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8章 余生

    “楚——”叶洵从喉咙里勉力挤出一个音节,窒息带来的晕眩使人眼前一片模糊。然而脖颈上的力道越来越重,犹如万钧。    “璟——”她的声音喑哑,“尚”字被吞了进去,已然发不出声。浑身的血流仿佛涌到一处,闷得胸腔生疼。她伸出手去腰侧摸长刀,却发觉刀鞘是空的。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刚刚楚尚璟拿过刀去杀了那疯马。    叶洵最后一丝希望也散尽了,却忽然仿佛一阵天旋地转,跌落在地。    楚尚璟松手了。    她捂着被掐的青紫的脖颈,用力呛咳着,仿佛五脏六腑都连带着快被咳嗽出来,不多时眼里就沾上了泪花。她抬眼看见身前的男人腿上是一道颤抖的狭长的伤口,暗红的鲜血汩汩涌出,不多时就将整条腿染的血红。    楚尚璟拿刀自残重伤,强烈的疼痛才让他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线清明,抢在再次失去神智前松开了叶洵。    “快,把朕绑起来。”楚尚璟颤抖着手把缰绳丢向叶洵,又反手拿刀割在了自己手臂上,闷哼一声。叶洵眼里不住地涌着泪,不知是生理性的反应还是心头一阵的酸涩所致。    她接过被血浸透的缰绳用力将楚尚璟绑在树上,楚尚璟身子抽搐着,用尽全力控制着自己不反抗。叶洵刚一绑好,就听楚尚璟厉声道:“离朕远点。”    叶洵往后推了一步,看见顺着双臂被绑在树上的楚尚璟手里仍然紧握着她的长刀,鲜血顺着刀刃淌下,在夜色里显出一分凄厉的诡谲。他左手用尽全力捶打着身后的树,一时间落叶纷飞,沾着鲜血飘落了满地。    “楚尚璟,你别这样,你冷静一点——”叶洵的言语因着嗓子的沙哑显得有些支离破碎,声音里却带上了浓重的哭腔。    “滚开。”楚尚璟咆哮道,又举起刀在腿上划了一道伤口。    “好好好。”叶洵颤抖着身子,往后微微退了几步。    这个男人,宁愿自己血肉模糊,也不肯伤害她。    然而即使这样,楚尚璟眼里的红光仍是越来越深重,逐渐失去了焦点。    叶洵忙从刚刚的药囊里不分青红皂白地抓了一大把药就往楚尚璟嘴里喂去。失去神智的楚尚璟已然无法吞咽,而是用力合上牙关,生硬地咬在了叶洵的手上。    叶洵倒抽一口凉气,却没有抽回手,仍然用力的把手里的药材往楚尚璟喉咙中送。楚尚璟眉头紧锁,牙关却丝毫不曾松口。刚刚还被他握在掌心里的手没多久就烙上了鲜红的牙印。叶洵的左手死死的抠住树皮,勉力忍着痛楚,连左手的指甲崩掉都全然未绝。    两人僵持了许久,楚尚璟终于缓缓闭上了眼,松开了牙关。顺着喉结的滚动咽下了药材。叶洵抽出手,探了探楚尚璟冷汗涔涔的脸,发觉他的脸凉津津的,像是没有了生气。    叶洵眼眶里大颗大颗地往外淌着泪,她顾不了那么多,随手拿袖子抹了把脸,嗅到了空气中压抑的血腥气。她无意识地觉着要给楚尚璟烤烤火,让他温暖一点。飞快地拿小树枝摩擦着树墩,越着急却越点不着火。许久才微微冒出一缕青烟。    叶洵死死咬着嘴唇,全然未绝手被树枝磨得千疮百孔,鲜血直流。    “哐当”一声,她恍然听见了长刀落地的声音,忙回头看去,却发觉自己的眼睛被一片水光模糊着,怎么也看不真切,她一边用力擦着眼睛,一边语无伦次地喃喃道:“怎么看不见呢,怎么会看不见呢,我怎么看不清啊——”    奈何拭泪的速度赶不上落泪的速度,她一边绝望地擦着眼睛,一边死死掐住自己的手,勉力忍着不落泪。    然而眼泪这种下意识的东西,却怎么也控制不住。    “洵儿。”那人清淡而虚弱的声音忽然自耳畔传来,“别哭。”    叶洵凭着声音踉跄过去,一把拽住了楚尚璟的衣衫:“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了啊。”    “朕没事了。”他的眼里已然红光褪尽,恢复了清明,轻笑道:“早知道,来之前就问问你那药浴的配方了。”    叶洵不停的急促喘息着,终于冷静下来,擦干了眼眶里的洪流,死盯着男人苍白的嘴唇和沾满鲜血的脸,颤声道:“回去我就告诉你,回去咱们天天泡药浴。”    “鸳鸯浴么?”那人还有心思调侃。    叶洵没工夫陪他耍嘴皮子,忙绕到树后给楚尚璟解开了缰绳,手却抖地快要解不开自己打的绳结。    出息呢。叶洵心道。    她小时候被父亲逼着练功,双手端一盆水十个时辰,手都丝毫不抖,现如今连绳索也解不开了。    “疼不疼?”楚尚璟失了力气靠坐在树上,眼睛却盯着叶洵的手。    “我们,”叶洵看了看楚尚璟满身的鲜血,勉力冷静下来道:“我们现在就走,若是在这里过夜,野兽先不谈,我怕你——”    “不会死。”楚尚璟不容置疑道。    “还能走吗?”叶洵道。    楚尚璟微微颔首。    叶洵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俯下身来把楚尚璟的胳膊绕过自己的脖颈搭在了肩上。