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章 玉里佳人

    等楚锦瑶回院子,跟着楚锦瑶一起出去的桔梗才拍了拍胸脯,说道:“姑娘,今天可吓死我了!还好您最后写了出来,要不然,我们就颜面扫地了!”    楚锦瑶点头“嗯”了一声,桔梗又后怕又激动,叫嚷道:“还有您写的那句诗,好像是路遥知马力,真是太妙了!既能证明实力,又能狠狠打她们的脸!”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楚锦瑶当着众人的面写下这句话,既能给自己解围,洗清自己不会写字的污水,还能暗暗表明自己坦诚的内心,反手讽刺楚锦妙等人一把。    桔梗欣喜地问:“姑娘,您是怎么想起来写这句诗的?”    楚锦瑶悠悠叹气:“不是我想的啊。今日实在是太险了。”    楚锦妙等人猜测的没错,楚锦瑶,确实不会写字,至少不会用毛笔写字。    毕竟她是在贫农家长大的,哪个农家舍得供女孩子读书写字?楚锦瑶识得大部分的字,已经是村里极其难得的了。    苏家虽然贫穷,但是当年楚锦瑶和楚锦妙出生的时候,赵氏借宿苏家,给了他们一盒子金簪做报酬。且不说金簪的工艺值多少钱,就光靠那几两金子,管够苏家衣食无忧好一段时间了。但是苏母生性吝啬,尤其对苏慧和楚锦瑶格外吝啬,能省则省,衣服都要大的穿旧了给小的穿。但是对于唯一的儿子苏盛,苏父苏母倒很舍得花钱,甚至咬了咬牙,送苏盛去乡里的私塾上课,指望着供一个秀才出来。    楚锦瑶可不觉得苏盛那个草包能考个功名回来,苏盛被家里宠坏了,从小无法无天,就知道指挥两个姐姐,每日花着大价钱去私塾读书,回来后连书本都不翻一下。反倒是楚锦瑶,她和苏盛只差了一岁,借着苏盛的光,倒认识了好些字。然而楚锦瑶虽然能大概认住常用的字,但下笔却一点都不会。显然苏家也不会给她提供机会练习写字。楚锦瑶还是小的时候避开家人,在沙子上练过几次,但是在沙子上写,哪能和在纸上写一样?    而且长兴侯府用的都是上好的兔毫笔,笔尖都是软的,没有几年的手腕功夫,怎么能学会运笔。    楚锦瑶能写出“路遥知马力”这五个字,还多亏了秦沂。秦沂实在没耐心看楚锦瑶做针线,而闺中的时光实在太无聊了,他只能将楚锦瑶赶到书房,教她写字。这五个字,就是秦沂为了以防万一,交给楚锦瑶防身的。谁能想到,还真用到了呢。    桔梗抱来针线篓,问:“姑娘,今儿你还要做针线吗?”    “不了,嬷嬷今日讲了许多,我要去书房温习。”楚锦瑶站起身,往东边的两件书房走去。她还特意给丫鬟们留下话:“我要在书房温书,你们不要进来打搅我。”    “是。”    等关了门,楚锦瑶立刻乖觉起来,软软地喊:“齐泽齐泽,你在吗?”    秦沂轻轻“哼”了一声:“你原来不是很不耐烦练字吗,怎么现在转变态度了?”    楚锦瑶面对秦沂是脸皮特别厚,她说:“我这不是来感谢你了吗!要不是你以前常常督促我,我今儿就要出大丑了!但是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我只会写这五个字,以后迟早要露馅啊!到时候如果被四姑娘抓住破绽……”楚锦瑶光想想都觉得浑身打战。她说道:“我不要!我今儿狠狠嘲讽了楚锦妙,日后若被她发现我其实不会写字,她肯定能三倍、四倍还回来!我不要这样,齐泽,齐泽……”    说到最后,楚锦瑶语调拉长,已然带了你不答应我就不依的撒娇架势。    秦沂叹气,撒娇真的是女人的天赋技能,楚锦瑶天生就知道怎么磨他。秦沂没办法了,只好无奈地说:“行了,我不会不管你的。去把墨研好。”    楚锦瑶清脆地“哎”了一声,欢欢喜喜地跑过去研墨了。她刚把纸铺好,突然听到山茶在外面唤她,楚锦瑶只好先放下手头的事,出去一看究竟。    楚锦瑶一边和桔梗等人说话一边往里面走:“这几天天气热了,把这几件夹袄衣服洗干净后就收起来,对了,皮毛衣服容易受潮,千万要晒干了再收!”    “是。”桔梗几人抱着衣服出去了,丁香跟在楚锦瑶身后,楚锦瑶穿过玲琅满目的博古架,说:“我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了,你先出去忙其他事情。我在书房里看书,不要让其他小丫鬟进来吵我。”    丁香“哎”了一声,就听话地转身出去了。楚锦瑶拉开纱橱,毫无防备地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男子站在她的书桌前。    楚锦瑶被吓得后退一步,后背猛地撞在纱橱上,那一瞬间腿都软了。    楚锦瑶微张开口,好久都发不出声来。丁香没有走远,听到声音,连忙跑过来问:“姑娘,你怎么了?”    东梢间被楚锦瑶安排做了书房,既然是书房,就要和外面隔断,不然乱糟糟的成什么样子。现在楚锦瑶的手扶在自己亲自下令安装的碧纱橱上,透过隔扇上的轻纱,能看到外面来来往往的婢女影子。丁香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楚锦瑶紧张地靠在隔扇上,拿不准要不要推门放人进来。