着这老头怎的这般爱财,就听他道:“老夫也不知。”    叶洵:“……”    那老伯看了气鼓鼓的叶洵一眼,又笑道:“你得问你身后之人。”    叶洵转过身去,见他身后唯有王景一人,她有些惊讶道:“您说,问他?”    那老伯一副装神弄鬼的样子,推着包子车边走边道:“不可说,不可说。”    “这人怎么回事,怕不是个疯子?”叶洵有些纳闷儿道,她倒是没怎么怀疑王景,毕竟王景从昨夜起就一直和她在一块儿,甚至还为她受了伤,只当是这老伯在胡说八道。    倒是王景盯着那老伯,神色有些森冷,旋即又换上了书生温润的笑意道:“乡野村夫的胡言乱语,叶公子不必放在心上,我们还是问问其他人。”    “不行。这人绝对有古怪。”叶洵盯着那老伯的背影,仍觉得事出蹊跷,还是莲步轻移追了上去,又嘱咐王景道,“你不会轻功,就在此地等我。”    穿了几条巷子,叶洵才发觉那老伯的步伐也是快的,倒不像个老年人,好容易追上了那老伯,才发觉已然被这老伯带到了一处庭院。    那老伯突然停下了脚步,凑近了叶洵,小声道:“你是南家的小姐。”那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叶洵有些不耐烦道:“我不是南晖,我叫叶洵,我爹是叶清大侠,你到底是什么人?”她看了这老伯的功夫,估摸着这人大概也是江湖中人,索性报上了自家父亲的名号。    那老伯笑得意味深长,突然向她甩了什么,叶洵的视线便被一阵白雾给阻隔了,好容易白雾散了,那老伯也不见了踪影。    叶洵猜测那老伯短时间内不可能跑这么快,想必是躲在了庭院的某处,正左右找寻着,就听见庭院里的一处房门突然开了。叶洵有些尴尬,想着自己似乎是擅闯民宅了,就听见一人熟悉的声音:“是谁在那儿?”    叶洵心头一喜,忙跑过去,对上了那人的视线:“哥哥。”    一时间二人都有些惊讶。    “洵儿,你怎么在这儿?”说话的人正是叶汀。    旋即又有一人从房中走出,见到叶洵神色也颇为惊讶:“洵儿?”    “云姐姐?”叶洵认出了这人是七年前照顾了他们一段日子的云绣,忙雀跃道:“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正巧碰上二虎,四柱子挑了水回来,见到叶洵皆是两眼放光,眼眶微红道:“大当家的,你可算是出来了。”    叶洵见着这二位,一时有些激动,又思念起秦山来,忙道:“两位哥哥,难为你们替我操心了。”    “不碍事,倒是我们当初太笨,拖累大当家的了。”二虎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嘿嘿”笑道,“不过还好大当家的回来了。”    “都别站风口上说。”云绣见着了,柔声道:“洵儿也累了,有什么话咱们进屋说。”    叶汀和云绣忙引着叶洵进屋,叶洵给他们说了在皇宫里的遭遇,又讲了她是如何四处找寻云绣楼的,接着问道:“云姐姐,我今日去云绣楼,见着你们已经人去楼空,现下又在这儿遇到你们,是出什么事了吗?”    云绣垂首道:“昨日云绣楼得到消息,最近皇帝在查一失踪的宫妃,云绣楼本就是暗线聚集的地方,多少要避着些。你说的那老伯,多半是端衡老人,与我和你爹都相熟的,这院子就是他借给我们的,云绣楼的姑娘们都安置在此了。没想到他如此好眼力,认出了你还带你过来。你不用管他,他这人一贯神神叨叨的。”说罢又看了看叶洵,笑道:“那失踪的宫妃,多半就是你。”    叶洵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就见叶汀弹了弹她的脑门,佯装生气道:“你怎么回事儿,怎么还闹进皇宫了呢,我们这段日子心急如焚的,又联系不上爹娘。”    “哥你居然打我。”习惯了文质彬彬的哥哥千娇百宠的叶洵委屈道:“都是那皇上眼瞎,偏说我是她的贵妃,就是那个前几年谋反的要杀他的贵妃。”    “南晖?”叶汀先前听二虎子几人说过,这回又听叶洵确认了一遍,才彻底弄清楚了情况,有些怀疑的问云绣道:“你先前那个暗线莫彩,怎么从来没给咱们提起这一遭?”    云绣眉间轻蹙,不确定道:“我有些忧心。”    “你的意思是说,莫彩可能被——”叶汀眉毛皱了起来。    “嗯。”云绣点点头,“按洵儿说的,宫里的莫彩也十分反常。”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叶汀和云绣都陷入了沉思,倒是叶洵忽然想起自个儿还有个书生朋友,忙道:“我之前在客栈救了个人,他是来投奔云绣楼的姐姐的,现在是我朋友,我让他在云绣楼等我呢,我这就去接他来。”    “朋友?”