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2章 就怕贼惦记

    元宝姝最开始还不晓得她们说的是谁,便随口问了句说的是不是慕如野。    谁知道那些女人们全都如临大敌一般,紧张兮兮地捂住她的嘴,乔美人还特意压低了声音道:“不能说名字的,要叫那个人。”    “你们知不知道,那个人,以前是北狄的大将还徒手杀过一直野狼啊!”元宝姝想说她们一个个跃跃欲试想要去西宫,肯定不知道慕如野的真实面孔。    乔美人双手捧心尖叫一声,咬着下唇一副含羞的模样。    “真是太威猛了!人家好生欢喜!”    元宝姝皱着眉头听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实在理解不了她们的新话题,自此后便不怎么去御花园聊八卦了。    不过迫于小厨房被撤掉的威胁,皇上又像以前一样,每日必定往重华宫跑,要么就拽着她下棋,要么就逼着她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非说最近要钻研画技,专攻人物白描。    不过有一件事她一直不好意思讲,便是皇上的画技委实不怎么地,整张画像上除了能找到眼睛鼻子,就再没有一处和她相像的了。    此时此刻,她又被皇上按在椅子上,坐了将近半个时辰,虽说吹着小风吃着点心也惬意得很,但是不让她站起来活动一下,确实有些难受。    刚巧春卷从尚宫局取了宫外的书信回来,元宝姝忙让她拿过来。    “臣妾家中来信,就先去看……一下。”元宝姝说完便赶紧起身要往屋里钻,但是起来地太猛了些,只听见关节清脆的响声,生生闪了她的腰,直挺挺地倒在椅子上。    皇上走过来笑着扶着她,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坐下,有了人肉软靠枕,她的腰好像也没有那么疼了。    “都是皇上让臣妾坐太久了。”元宝姝现在怨念极大。    “那下次站着?”    “……”    元宝姝抖了一下信纸,她还是专心看信。    这次还是她二弟元疏朗写的,不得不说他对自己这位长姐是真挺牵挂,就数他写信写得最勤,连他家猫生了一窝几个小崽都要汇报一声。    皇上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竟有些吃味说她这个弟弟怎么如此没正事,整天就想着给姐姐写信呢。    元宝姝却道元疏朗才不是没正事,他还要参加明年的春闱呢。    “朕倒是要看看他学问做的如何。”    元宝姝没有搭理皇上莫名其妙的飞醋,看下去突然惊讶地“哎呀”一声,赶紧将信给折起来。    不过皇上眼疾手快,直接从她手中将信给抢了过来,扫了两眼便又被元宝姝给抢了回去。    “不能看!”元宝姝捂着信,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不就是你妹子把云家三郎给咬了么,你们元家的姑娘果真彪悍。”皇上笑道。    元宝姝忙纠正说不是她妹妹咬的,是她养的小狼狗咬的,而且那云三郎忒不是东西,跟踪了她妹子半个月,活该被咬。    这下皇上倒是有些不信了,他知道淑妃是个爱搬弄是非的,可是云三郎这小伙子为人还不错,年纪轻轻就入朝为官,风评一向很好,他还想着来年提拔一下,怎么会做出跟踪姑娘家的行径?    “会不会是你家搞错了,云三郎的为人朕还是可以打包票的。”皇上道。    元宝姝直接从他的腿上跳了起来,一手扶着腰说他要是没做什么,为啥小狼狗谁都不要偏生咬他。    “那爱妃想要怎么办?”    虽说皇上不是她的皇孙,可是元宝珍却是她实实在在的孙子辈,云家小贼敢惦记她家人,绝对不行。    于是元宝姝说自己想要见见那个云三郎,要是真的是误会一场,她就写信给家里解释,要他真的是不怀好意的,那她就让他出不了这个宫门。    皇上没忍住笑了一声:“爱妃是打算放水饺去咬他,让他出不了宫门么?”    正在一边沏茶的水饺十分抗拒,求助地看向元宝姝。    “水饺乖,咱们不咬人。”丽妃路过,将水饺叫到自己屋里去了。    在元宝姝的再三央求下,皇上只好答应她叫云三郎进宫一趟,打着找他议事的由头,让元宝姝见上一见。    听到皇上如此说,元宝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御书房是议政的地方,她以为后妃在旁边杵着实在碍事,竟有些打退堂鼓。    不过皇上倒是干脆直接地带着她去了御书房,还叫人置备了她最喜欢的瓜果点心,让她安心坐在一边,自己给她打头阵。    “要不还是算了……”元宝姝越到关头越怂。    皇上却拍了拍她的脑袋道:“怎么说这也是小姑子的事情,你放心了朕也宽心。”    “那好。”    正说着,崔公公就通传说云侍郎已经到了。    云三郎是从家里被急吼吼地叫进宫里的,他还以为皇上是有天大的事情,便顾不得还受着伤的腿,一瘸一拐地赶了过来。    谁知一进御书房,就看见在小窗户边坐着一个清丽女子,看样貌和元宝珍有几分相像,估计就是她那个元妃姐姐。    “微臣参见皇上,见过元妃娘娘。”云三郎腿脚不大利索,哆嗦着膝盖跪了下来。    元宝姝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倒是个长得齐全的,一看便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少爷,身板还不如皇上结实呢。    “云侍郎这腿是怎么回事?”皇上明知故问道。    云三郎苦笑一下,只说是自己路上不小心,被别人家的狗追赶咬的。    元宝姝小声嘀咕道:“哪里是不小心,分明是跟踪人家被发现了。”    “不是这样的娘娘!”云三郎慌了。    皇上清咳两声:“你可知道宝珍是元妃的亲妹子,是朕的小姑子,你敢打她的主意,真当朕什么都不知道么?”    皇上说这话的时候,配上他一贯冷若冰霜的脸,元宝姝心中都跟着直颤。    就在元宝姝陷入沉思的时候,云三郎竟然在她面前“扑通”一声跪下了。    “还请元妃娘娘成全在下!”    干啥呢这是!    问话的明明是皇上,可是云三郎却对着元宝姝跪下了,换做谁都会觉得匪夷所思,于是元宝姝也没了刚才的气势,让他赶紧起来。    云三郎却执拗地跪在地上,硬是憋了半天,面红耳赤,最后才一咬牙道:“在下爱慕宝珍许久,还请娘娘成全,在下保证一定会对宝珍好的!”    元宝姝眼睛滴溜溜转向皇上那边,皇上便知道她的脑袋瓜肯定又转不动了。    不过这件事确实棘手,这个云三郎也确实会挑人,知道元宝姝点了头那皇上就没理由反对,可是他不知道元宝姝就是一着急脑袋便不大灵光。    “这件事容朕和元妃再商议一下,你先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