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 书房

    元宝姝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她解释,自己因为喜欢吃东西,从而引起了对做饭产生极大的兴趣?其实是小时候她爹日日跟她说,以后她是要进宫做皇后的。她那时以为后宫都是豺狼虎豹,担心以后会吃不饱,于是非常努力地学习厨艺。    久而久之,她的厨艺就连她家厨子都望尘莫及。    “我娘说,这是天分,有人打娘胎里就会做饭。”元宝姝胡言乱语道。    丽妃不以为意,早就习惯元宝姝有事没事便说几句胡话。    鱼片准备好下锅,元宝姝又煲了一小锅火腿鲜笋汤,这样鱼做好的时候正好汤也可以出锅了。    丽妃趁元宝姝出去找食盒的时候,偷偷掀开盖子瞧了一眼,本想说这丫头要是搞砸了,她就拦住不让送出去,免得丢整个重华宫的人。    谁知刚刚掀开盖子,瞬间鲜香扑鼻,火腿经熬制散发的淡淡肉香夹杂着鲜笋的清香,汤汁还泛着浓浓的白色。    丽妃轻咽口水,听到元宝姝的脚步声,赶紧将盖子重新盖上。    元宝姝拎着食盒走了进来,美滋滋地将锅里的汤盛出来,丽妃怕自己再看下去一宫主位的架子就端不住了,于是扭身出了小厨房    刚转身就听见元宝姝在后面叫住她:“丽妃姐姐,我给你留了半锅汤,回头你若是饿了让下人热一热,刚才看你早上都没吃多少。”    丽妃想客气客气,却觉得按照元宝姝的性子,自己和她客气她肯定也听不出来,于是爽快地应了。她心中有些感动,入宫这么久大家都是表面姐妹,很少会被人这样惦记。    其实元宝姝不过是天生爱操心,尤其现在重生后总觉得这些人都是她的小辈,需要她多照顾一些。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心疼那锅汤,万万不能浪费了。    元宝姝现在更操心的是她家皇孙,一大早就去上早朝,在那冷冰冰的座位坐了一晌午肯定饿坏了。    水饺要帮她抱着食盒,元宝姝脑袋摇地像拨浪鼓。    “你前几日不是还摔了两跤?”    水饺以为她家主子是体恤她带伤,心疼她,思量着应该夸她家主子几句,却听元宝姝又补了一句。    “可别给我弄撒了。”    “……”    主仆二人来到御书房外,元宝姝知道皇帝一般下了朝就来这里处理政务,不过她还是第一次来。    还未进去就见崔公公急促地出了屋子,赶紧将门给关上,手中端着碎掉的茶杯。    元宝姝从崔公公满是冷汗的脸上瞧出来“大事不妙”四个大字,她这人怂的很,刚打算拔腿开溜就被崔公公喊住。    “元美人留步,留步呀!”崔公公赶紧将手中的托盘交给小太监,快步追了过来,“您是来找皇上的?”    “我说来遛弯儿的你信么?”    崔公公“哎呦”了一声,对元宝姝大吐苦水,说皇上现在很生气,再不劝劝怕是要气坏了身子,总之希望元美人能打头阵。    元宝姝犹豫地看了一眼手中的食盒,抬眼问:“皇上吃过午膳没?”    “自下朝后就一直在御书房,还没传膳。”    不吃饭可不行。    她推开御书房的门时听见她家皇孙在屏风后面很暴躁地吼了一嗓子,具体吼的什么她也没太听清楚。    元宝姝觉得自己现在若是突然进去有些不妥,要是被他当面吼出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学着御膳房公公高扬的调子大声道:“皇儿上传膳!”    她把儿化音学的很像,乍一听还真像那么回事。    皇帝现在正在气头上,早朝镇国公带着半数大臣一起求他把皇后放出来,说好听是求,难听点简直是逼着他做决定。    所以他想也不想就想将这没眼力见的下人给赶出去。    “给朕滚出……”    等等。    这个声音如此熟悉?    皇帝疾步走出屏风外,却见元宝姝拎着食盒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手中还端着一副新的茶具。    “崔德福那个混账,竟然让你做这种事情,快进来。”    元宝姝任由他将自己手中的东西全都接了过去,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她东瞧瞧西看看。    御书房比她家的书房大了些,不过书不多,全都是一本本小册子,堆满了各种架子。    书案上还放着一本打开的册子,皇上见她看了一眼,匆忙合上丢在一边。    她懂的,爹爹以前说奏折不能轻易看的,里面全是皇帝才能知道的秘密。    “崔公公说皇上下了早朝就什么都没吃,这可不行,回头饿坏了你皇爷爷会怪我的。”元宝姝说着就将食盒里的菜全都端了出来,把书案上那些小册子摞在一起放在旁边。    