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闲庭信步般站在书桌前翻看字帖,听到丁香的声音,他没有丝毫紧迫,反而抬起头,眼里含着调侃的笑,好整以暇地看着楚锦瑶。    似乎他也想看看,楚锦瑶到底打算怎么做。    楚锦瑶深吸一口气,目光不由自主往下移,去看对方的影子。看到楚锦瑶的动作,对方挑了挑眉,一声低沉的轻笑溢出胸腔。    没有影子,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的屋子里,还格外嚣张。楚锦瑶本来以为自己撞了鬼,后来看这位大爷的姿态实在太高傲,高傲到让她觉得熟悉。楚锦瑶慢慢定了魂,压低了声音,试探地问:“齐泽?”    对方仅是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翻看楚锦瑶放在桌子上的字帖。这时候,门外的丁香看久久没有动静,心里有些慌了,又一次喊:“姑娘?”    听她的口气,马上就要推门进来了。    楚锦瑶连忙冲外面喊:“我没事,刚刚不小心撞倒了笔架,现在已经好了。”    “姑娘,真的没事吗?”丁香还是半信半疑,“用不用我进来帮您收拾?”    “不用不用……”    就在这种当口,秦沂却说:“你这些字帖选的不好……”    “别说话!”楚锦瑶连忙回过头怒瞪秦沂,她眼珠微转,朝外示意了一下,低声对秦沂说,“我忙着呢,你别捣乱!”    哟,天底下还有人敢嫌他捣乱?秦沂莫名笑着摇了摇头,之后却果真没有再出声。    等楚锦瑶好容易把丁香打发走了,她暗暗松了口气,都来不及喝口茶润润口,就连忙跑过去看秦沂。    “你变成人啦?”楚锦瑶看着秦沂,眼中闪着晶亮的光。楚锦瑶的眼睛长得极好看,从眼角到眼尾的线条优美,睫毛纤细卷翘,看着毛绒绒的,而眼尾却又微微上挑,勾出一抹妩媚来。她的眼珠又圆又黑,清澈的仿佛浸在水中的宝珠,盈盈泛着水光。    窗格里的阳光照到她脸上,柔和的出奇,楚锦瑶又这样专注地看着他,那一瞬间,秦沂觉得日月都无法与她的眼睛争辉。    秦沂破天荒地有些失神,他低低应了一句“嗯”。过了一会,他反应出不对,转过头去瞪楚锦瑶:“都说了我本来就是人,还敢这样说?”    楚锦瑶低声喃昵:“你方才明明都承认了……”秦沂的眼神扫过来,楚锦瑶迫于威胁改了口:“好嘛,刚刚是我说错了。”    秦沂这才满意地点了下头,他作为一个男子,却脖颈线长,下颌精致,这样一个随意的动作都被他做的极为好看,带着与生俱来的倨傲。    楚锦瑶看了一会,意外觉得有些羞赧,不自然地避开了眼睛。原来他们同样是朝夕共处,楚锦瑶面对秦沂却坦然极了,因为那时的他没有身形,只有声音,虽然是男子音色,但在楚锦瑶心里,秦沂并没有明确的性别之分。但是现在,这样一个修长俊美、棱角凌厉的男子站在她面前,楚锦瑶再也没法把秦沂当知心蜜友,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秦沂等了半响,发现楚锦瑶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秦沂暗自皱了皱眉,问:“怎么了?”    “没什么。”楚锦瑶慢慢摇头。过了一会,又补充道:“我没有疏远你,我只是……一时有些不习惯。等我看习惯了就好了。”    “好大的口气。”竟然敢对太子说看习惯了就好,秦沂笑着瞥了楚锦瑶一眼,然后他低了头,继续去翻看字帖。这次可算翻到一本满意的,秦沂快速地翻了一半,头都不回地对楚锦瑶招手:“过来。”    楚锦瑶挪过去,低头和秦沂一起看字帖:“你让我临这张吗?”    “对。你是初学,要临筋骨硬朗、笔画规整的字,先前那些飘逸的行书风格不适合你。”说着秦沂就从笔架上取了笔,他低头瞥了楚锦瑶一眼,“看你这点眼力价,研墨啊。”    楚锦瑶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半挽起袖子,露出一截皓腕给秦沂研墨。秦沂沾了墨,手腕悬空,在纸上笔走龙蛇,一行规整又端方的小楷跃然于纸上。这几个字美观秀气,干净整齐,比起字帖里的摹本也不差什么了。楚锦瑶看了半响,叹道:“好看。”    楚锦瑶看过长兴侯的字,也在老夫人那里看过大哥的字,那兴许是大少爷写得最好的一次,历来是楚老夫人的骄傲,每次来了人都要拿出来看。但是楚锦瑶如今见了秦沂的,顿时觉得大少爷只得其形不得其骨,真正写得好的,是秦沂这样。    楚锦瑶就有些感慨:“你怎么什么都会呢?”明明才刚成精不久,精怪学起人的东西都这样吓人吗?    “从小练的多了,就会了。”秦沂不甚在意地回答。    “我们家几个哥哥,从七岁起练字,每日也练的极勤,怎么不见他们写得好?”楚锦瑶对秦沂的话不大信,她小心地拍了拍秦沂的胳膊,凑过去低声道,“我看你学什么都快,你是不是有什么独门秘籍啊?你偷偷告诉我,我不会传出去的!”    秦沂胸腔里传来低低的笑意,他整个胸腔都在震动,笑声听起来低沉又勾人,显然是真的被逗乐了。他不得不停了笔,等手稳了,才能继续下笔写字:“楚锦瑶,你实在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