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7章 入夜

    他本是随口打趣,这厢却忽然对秦山有了些故地重游的期待。    早知道当初去江夏休养生息的时候,就不那么急着把“贵妃娘娘”带回京了,应当去秦山上头玩个两三日。    “压寨相公不行,当我的小弟倒是可以考虑。”叶洵睨了楚尚璟一眼,眨了眨眼笑道。她很享受这种两人之间没有身份地位之差,也没有任何纠葛刁难的相处模式,就像王景带给她的镜花水月一般,搅扰着她一尘不染的心田。    撇去楚尚璟那些惹人生气的行为不谈,单就此人而言,的确是个让人觉着赏心悦目,相处起来颇为舒适的存在。    这天色也是颇为神奇,没暗下来的时候,好几个时辰都一样天光大亮着。可若是显出了一丝要暗下来的端倪,不出半个时辰,微暗的天空就能黑个透,不见一丝光亮。    楚尚璟忽然伸出手,握住了身旁人的手,叶洵的手很小,带着干燥的凉意,掌心带着多年握刀习武的茧子,“这么小的手,还能握住那么长的刀。”楚尚璟调侃道。    叶洵指尖一挠,趁着楚尚璟吃痛,顺势弹了他的麻筋,挑眉道:“我手劲儿大着呢。”    楚尚璟捂着麻痛的胳膊,一时思绪跑偏,想到了些不该想的事情上头,嘴角露出一丝微妙的笑意。    “你神经兮兮地笑什么呢。”叶洵一脸戒备的看着楚尚璟。就听后者正了正神色道:“天色暗了,朕牵着你,怕你丢了。”    叶洵不置可否的盯着楚尚璟看了一会儿,利落的从腰间解下了缰绳,把一端系在了楚尚璟的手腕儿上,另一端缠了几圈握在手里,道:“这样不就行了。”言罢也不等楚尚璟反应,手一拽缰绳,大摇大摆的向前走去。    楚尚璟跟她在身后,目光落在手腕的缰绳上,勾唇一笑。    两人眼看着天色黑透,面上都有些踟蹰,楚尚璟开口道:“生个火。”    “行。”叶洵应声道。    冬夜本就生凉,这树多的林子里潮气也重。叶洵虽说习惯,也到底有些不适,她索性停下来,掰断几枝还算的上干燥的树枝子,并着一些落在地上的大块儿树墩,盘坐在地上开始反复摩挲着。    楚尚璟跟着坐在一边,捡了几只树杈,道:“朕来。”    叶洵睨了楚尚璟一眼,索性撒了手,在一旁抱着胳膊道:“看不出来,你这人,还挺能吃苦的。”    楚尚璟力气大,没一会儿就燃起了火,他脸颊上带着薄汗,回头望向叶洵轻笑一声,没有说话。    叶洵跟着凑近了火堆,道:“坐会儿歇歇。我觉着这边毒气应该是淡了些,我胸口气闷的感觉消减了不少。”    楚尚璟点点头,一边还到处搜罗着落叶,往火堆里扔。    “你真不像皇帝。”叶洵看着楚尚璟生疏却耐心的动作道。    “怎么?”楚尚璟拿手里的小树枝指了指叶洵道:“你就像了?”    “话本儿里的皇帝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鼻子哼哼就一堆人赶着伺候的。”叶洵顺手折断了眼前的树枝,扔进了火堆里。    接着道:“我自小便学习武艺,而你武功同我不相上下,训练侍卫操练飞影都是把好手,现下在这密林里丝毫不见慌乱,还能静下心来生火,实在不像是养尊处优的贵人。”    “不是所有皇帝都能养尊处优地长大。”楚尚璟盯着火堆,眼里倒映着闪烁的火光,显得格外明亮,他伸手刮了刮叶洵的鼻子,笑道:“少看点话本儿。”    “哦。”叶洵应了一声,也捡了好些小叶片往火堆里扔,总觉着鼻尖上微微泛着细痒。    两人相顾无言,只好一起伸出手,放在小火堆上烤着。楚尚璟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手往后挪了些,把温暖的火焰中心腾给了叶洵。    “那天顾侍郎,也是在做戏对吗?”叶洵忽然开口。    楚尚璟知道她是在说侍郎府救人那事,笑道:“是。他和朕联合起来唬你。”    “你同他,关系不错?”叶洵目光游移道。    “怎么这么说?”    “我听说,你把成妃娘娘嫁给他了。”叶洵看向楚尚璟道。    “是。”楚尚璟戏谑的揶揄道:“朕现下后宫空无一人,你要不要考虑——”    “不考虑。”叶洵打断了楚尚璟的话。    楚尚璟神色落寞了一瞬,也不再多言,继续盯着火光发呆,做了好半晌,忽然开口道:“顾枫待朕,的确是两肋插刀,仁至义尽。”    叶洵向他投去疑惑的眼神。    “当年南国公要杀顾枫的爹娘,顾枫在朕的寝宫里跪了三天三夜,求朕不要下旨。”楚尚璟苦笑一声,“可圣旨是南国公写好了拿过来给朕的,顾枫跪了三天三夜,他的人就监视了我们三天三夜,直到最后朕拿起玉玺盖了章,他才拿着圣旨离开。”    “朕那时候还不是皇上,父皇病重,日日昏睡,几乎再无清醒的时候。因此太子监国,南国公摄政辅佐。”    “你知道吗?”楚尚璟声音有些阻滞,“那是朕第一次用玉玺。”    “朕第一次用玉玺,就是下旨斩杀朕最好的兄弟的父母。”    叶洵有些惊讶,她似乎从来没在这个人脸上见到这样的神色。她迟疑片刻道:“那你也陪着他三日滴水未进,粒米未沾?”    楚尚璟哑着声,默认了叶洵的疑惑,“顾枫是朕最好的兄弟。可朕,没能反抗,没能保住他的父母。”    他目光放空道:“朕那时就想,一定要变强,有朝一日,一定要把皇权握在自己手上,这样我才能护着我想保护的人。”    叶洵敏锐地留意到,楚尚璟最后一句话,换成了“我”。    大抵是夜色容易让人对周遭的环境失去防备,总会使人没来由地有一种令人心安的倾诉欲。楚尚璟发觉压在自己心头这么多年的话,竟然轻而易举地说了出来。    叶洵有些温柔的眼神,就这样落在了他眼里。    “顾大人不会怪你的,现在你已经让他做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又让他手握兵权,也算是偿还了。”叶洵安慰道。    “偿还不了的。”楚尚璟轻笑道:“他到如今,还事事为朕谋划。朕现在也越来越看不透,他到底想要什么了。”    “你相信这世界上真的会有同顾枫一般无欲无求的人吗。”楚尚璟忽然道。    叶洵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拽着楚尚璟的手凑的离火光近了些。她刚刚察觉楚尚璟为了给她腾出更多暖和的地儿,身子都快要离开火堆了。    楚尚璟见叶洵没有答话,也陷入了沉思,今日的遭遇太过于离奇,让他在脱缰的痛快里又总觉着有一根若有若无的细针撩拨着他的心口,好像遗忘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事一般。    叶洵正放空地烤着火,忽然听见一声急促的喘息声,她抬眼看去,就见刚刚还有气无力的马忽然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开始在地面上用蹄子用力的刨土,惹得一阵尘埃飞扬。    她看向那马凶狠发红的目光,忙抓住楚尚璟的领子往上一跃,楚尚璟反应极快,借力飞身至身旁的大树上。那马就撒开蹄子奔袭而来,飓风混着带起的尘土扑灭了火堆。一瞬间天色归于黑暗,叶洵只能靠声音判断那疯马和楚尚璟的位置。    那疯马撕心裂肺地咆哮着,叶洵刚抽出刀,就听见一声脆响,像是鞭子抽打在皮革上的声响。叶洵这才想起,刚刚为着烤火,她把缰绳解开放在了地上,而另一端还系在楚尚璟的手腕上。    她闭上眼睛,感受着微妙的风声,又根据鞭子发出的声响,靠着耳力辨识着那疯马的位置。她找准时机,凭着脑中的意识推想揽着树枝俯身而下,手里的长刀在夜色中划出一道不动神色的痕迹,她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和那疯马石破天惊的嘶吼。    那疯马失了一只马蹄,身形不稳,那厢楚尚璟瞅准时机,顺势一鞭子甩过去,缠住了马后蹄,那疯马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发出沉重的声响。叶洵卡着角度飞身上前,干净利落地拿刀抵住了那疯马的咽喉。那马眼里仍泛着红光,仿佛已经全然失去了神智。    “为什么不杀了它。”楚尚璟从树上一跃而下。    叶洵见着那马已无起身的力气,收回了抵在疯马颈侧的长刀,沾满鲜血的暗铁隐于深黑的夜色之中,她于心不忍道:“我爹不许我杀生。”    楚尚璟使了个巧劲儿从叶洵手里接过刀,眼疾手快地将那疯马一刀毙命,哀鸣的声响戛然而止,夜色瞬间恢复的宁静,“与其让它承受痛苦,不如杀了它给个痛快。有的仁慈,也可不必有。”    叶洵看着楚尚璟脸上溅上滚烫的热血,在他苍白的脸色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她没来由的觉着有些不安,又把目光投向那了无生气的疯马,转了话头道:“这马为何无缘无故的发疯,难道是这毒气有问题?”    等了半晌,也没听见楚尚璟回答,叶洵转过头去,一双暗红的眸子就撞进了她的眼里。    叶洵来没来得及出声,就感觉脖颈被人用力掐住,抓心挠肝的窒息感席卷而来。她一抬眼,就对上了楚尚璟的目光,目眦尽裂,神智全失,俨然与刚刚的疯马如出一辙。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小事,周末的更新时间改为晚上八点半,以后就都是八点半更新啦=w=    虽然作者超级超级理解小天使们追更不易准备养肥的心情,还是希望小天使们可以多多留评呀,感谢支持,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