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中秋家宴

    “好,当然好,你都亲自开口了朕能不答应么?”皇上无奈地看着她,他算是看出来了,只要是将他往别的女人那里推的时候,她总是最聪明的。    于是,在中秋家宴上,皇上以过节为由将软禁在凤栖宫的皇后放了出来。    因为是家宴,身为太后亲大哥和皇后亲爹的镇国公自然是在应邀之列,此外元家的众人也被邀请入宫,看得丽妃很是羡慕,苏良人更是哭哭啼啼半天念叨着思念家人。    丽妃的爹镇守边疆,有他在北狄蛮子就不敢造次,轻易不能回来。苏良人的父亲倒是在京城,却因为品阶不够,根本没资格进宫。    到了宴会那天,元宝姝心想着之前因为自己还连累皇后孙媳妇被关了半个月的禁闭,所以打算给她做点月饼,算是表示一下心意。    自从皇上赐了这个小厨房后,元宝姝每日大部分时间都是窝在里面,做完吃,吃完做,自己吃不了的还给丽妃和苏良人送。    丽妃说自己的脸都圆了一圈,偏生吃得最多的元宝姝一点也不见长胖,真是气煞她。在饮食上克制如苏良人,最近也隐隐出现双下巴。    即便是如此,当她的一大盘月饼做好后,还是在小厨房门口看到了丽妃和苏良人的热切的目光。    片刻后,一人手中捧着一块月饼,吃得津津有味。    “这月饼怎么和一般的五仁月饼不大一样?”苏良人闻了闻月饼的馅,竟有浓郁的花香。    元宝姝说她在里面加了新鲜的玫瑰花瓣,中和馅料的甜腻感,以前她在家中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    剩下的一些月饼她全都装好,丽妃说应该让水饺先拿去给皇后,因为没有做太多,若是在宴会上给,怕别的宫室的妃嫔会心中有计较,元宝姝想来觉得也有道理,差点就又得罪人了。    于是赶紧叫水饺把东西给皇后送过去。    可是元宝姝左等右等,一直快到宴会开始都没有见水饺回来,她觉得八成是又找哪个小宫女闲聊误了时间,这丫头经常这样。    还是丽妃机警,叫人先去凤栖宫打探了一下消息,谁知道人回来后说水饺竟然被皇后给扣下了,因为皇后吃了她送过去的月饼,当即便腹痛难忍,叫太医过来诊断,说是月饼里面加了不干净的东西。    “胡说,我做的东西怎么会不干净,方才丽妃姐姐你也吃了不是也没事么?”元宝姝说着还赶紧跑进小厨房,将自己用过的食材一一检查了一遍。    “没错啊,没有坏的东西。”    丽妃直接将她从小厨房拽了出来,心想着这孩子怎么这样傻,皇后明显是栽赃陷害。    不然为何好几个时辰以前送过去的东西,要是吃坏了早就应该叫她去问话,非要等到现在还扣押着人不说。分明是想等到家宴上捅破,当着众人的面给元宝姝下套。    “别看了,不是你的问题。”丽妃觉得这件事自己怕是无能为力了,毕竟皇后可比她品阶高,但有个人却能有办法。    丽妃让元宝姝先准备好去赴宴,她出去有些事,等下便回来。还嘱托苏良人一定要看好她,别让她一时冲动直接去找皇后,那就真的中了人家的套了。    凤栖宫内,皇后一身红色凤袍加身,头戴凤珠冠,长长的袍角绵延身后,好几个宫人簇拥左右帮她做最后的整理。    “娘娘,那丫头怎么办?”皇后贴身女官枝雀往外面使了个眼色。    皇后本来心情大好,却在看到廊下跪着的水饺时脸色阴沉下来,淡然道:“等下随本宫一起去宴会上,本宫自有安排。”    她打算当众质问元美人为何要做坏的月饼来害自己,加上太医作证,到时候当着众人的面,皇上哪怕再想护着那个贱人,碍于父亲在场,肯定也会给自己一个说法的。    崔公公就是这个时候来的,他行至廊下,水饺正好皱着小脸抬眼看他,那眼神中满是无助和期待。    崔公公“唉”了一声,绕过她进了屋,水饺瞬间又恢复刚才的失望。    刚才丽妃急匆匆来找了皇上,两人不知道在屋里说了什么,总之紧接着皇上便吩咐他来凤栖宫跑一趟。    皇后看到崔公公很惊喜,哪怕来的不是心心念念的那人,是他身边的内监也好,于是忙问是不是皇上有话要带给她?    崔公公稍作打量皇后的装束,便晓得她肯定是为今晚的宴会费了很大的心思,于是将脑袋垂地更低,忙应了一声“是。”    “皇上说,听闻娘娘今日身子不适,既然如此宴会就不必去了,还请娘娘保重身体,若是身子还不大好,那便让几位品阶高的后妃帮着娘娘打理后宫事务。”    这一番话听得皇后差点气昏过去,还是枝雀赶紧扶着她的胳膊,才堪堪站稳,没有在外人面前失了分寸。    她为今日的宴会准备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说不去就不去,肯定是元宝姝那个贱人跑到皇上那里告状的。    “皇上他不能这么对我,本宫是皇后,是六宫之主。”皇后看向她身边的人,眼中甚至透露一丝迷茫无措。她到现在还觉得不可理喻,这个男人是疯了不成,纵容一个小小的美人爬到自己头上来,那这祖宗传下来的规矩还有什么用?    