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2章 盘算

    “你与朕,”楚尚璟看着眼前的长刀,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现在——”    “仇人。”叶洵几乎是没有迟疑就回答了,末了她一字一顿道:“我爱的人叫王景,是个落魄书生。”    “他的盘缠和书都被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净,还得借我的钱。”    “他明年要参加秋试,肯定会夺魁,到时候我就是状元夫人了。不过若是他没考上也没关系,我们说好了,他若是没中,就随我回秦山,当我的压寨相公。”叶洵忽然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鼻子也有点酸。大概是牢里染的那点儿风寒又发作了。    “他和你长得不一样,身份也不一样。”叶洵觉着自己有点说不下去了,喉咙好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脸上也好像沾了水,不知道是不是皇宫漏雨。    皇宫里的屋顶修的真是差啊。叶洵心道。    叶洵抹了一把脸,果然全湿了。然而她还是笑着的。    “我不杀你,不是因为我不想杀你,而是因为我爹说了要是我杀了人就得抄书。”叶洵连着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她随手捡起桌案上的宣纸擦了擦,这次拿纸之前看了一眼,没挑有墨痕的。    楚尚璟往前走了几步,叶洵手一挺,那长刀刀刃又离楚尚璟近了几分。楚尚璟也不肯后退,两人就这样僵持着。缓了好一阵儿,叶洵才拧着眉道:“你最好离我远些,不然我怕有一天我宁愿抄书也要杀了你。”    “各凭本事。”楚尚璟睨了眼她手上的大刀,咬了咬牙道:“你不是说朕派数名侍卫守你不公平么。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朕的贵妃,而是朕的侍卫。朕会带你去校场同飞影的将士们比试,飞影现如今有一位首领,五位副首领,十位暗卫长,你若是都能打赢了,朕就放你出宫。”    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朕想把你留下,想你能重新爱上朕。    不是落魄书生王景,而是大周天子楚尚璟。    不知恨由何生。爱由何起。    “一言为定。”叶洵放下长刀,拿起案上的毛笔,用她那堪比狗爬的字体写了一纸承诺书,又拽着楚尚璟的手压了个印儿,把那承诺书折了好几折,视若珍宝地揣了起来。    “你可以走了吗?”叶洵抬起手臂擦干了脸上的水痕,看着皇上稳如泰山的坐在书案上,忍不住道。    楚尚璟睨了叶洵一眼,勾唇道:“这是朕的寝宫,清凉殿。”    叶洵忽然发觉自己闹了个笑话,这宫里头设施摆件儿都差不离的,她刚刚气蒙了,还以为是在自己宫里。她有些尴尬的转身道:“我走了。”    “未央宫?”楚尚璟盯着她的背影,笑道:“你现在可不是朕的贵妃娘娘了。”    叶洵一跺脚,转身怒道:“我去贴着宫墙边儿睡,可以了。”    “就住未央宫,等你愿意——”楚尚璟欲言又止,末了道:“罢了,你怎么高兴怎么好。”    “放我回秦山当土匪我最高兴。”叶洵故作轻松道。    楚尚璟心里忽然有些堵,意味深长道:“朕以为,你会不愿意走。”    叶洵笑了:“我做梦都想着回秦山,为什么不走?你好不容易有了点人性,让我单挑比武,我要不趁着这机会走了,以后怕是就没机会了。”    楚尚璟收了戏谑的神色,忽然觉着有些疲倦,叹了口气道:“也对,楚尚璟不是王景,你比朕清楚。”言罢楚尚璟起了身,直接离开了未央宫,没有回头,只吩咐道:“明日别忘了来当差。”    叶洵望着楚尚璟的背影,刚刚的笑意瞬间消失了个干净,轻声道:“可你也不肯相信,叶洵不是南晖,不是么?”    =====================    深夜,灯火阑珊处,云绣楼。    “顾大人,自打您娶了亲,可是好久不来我这儿了,怎的,这好容易来了一回,又专程来找我红玉娘子,妙语姑娘怕是要伤心了。”云绣盈盈笑道,重回云绣楼,略施粉黛,唇边一抹朱砂,仍是光彩照人,美艳绝伦。    “现如今我可是成了亲的人,再进青楼找乐子不妥当,这遭是专程来找你的。”顾枫尝了口云绣斟的茶,笑道:“红玉娘子如今的喝茶的口味倒是和从前不同了。我记得你从前爱喝浓茶,这怎的换了这般清雅的味道?”    “坊间都传遍了,说是顾大人宠妻,我原先还不信,举世风流顾鸿影,还能安下心来专情一个夫人不成,这回看来倒是真的。”云绣有意忽视了后半句,笑道。    顾枫听着“顾鸿影”三字,面色忽然僵硬了一瞬,旋即又恢复了笑意:“多少年了,现如今也没什么人提了,难为红玉娘子还记得‘顾鸿影’这个名号。”    “当年顾大人还在南家卧底的时候,那叫一个年少成名,风华无双,顾鸿影这个名号,不知叫多少姑娘小姐的趋之若鹜呢。便是我,当年也是渴慕一睹顾少爷风采的。”云绣恭维道。    顾枫,字鸿影。    按理说都是加冠时取字。奈何南国公非说顾枫是不可多得的天造之才,早早儿的就给这位取了字,意为鸿鹄掠影。    顾枫早年间混迹市井,流连青楼,“顾鸿影”的名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还有“举世风流顾鸿影,京城有女皆断情”的笑言。