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8章 如烟

    经过这一遭的洗牌,大周的官员布局变化巨大,不少经历了两次逼宫的老臣纷纷卸任,再也不肯受这般担心受怕。年轻的官员不得不被赶鸭子上架,一股新鲜的血液正在喷薄着注入大周的朝堂。    陈赟获楚尚璟力赞,力排众议官拜丞相,同另外几个肱骨之臣一同构成军机处,负责在特殊时期尽快的招贤纳士,恢复朝堂的稳定。    顾枫判即刻处斩,皇上仁慈,并未株连九族,相反,更是厚葬了之前平反过的顾氏夫妇。萧成玉一品夫人的称号也并未褫夺,仍允许其居住旧府,养育顾枫独子顾辉。    而处斩前日,顾枫的牢房里却是格外的热闹。    “你来了?”顾枫淡淡一笑,他鬓发凌乱,却不显得邋遢。因着狱中清减,下颌显得格外瘦削,面儿上也是素白,可神情却还是一贯的倨傲,他指指桌子上各色霎是好看的饭食,笑道:“你是第三个了。”    “是成玉和叶洵?”楚尚璟道。    “别叫那么亲热,那是我夫人。”顾枫冲楚尚璟挤挤眼揶揄道。    “她们同你说什么了?”楚尚璟道。    顾枫睨了眼楚尚璟手里提着的食盒,走过去接过食盒放在了案上。自顾自地坐在草垫儿上,一层一层地打开食盒,扫了楞在那儿的楚尚璟一眼,自然道:“不过来吃点吗?就当是送我一程。”    楚尚璟走了过去,没有出声。    “叶洵问了我些和南晖的旧事。成玉让我安心,说她不会改嫁,会替我好好照顾辉儿。”顾枫一边说着,一边给楚尚璟满上酒,道:“果然还是你懂我,连酒都带了。”    楚尚璟坐在他对面的草席上,端起了酒杯。顾枫这间牢房设置虽然简朴,可在牢房里头,已经是最好了。    “为什么?”楚尚璟喝了口酒,直勾勾地盯着顾枫的双眼道。    “为什么要假惺惺的当你兄弟,还是为什么即是背叛了你,还要上战场为你至死效力?”顾枫言罢夹了一筷子菜到嘴里,便慢条斯理地咀嚼着,便睁着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着楚尚璟。    “全部。”楚尚璟不理会顾枫言语里似有若无的挑衅,只道。    “第一个问题。”顾枫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冲楚尚璟比了个“一”,“从你下旨杀我爹娘的时候,我就再没拿你当过兄弟。”    楚尚璟刚要开口便被打断了。    “——第二个问题。”顾枫接着道:“我不是为你上战场,是为了咱们中原子民能少受些苦。我是个天天想着谋权篡位把你取而代之的权臣,但我从不是个放任百姓惨死在番邦马蹄下的奸臣。”    楚尚璟眼里似有眸光闪动,顾枫嗤笑一声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恨你恨得莫名其妙,那我再告诉你,我的好兄弟,你可听过一句话‘朋友之妻不可妻’?”    顾枫见着楚尚璟面色一变,未等到他开口便自顾自道:“你恨之入骨的南晖她不是别人,是我顾枫这辈子唯一的爱人。”    “什么?!”尽管刚进门时顾枫就提到了他同叶洵聊到了南晖,但楚尚璟并未思量过多,只当是顾枫对南晖的死给叶洵一个交代,没成想中间还有这般秘辛:“你——,你为何不与朕说?”    楚尚璟眉头紧蹙,他恍惚间想起南国公要把南晖嫁给他的时候,他那时已同顾枫通了气,知晓了南国公狼子野心,因此当南国公提出迎娶南晖的时候,也就顺水推舟的下了旨,可现在想来,那时候他宣旨的时候,顾枫似乎确实是提出过异议的。    只是——,他叹了口气,只是他没料到,那竟然是顾枫的意中人。    “与你说?”