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养母的快意的爱

    由于昨天停电所以昨天欠下的这章小弟中午请假来补给大家。小弟是有工作的人。不能像别人每天更新三四章。但是小弟保证会有每天一章的更新。如果因为什么原因没有来得及更新小弟也会在最近几天补上来的。请大家谅解。小弟很喜欢写书。特别是看到自己写的东西被大家所欢迎。所喜欢。小弟心里有种充实的感觉。希望大家以后继续不断支持小弟。

    再此小弟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从下个星期开始。小弟将不定时的在每周的某一章里加个谜语。或者是选项问答题。回答问题可以把答案发到小弟的会客室里。只要点击作者的名字就会进入会客室了。小弟将会代表天尊猎艳记感谢大家。奖励第一个回答正确的朋友价值五十元人民币的翠微币。记住是第一名哦还要回答正确。呵呵……希望大家支持谢谢……以后每周都会有新奇精彩的活动的……

    达到的张丽并没有因此而停了下来,相反的是她更的握着董建涨得粗长壮大的,迅速的套弄了起来,让董建的一露一藏的在她小嘴里忽现忽隐着,怒张的马眼也像在感谢着妈妈的殷勤般,吐着悸动的爱情黏液,

    我知道我也已经快到了绝顶的境界,叫着道:“喔…。妈妈…你的嘴…。吸得我的好舒服…。啊…。太爽了…。啊…。会出来的……喔…。我要射了………

    “看着妈妈艳红的樱桃小嘴含着,那种骚荡的样子,真是让我爱得发狂,更让我的大跟着一阵阵的抖颤跳动着,身子一抖,上的马眼一松,一股狂喷而出,全都射进我妈妈的嘴里,而且每一滴都被她吞下肚子里去。

    妈妈并没有因我的而停止,相反的她的小嘴继续舔着我那直冒的大弟弟,直到妈妈将我的大弟弟舔净后,才张着两片湿黏黏的美艳红唇喘着气。

    一会后,妈妈从我身上爬了起来,哀怨的看着我。

    看着脸上显出难忍的荡模样的妈妈,那简直就像是再诉说她还没得到满足似的,再看她全身洁白的,的上,矗立着一对肥嫩的大,纤纤细腰,小腹圆润,肥翘椭圆,胯下的浓密而整齐,,天香国色般的娇颜上,泛着荡冶艳、骚浪媚人的笑容,真是让我着迷。

    妈妈看我紧盯着她不放,于是她羞红了脸将双腿跨在我的大弟弟上,她伸手握着我的大弟弟,另一手则左右分开她自己的小嫩穴上沾满黏液的,让躺在的我清楚的看见妈妈里美丽浅粉红色的嫩肉璧,更看到妈妈里一股股湿黏的液体正从里面像挤出来似的溢着,妈妈把我的对准了她嫩穴裂缝处后。

    她稍微的向前推了一下坐了下来,几乎再没有任何涩的状态下,我的就像被吸进似的插进妈妈的嫩穴里了,妈妈继续慢慢的挺动,脸上却露出复杂的表情,一会像是很痛般的紧锁眉头,一会又像是满足般的吐着气。

    但妈妈的表情并没让我注意太久,我还是低下头看着我和妈妈性器官的结合处!只见我那又粗又长的大就被她的小嫩穴慢慢的吞了进去,看着我的大将妈妈的嫩穴给撑开,然后慢慢的插进嫩穴里,那种兴奋的感觉是没辨法用言语形容的,那种画面更是美的让人感动!

    我想只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吧!妈妈再把我的大弟弟插进她的的小嫩穴后,只见她一脸满足的态,小嘴里也舒畅的道:‘喔……好啊…嗯…好久没这种感觉了……喔…好粗…啊…好涨喔……嗯……招人受不了……’的浪哼了起来。

    或许是我的大弟弟太粗了,也可能是妈妈太久没了吧!妈妈继续的向前推时,我感觉到我的大弟弟好像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一般,让我更好奇的擡起头看着我和妈妈的结何处。

    只见到妈妈的嫩穴口扩张的软肉,随着我的大弟弟入侵而内陷了进去,我可以感受到妈妈嫩嫩肉紧紧抱裹着我的大弟弟的奇妙感觉,好紧好窄,又是非常舒服的感觉。

    “啊…小建的大弟弟…插的妈好涨喔……啊……涨死妈妈了…喔……”妈妈把她的分得更大更开了,慢慢的又推前将我的大弟弟给插进她的嫩穴里,看她那副陶醉晕然的样子,我知道我的大弟弟给了十五年没的妈妈极为舒适的感觉,因为我感受到妈妈的嫩穴里的嫩肉正像欢欣鼓舞般的缓慢韵律的收缩、蠕动着!

    而春水水也不断的随着大的插入而从妈妈的嫩穴里了出来,更使妈妈原来颤动着的身子更是抖得很厉害。

    …啊……啊……啊……啊……啊……快……快……小健……啊……快……”张丽一声长叫之后,董建也泄了,一股直射入妈妈的子宫。

    “唿……唿……唿…·”妈妈整个人瘫在,不断喘息着。“妈……”

    “嗯……小健……你……射进去了……”“啊……对不起……妈,我忘了。”

    “没关系,今天可以,不过以后可就要注意了。”董健一听“以后”,就彷佛得了御赐金牌一样,那以后想和妈妈是没问题了。我的计划到此已经完全成功了。

    “妈,谢谢妳。”董健亲吻了她一下。

    过了一会儿,张丽说:“小健……妈……问你……想不想……再进去看看?”

    妈妈又想要了。“想。”董健当然义不容辞的马上翻身架起妈妈的双腿。

    「滋」一声又插进妈妈的--自己的老家。

    这一夜,母子两人一次又一次的,一直到天快亮了才双双睡着。一旦堤防溃决了,奔腾汹涌的波涛就如千军万马般的四处渲泄,想档都档不住。他们母子的,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