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6章 迷途

    叶洵收了手上的动作,打量着四周,末了道:“我头回来,我哪知道?”    “不对,”楚尚璟收起了刚刚同叶洵闹腾时面上若有若无的笑意,神情凝重道:“这不是去校场的路。”    “谁让你骑在马上不看路。”叶洵不甚在意,“现在好了,堂堂皇帝陛下迷路了。”    他们无意间已经离开了刚刚通向校场的开阔之地,现下身处一片密林之中。校场本就地处偏远,楚尚璟对这里的路也不甚熟悉。只是那马儿是受过训练的,哪怕马夫没有看着,它也能记得去校场的路,这遭,怕是出了什么变故。    楚尚璟捂住叶洵的嘴,凑在耳边轻声道:“听。”    叶洵没再闹腾,只听到耳畔传来的砰响,不知是谁的心跳声。叶洵面上一红,甩了甩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敏锐的作战经历让她在过滤掉这心跳声之后,觉察出了一丝异样。    身下的马儿在哀鸣。    不是赶路的嘶吼也不是疲累的喘息,单纯只是带着恐惧的,低微的马嘶声,混杂在呼啸的风声里,微微颤抖。    叶洵的脸色僵住了,她递给楚尚璟一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从怀里掏出一节骨哨。尖锐的声响划破天际,意料之中的飞影却并没有飞身上前。取而代之的,是十具被抛出的尸首。一枚沾着血的玉佩滚落在地,上头雕刻着鬼魅般的鹰羽。    号称战无不胜的飞影。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十二分的戒备。    叶洵手起刀落斩断了缰绳,在空中打了个旋儿,把空气抽的生响,把缰绳一把捞在手里递给了楚尚璟,小声道:“这里没有别的武器了,你将就一下。”言罢她踟蹰了片刻道:“会使么?若是不会就乱抽。”    “你不怕吗?”楚尚璟握紧手里的缰绳,轻声道。    叶洵满不在乎地摇摇头,手却握紧了刀柄,一双眼睛凝着神,微微屏住了呼吸,极为专注的打量着这处密林晦暗不明的深处。    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颇为渗人地传出,像是特意做了些手脚一般,教人辨不出原声:“我当飞影多厉害呢,原来也不过如此,陛下,您这也太不小心了。”    “是谁?”楚尚璟扬声道。    “问这种问题,不觉得可笑吗?”那诡异的声音幽幽传来:“我又不是傻子,难道你问了我就会说?”    楚尚璟沉默了一瞬,叶洵从马背上一跃而下,高声道:“不管是何人在装神弄鬼,要打架只管上,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土匪行径,楚尚璟暗自腹诽道,没留意自己在这一触即发的局势里嘴角竟然挂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呵。”那人只传来一声冷笑,却仍是不曾露出身形:“我今儿个高兴,索性叫你们二位开开眼。密林里我刚遣人埋了毒气,还没来得及试毒呢,没成想这毒气颇为厉害,叫陛下的马也晕头转向了。陛下真是艺高人胆大,手下都没带。你若是能逃出去,我们再议。”    言罢那人阴惨惨地大笑着离开,密林深处传来了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冬季的密林里雾霭深沉,有些辨不清踪迹,一直到那人离开,都未曾显出踪迹。    叶洵收了长刀,又从楚尚璟那儿拿回缰绳,想了想没扔,还是拴在自己腰上了:“这林子这么大,万一等会儿有什么野兽,也能派上用场。”    楚尚璟点头道:“你不怕这毒气?”    叶洵摇摇头,笑道:“你忘了我就是在各种山林子里混大的。小时候我娘日日给我洗药浴,虽说算不上百毒不侵,但这山林子里的毒物于我而言都是小事。”    “可朕也无事。”楚尚璟顿了顿,轻笑道:“难不成同夫人相处久了,也有了药效护体?”    叶洵白了楚尚璟一眼,从怀里掏出一个药囊,递给了楚尚璟,道:“飞影是一直暗中跟着你的,他们一入毒林当场暴毙,你与那马儿却好好的,多半是我这药囊的功效。”    “你还会医术?”楚尚璟惊道。    叶洵带着点劫后余生的慨然道:“不会,这我哥给我弄的。从前梅雨季节在山林子里防瘴气最好用了,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好些你看着心旷神怡的地儿,多半都带着毒的。”    言罢她打开药囊,递给了楚尚璟:“以防万一,你还是吃一些去,苦是苦了点,但说不定能让你多活一阵子。”    楚尚璟轻笑着接过药囊,睨了叶洵一眼,调侃道:“夫人真贤惠。”    叶洵听了一把夺过药囊,怒道:“不想吃算了。