说是顾枫骑着那高头大马在京城走上一圈,姑娘们心尖尖儿里都只剩这人,皆是断了情,再也不肯爱慕旁人。    这话虽有夸张的成分在,但顾枫确实是不少姑娘们的心上人,再加之此人爱好流连秦楼楚馆,打赏起□□们来毫不含糊。却又只听曲儿不糟践□□们,也得了些雅号。    早年云绣还没当上云绣楼的主子,云绣楼也还不叫这名儿的时候,就是顾枫并着三五纨绔子弟无意间听了云绣弹的曲儿,断定此人必有情伤。漏夜听云绣讲了前尘过往,索性给这姑娘出谋划策一番,顺水推舟教她如何玩弄人心,拉帮结派,最后当上了云绣楼的主子,因此两人向来私交甚好。    南家祸乱之际,云绣为着报恩也带云绣楼帮衬过顾枫,顾枫也替云绣找到了旧情人高六儿,只可惜高六儿听了皇上的劝诫,选择了进宫当差,有情人到底还是没能终成眷属。    顾枫笑道:“我这次来,不是听你吹嘘我这人的。”    云绣睨了他一眼道:“难不成,是专程来听我说声谢的。”言罢云绣起身故作姿态地给顾枫施了一礼,道:“奴家替云绣楼的姑娘们一同多谢顾丞相施以援手,把我们从牢里救出来。”    “这样可行?”云绣一双媚眼多情,盈盈笑道。    “咱俩之间还要这些虚礼?”顾枫示意云绣坐下。    “那你此行是为何?”云绣眼见着顾枫的杯子空了,又给顾枫斟了杯茶。    “你还没告诉我,你这饮茶的口味,怎的忽然就变了?”顾枫对刚刚的闲话念念不忘道。    云绣没有说话,只低垂了眼,浓密的眼睫遮住了眼睛,唇上的红妆勾勒着不动声色的美。    “叶公子我见着了,确实是一表人才,谦谦君子。我若是没猜错,这是他饮茶的口味。”顾枫见云绣不答话,索性率先挑破,意味深长道,“怎的,你这是,要来一出黄昏恋?”    云绣拿团扇轻拍了顾枫一下,嗔怒道:“什么黄昏恋,我只不过比他大七岁。”    “这么说,你是真的有意?”顾枫的眼里多了些探查。    “我一向待他如亲弟,怎么能和他——”云绣欲言又止。    “那你就别什么事儿都拉着他,这遭叶公子还陪你去牢里溜了一圈,连我都看出那小子喜欢你。”顾枫戏谑道,眼里却带上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他没明说,我也不知我直截了当去开口是否合适。”云绣神色有些犹疑。    “我此行,就是专程跟你说说叶汀这事儿。”顾枫见着云绣面上犹豫,又打起了精神,端正神色道:“他爹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叶大侠,虽说我已官拜丞相,又娶了萧尚书的女儿,手里还握着兵权,可我们日后行事,若是能得了叶大侠的帮助,必然是更稳妥的。”    “你不是动了青山帮吗?”云绣打量着顾枫,道:“难不成一个青山帮都换不来叶大侠震怒出山?”    “那老狐狸神出鬼没的,怕是早不在秦山附近了,枉我劳心费力一场。”顾枫瞟了云绣一眼,意有所指道:“恐怕只有儿女才能惊动他老人家。比如叶洵和皇上,你和叶汀——”    “不行。”云绣斩钉截铁道:“此事绝不能拉叶汀下水。”    “哦?”顾枫似笑非笑道:“你挺心疼你这便宜弟弟?”    云绣冷下了神色,道:“顾枫,你在做什么砍头的勾当你我二人心知肚明,我甘愿同你蹚这趟浑水,可叶汀与此事无关,你不该带上他。”    “我就那么一说。”顾枫和颜悦色道。    “再者。”云绣顿了顿,冷静下来道:“叶清大侠浪迹江湖,只为济世,虽说手握江湖势力,却向来不肯轻涉朝堂,更别提此事,且他一贯神出鬼没的,连叶汀也联系不上他。就算叶汀与我如何,叶清大侠也未必会帮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顾枫云淡风轻道:“神出鬼没?天下哪有不忧心儿女的父母。你们这遭下狱我才知道,那叶洵竟是叶大侠的女儿,你说,他若是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仅没听劝告还混入了宫闱之事,他还坐得住吗?”云绣否了他这一提议,他索性换了计划。    “你是说——”云绣迟疑的半晌。    “不错,”顾枫颇为赞许地点点头:“飞影如今只听皇上的,我差遣不动,所以要让叶大侠知道这事儿,还得靠你云绣楼的姑娘们。”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云绣朱唇轻启:“我说了,我不愿拉叶家下水。”    “凭我救了你,凭你有求于我,凭你是我的手下。”顾枫面上含笑,最后几个字却几乎是一字一顿的抛出,无端让人有些压抑。    “你当叶家真的清清白白,与朝堂从无纠葛吗?”顾枫见着云绣不答话,意有所指道:“叶洵和南晖面容如此相似,我可不相信是巧合。”    “不会。”云绣神色有些犹疑道:“叶大侠绝非会轻涉朝堂之人。”    她在顾枫的目光逼视下叹了口气,妥协道:“我会帮你,但,能不能拉到叶大侠是你的事,我也会和叶汀说明我的心思。你以后,切莫打叶汀的主意。”    顾枫好整以暇的点点头,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氛围瞬间淡去,还多了一丝旖旎:“那就多谢红玉娘子了。内子还在家中等候,本官就不陪红玉娘子闲聊了。”    作者有话要说:    顾大人坚持不懈地搞事情啊.....    这章提前一点发了,等会儿八点半的时候会加更一个七夕小番外,因为是临时码的,不会影响剧情的走向,单纯甜甜甜,给看文的小天使们一个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