还是枝雀反应快,赶紧对崔公公说这都是一场误会,皇后适才是有一些不舒服,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依旧可以去赴宴。    谁知崔公公却问:“娘娘说自己是吃了元美人送来的月饼才闹了肚子,是也不是?”    皇后这下竟不敢随意回答,这架势分明是自己说了是,那宴会铁定是去不成了,可要说不是,叫她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还是枝雀忙说当然不是,外面的人惯会瞎传,皇后只是觉得月饼好吃,叫水饺留下来问问做法,想着日后也做给皇上吃。    崔公公想到刚才水饺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样子,本打算弯腰告退的身子,忽然又直了起来,继续问道:“奴才斗胆多说一句,娘娘您是六宫之主,后宫之表率,既然是向人家讨教问题,就不好让人一直跪在外面,这若是传出去,怕是会坏了娘娘的名声。”    皇后现在早就气得七窍生烟,哪里还管得着水饺蒸饺的,直接狠狠地甩了袖子进了内殿。    已是秋凉,廊下的穿堂风吹得人透骨寒,一阵黄叶落地,水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再次见到崔公公,这丫头再没有抬眼看他,刚才都没有救她,看也没有用。    崔公公心想着这小宫女倒是和她家主子一样,都是个白眼狼,枉费自己刚才还为她得罪了皇后,现在却装不认识自己。    “你家主子现在怕是已经到了宴会上,你不过去伺候着?”崔公公笑眯眯地看着她。    水饺说自己倒是想啊,可被皇后拘着根本就不能走。    崔公公用手中的浮尘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没事了,走。”    水饺喜极而泣,站起来的时候腿一软差点摔在地上,自己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急匆匆地跑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对崔公公摆摆手说来日再谢他。    等到水饺到了宴会上,见元宝姝已经坐在宫妃的席间,她尽量低调地从两侧走到元宝姝身边。    元宝姝从一进来就满面愁容,被坐在最上面的皇上看在眼中,心中满是心疼,好端端的给皇后送什么月饼,也不见她对自己这样殷勤,要不是碍于众人都在,他恨不得将小丫头拽进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水饺在后面轻轻拍了元宝姝一下,主仆二人见面,元宝姝很是惊喜,转忧为喜,忙询问水饺刚才究竟怎么回事。    水饺怕元宝姝担心,只说自己被皇后扣下,是崔公公将自己救了。她这样一说,元宝姝立刻就明白了,崔公公好端端的怎么会去救人,那还不是皇上做的?    她下意识看向皇上,却见对方也在盯着自己,目光温柔,她回以一个笑容。    不得不说,皇孙还是对自己很好的,可他对自己越好她就越觉得对不住他,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那个女子。    皇后最后还是来了,本来皇上那样说无非是逼着她不要为难元宝姝,既然目的达到了也就没再坚持。    皇后的脸色不是很好,落座后就一直在喝闷酒,镇国公看在眼中却只觉得恨铁不成钢。怎么当初太后妹子入宫时就能将先帝拿住,而她进宫后这么久肚子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镇国公私下里提点过皇后很多次,说是让她努力生下皇长子,皇后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皇上压根就不来自己宫中留宿。    相比较之下,元家人就欢喜许多,元宝姝一看自己大哥没有来,来的是两个小辈,看起来年纪和自己差不多,一男一女也不知道是谁。    而元家的两个小辈也在打量着元宝姝,女子是那日和元宝姝一起逛灯会的元宝珍,是元宝姝的嫡妹,男子是行二的嫡子元疏朗。    “长姐看起来气色红润,而且刚才皇上一直在看长姐,想必外界传言不假,皇上十分看重长姐呢。”元疏朗是真心为他姐姐感到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皇后(气愤):去把那些月饼都给扔了!    枝雀:奴婢遵命。    皇后:……等会儿。    枝雀:??    皇后:本宫倒是要看看这个贱人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片刻后——    皇后(嫌弃):真难吃。    枝雀:娘娘那你还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