便感觉到手臂上划过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凉意,她勉强探头看了一眼,发觉是楚尚璟小臂上流出的血。    她觉着腹中一阵翻江倒海,有些脱力的晕眩,只好强迫自己不去看,冷声道:“你拿好刀,我搀你出去。”    “算了,你弄不动朕的。”楚尚璟看着身旁咬着牙的少女,道:“你把朕扔这儿,朕给你写封圣旨,没有玉玺,但朝臣们都认得朕的字,朕不会让他们治你的罪。”    叶洵横了楚尚璟一眼,没有说话,紧紧抓着楚尚璟,蹒跚着在暗夜里缓慢移动。许是刚刚的崩溃成就了她惊人的毅力,也不知过了多久,居然真的叫她走出了这林子,她难以置信地长舒一口气,忙拍拍身边人的脸道:“我们出去了。”    然而身旁人低垂着头,毫无声息。    叶洵不敢去探他的鼻息,一咬牙俯身将人背在了身上,一路疾驰,天色已晚,许多人家都已熄了灯,叶洵背着楚尚璟打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随意选了一个方向就飞身前去。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也大概是天不绝人路。这条路恰好通向京城的民居处。    叶洵看见一个小医馆关着门,门缝里透出淡淡的光。她忙放下楚尚璟,拼命砸门,然而那门却纹丝不动。就在她快要再度绝望之时,门喑哑一声开了。从里头走出一个白发老人来。    “是你?”叶洵惊讶道。    此人便是当初暗中将她引到云绣的庭院里的那位端衡老人,只是这遭换了身体面的衣裳,又洗净了头发胡须,显得不那么邋遢,倒是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端衡老人看了她一眼,翻了个白眼道:“快把这小子弄进来,再晚些就没命了。”    叶洵忙架着楚尚璟进屋,刚把人放到榻上,就被端衡老人给赶了出去:    “你在这儿会心疼这小子,老夫施展不开。放心,你明早来着,老夫一定还你一个生龙活虎的大周天子。”    “您知道?”叶洵惊道。    端衡老人颇为嫌弃道:“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呢?老夫虽说年纪不小,眼睛可还清亮着。”言罢便推推搡搡地将叶洵赶出了医馆。    叶洵在医馆外头坐了下来,就听见端衡老人愤愤道:“你若是再不走,我可就不救这小子了。”    叶洵忙起身,心不甘情不愿地在附近溜达了半晌,却发觉附近的客栈都关门了,她只好几个飞身,落到了一家客栈的屋顶上,将就着躺下了。    冬夜里的屋顶格外的寒冷,她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未曾想只微微躺了一瞬,她就坠入了梦乡。    许是累了一日有些脱力,也许是端衡老人给她一种没来由的信任感,她这一觉睡得颇为安稳,竟然还做了个梦。    梦里楚尚璟变成了大腹便便的黄知府,闹着要随她上山当压寨相公,把叶洵吓了个激灵,一瞬间惊醒了,就见着晨光熹微,不知道是什么雀儿咿咿呀呀叫唤着睡梦中的人,俨然已是第二日了。    她纵身一跃,急不可耐地飞身至小医馆前头,却又不敢上前开门了。    小心翼翼地在门口听了听发觉没有什么声响,梦里的楚尚璟和黄知府来来回回在她脑子里打转,她一拍脑袋,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鼓起勇气推开了门。    她迫不及待的望过去,恰好对上了楚尚璟柔和的目光。这目光太过于恬淡,不知怎么的忽然让她想起了一个人,那人的面貌她那时太小,依然记不真切,然而那双温和沉静的眼睛却教她记了很多年。    她小时候被寄养在云绣那儿,云姐姐总嘲笑她不像个女孩子,做的料理都不好吃。她有一回七夕烧了一锅巧果儿,被一群姐姐们打趣,一气之下和云绣打了个赌,出门摆了个摊儿卖她的成果,堵一定会有人能欣赏她的。    后来她逢着一个看起来好欺负的小哥哥,那小哥哥的朋友颇为烦人,还叫她小弟弟。后来那朋友走了,只剩下小哥哥一个人。叶洵瞧着他看起来像是不争不抢的性格,就流氓了一回把巧果儿强卖给了他,后头有些于心不忍,觉着自己欺负了个傻子,还送了他一条五色绳保平安。    这么多年了,叶洵早就不记得那人是何面貌,先前端着帝王气派霸道凌厉的楚尚璟也从未让他觉着眼熟,这遭安安静静卧在榻上,低垂着目光的楚尚璟竟然总让觉着与那记忆里的小哥哥颇为相似。    她明知道两人不会有什么关联,还是忍不住问道:“楚尚璟,你以前,有吃过巧果儿吗?”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作者超级开心=w=    三次元发生了一些出乎意料的喜事0v0    所以作者来攒人品啦,给今天留评且收藏了本文的小天使们发红包啦^_^    感谢支持,鞠躬~    希望小天使们多多收藏留评,你们的鼓励是我最大的动力呀=w=    应该不会出现没人评论的尴尬情况...默默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