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4章 突变

    等到元宝姝醒了,皇上问她可想好给三个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元宝姝砸了一下嘴,肚子里空荡荡的,脑子也转不动,便说了一句:“杏仁酪。”    她本意是想要一碗杏仁酪先吃着,名字的事情慢慢想,谁知道皇上两手一拍,说就定这个名字了。    老大叫轩辕幸,老二叫轩辕仁,老三叫轩辕洛。    在许多年后这三位皇子都已娶了王妃,三位妯娌聚在一起说起他们的名字,连着念了好几遍才发现其中奥秘,回去后好生笑了一番。    不过此时,除了这两口子,众人都说这名字起得实在是妙,大皇子是长子将来继承大统最是幸运,二皇子辅佐长兄应当仁德,小皇子当如河流,自在逍遥。    听到朝臣这样吹嘘拍马屁的时候,元宝姝抱着一碗杏仁酪,将脑袋点得飞快。“没错,本宫起名字的时候,想得正是如此。”    皇上说好不容易等到这三个皇子出生,不能是庶出啊,于是将空缺了许久的皇后之位,交给了元宝姝。    搬去凤栖宫的时候元宝姝还十分乐意,因为这座宫室里面没有小厨房,而她前世就是在这里面死了丈夫。    又到了岁初,两个小皇子都可以在屋子里爬来爬去的时候,慕如野回来了。    只是他不是凯旋归来,而是被人追着赶着回了京城,邪教实在猖狂,势力越发壮大,他杀了一波又一波,却眼见着对方的数量迅速增长。    最开始他们还藏着躲着,到后来干脆就明着杀烧抢掠,经常将一整个村落都吸去精血,变成干尸村。    这时朝廷才意识到,不到短短一个月时间便发展起来的邪教,已经成为比之前北狄还要危险的敌人。    金銮大殿之上,慕如野穿过百官在皇上面前跪下高声道:“微臣无能,带去的队伍被对方伏击,微臣只能带着剩下的人拼了命逃出,赶回京城报信!他们已经到了京郊,若是进了长安城,只怕是灭顶之灾。”    坐在龙椅上的皇上面容清冷,比之刚登基的时候更加成熟沉稳,他淡漠地开口:“敌军有多少人?”    “不到一千。”慕如野说着头顶上的汗珠便掉了下来。    官员中传来耻笑声,几个不知好歹的老东西说就这么点儿人,连山匪都不如,皇上随便派去一个营的禁军就能将他们斩尽杀绝。    “那些人手段阴邪罕见,臣曾亲眼看见他们的首领用法器,瞬间就夺去了许多人的性命。”慕如野现在想到还心有余悸,若非他躲在暗处,估计也惨遭杀害。    看那些老家伙还是坚持,觉得慕如野吃了败仗回来危言耸听,说一些怪力乱神的话来吓唬人。    “既然柳太傅觉得那些敌军不足为患,不如就领一队禁军去铲平敌军。”一直没有说话的皇上突然开口,冷冷地看向下面。    柳太傅现今已经七十多岁,平时在朝堂上耍耍嘴皮子可以,但真刀真枪的去打仗时便蔫了,支吾了半天说要将立功的机会留给年轻人,将南宫清和给推了出去。    “还请皇上下旨,让臣去剿灭敌军!”南宫清和也不推辞,主动请缨。    皇上看着他半晌,应道:“朕给你两个营的禁军,务必将那些人都拿下。”    两个营的禁军已经在人数上碾压了对方,这种绝对性的优势,没有人觉得会出问题。    晚些时候下了朝,苏良人从小太监那里得了信知道南宫清和要去剿灭敌军,于是又跑到元宝姝那里去哭,元宝姝最近被三个小家伙闹得吃不好睡不好正烦心着,听她来哭了一通很是心烦气躁。    还不等元宝姝开口,丽妃便说让苏良人别来招惹元宝姝,这件事说到底是朝堂上的事,元宝姝也做不得决定。    “皇后娘娘如今做了皇后,自然是不会管我们这些昔日的姐妹,我知道你们一直笑话我暗恋南宫将军,而他从未正眼看过我。”苏良人这句话说得倒是硬气。    “你胡说什么,这不是伤了娘娘的心吗?”丽妃也有些生气,她还从不知道苏良人竟然有这么多的怨气。    “你们不肯帮我,那我就自己去找他。”苏良人说着便转身跑了出去。    元宝姝让水饺跟出去看看,丽妃却说不用看,说不准又是去哪里哭去了,等到晚上做点好吃的肯定又回来了。    以前每一次都是这样,老三和老二又开始闹起来,元宝姝心想也只好如此,等到晚上她再好好去陪个不是。    “拿着我的令牌,让看守宫门的人放苏良人出去,她若是远远看上一眼也就能放心了。”元宝姝吩咐道。    