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 北狄质子

    所以驻扎边疆多年的丽妃她老爹,终于在皇上的一道圣旨下,被召入京。    随之而来的,还有北狄作为投降的代价,他们愿意交出一位王子来京城当做质子,以彰显诚意。    当然他们也是不得不交出质子,因为当时丽妃她老爹的长戟已经架在可汗的脖子上,逼着他签下了降书。    重华宫亦是喜气洋洋,丽妃每天乐得像朵花似的,对苏良人都有耐心许多,看见她哭哭啼啼的时候还能安慰几句。    不过也仅限几句,若是苏良人继续哭下去,丽妃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将她丢出去。    后宫中自从元宝姝同皇上闹别扭后,倒是难得的太平,连皇后都鲜少找重华宫的麻烦。毕竟皇上不去重华宫,就哪里都不去,如此后宫全部失宠,谁都不嫉妒。    元宝姝觉得最近这日子甚好,赶上天清气爽的时候还能抓上一碟五香花生,去御花园里找人唠嗑。    正如她现在,便坐在一群低位嫔妃中,听着以苏良人为代表的几个女人在聊八卦。    她们没见过北狄人,不过在书中看过塞外的人大都生得粗犷,行事更是鲁莽,于是都盼着千万别让那位质子住进皇宫。    “可是皇上不是已经在西宫那边为质子修宫殿了么?”元宝姝丢了一颗花生进嘴里。    一位美人瞪大了双眼,旋即说元宝姝好些日子没见皇上,这消息怕是不准。其他人纷纷点头,在她们眼中元宝姝如今失了宠,和她们没什么两样。    元宝姝想说她好歹也是个妃,这消息就是昨儿高位嫔妃聊八卦的时候她听的。    不过她刚要说的时候,这些女人就已经聊到了别的话题,忙着说最近京城又流行什么新的料子。    在前朝的千呼万唤,和后宫的万般不愿下,北狄质子到达京城并住进了西宫。一时间后宫炸开了锅,几个妃嫔跑到皇后那里哭诉,说是皇宫中怎么能住着那样一位可怕的野蛮人,万一哪天发狠把她们吓坏了怎么办?    于是皇后派了自己几个心腹宫女,去西宫刺探了一番,谁知几位宫女回来后都面带潮红,被人问及只说北狄质子并非外界所说那般凶恶,再问别的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众嫔妃还是觉得不放心,许是北狄质子压根就没把这些宫女放在眼中,所以也未曾接触,倒不如派一个娘娘过去,但是谁又愿意去呢?    她们选来选去,最后将目标落在元宝姝头上,她整日就知道乱转找人唠嗑,闲得很。    于是几个嫔妃轮番上阵,劝了元宝姝一下午,还许诺给她从宫外捎好吃的进来,她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虽然元宝姝也不知道她们为何这样紧张,不就是一个北狄质子么,就算再凶恶那也是战败国的俘虏,但凡是两只眼睛一张嘴的人能有多大不同?    水饺却还是不放心,紧紧跟着元宝姝一路来到西宫,这里以前是荒废的宫殿,经过一番修缮,看起来还是不怎么样呢。    不过西宫里面倒是宽敞得很,主殿门外的院子中有还没除干净的杂草和枝叶乱七八糟的树。怎么看都不像是皇家御院。    忽然,元宝姝的鼻子动了动,眉心一蹙,停住了脚步。    “主子怎么了?”    “烤羊,应该是羊腿。”元宝姝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只羊估计是小羊,味道最鲜嫩。    水饺觉得她家主子可能是又饿糊涂了,皇宫中怎么会有烤羊腿,那岂不是明着纵火,是要送到内廷司挨板子的。    正想着,元宝姝就已经顺着香味找了过去,水饺在后面小声叫她,但是完全入不了对方的耳朵。    整个西宫没什么建筑特色,最大的特点就是大,前院大后院更大。在诺大的后院里,架着一个烤地冒着油光的羊腿,旁边空无一人。    元宝姝走过去看着羊腿上缓缓滴下来的油,砸了一下嘴,已经能想象到大块肉蘸着干料,唇齿留香的味道。    