顾枫冷笑一声道:“我若是告诉你,南国公的亲生女儿和我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你还会信任我吗,我又如何能一步一步借着你的信任扳倒南国公,在朝堂上建立我顾氏的大局。”    “顾兄,你这么些年,心思太重了。”楚尚璟忍不住道。    “我心思重,你就不重了?”顾枫淡淡一笑,将面前的酒杯端起一饮而尽:“咱们身处这样的地方,身后是双亲的血海深仇,身前是不知深浅的崎岖道路,若是心思不重,焉能活到现在?”    “可朕,从未疑心过你,也从未想过算计你。”楚尚璟道。    “呵。”顾枫轻笑道:“我爹一生扶持你,为南国公所嫉恨,最终我爹娘因你而死,而我为你扳倒南国公,在你因为那丫头茶饭不思的时候替你打理好朝政,我们顾家从未做过任何对不住你的事,反倒为你鞍前马后一辈子,你当然应该信任我。可我,又凭什么对你好呢?”顾枫温和地轻笑一声,似是自嘲道:“我本该平稳安逸的人生,都是因为你才毁灭的。”他的话说的不客气,可声音却是淡然,不辨喜怒。    “朕待你不薄,官拜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对顾伯父、顾伯母也是尽了死后哀荣。”    “好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顾枫忍不住抚掌大笑,他笑得太过用力,忍不住咳嗽了起来,眼角甚至咳出了水光。    他用囚服衣袖擦了擦眼角泪,“咳咳——,你也知道,到底是一人之下。你别忘了,我可是南国公的义子,有其父必其子。他不想一辈子屈居人下,我当然也不想。他老人家对我耳濡目染这么些年,他想做的事,我当然也想做。他想当那个山巅的人,我当然也想,尊贵的皇帝陛下,您问问这天下成千上万的子民,试问有谁不想吗?”    “疯癫。”楚尚璟开口,眼里却眸光微微闪动。    “我是疯癫。”顾枫冷笑一声道:“难不成你为了那丫头差点死在密林里就不疯癫?后来又为她亲自披甲上阵就不疯癫?堂堂九五之尊后宫无后膝下无子就不疯癫?我爹娘付出性命维护的皇子就是这般识他的国家子民为儿戏,楚尚璟,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坐在这个皇位上!”    “顾兄。”楚尚璟目光怔怔地看着顾枫,开口道:“你可知你陈兵京城,朕心里作何感想?”    “我当然知道,不就是被背叛的感受吗?”顾枫又自顾自地斟酒,还拿着自己的酒杯同楚尚璟碰了杯:“当年你下旨杀我父母的时候,我不也是这般感受吗?”    “顾兄,当时你在殿中跪了三天,朕就陪你在殿中绝食了三天,南国公的心腹太监寸步不离,非得亲眼见着朕印下玉玺,你当时已接近昏厥,若是朕不下旨,咱们两人都得活活饿死在殿中。”楚尚璟道。    “你可知那太监如何了?”顾枫没接楚尚璟的话茬,转了话头道。    “朕已经查清,南国公斩首后,那太监被你从宫里接了出去,现在是你的心腹,李客。”楚尚璟淡声道。    “呵。查的挺细。”顾枫似是赞许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接他回来第一件事便是用熔铸的铁水毁了他的脸,日日折磨他羞辱他,以泄心头之愤?”    “顾枫。”楚尚璟的脑海里闪过李客总是带着狰狞面具的脸庞,往往会让人忽视了他身量羸弱。他似是有些听不下去,接着道:“那么你知不知道,李客曾经就是你顾家的下人?”    “什么?”顾枫泰山崩前喜怒不形于色的表情终于出现裂痕。    “否则你以为,他为何被你这般欺辱,还肯在你身边勤勤恳恳地做事。”楚尚璟道。    