长安城的禁军皆身穿玄甲,威风凛凛,远看去像是黑云一般,城门中不断有禁军走出,为首的将军器宇轩昂,正是南宫清和。    他本以为会是一群乌合之众,在看到来势汹汹的邪教教徒时也有些傻眼,那些人一个个长得奇形怪状,面容畸形,都面戴面具。只有他们的首领身穿白衣,竟有几分仙风道骨,手中拿着一柄折扇正玩味地看着南宫清和。    “小将军,贫道劝你还是不要挡了我们的路为好,等我羽化登仙会庇佑你的。”邪教首领高声对南宫清和道。    南宫清和打量着他的脸,觉得有几分眼熟,仔细回想后忽然想到,这不就是先皇后在宫中作法时请的那位活神仙么?后来这人还被当成神棍抓紧宫中作证,被皇上赶出长安。    只是这人怎么会是邪教的首领?    怕是之前王家也是被他蒙骗了,这人来历绝对不简单。    “少废话,装神弄鬼残害人命,你这种恶人也只会成为妖魔!”南宫清和不和他废话,直接挥剑杀了过去,身后的禁军们也被那些人恶心半天,早就忍不住要取了他们性命。    都说面由心生,残害无数生灵,也难怪有如此丑陋的面容。    “杀!”南宫清和挥剑向前,率先冲了过去,长剑直冲活神仙。身后的禁军们奋勇上前。    活神仙冷哼一声:“不自量力。”    只见他手中的折扇忽然打开,向一股冲向自己的禁军扔过去,只见折扇所过之处竟然刮起凌厉的疾风,那些士兵的脖子上出现一道道口子。    令人更瞠目结舌的是,在血口子中渗出鲜血,竟然全都被折扇吸了去,几乎是瞬间那些士兵就化为一具干枯的尸体。    南宫清和也从未见过这样的杀人方式,真是残忍至极!    他也看出来,只要有这柄折扇在,就算是有无数的人也无济于事,他赶紧挥手让身后的禁军停下。    “告诉你们的皇帝,若不想长安百姓遭殃,就将皇后交出来,我们绝对不会伤害别人,否则就等着一起死!”活神仙如今露出真实面目,竟是十分猖狂。    南宫清和之前还以为活神仙是想要夺江山或者是杀天子,可怎么也想不到是为着他们那位能吃能睡的皇后去的。    “皇后是一国之母,岂能交给你一个小人,休得妄言!”南宫清和打小接受的教育便告诉他,凡是外面的事,就不能用女人来平息,否则要男人做什么。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活神仙说着便将折扇甩出去,直奔南宫清和而去,他用长剑阻挡,弯腰侧身,让折扇凌厉的风没有刮到自己的身体。    刚才他就看见,折扇飞过的地方会有无形的风将人的身体刮破,一旦出现伤口,血就会被吸走。    只要避开折扇的攻击范围,就可以避免被伤到。    活神仙第一次失手,不禁恼羞成怒,对自己身后的教徒大声道:“给我杀进长安,片甲不留!”    兵刃交接,厮杀一片。    此时城楼上苏良人刚好赶到,抓着守城门的将士才知道现在的局面,双方才刚刚打起来,而对面邪门得很。    她才眨眼间,就看见十几个士兵化作枯尸,根本看不清是怎么攻击的。    “良人主子,求您进宫去请皇后娘娘来,对方说只要交出皇后就可以保住长安百姓。”守城的将士实在不忍心再崔公公看下去,跪在苏良人面前道。    “只要皇后……”苏良人喃喃,她看着下面厮杀的南宫清和,几次折扇都差点伤到他,而禁军也是成片成片的死伤。    苏良人冲下城楼,快马加鞭赶到皇宫,却见皇宫大门打开,太和殿外百官尽数跪在空地上,她见崔公公从一边出来忙过去拉住他。    “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挨千刀的竟然逼着皇上交出皇后以平息战乱,皇上已经发了火,现下正让老奴去宫外请裴将军,偷偷护送娘娘出去呢。”崔公公很是发愁道。    “皇上身边不能没有人,你且在留下,我去请人。你告诉皇后娘娘,让她在皇后西角门,会有马车带她离开。”苏良人忙道。    而此时元宝姝其实并不是很清楚外面的事情,水饺和春卷将凤栖宫守得严严实实,一点消息也没透进来。    三个小皇子一直在哭闹,元宝姝手里抱着老大,看着外面觉得心里有些莫名没底,便说想要出去转转。    “今天外面日头这么大,要不还是让御膳房送点娘娘最喜欢的杏仁酪来,咱们就别出去了。”水饺忙将元宝姝给拦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