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小厨房

    某位听说太后责难,就第一时间匆匆赶来的帝王,在门口听到他的爱妃的一番言论,不禁失笑。    平时不是不爱搭理他么,用他的名头时倒是挺溜的。    太后的小胖手指着元宝姝,“皇儿如果没有你教唆,怎么会做出这等混账之事!”    此言刚闭,便听见皇帝朗声道:“儿臣混账,特来向母后告罪。”    跪在地上的元宝姝,刚才还气定神闲地想着中午吃些什么,却在听到皇帝渐行渐近的脚步声时,后颈一紧。    来的早不如巧,她说的话不知被听到没有?    一瞧见自己的宝贝儿子来了,太后是如何看都顺眼,可听到他的话怒火蹭的一下又涨了一丈。    “皇帝你不要为这个妖女求情,哀家是怕你被她连累,淑妃都同哀家说了。”    淑妃手里的帕子差点掉在地上,她回望太后,想着这老太太不地道啊。    刚才还夸她举报有功,现在看皇帝来了,怕影响他们母子感情,全都推到自己身上来,真是老奸巨猾。    淑妃连看都不敢看皇帝,虽然她们陛下今年不过二十,可素来沉稳老成,不怒自威,对她们这些后宫妃嫔们更是冷若冰霜。    “元美人三次落水,皇后身为后宫之主没有管理好后宫,理应受罚,所以皇后是朕罚的,与元美人无关。”    “元美人是朕心之所系,若是她出事,朕定会万分痛心,所以水是朕自己愿意跳的,与她无关。”    “至于朕日日去重华宫,子嗣宗祠也是国家头等大事不是么?”    皇上每说一句话,元宝姝的脑袋便往下耷拉一点,敢情他全都听到了。别人只以为皇帝在维护她,只有她自己清楚,这小子坏透了,故意拿刚才她的话揶揄她。    言毕,皇上还站在元宝姝身边,侧头看她,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挑了挑眉。    太后轻咳一声,忽然手搭上自己的额头,虚弱道:“哀家头疼,哀家得歇歇,这件事以后再说。”    元宝姝觉得她儿媳妇儿的演技不大好,分明被人搀扶走的时候,步伐还很稳健。    “起来。”皇上前要拉她的胳膊,像拎小鸡一样将她提了起来,隔着衣料下面的胳膊纤细,瘦的好像一掰就折了。    看来得多给她吃点东西补一补。    淑妃也起身,说她突然想到自己宫中还有事,要赶紧回去处理。    但是刚走到门口,就被皇上身边的崔公公给拦了下来。    “朕听说淑妃和皇后素来感情很好,如今皇后一个人在凤栖宫应该很无趣,今日你便去陪她。”    淑妃的脸变得很是精彩,忙跪下求饶,说自己不是针对元美人,一定是中间有什么误会,但是皇上却瞧也不瞧她,拉着元宝姝大步走了出去。    大手温热带着微微的汗意,将她的手完全包裹在其中,她动了动手指尖,却被握地更紧了些。    元宝姝想着,若是自己前世多活几年,说不准还能看看他小时候的样子,一定很可爱,不像现在霸道又任性。    一出寿康宫的门,元宝姝便别扭地甩开了皇上,完全无视某人阴沉的脸。    “臣妾也想起来宫中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行告退了。”元宝姝说着就想溜之大吉。    谁知却被皇上一把拽住后领,他有些气急败坏,在她耳边咬牙切齿道:“你这丫头还真是忘恩负义,朕刚才救了你,你还要躲着朕多久?”    元宝姝盯着自己的手腕,咧了一下嘴角:“疼……”    握着她手腕的手赶紧松开,元宝姝趁机提着裙子便拔腿开溜,完全不顾后面某人臭到极点的脸。    “皇上,咱还追么?”崔公公笑眯眯看向皇帝,他生得细皮嫩肉,笑起来像是年画娃娃般喜庆。    墨黑色的眸子横扫一眼他,崔公公从里面竟看出来小媳妇一样的哀怨。    “追个屁,朕后宫那么多女人,她以为朕只喜欢她一个么?多得是女人想陪朕!”小皇帝现在很是怨愤。    崔公公笑意更甚,手中的拂尘往前一指,只见一个娇弱的女子正从寿康宫中走了出来,正是苏良人。他看了皇上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行你上啊。    皇上额头的青筋隐隐跳动,沉声道:“书中自有颜如玉,朕读书去!”    崔公公觉得他们皇上哪里都好,年纪轻轻就能将朝中那些老狐狸收拾的服服帖帖,登基一年时便收复被北狄夺去的十座城池,这样的雄韬武略怕是连乾元帝都比不上,更不用说他那窝囊老爹了,简直不像是他生的。    可皇上唯一的不好,便是这别扭的性子,就像现在肯定心中恨不得立刻去找元美人,嘴上非要死撑着不去。    不过此时正往重华宫走的元宝姝,心中想的事情便简单许多,她不过是在纠结中午是吃稻香米还是糖包,她是想两个都吃的,可又怕撑坏自己。    有了前世的经验,她现在吃东西都很是节制,她是很想去死,可是不想被撑死,那感觉实在难受的紧。    夜深人静,元宝姝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总觉得今日自己是得罪了小皇孙,他好歹也帮了自己,她就直接跑掉委实有些不地道。    