吃饭的时候可不能看见糟心的东西。    本来还怒火中烧的皇帝,早在看到她站在屏风外笑着看自己时,就已经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坐下,先吃饭。”元宝姝踮起脚尖,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    她又要去拿筷子,却被小皇帝揽过细腰,顺势坐在他腿上,胳膊撞上他结实的胸膛,惊地她赶紧挎住他的脖子。    “爱妃难得如此主动,可是突然想到朕的好了?”皇帝说着用鼻子蹭了蹭她的脖子。    元宝姝一巴掌将他乱闹的脸推开,皇孙可真粘人,也没看他这样腻歪太后啊。    被拍了一巴掌的小皇帝也不恼,将她搂得更紧了些。    “你吃不吃了?”    “吃你。”    元宝姝小脸涨得通红,学着每次她犯错时阿娘训斥她的样子,一把拽住皇帝的耳垂,凶道:“皇上一点也不懂事,不说臣妾给你费心做了这些菜,光是你闹脾气不肯吃饭,岂不是让太后娘娘也为你担心?”    皇上抱着她的手一顿,笑容简直要咧到耳后根,原来这些都是他爱妃亲手做的,哪里还顾得上和朝中那些老顽固生气?    “朕方才早朝的时候拍扶手拍得太多,现在有些疼,不如你喂我?”    元宝姝看了一眼正稳稳搂着她腰身的手,默默点了点头。    行,她喂。    元宝姝夹了一块汤汁粘稠的鱼片,在嘴边吹了吹,在小皇帝期待的目光中,丢进了自己的口中。    “嗯,真香,火候刚刚好。”    接着她又喝了口汤,再吃了口鱼片,完全不顾旁边热切的目光。    “给朕给朕。”皇上等不及,觉得她是不打算把筷子给自己了,便动手抢了过来,也夹了一块。    吃惯了御膳房做的那些中规中矩的膳食,突然换了口味很是新鲜,更何况是真的美味。他一言不发地吃了半天,却见元宝姝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那眼神关切欣慰,还露出了老母亲一样的笑容。    小皇帝有些不爽快,便掐了一下她腰间的细肉,在她耳边沉声道:“以后不许这样看着朕。”    元宝姝吃痛,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又惹到这个坏小子。    “这样看你是因为欢喜,觉得皇上吃东西的样子养眼得很,皇上一看便是生养的好,臣妾还未见过比皇上俊朗的男子呢。”元宝姝说着还捏了捏他的脸。    其实她见过的男子不多,小时候被关在家中,父亲很少允许她单独出门。所以她经常接触到的男子只有三位哥哥,偶有父亲的宾客上门造访,她都是要回避的。    或许是她这一番话让皇上心情大好,元宝姝挪动了一下身子,他便放了她自由,很听话地专心吃起饭来。    “刚才皇上为何生气?”元宝姝坐在一旁的小方凳上,歪着脑袋看他。    皇上跟她讲了在朝上那些大臣都在逼他放皇后出来,当然是避重就轻地讲,他没有说还有不少人说他独宠一人,就像刚才他刚刚看到的奏折就明里暗里说元美人是狐媚惑主,要不然他也不会生这么大的火。    他看了一眼正在傻笑的元宝姝,这哪里是狐狸精,分明是只捂不热的小奶猫。    元宝姝觉得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寻死,皇后被罚的冤枉,还连累她皇孙被朝中大臣为难,她可真是罪过。    “对不起。”元宝姝一向认错态度很好。    皇上眼角漫上笑意,摸了摸她的头发,温声道:“不关你的事。”    其实他那日震怒而惩罚皇后,无非是想借此给前朝镇国公提个醒,镇国公府打着皇后的名义在朝中勾结大臣的事情他早就知道,最近愈演愈烈,惩罚皇后便是给朝中所有蠢蠢欲动的人一个暗示。    不过看起来这丫头现在应该是把所有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了。    “对了,过几日不是中秋节么,到时候宫中会有家宴?”元宝姝突然眼前一亮。    皇上迟疑地点点头,“爱妃是想要吃什么么?”    “才不是呢!”元宝姝想也不想便道,她什么时候竟给人留了这样的印象,“臣妾想着中秋节阖家团圆,到时候皇上借着过节的由头,把皇后放出来,既合情合理,又不会让皇上丢了脸面。”    元宝姝知道她家皇孙好面子,吃软不吃硬,那些大臣逼得紧他就偏不听,怕允了丢面子。    她看着埋头吃东西的小皇帝,对方却什么也不说,像是没听见一样,她便伸手推了推他的胳膊,对方这才抬眼看着她。    “好还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