我给马儿吃还不够呢。”    “为何要给朕?”楚尚璟盯着叶洵的脸,目光游移道:“朕若是出了事,你不是就可以离开了。”    “呵。”叶洵冷笑一声:“你若是死了,我就是最大的嫌犯,我已经替南晖娘娘背了弑君的名头了,可不想再来一次。”    “叶洵。”楚尚璟叫住她,神情严肃道:“朕现在知道了,你不是南晖。”    “哦。”叶洵无所谓道:“你之前也是这么说的。”    “不,叶洵,朕再也不会把你当成南晖了。”楚尚璟拽住叶洵的胳膊,低声道。    “那谢谢啊。”叶洵瞟了一眼被楚尚璟握住的小臂,仍是无动于衷。    楚尚璟只好收了话头,开口道:“你觉着,今天袭击我们的,是什么人?”    “我倒不觉着他是刻意袭击我们的,但肯定跟你有仇。”叶洵坦言道。    楚尚璟一脸被噎住的表情,就听叶洵继续道:    “那人说他是试毒,我觉着大概是真的。人家原本想借这密林用用,岂料你家御马给这毒迷得晕头转向的,带咱们来了这儿,那人多半独身一人,飞影的情况我刚看过一二,确实是中毒而亡。那人单枪匹马打不过我们,索性把我们扔在这林子里,叫我们自生自灭。”    言罢不等楚尚璟开口,又伸手点了点楚尚璟道:“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这毒,肯定是准备试好了来害你的。不是所有人都认得皇帝陛下的。”她的言语里带了些意味深长。    楚尚璟沉默了片刻,叶洵有些尴尬地安慰道:“不过你别难过啊。想杀你的人那么多,多这一个不多的。”言罢又将药囊递过去道:“你还吃不吃?”    楚尚璟:“……”    “难道是那个南国公的党羽?”叶洵看着他默默接过药囊,帮着分析道:“会不会是真南晖回来找你报仇了。”    楚尚璟塞在嘴里的药末儿差点噎住,咳嗽了一声道:“此事回去再议,现在先想想怎么走出去。”尽管有这药囊护身,楚尚璟还是觉出胸口有些阻塞,接着道:“此处不宜多待。此处离校场应该还有段距离,不如直接回皇宫。”    叶洵瞅了眼也一样有些气若游丝的马儿,点头道:“我们走进来的时间不长,绕着现在这个点往外找,应该不需多时就能找见了。由那人刚刚的脚步声来看,他应该是去了这个方向。”叶洵指向一个方位。    “你听的这么准么?”楚尚璟道。    “嗯。”叶洵点点头:“小时候最喜欢捉野兔子,没这点儿耳力怎么行。”    “捉来吃吗?”楚尚璟不动声色的咽了口唾沫,觉着腹中有些饥饿。    “我不吃野兔肉。”叶洵没看他,仔细打量着身前几棵大树:“我喜欢养来玩,看他们生小兔子。我再剪掉兔毛和我娘一起做衣裳。”    “皇宫在北方。”她围着几棵大树绕了一圈道:“这树叶依靠日光生长,因此南密北疏,若是不出意外,皇宫在这个方向。”    叶洵指向叶片略微稀疏些的那一面:“没错了,和刚刚那人离去的方向一致。走吗?”她回头看了楚尚璟一眼。    “小叶子都是你亲戚吗。”楚尚璟忍不住道。    “什么?”叶洵一脸茫然。    楚尚璟淡笑道:“走,就按你说的走。”    这处林子虽然荒僻,所幸两人没遇上没什么野兽,然而骑着马跑起来快,人走起来却慢的很。更别提这密林七拐八绕的,虽然方向确认了,路却并不好走。两人皆是有些虚弱,还得牵着比他们更加气若游丝的马儿,走了没多远,就见着天光略暗。    “冬日里天暗的早。”楚尚璟打破了二人的沉默。    “嗯。秦山的冬天也黑的早。不过我们会点篝火,就能亮堂许多了,不但能驱散野兽,还能烤东西吃。”叶洵抬眼看了看天色,跟着道。    “你若是回了秦山,还会想起朕吗?”楚尚璟忽然心血来潮问道。    “会啊。”叶洵丝毫没有犹豫道:“如果不是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抓了,我怎么会离开秦山。”    楚尚璟听了前半句原本心头有些欢喜,这听完后半句,又哑然了,就听叶洵道:“你若是想来秦山,我倒是可以做东道主。”    “朕若是想——”    “不可能的。”    “你知道朕要说什么?”楚尚璟似笑非笑道。    “不就是问我原不原谅你。”叶洵道。    “朕若是想做你的压寨相公,夫人答应吗。”楚尚璟言罢,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叶洵。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叶洵:想杀你的人那么多,多这一个不多的。    楚尚璟:并没有被安慰到。    叶洵:那要怎样?    楚尚璟:亲亲=w=    叶洵:滚。    大家可以猜猜装神弄鬼的那位大哥到底是来干嘛的0v0    顺便求收藏吖~如果觉得还不错的话走过路过给个收藏嘛(试图卖萌.jpg),小天使的鼓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