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1章 相见

    自那日顾枫来过,楚尚璟索性就趁着天子嫁宫妃的吉日大赦天下,把云绣和叶汀给放了。他一个人在大殿里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转,还是决定传叶汀过来。    “皇上,叶汀求见。”外头的小太监通传道。    楚尚璟听了,忙收起了一脸纠结的神色,端坐回他的龙椅,又对着一旁的铜镜遥遥看了一眼,摆好微微蹙眉的姿态,端出一副天子的威仪,才扬声道:“传——”    叶汀虽说在牢里呆了一阵子,楚尚璟也并未亏待他们,现下叶汀刚出了牢房就直接来了大殿,周身竟也不显得邋遢。    他行了礼跪在地上,温声道:“草民叶汀,拜见皇上。”    楚尚璟抬眼睨了叶汀一眼,道:“先起来。朕叫你来,是想问问叶洵的事情。”    叶汀款款起身,不卑不亢道:“陛下若是想问叶洵是不是南家余孽,那恕草民无礼,只能告诉陛下,叶洵是草民的亲妹,绝无异议。”    楚尚璟轻笑:“你倒是聪明,连朕想问何事都知道。”    叶汀道:“舍妹在宫中的遭遇草民已有所耳闻。皇上扮作书生接近舍妹,难道不就是为了探查舍妹的身份吗?”    “你倒是和叶洵如出一辙的性子,”楚尚璟手里捏着一张叶片,笑道:“不过你可比她懂规矩多了。”    叶汀忽的抬头,看向楚尚璟道:“不知陛下何时能放了舍妹?”    “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楚尚璟揉着手里的小叶子,继续道:“朕知道你父亲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叶大侠,你说叶洵是你亲妹,你可有证据?”    叶汀一勾唇,笑道:“舍妹幼时同我打闹,右小臂曾受过伤。留下了一个月牙形状的疤痕,虽说现下已不甚明显,但贵妃娘娘身上必然是没有的。”    楚尚璟的脑海里电光火石的划过南晖的身影,大婚之夜的南晖不曾着外裳,只着小衣,因此当南晖右手持着簪子扎向楚尚璟之时,楚尚璟看清了她露在外头的手臂,确实是金枝玉叶的手臂,光洁如玉,毫无瑕疵。    叶汀睨了眼楚尚璟不置可否的眼神,接着道:“若是陛下不信,草民还可说出舍妹的生辰八字,她若是半途失忆被草民捡回来的,草民怎可知道一个姑娘家的生辰?”言罢顿了顿道:“叶洵十四岁就上了秦山,陛下不妨问问青山帮众,有没有这么一号人物。难不成贵妃娘娘养在深闺之时,还偷跑出来做了土匪?”    “可叶洵,和南贵妃面容如出一辙。”楚尚璟神色晦暗不明道。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只是长得相似罢了。陛下何苦执着于面相,难不成陛下怀疑我叶家与那祸国贼子有何关联?”    “爹娘从小教导舍妹和草民,做过的事儿不能不认,没做过的事儿怎么都不能认。舍妹无缘无故沾染上皇家纠葛,她有口难言,草民这个哥哥绝不能放任她被冤枉。”叶汀面上是一贯的温和,言语间却带了些微火气。    “叶洵她,跟朕讲过她儿时的一些故事,你不妨说来听听,朕一对便知。”楚尚璟的声音有些颤抖,某个念头正叫嚣着呼之欲出。    待到二人对质完,便再无什么疑惑了。    那丫头跟他掏心掏肺讲的故事都是真的,不是什么瞎编出来糊弄人的。    楚尚璟只觉得心里头仿佛被万年陈醋浸泡着,揪心地酸疼。他头一回觉着自己是全天下最蠢最顽固的人,恨不得重回初见之时,对叶洵千娇百宠,而不是百般刁难。    那个小土匪,明明一开始就告诉他认错人了啊。    自己到底为什么不肯信呢?    楚尚璟紧紧攥着手里的小叶子,颤声道:“传朕旨意,带叶洵来此地见朕。”言罢顿了顿,思索片刻又哑声道:“把她给朕看好,要是她跑了,朕拿你们试问!”    朕已经错过她一次了。    这一次,怎么都要抓紧她的手。    ==============    叶洵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大牢里好些日子了。按理说,她住的这地方若是也算牢房的话,其余的犯人们怕是要揭竿而起了。    尽管仍是身处天牢之内,被褥棉絮一应俱全,吃食也都是上乘,地面儿上一尘不染,若非没有窗户,还能称上一句窗明几净。    大牢里的狱卒一个个见着她无比的恭敬,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点头哈腰的,羡煞了身边人。原先为着不吵到她,还特意给叶洵找了个单间儿牢房,还是叶洵觉着闷,才让调了个不那么穷凶极恶的犯人关在了叶洵的隔壁牢房里。    叶洵在牢里的生活过的挺滋润,那骗了人就跑,心虚了就躲的皇帝陛下,也渐渐淡出了她的脑海。只是每当吃牢饭的时候,不论是怎样的玉盘珍馐,只要温热的食物一入口,叶洵就忍不住鼻头一酸。    当然,她自认为自己约莫是鼻子染了病症,或是不小心患上了风寒。    叶洵说不明白心里头是个什么滋味,好像又回到了被关在深宫中的日子,无趣,且无趣。