所以她打定主意,明日去哄哄他,她娘以前说小孩子最好哄了,你给他吃块糖就不记仇了。    元宝姝觉得很有道理,若是谁得罪了自己,拿着杏仁酪来求她原谅,她肯定二话不说原谅人家。    “杏仁酪……”元宝姝舔舔嘴唇,突然很想吃。    头顶上传来一声轻笑,元宝姝还以为自己幻听了,但是突然有一只大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大晚上还想着吃杏仁酪,不怕坏牙?”声音低沉温柔,可不就是她的皇孙。    元宝姝一骨碌坐了起来,见在黑暗中皇上坐在她的床边,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真是防不胜防。    她还在想着要用什么理由将他给赶出去,就见他大手拽着自己,她直接落入对方怀中,脑袋刚好搭在他结实的肩膀上。    别说,还挺舒服的。    元宝姝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朕知道是朕逼着你入的宫,你心中不爽快,便日日想着去寻死。”手指穿过她的发丝,有一搭没一搭地抚着她的后背。    元宝姝用自己残留的清醒听着他讲话,这件事她是知道一些的。据说皇上一个多月前出宫微服私访,正好瞧见元家姐妹上街参加乞巧灯会,小皇帝一眼就瞧上元宝姝,回去就将她召进了宫中。    可惜元宝姝是个胆子比苏良人还小的,刚入宫就迷路走到冷宫,瞧见一个妃子吊死在里面,当即吓得丢了魂,晕了一天一夜,再醒来自己就已经住进去了。    “臣妾没有。”元宝姝现在困得只想倒下睡觉,可是对方好像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皇上还幽幽叹了口气,说着只要她不去寻死,想要怎样都答应。    “想要杏仁酪……”元宝姝已经进入梦乡,双手扒拉着皇上的肩膀,蹭了蹭他肩颈上的细皮嫩肉,梦中俨然出现一盘白嫩光滑的杏仁酪。    此时坐在床边的皇上脸红的异常,感觉到贝齿正咬着他,嘴里还念念有词,他凑近了些想要听清。    “好吃,真好吃……”    脖子上有微热湿意,他无奈一笑,对她光洁的额头蜻蜓点水亲了一下。    这丫头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乖乖的在他身边。    元宝姝不知道小皇帝是什么时候走的,她醒的时候身边还是温热的。    要说今天应该是她重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只因为她起来转了一圈,发现重华宫西南角不少内造府的人来来往往,一问才知道是皇上吩咐给重华宫开了小厨房,等她去瞧的时候灶已经砌了起来。    水饺还说皇上下令,以后小厨房的食材都走御膳房,也就是说御膳房有的,她都能吃到。    整个皇宫中,只有太后的寿康宫有这样的待遇,皇后的凤栖宫才只有一个茶室而已。    “依奴婢说,再没有人比皇上对主子上心了,主子快别躲着皇上让他心寒了。”水饺还苦口婆心地为皇上抱不平,也不知道她们家主子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别的妃嫔巴不得皇上来,她偏偏想法子将他赶走。    元宝姝也知道自己的皇孙是个顶好的孩子,孝顺还听话。    每每想到这里,元宝姝就觉得自己更加对不起他,皇孙现在一定将她当做她的嫡孙女,说起来自己还拆散了一对有情人,毕竟皇孙在乞巧灯会上一见钟情的人是她嫡孙女不是?    若是有机会将元宝姝本来的魂魄找回来就好了,那她就将身子还给嫡孙女。    阿娘在家中常常教导她,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于是知恩图报的元宝姝便想着要给小皇孙做点好吃的送去,也算是感谢他费心为自己安排。    等到小厨房建好,已然是午后,内造府的进度真是快的惊人,元宝姝赶紧叫水饺去御膳房拿了不少食材回来。    对于元宝姝亲自下厨的事情,惊动了重华宫一众人,苏良人惊讶之余便赶紧钻进自己屋中,据丽妃说她找了一堆食谱研究了一整天。    而丽妃本人就淡定许多,她瞧着元宝姝熟练地挥舞着菜刀,刀起刀落已经将一条肥大的桂鱼去鳞剖腹,剩下的鱼肉部分切成薄薄的鱼片,晶莹剔透,肉质均匀。    “你这是做什么呢?”丽妃看着元宝姝正在用鸡蛋液包裹鱼片,忽然觉得有些饿了。    “姜汁鱼片。”元宝姝抬头冲她笑。    丽妃入宫也有两年,她从未见过像元宝姝这样喜欢傻笑的。没错,就是傻笑,弯起眼睛连眼白都看不见,浑身傻气。    这样的傻人要想在后宫好好活下去,也就只能劳累旁人多护着些,这样想着丽妃觉得自己身上好像又多了个无形的担子。    “你不是元家的嫡女么,家中还需要你进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