叶汀有些头痛,“你别又交了什么整日喊打喊杀的朋友,哥哥不禁闹。”先前哥哥虽说是青山帮的智囊,却一贯不爱与那些土匪们打交道,也不说关系不好,只是叶汀是个读书人,不像叶洵能和那些人聊到一起去,至于他的风花雪月,那些土匪更是欣赏不来,反倒常常吵吵嚷嚷的,于叶汀而言,叶洵一个人就够折腾了。    “这回不是打架的朋友,这回是个书生。”叶洵明白她哥的习性,笑道:“肯定和你聊得来,说是明年要赶考的呢。”    叶汀一听是读书人,有些惊诧道:“你竟然能同读书人交朋友,你不是一贯和他们话不投机半句多么?”    叶洵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道:“他和那些书呆子不一样。我们还挺聊得来的。而且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还为了救我伤了右手。”    “你兄长也可以。”叶汀好笑。    “你们不一样。”叶洵变了声调,听起来竟有些赌气的味道。    “人确实该感谢感谢,只是——”叶汀微微探身,戏谑道,“小妹,你莫不是喜欢上这位书生了?”    一旁云绣接腔打趣道:“十九岁的大姑娘了,也该喜欢个人了,我还忧心咱们洵儿嫁不出去呢。”    倒是二虎和四柱子给激动了,双眼发红道:“咱们大当家的,这是要找压寨相公了,不知是何等人才,倒是给兄弟们看看啊。”    “你们就别急了。”叶汀笑道:“我还指着你们早些回去给帮里的弟兄们报个信儿呢,我和洵儿都不在,你们也不在,我总担心青山帮会出事儿,这遭洵儿回来了,你二人该快些回去。”    二虎四柱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忙点头应了。    叶洵想了想,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索性豪爽地承认道:“是有点儿喜欢。不过也就是一般喜欢。”    这话是真的,她这人,一贯的罩天罩地罩小弟,从小就帮着朋友打架,说出去那叶姑娘罩的人,都是不能惹的,后来又成了秦山的大当家,守护整个夷陵郡的乡亲们。她习惯了保护别人,却是头一遭叫人给保护了,还是个肩不能提手不能挑的书生。叶洵的心里其实是深受触动的。    叶洵向来不喜欢扭扭捏捏,这遭对王景有些好感,也就索性说了出来。    只是叶霸王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一个人的话,就连“一般喜欢”都几乎没有过,叶汀一时乐了,笑道:“快把人带来我们看看。我跟你云姐姐,也好看看咱们叶小霸王喜欢的是何等人才?”    叶洵拿了长刀正要走,却被云绣拦了下来,云绣打量了她片刻道:“你那心上人,可知道你是姑娘?”    叶洵这才发觉,自己还扮着男装,想必王景一直拿她当男儿看待了。云绣一看她这神色,就明白了,笑道:“无妨,待你把那人带回来,姐姐叫姑娘们给他演上一处《梁祝》,那傻小子多半就懂了。”    叶洵笑道:“八字而没一撇的事儿呢。”言罢运起轻功,三下两下就离开了。    然而回到云绣楼时,王景却不见了踪影。叶洵有些焦心,刚巧看着云绣楼对面儿有家卖鞋的,叶洵忙走去问道:“刚刚您可有在这儿见着一个长身玉立的书生。”    老板摇摇头,叶洵又去问别家店。走了一圈也没什么收获,叶洵有些着急,正担忧着王景一个人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儿,就听一个路人拦下她道:“你要找的,可是位穿白衣的公子?刚刚似乎在这儿等人。”    “对!”叶洵忙握住这人的袖子道:“他去哪儿了?”    那人有些尴尬,叶洵忙松了手,有些歉意的看着那路人道:“对不住这位大哥,我实在是有些忧心。”    “不碍事。”那人挥了挥手道:“刚刚兵部顾侍郎带人来搜了云绣楼,见着里头没有人,又看见那位白衣公子一直驻足在云绣楼前,就把他给带走了。”    “什么!?”叶洵一惊,忙说了声“多谢大哥了。”眼神极快的扫了眼街头,给旁边一马夫扔了顶大一块银子,翻身上马扬长而去道:“你这马借我用用。”    顾枫,侍郎府。    昨日见着的最显赫的那间府邸。    叶洵默念着,拽着马绳的手心微微出了汗。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叶洵:是有点儿喜欢。不过也就是一般喜欢。    楚尚璟:我敬你是条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