顾枫死盯着楚尚璟,几次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在你三四岁大的时候,府里有个姓李的管家你可还记得?”    “闭嘴!”顾枫仿佛已能料到接下来楚尚璟的话。    “李管家在顾府伺候多年,一朝被大夫诊出患了会传染人的病,为着不连累你们,便连夜带着妻儿离开了顾府。李管家的妻儿救治的早,总还是侥幸捡回一命,可李管家人老了,不久便撒手人寰。”    “他死前握着李客的手,说这些年来顾家待李家不薄,叫他这辈子若有机会务必好好待你。可天不遂人愿,孤儿寡母活不下去,李客年纪轻,面相又干净,便入了宫做太监。”    “朕不知道南国公当初为何会让李客去逼朕拟旨,可你只知他当初逼迫我们,却不知他也是为人所迫。并因此尽管受尽你的折磨,也要誓死追随你,为了让你信任他,不惜在你面前自吞致幻上瘾的药物。”    “朕查出了这些去找他对质,他只求朕务必不要将这些告知于你,担忧你本性善良,为此愧疚。”    “可顾枫,朕偏要告诉你!你这辈子只知道别人欠了你的,只知道你自己的苦衷,可你肯去看看别人的苦衷!”楚尚璟气极下摔了酒杯,砸在顾枫的颧骨上,落下一个青印。    “你若是还知道愧疚,在问斩前好好想想被你辜负的人!”楚尚璟脖颈上青筋爆出,极力克制着胸中的怒火。    “呵。”顾枫嘴角衔着一丝微末的笑意,伸手扶了扶青紫的面颊,无所谓道:“我顾枫这辈子就是个孤影人,辜负的人太多,我算不清了。”末了他忽然抬眼看向楚尚璟,形色懒散地站起身来拱了拱手,带了几分不正经地行了一礼,道:“哦是了,听说皇上下旨护我妻儿周全,忘了道谢了。”    “明日,你便安心去。”楚尚璟背过身去,以至于顾枫无法得见他泛着红的双眼,似是准备离开。    “等等。”顾枫忽然开口道:“叶汀他,他会不会来看我?”    “叶汀拜你所赐,身体抱恙,纵使有心也无力,再者,想必他也并不想见你。”楚尚璟道。    “他知道了?”顾枫神色微动,目光中竟是难得的显出了恐惧中夹杂着担忧的神色。    “他很聪明。”楚尚璟顿了顿,微偏头向顾枫道:“这点,你应当比我清楚。”    顾枫忽然走近了几步到楚尚璟身后,将束发的木簪拔下来,放到了他手里:“替我转交给叶汀,再……”    他顿了顿,似是极为艰难:“——再替我说一声,对不住。若有来世……”    “罢了。”他苦笑一声,摆了摆手,坐回了草垫上:“……没有来世。”    楚尚璟用力捏了捏手中的木簪,一扫衣袖便走出的牢房,外头阳光晴好,刺得的眼睛灼痛。    他就这样仰着头,目不斜视地走回了清凉殿。    “把这个给叶汀送过去,再告诉他,顾枫欠他一句对不住。”楚尚璟似是极为疲倦,他揉了揉眉心,将手中木簪交给了高六,便让小太监伺候着自己宽衣歇息,眼见着明黄的床帐被一点点放下,彻底隔绝了外面的视野。    ——满眼皆是明黄。    十几岁的少年顾枫,也曾和十几岁的小皇帝楚尚璟一起偷偷地躺在这张龙床上。    他刚刚经历了父皇的离世,南国公像是一座五指山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前朝老臣皆是不敢出声,唯有顾大人肯为他进言,劝诫南国公还政于他。    小顾枫躺在他身侧,捏着他的手,对他说:“我顾家此生愿为楚氏效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后又悄悄凑在他耳边轻声道:“楚弟弟,我会一直辅佐你的。”    楚尚璟伸手摸了摸身边空荡荡的床,轻笑一声。    顾枫说的一点没错。    有其父必有其子。    那时的顾枫是顾大人的儿子,后来的顾枫,是南国公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