嗯,光是想想就觉得很香。    一边的小桌上摆着精致的小刀和碗筷,还有一叠满是胡椒的干料,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准备的一般。    “娘娘,咱们还是先去见见那位北狄质子,万一这里面被下了毒怎么办?”水饺见元宝姝眼睛都已经红了,赶紧提醒道。    元宝姝觉得再没有比美食摆在自己面前却不能吃更难受的了,若是以前她可以求求皇孙给她烤个羊腿,不过现在她还在闹别扭,主动去找他实在是丢面子,好歹她也是他奶奶辈的人。    “你都在这儿站了这么久,真不打算吃么?”一个深沉的声音兀地响起。    元宝姝吓得一激灵,差点将面前的烤羊腿给踢翻,但是腿堪堪停在了半空,宁愿往后面倒去也不能弄坏美食。    还是水饺在后面将她接住,她才免于一摔。    之前已经做好准备,元宝姝想着这位北狄质子能丑成什么样子,不过看着面前这位模样生得还算是俊朗的少年,她实在不知道后宫嫔妃们究竟在害怕他什么?    北狄质子的名叫慕如野,是北狄可汗最小的儿子,比小皇帝还要年幼三岁,不过看起来确实比京城那些公子哥们壮实许多,皮肤是健康的黝黑,看着她的眼睛亮晶晶的。    有一瞬间,元宝姝想,要是这小子是自己的皇孙该有多好。    刚才还喋喋不休让元宝姝小心的水饺,小脸一红,躲在一边不说话了。    慕如野不是吃人的怪物,也不是凶恶的杀人魔,他邀请元宝姝一起吃羊腿,还说他每天都烤一根来缅怀自己在草原的日子。    元宝姝觉得他这个人心胸阔达,不像小皇帝总是喜欢和她计较,最重要的是他烤的羊腿很好吃。于是她对慕如野说,日后要是再缅怀草原,她可以陪他想,若是能再烤个羊排就更好不过了。    “这有何难,我这个质子在西宫中什么都愁,唯一不愁的就是吃,随时恭候你来。”慕如野说着又割下来一大块肥瘦相间的肉,放在元宝姝的碗里。    看着他卖力割肉的样子,元宝姝愈发觉得他可怜,整个西宫就只有他一个人,皇上也忒抠门了点,连个下人也不给安排。    慕如野许是好些日子没有见到人,打开了话匣子便滔滔不绝,从草原说到大漠,似乎塞外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元宝姝一边听着他说,一边吃掉了大半个羊腿。    最后打了个饱嗝,元宝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慢吞吞的起身说她得先回去了,慕如野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她走,还亲自将她送到西宫门口。    “明天你还来么?”    “明天不行。”元宝姝明天还要帮苏良人过生辰。    “那后天呢,后天我等你。”    “后天可能也不行。”皇上要给丽妃老爹摆宴。    元宝姝害怕他会不开心,谁知慕如野却只是笑嘻嘻地说他就坐在西宫门口等着,她啥时候有空就过来。    她刚才的内疚感才一扫而空,这孩子就是比小皇上懂事,便和他道了别便匆匆离开。    众妃嫔们还等着元宝姝带回来的战况,她直奔御花园唠嗑宝地,等到她过去的时候她们已经给她准备好了瓜子花生。    “如何如何,你身上这么大的烟火气,难道是北狄质子真的是能喷火?”    “难道是用了火药!”    众人瞬间大惊失色。    元宝姝本来想实话实说,可是看她们一个个视人家如洪水猛兽的样子,便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淡淡道:“劝你们还是离西宫远一点,不然进去就很难出来了。”    因为慕如野实在是太热情。    在众妃嫔的惊恐慌乱中,元宝姝得意一笑,拉着水饺便离开了八卦中心。她前脚刚走,皇上便转悠到了御花园,他是知道那些女人喜欢来闲聊的,正打算离开,就听见议论的话题中竟然出现了元宝姝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