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82嬴熺玟番外10:聘礼,不是给你的

    282嬴熺玟番外10:聘礼,不是给你的    舒妤家比较偏僻,嬴熺玟十分佩服小姑娘记得清楚,还能七绕八绕的带着他们转。看她的眼神更是带上了一份怜惜。母后说的对,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他虽也是被母后带到村子里体验过一把“生活”的人。    然京城的村子与这里头的村子,又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虽然有秦旑筠的命令规定谁都不能帮助嬴熺玟,要让他自力更生。可嬴熺玟是皇子,众人也是不敢真的就将他置之不理,放任他的。    是以嬴熺玟认为自己体验的,不过是中下人的生活罢了,而舒妤家的境地,才是真正母后口中所说的贫困。    在嬴熺玟看到舒妤家空空荡荡的陈列之后,脸顿时黑了起来。房子破也便罢了,好歹也是能住人的,可是连桌子都没有一张,如何生活?    舒妤咬了咬唇,有些不好意思。她忘记早已把桌椅也给卖出去了。他是贵家的公子哥,想来定是精贵的养起来的,猛然带着他来到这里,怕是不能接受。    “对不住,秦公子。我这里头太……可以不留你们了吗?改天我再与您道谢。”舒妤低下了头,她先前从未觉着自己家苦就是低人一等的,大家伙儿不都是这般生存吗?直到遇见了嬴熺玟,她才发现,原来差距是这样的。她们好似真的就低人一等。    小姑娘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真真切切的表达在了自己的脸上。嬴熺玟岂会遗漏。    “跟我回去。”    外头闹哄哄的,将嬴熺玟的这话掩盖在了吵闹里。    舒妤一下子没有听清,“嗯?秦公子方才说了什么?”    嬴熺玟立马改口,“舒姑娘家好似不能住人了?”    然又是一阵吵闹声,嬴熺玟眼中的冷意一下子涌了上来。哪个该死的东西在吵他?    舒妤只到嬴熺玟的肩膀,不抬头便瞧不见他的神情。她认真的辨认了一下,自言自语的道,“这声音,仿佛是从沉毅哥哥家传来的。”    陆沉毅?嬴熺玟在集市上看到过舒妤很多回,只要是他能到西浔的集市,他都会躲在暗处看小姑娘的一举一动。陆沉毅他自然是知晓的。    该死的青梅竹马,嬴熺玟现在恨不得杀上陆家,将他们逐出京畿。    “秦公子可否等我一下?”舒妤不知陆家发生了什么,想过去瞧一瞧。    心里头念着陆家,舒妤也未等嬴熺玟同意,先行离去了。嬴熺玟的脸更是黑了,用眼刀剐了白安一眼,这才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白安可委屈了,可他就是个被主子欺负的命,不敢反抗,只得乖乖受着。    “殿下,等会子咱们回去,要不小的把舒姑娘家周围的情况给您调查一下?”白安小心翼翼的说着,时不时偷偷抬眼看看他们家殿下是个什么表情。    嬴熺玟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白安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要他说,还不是他家殿下太有把握了些。喜欢个姑娘也就罢了,还搞暗相思。他心里隐隐觉着王爷是不是一开始并不打算要人家小姑娘的?否则以王爷的性子,又怎么会不调查舒姑娘呢?连自己潜在的敌人都不知道?    陆家热闹的很,来来往往的很多人,都在清点着箱子,舒妤有些个好奇。这箱子看起来红红的,像是聘礼。可舒家并没有人要成亲啊?她不过才出去一日,莫非就错漏了这么多的消息?    “慢点儿,慢点儿!”领头的管事毫不客气的拍打着搬箱子的小厮的脑袋。“我都说了慢点儿,这里头都是精贵的东西,砸坏了你赔得起吗?”    那管事训着小厮,小厮只能点头哈腰的受着,随后又去搬箱子。    舒妤觉着这管事有些眼熟,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这是陆夫人的弟弟。她听陆沉毅说过,他们家要去西浔镇上开店铺了,是以陆夫人叫了她娘家弟弟来相帮。    舒妤一下子没看懂,猜想着这里头的应该是折扇。    “你瞧什么?”    舒妤确认了下,陆家好的很,没出什么事,正准备放心的离开,一道尖锐带有蔑视的声音便朝舒妤袭来。    是陆香香。只见她双手叉腰,嘲讽的看着舒妤。    舒妤知她不喜欢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并不在意。她要快点回家,万不能怠慢了秦公子。    “舒妤,你知道这里头的是什么吗?”陆香香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还未等舒妤回答,她便直接告诉了舒妤,“这是聘礼。”    舒妤这才仔细瞧了瞧那箱子,的确是聘礼,上头有喜字。    “恭喜你了,香香。”    陆香香这么向自己炫耀,大抵是陆夫人给她找了门好亲事。好歹大家也是一道长大的,舒妤并不吝啬祝福。    陆香香嗤笑了一下,“这是我哥哥的聘礼。”生怕舒妤不明白似得,添了一句,“不是给你的。”    舒妤扯了个笑容,淡淡的道,“那恭喜沉毅哥了。”    说罢,再也不停留在陆家半会儿,脚步加快,匆匆的离开了。    她的心情并没有什么不好,然说不难过也是假的。毕竟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与陆沉毅定了亲,往后是要嫁给陆沉毅做新娘的。    舒妤想着,若是她娘在这里,她指不定会哭上一顿或是大胆的去找陆沉毅质问为何他要背弃他们之间的定亲约定。但她现在却是什么都没有,只能在心底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要坚强些。    她毫无仰仗,也带给不了陆沉毅什么帮助,被舍弃也是自然的。若她是陆沉毅的家人,定然也不会要他娶这么个女子的。    舒妤抬头望了望天,晚霞在西边红彤彤的一块,可她的心里却是灰蒙蒙的。    嬴熺玟在她快要回来的时候便回到了舒家。他是习武之人,两人间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全到了他的耳里。    嬴熺玟冷笑了一下,这陆家可真是做得出来。    他想着,若是小姑娘敢有一点点的伤心,他就……他叹了口气,他也拿她没办法。在看到舒妤红红的眼眶时,嬴熺玟哪里有怒意,唯有心疼。    “阿妤,你家中缺了好些东西,今晚去我那里。我去睡客栈。”随即不由分说的抓着舒妤的手腕将她带走了。    白安在后头捂住了脸,王爷,牵手啊!您抓手腕作甚?把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