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4章 病重

    “叶公子,主子叫您过去。”云绣楼旁一处小院儿里,一个姑娘正替云绣传信儿。    叶汀听了,神色才好不容易欣喜了些。他先前一直忧心着叶洵,皇上当日在皇宫里虽然信了叶洵与南家无关,却一直未曾松口放叶洵出宫。    奈何皇宫这种地界儿,也不是他这般普通人能说救就救出来的。好容易这几日收到叶洵的小叶子,只说自己快要出来了,教叶汀别忧心,这话没头没脑的,却又叫叶汀一颗心悬在正中,不上不下的。    除此之外,青山帮也没什么音讯。    自打寻到叶洵,二虎四柱子两人就卷铺盖回了青山帮,倒还算幸运,没让乔装成王景的皇帝陛下给一锅端了关进牢里。    但如今两人已经走了许久,却未曾有信儿传来,叶汀一直忧心着莫不是青山帮出了事儿,叶汀原本身体就不算好,这遭接二连三的忧心,让叶汀已经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先前已有咳血之症,叶汀这几日连着熬了药汤服下,连着身上都沾染了药材的清苦气。    这厢云绣叫他,他才收起了眉间郁色,拿手顺着眉毛刮了刮眉尖儿,觉着眉间传来一丝连着经络的痛楚,才显得有了些精气神儿。他睨了眼快要起锅的药汤,这药得趁热喝,且不能再热的,否则会生出暗毒来。    但若是等,又得让云绣多等他小半个时辰。罢了,回来再煮一锅就是,他摇摇头,跟着那姑娘进了云绣楼。    那煮着药的陶罐在夜色下咕噜咕噜发着声响,溢出缕缕白雾,搅扰了夜色。    叶汀到的时候,云绣拿手微微笼着烛火,正在剪灯芯,瞧见叶汀来了,笑着招呼一声道:“你还挺快,你自己先泡上茶,我一会儿就来。”    叶汀应了,坐在桌旁泡了茶,给二人各斟上一杯道:“云姐姐觉得,我这茶味道可还好。”    “当然是好的。”云绣拿着烛台过来,放在案上,笑道:“你在秦山这些年就制了这么些,想必是用尽了心的。”    “你刚刚给别人吃了这茶?”叶汀眼尖地瞅见了还未收走的杯子。    “怎么的?”云绣戏谑道:“不许?”    “没有,云姐姐多心了。”叶汀敛了神色。    “我叫你来,是跟你说件正经事儿。”云绣自顾自地饮了小半盏茶,决定还是委婉些,道:“洵儿给你写信说陛下肯放她出来了?”    “嗯。想必是没事了。”叶汀答道。    “洵儿这遭忽然把皇上带回来,倒是把我吓着了。”云绣意有所指道。    “她年纪轻,没吃过苦头的,这遭约莫也该懂事了。不过这感情的事情,只要不违背天理伦常,我们叶家的规矩向来是从不干涉,便由着她去。”叶汀笑道。    “你们叶家都是性情中人。”云绣客气道:“叶大侠和岳大侠执剑江湖,伉俪情深多年,倒是一桩美谈。”    “什么美谈呢。”叶汀笑了:“当年我爹穷的叮当响,教唆我娘跟他去闯江湖的时候,我外祖父可不觉着是美谈。”    云绣跟着笑道:“你们叶家一脉相承的至情至性,不知你可有心上人?”    叶汀愣了半晌,有些僵硬地笑道:“云姐姐说笑了。”    云绣强迫自己回忆了一遭几个时辰前顾枫的话,有些难以启齿。她把镂金的护甲握在手中,死死掐住掌心,才狠下心来道:“我有。”    叶汀一时怔住,眼神里却多了一丝微不可察的期待。    云绣能清晰感觉到掌心因为被刺破而传来的温热,她清了清嗓子道:“就是圣上那次在你我二人面前提到的高六儿。”    “高六儿?”叶汀脱口而出。    她眼见着叶汀眼里的光华一点点消失殆尽,留下一片落寞,却又勉力笑出来,依旧温文尔雅道:“从前倒是未曾听姐姐提过。”    云绣有些不忍心,顿了顿温声道:“我与他年少相识,情根深种。奈何命途多舛,他被鸨母赶出了青楼,又被抓进宫做了太监,从此我二人才失去联系。然而这些年,我心意不曾有变。”    叶汀的面上仍是笑着,却明显有些绷不住神色,目光怔愣道:“可高公公,是个太监。”    叶洵那日跟他讲过高公公的故事,叶汀还答应帮叶洵一起找高六儿的爱人,可没想到,竟然就是眼前他的心上人。    其实自打楚尚璟那日开了口,叶汀就已经有所怀疑,只是怀疑归怀疑,叶汀总是抱着一丝期望的。此时听云绣说起,便再无回旋的余地了,叶汀撑着桌角,忽然觉着喉间泛过一丝腥甜。    “对,他是太监。”云绣微闭上了眼睛,似是不愿面对,又倏地睁看眼,异常坚定道:“可那又怎么样呢。”像是在说服叶汀,也是在说服自己。    “为什么?”叶汀仍端着一贯的谦和,而微红的眼眶和被他颤抖的手摔落在地上的茶叶,却叫他内心的痛苦露出了端倪。    “云姐姐,我哪里不如他?”叶汀抱着空空如也的茶叶罐,跪坐在地上,轻声道。    “你没有不如他。”云绣单膝跪下身来,抱住叶汀反复安慰道:“你没有不如他。”    叶汀深呼吸了一阵儿,长舒了一口气,末了又收归了一贯的笑意温和,只是眼角泛起了微末的泪花。    云绣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让他看不清自己的心。    他极其仔细地从地面儿上捡着茶叶,有些被他踩过的,他也一并捡起,因着地上铺着绒布,有些茶叶末儿落进了缝隙里,叶汀扒拉半晌,才好不容易捡起来,云绣在一旁不忍心道:“不必了,我不喝这个也能行的。”    叶汀转过头来,面色泛白,却神情温和道:“这腌臜的东西,我自己喝了就是,怎能脏了云姐姐的口。”    言罢又转过身去,自嘲的笑道:“云姐姐现在跟我说这些,是嫌我碍眼吗?”    “不。”云绣想解释,却又发觉无从说起。    大概有些没有结果的感情,早些说开了,索性断个干净更好。她这样的女人,不该成为旁人的拖累。    叶汀嘴角挂着一抹惨淡的笑意,耐心地捡起茶叶,原本他这人,言笑晏晏惯了,从来没有脾气的,他也根本不会发脾气。    “我知道云姐姐的意思了。”    “多谢云姐姐这么委婉的告诉我这些。”    “我从前不敢说我喜欢云姐姐,现在索性也这样了,那我就说。”    “云绣。”叶汀捡完了茶叶,手里捧着罐子,扶着椅子站起身来,凝视着云绣,眼里是一片难承其重的深情:“我心悦你多年,自打慕少艾的年纪,你,云绣,就是我唯一的心上人。”    叶汀说起“云绣”的时候,声音有些阻塞,似是有些不习惯,他顶着弟弟的名号小心翼翼的爱慕她多年,从前连唤她一声“云绣”都不敢,这回非得要把从前在舌尖咀嚼过无数次的“云绣”二字说个痛快,才能对得起那些年的午夜梦回。    “云绣。你不想让我跟着你,可以,但你不想让我喜欢你,我做不到。”他面上仍是澄澈的微笑。    “虽然我输给了高大哥,但我是输在,我没他出现的早。”    “我会离开的。不过,我会一直喜欢你的,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叶汀觉着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齿间已经觉出了一丝血腥气。    “叶汀,你不必。”云绣眼角划过一滴泪来。    “云绣。”叶汀的身体已经有些颤抖,他捂着胃,神色痛苦,好容易面上强行扯出一个微笑道,言语间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我可以赢过高大哥的。”    “我会向你证明,我比他更爱你。”    言罢他终于支撑不住,跌落在地。    “叶汀,叶汀你怎么了!”云绣慌了,忙教人送叶汀去医馆。    叶汀已做不出表情,可他心里笑了,这是他温和不争二十二年里,唯一一次的强硬。    云绣楼外,顾枫手里拿着一包重阳糕,还留着温热。    “啧。”他听见里头传来的兵荒马乱的动静,又见着有姑娘身着黑衣几个翻身往街那头的医馆去了,轻笑着自言自语一声:“叶汀真是个情种。”    言罢他从藏身之处款款走出,一扫衣摆上了落在隐秘处的轿辇。    “怎么去了这么久。”轿辇内的萧成玉柔声道。    顾枫把手里的重阳糕递过去,温声道:“我记得夫人从前在南府就爱吃这个,特意去买了些,劳夫人久等。”    萧成玉含羞带怯地接过重阳糕,随手捏起一块儿咬了一小口,唇边绽开了笑意,道:“劳夫君记挂。”    顾枫淡笑一声,没有多言,把目光投向了云绣楼。    “妾身刚刚听见那边动静颇大,可是出了什么事?”萧成玉顺着顾枫的目光看过去。    “夫人不必挂心。”顾枫收回目光,引着萧成玉的手握在自己身前,向外头吩咐道:“走。”    身旁的小厮们恭恭敬敬地抬起轿子,路上行人皆是退避以示敬意,拴着玉佩的轿辇在夜色里敲击着纸醉金迷的声响,端的是大周最年轻的丞相大人的派头。    顾枫端坐在车辇内,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月色正好,就快要年关了啊。    正是热闹的时候呢。    作者有话要说:    顾大人继续搞事情QAQ    叶大侠正提刀赶来中    重阳糕有的地方也叫桂花糕,超级好吃哇~酱酱忽然好想吃重阳糕啊0v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