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0章 番外一:浮生

    叶洵怀着老三的时候,大周的太子,楚尚璟的嫡长子楚筠十岁。    叶汀这舅舅在楚筠刚过了八岁就把人抱走了,陪着他五湖四海地见识未来会交到他手上的江山。    当然对于这点,也有楚尚璟的授意。    ——没办法,身为大周的未来的天子,行万里路无疑对他未来的执政有利。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没日没夜拉着娘亲要学武功的小娃娃碍着了楚尚璟每日里琢磨的那点事儿。    久而久之,在第三十三次想和叶洵温存片刻被这小子打断的时候,楚筠终于被他亲爹打包扔给了云游江湖的叶汀。    这两年过去,叶汀每每年节才带着楚筠回来,这又有好些日子没见,别说叶洵,连楚尚璟都有些想念,特意设了私宴等着叶汀和楚筠回来过年。    这年的除夕,外头风雪皆是沾落在叶汀肩头,他推开门,带来一阵寒气,怀里睡得正香的楚筠身上却是一丝一毫的风雪也无。    他抖落抖落扒在身上的楚筠,小太子一脸镇定地睁开眼睛,从叶汀身上下来,目不斜视地走向他爹娘,有模有样的请安行礼,这动作一气呵成,若不是叶洵和楚尚璟都瞧见他刚睡的香的模样,倒还真有那么个正儿八经的太子的样子。    叶汀也跟着过来行礼:“草民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叶洵拉着他坐,倒是有一家子其乐融融地模样。楚尚璟摸了摸被娘亲冷落,撇着嘴的楚筠脑袋,替他解下身上的披风,又给他夹了几筷子菜。    楚筠端端正正地行礼道:“儿臣谢父皇。”只是带着点尚未完全褪去地奶音,显得有些违和的喜感。    “行了,不必装腔作势了。”叶洵瞧他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    楚筠立刻撒开了欢儿吃起来,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太子身份。    楚尚璟忍不住轻轻一笑,又有意无意地看了叶洵一眼,摆了摆头。一家人都没大没小的。他一面想着,一面嘴角溢出笑来。    旁边小小的楚箫轻轻扯了扯楚筠的衣角,用那一口软软糯糯地声音道:“哥哥,我的礼物呢?”    楚筠每回回来都会给这个妹妹带点儿宫里头没有的小玩意儿,并用此手段收获了乖巧可人的小妹妹芳心一枚。只是他瞅了瞅叶洵微隆的小腹,暗自琢磨着,下回得带两份礼物了。    “筠儿乖的很。”叶汀似笑非笑地看了楚筠一眼,对叶洵说。    “他随他娘亲的性子,怎么可能乖。”楚尚璟笑道,也不看楚筠。这一双兄妹,哥哥随了叶洵的性子,妹妹倒是随他些,肚子里那个还是个未知数。    “爹娘身体可好?”叶洵问叶汀道。    “回来之前见过一面,皆是精神矍铄的模样。”叶汀答道。自叶清大侠带着夫人离开京城后,只偶尔来京看看善堂,叶洵便会带着孩子出宫同他们见上一面,相处些时日。这倔了一辈子的薛将军,把螭虎头交还给楚尚璟后,到底还是不肯再踏入皇宫一步。    一行人用过膳,楚筠便闹着让叶汀带他放鞭炮去了。楚箫到底是年纪小,看了会儿烟花就去睡了。叶洵身怀六甲也只依偎在楚尚璟身侧,看着漫天烟火,余光扫着同楚筠闹腾得正开心的叶汀。    那年初见,他便是要去看烟花,后来烟花没看成,倒是遇上了叶洵。    万家灯火,年复一年,所谓情长,便是在这平淡流水岁月里,携手把生活过成一首醉倒人心的诗。    焰火映照下的岳缨看着刚刚祭拜完的薛琼,他冲岳缨摆了摆手,只回头看了眼案上摆的整整齐齐的瓜果蜡烛,便锁好门离开了。    那案上只放着两个牌位,没有尊号,也没有称呼,只有两个干巴巴的名字。    楚修。    南慎。    一个大周的开国皇帝,一个权倾朝野的南国公。他们的传说还在民间被添油加醋地传播,可他们的名字,却渐渐在浓墨重彩的故事里了无踪迹,被人遗忘。    薛琼和岳缨年纪都大了,只看了会儿烟火,守着到了子时便去睡了。    人世浮沉如梦一场,到头来,谁记得谁来过?    不在了的人早登极乐,再不管这尘世众生皆苦。    留下的人,依然在每日从朝露到晚霞的周而复始中,咂摸着这浮生一点甜。    倒是说不清道不尽,何为真正的大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