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章 木头桩子

    而此时储秀宫中又进来了三批秀女,她们在外面被大风吹得有些久,有一位进来的时候两眼泪汪汪,扑闪着睫毛。    元宝姝还以为她是受了什么委屈,忙问这是怎么了。    “回娘娘的话,民女被沙子迷了眼睛。”    一般不愿意承认自己哭了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说辞,元宝姝想了想求助地看向皇上。    “既然哭得这样伤心,朕自然也不好强留,撂牌子以后不得参加选秀。”    听到皇上这样说,那秀女倒是真的哭了。    外面又是一阵大风,元宝姝打了个哈欠,坐在这里甚久她还真是有些累了,小手揉了揉眼睛,有些想念梧桐苑里软绵的小榻,和厚厚的毛毯。    她现在又累又困,脑子有些跟不上,等下怕是又要说胡话了。    皇上早就注意到旁边一点一点的小脑袋,不禁失笑,不动声色地给崔公公使了个眼色,对方悄无声息退出了大殿。    不多时,崔公公从外面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神色慌张,嘴里还被风吹进几缕发丝,只道大事不好了,有一个秀女好生瘦弱,竟然被吹翻在地,把旁边几位秀女都撞在一起,怕是等下不能面圣了。    闻言皇上甚是可惜地说那只能让这些秀女们先回家了,今日的选秀都被这大风给搅和了,天公不作美也是没有办法的。    元宝姝恍恍惚惚地听着,也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对劲,呆愣地看着皇帝问:“那能回去用午膳了么?”    “能。”    刚一说完,元宝姝想也没想就直接站起来便要往外走,崔公公忙对皇上挤眉弄眼,这要是出去,可不就露馅了,那些秀女们全都好端端地在外面等着呢。    做主子身边当红的下人,首先要掌握的本领就是察言观色,皇上今天分明是陪着元妃娘娘玩了一圈,自然是要事事依着元妃来,她饿了那就得赶紧结束选秀。    皇上一把拉住元宝姝,无奈地看着她:“从后面走。”    外面的风果真很大,比早上来的时候还要猛烈,元宝姝被皇上护在怀里,脑袋捂得严严实实,她扒拉了一下他架在自己脸上的胳膊,闷闷道:“臣妾啥也看不见该摔跤了。”    “有朕在还能让你摔跤么?”皇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小脑袋,只能看见头顶,继续着恶作剧,将胳膊又紧了紧挡住她的眼睛。    他家爱妃真矮。    两人打打闹闹回到重华宫,宫女已经布置好午膳,满满一大张桌子,元宝姝嗷一声扑了过去,但是看到一屋子的宫女,赶紧端端正正坐好,硬是忍住没有去碰筷子。    丽妃昨天还嘱咐她,说她现在身份不比从前,越是高位越要注意形象,不然会被人抓住把柄的。    “还不饿?”    元宝姝看着皇上慢吞吞地坐下,几乎要忍不住把筷子塞进他手里。    看着元宝姝眼中的热切,皇上失笑,夹了一个蒸卷放在她面前的碟子里,摆摆手让屋子里的宫人都出去。    自从那些人出去,元宝姝便自在许多,许是最开始就将皇上看成是自己人,所以她在他面前向来是没什么拘束的,尤其是吃饭的时候。    此时她刚抱着汤碗喝了一大口,蛋花贴在她上唇瓣上,她用舌尖吸了半天才吃进去。    “其实臣妾觉得,皇上大可不必这样挑剔的,总是要接触一下才会发现对方的好不是么?”    皇上从汤里捞出一片蛋花,直接贴在她嘴上,见她又开始卖力地想要弄进去,总算是清净了一下。    “……第一个秀女你考虑一下呗?”    皇上直接撂了筷子,他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元宝姝竟然是如此执着的一个人呢?    “你非要把人家弄进宫里来干嘛呢,反正朕也不会瞧上她们一眼,朕有你一个人不就够了么?”    “那皇上为什么还要办选秀呢?”    “是你想要办选秀,朕依你也陪你办了一场,你也瞧见了朕除了你以外任何女人都不喜欢,你就别再难为朕了。”    元宝姝突然很是严肃地看着他,敢情她忙活这一阵,皇上压根就没有要选秀的心思,不免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她平生最讨厌别人骗她。    这种感觉,就像是她捧着香喷喷的包子,满心期待地咬下一口,却发现是个实心的,恨不得当场毙命。    看见元宝姝脸色的变化,皇上惊觉自己是不是说的有点多了,于是赶紧起身到她身边,想把人搂过来安慰一下,谁知还没有碰到她就被狠狠推开,看得出来她这小身板是用了十足的力气。    “爱妃你听朕解释……”    “皇上和外面那个木头桩子一样!”元宝姝涨红了小脸,卖力将他推了出去,然后“砰”地关上了门。    木头桩子?    皇上觉得甚是莫名其妙,他是得罪人了,可是木头桩子和他有什么关系?他要是桩子,也是真龙桩子。    外面忽然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皇上一扭头,便瞧见重华宫门口站得笔直的南宫清和,他刚才没注意还以为是门前的柱子。    他瞬间了然,木头桩子想必便是这位。不用想,南宫清和那位厉害的妹妹,肯定是将他折磨得够呛。    皇上走到他身边,重重拍了他肩膀两下,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行了你也别在这儿当木头桩子了,今晚陪朕喝一杯。”    南宫清和看了眼皇上皱巴巴的前襟,好像也明白了什么,于是两人并肩离去,背影倒是有几分萧瑟。    因为选秀的事情,元宝姝和皇上置气一直不肯搭理他,而太后知道事情真相后也和皇上闹了脾气,装病在床说自己不想看见皇室子嗣凋零。    就在皇上直接被后宫封杀的时候,前朝带来了好消息,一扫皇上多日来的愁容。    北狄今年扫秋风,被丽妃的父亲击退,大军趁胜追击,差点端了北狄的老巢。    这是和北狄近百年来的纷争中,难得的大胜利,上一次获得这样的胜利时还是怀远将军在世的时候。    所以别说是皇上了,就连朝中向来不和的几个党派之间也是一片其乐融融,凡是见到人便吼上一嗓子:“我朝万岁,皇上万岁!我要全心全意为百姓们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