除此之外,心里头好像还多了点别的什么,膈应得人心酸。    她只好靠着和身边的人胡侃来解闷儿,奈何身边那人也是个闷葫芦,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只好靠着叶洵叽叽喳喳,勉力维持着看似和谐的气氛。    就这么将就着,叶洵眼里的缩头乌龟狗皇帝终于忙完了事儿,想起了她这么一号人物,高公公亲自来宣旨,迎贵妃娘娘回宫。    那一溜儿的狱卒躬身排着队,牢房外放着八抬大轿,一大摞儿宫女公公们伺候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上大婚。    只是这位贵妃娘娘,没出牢房就被铐上镣铐,几名侍卫亦步亦趋的跟着她,像是押解什么犯人。    叶洵看着这场面就气不打一处来,一路上都在侍卫面无表情的监视下寻摸着逃出去的法子。奈何那几名侍卫为着项上人头,都敬职敬责的很,闹得叶洵怒发冲冠的,又被送进了清凉殿。    都快年关了,这位不知严寒酷暑的皇帝陛下还住在清凉殿里头。    高公公亲自给她解了镣铐,又恭恭敬敬地送上大刀,道:“圣上口谕,陛下在里头等您。”    叶洵颠了颠手里的刀,右手握着刀柄挽了个花儿,大摇大摆的进了殿门。脚尖微一点地,纵身一跃,便探身至房梁上,索性倒挂金钩在房梁上移动了半晌,窸窸窣窣的声响融进了宫殿的寂静。    她原本是担心楚尚璟半路偷袭她,没想到这一路小心翼翼擦着房梁进了内殿,才发觉楚尚璟正安安稳稳地坐在书案上,像是在摹画。    叶洵悄没声息地悬在楚尚璟头顶上,猴子捞月般欺身而近,刀尖儿正好悬在了楚尚璟的头顶。    楚尚璟抬头,像是丝毫没见着那长刀似的,和那日思夜想的姑娘对视了一眼,闭上了眼睛轻笑道:“何必装腔作势呢,你根本不会杀我。”    他已经渐渐冷静下来,现下看着叶洵还有心思同他打闹,心下松了一口气,索性陪着她没皮没脸。    叶洵忽然觉着有些没趣儿,轻蹬房梁跳了下来,收刀入鞘,探身看了看楚尚璟铺开在桌子上的画卷,这不看还好,一看,叶洵又急了。    那位任你怒发冲冠,我自岿然不动的皇帝陛下手里拿着的不是别的,正是那副被后宫传阅的鬼脸叶洵图。    叶洵“啪”的一声把长刀放在案上,睨着那副画道:“撕了。”    “朕睹物思人。”楚尚璟同叶洵对视着,似笑非笑地按住了画卷。    叶洵一撩衣摆,大刀金马地端坐在楚尚璟对面,气势汹汹道:“我来,是为听你解释。”    楚尚璟抬眼看她,道:“你来,难道不是朕的飞影寸步不离的抓来的吗?”    叶洵一时被噎住,恼怒道:“技不如人,我服,但你派遣那么多侍卫守我,不公平。”    楚尚璟慢条斯理的收起了画卷,道:“朕以为你再也不想见到朕了。”    “我确实不太想见到你。”叶洵凑近了些,眼里满是怒气:“你先是无缘无故抓我,后又乔装改扮骗我,现在怎么的,还想把我关在宫里,不让我走?”    “不算骗你。”楚尚璟笑道:“你本来就是朕的贵妃,是有夫妻之名的。朕化名王景讨了夫人欢心,又有何罪?”    “楚尚璟,你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叶洵眉毛挑得老高,恨不得对眼前这人生啖其肉。    “直呼圣上的名字,你可知该当何罪?”楚尚璟似笑非笑道。    叶洵忽然笑了,以牙还牙道:“你也不会杀我。”言罢她瞧着楚尚璟那毫无波澜的神色,又道:“王景我也叫了,怎的,楚尚璟就不让叫?”    楚尚璟神色忽然凌厉了一瞬,手腕儿使了个巧劲儿,把叶洵的右手微微一扭,就连人带手落到了怀里。    他趁着叶洵还未反应过来,左手往后卷起叶洵的衣袖,那个月牙儿型的疤痕就落入了他眼底。楚尚璟倒抽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手臂却紧紧的笼住了眼前人。    “你干什么——”叶洵用力挣扎,奈何却比不上这人力气大,正琢磨着点他的穴位,就感觉眉心有什么东西温软的碰触着。    那是眼前人的唇。    缠绵,而温情。    叶洵听见他说:“原谅我好吗?”    那天身份被戳穿,少女冷硬的说出的“我不原谅你”还言犹在耳,楚尚璟耿耿于怀着,想求一个原谅。    叶洵说不出心里头是个什么滋味,只觉得自胸腔涌起一阵酥软的烦闷。她懒得去想这是种什么样的情愫,索性趁着楚尚璟分心,双指用力点向楚尚璟的胸口的穴位,把人推出去老远。末了抽出刀,横在了楚尚璟眼前。    “不好。”叶洵吹了吹刚刚点了穴的手指,不容置疑道。    作者有话要说:    亲额头也是亲,恭喜陛下哈哈哈,撒花花~    接下来敬请收看双商被狗吃了的皇帝陛下,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精彩(划掉)二货表演。    明日七夕二更,一更十二点,二更老时间八点半    感谢“放开那个呆毛,让我来”小天使的营养液,比心=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