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站住!打劫!

    新地球1810年,十一月,拉丁美洲西班牙殖民地拉普拉塔省,巴塔哥尼亚沙漠。

    西风呼啸,狂沙漫卷。散发着灼热光芒的太阳高悬于空,使沙漠干燥而沉闷。

    夏佐趴在沙丘上,拿着单筒望远镜望着远方沙丘起伏的沙漠,单薄的嘴唇微微抿着,如同埋伏猎物的野兽,安静而沉稳。

    不久后,远方出现了一支商队,由西向东行去。

    这支商队大约有五十人,带着大量货物与骆驼,五十人中有三十人是刀法精湛的精锐沙漠雇佣兵。

    商队不断行进,在沙漠中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他们不需要特意抹除踪迹,不需多久,漫卷的风沙变会将那些商队途径的痕迹彻底掩盖,沙漠盗匪想要追踪他们也不是很容易。

    商队的前方,有着三个特殊的存在,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商队伙计都是牵着骆驼徒步行走,唯有最前面三人,是骑着骆驼,一个满脸褶皱皮肤黝黑的老人,一个少女,以及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

    “阿木提叔叔,要不我们歇歇吧,这天太热了。”面纱遮脸的少女额头上多了些许汗珠,她轻轻抖了抖手中的缰绳,骆驼快走了几步,到了老人身边,少女声音甜美气喘吁吁的向老人说道。

    “佩尼亚小姐!”老人阿木提先是一手抱胸对少女微微躬身恭敬叫了一声,随后才抬手指着远方说道:“现在还不能歇,这附近有沙漠血狼的巢穴,停下会把它们招来,前面便是沙鹰的领地,到了那里再歇也不迟。”

    少女听从了阿木提的话,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言。

    沙漠总是酷热难耐的,就连吹在身上的风都是热的,有时狂风起,风卷着沙子打在脸上,如同刀割一般让人疼痛,但行走在沙漠上的人都习惯了,唯有这个少女佩尼亚一直表现的很不适应,一看她就不是经常过沙漠的主儿。

    商队不断向东方行进。

    “过了前面那个沙丘就到了,您再忍忍!”阿木提指着远方的沙丘对着佩尼亚说道。

    “嗯!”少女佩尼亚点了点,说道:“我没事!”

    就在这时,远方的沙丘上忽然站起了一道人影,一溜烟儿的从沙丘上跑了下来,很快便跑到了不断行进的商队前,距离商队十几米,双腿劈开,双臂伸直了拦住了商队,大叫了一声:“站住!打劫!”

    商队的佣兵们下意识的将腰上的刀抽出了一半,但马上又塞了回去,自嘲的笑了笑,暗叹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他们之所以如此作态,是因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沙匪……太小了!

    大约一米五的身高,身上套着肥大且破旧的防风袍,袍子随风而动,将他干瘦的身体线条全都显露了出来,而他刚刚叫喊出的声音,还带着些许童音,虽然这沙匪将自己整个身体都隐藏在了袍子中,让人看不到面容,但从种种迹象上都能让人感觉出,他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瘦弱男孩,还只是半大的孩子。

    商队中的人先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拦在队伍前的劫匪,而后哄的都笑了出来。

    一个人,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打劫?

    “小家伙儿,你家大人呢?”老道的阿木提没有笑,他很谨慎的问了一句。

    “别叫我小家伙儿,就我一个人,少废话,打劫!拿钱来!”男孩儿呛声说道,声音中虽然带着童音,但没有没给人胆怯的感觉。

    “噢,天主保佑,我们走!”阿木提脸上露出了笑容,扭头对着商队呼喊了一声,用脚踢了踢骆驼,带着商队向前走去,他显然没有把这个男孩儿打劫的话当成了一个笑话,甚至可能连笑话的算不上。

    “你再敢向前走一步,我保证你们所有人都走不出这沙漠!”夏佐再次大声叫喊,并微微撸起自己左臂的袖子,露出了自己手腕上的布条,那是一节藏青色的粗布,绑在男孩的手腕上,像是编辫子一样打了一个很长很独特的结。

    阿木提瞳孔剧烈的缩了一下,猛的拉了一下缰绳,并抬手示意商队停了下来。

    “怎么了阿木提叔叔?”佩尼亚注意到了阿木提脸上有些发白,低声问了一句。

    “是塞尔萨人。”阿木提望着男孩,呐呐自语了一声,紧接扭头发出了凄厉的叫喊:“是塞尔萨人!”

    哗啦啦!

    一阵兵器的响动,一时之间几乎商队的所有人都拔出了武器,并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他们似乎是被吓到了。

    塞尔萨人!

    据传说,现在整个世界现存的塞尔萨人都在栖身这片沙漠中,他们组成了一个沙匪部落,人数不足一千人,却被称为沙漠中最强大最凶残的盗匪,哪怕是人数近万的最大沙匪团伙穆隆一族也不及其凶名。

    无论打劫的塞尔萨人是老人还是孩子,无论是独自一人,还是群体打劫,都被誉为不可招惹的存在。

    因为他们的背后是整个沙漠最强大的沙匪势力,一旦引发了他们的报复,那么哪怕是西班牙驻军进入沙漠,也别想活着走出去,更不要说商队。

    “打劫!”商队的反应完全在夏佐的意料之中,他口气冷硬的再次重复了一边刚刚的话。

    佣兵们都很紧张,他们怕的不是眼前的男孩,而是可能埋伏在周围的塞尔萨人,以塞尔萨人的狡诈性格来看,刚刚男孩的“没大人”的话并不可信。

    阿木提对着商队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别冲动,随后慢慢爬下了骆驼,脸上挤出笑脸,走到了将身体全都隐藏在袍子里的夏佐面前。

    “这是十金,这次过路的钱,还有货物凭证,小英雄您看看!”阿木提笑着对男孩拱了拱手,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钱袋以及一张脏兮兮的破布。

    夏佐干瘦到几乎皮包骨的小手接过了两样东西,看也没看的将钱袋揣到了怀里,又直接将那张破布丢还给了阿木提,并没有看。

    “等我翻过了那个沙丘你们再走。”夏佐打劫的过程极为迅速,拿了钱丢回凭证转身就走,他还带着童音的声音传到了商队众人的耳中。

    商队眼望着那瘦小的身影慢慢向远处的沙丘走去。

    这次打劫无疑是成功的,一个十二三岁瘦弱的男孩,在没发生冲突的情况下,硬生生的将一支拥有三十个精锐佣兵的商队打劫了,很诡异的情况,但了解沙漠的人,都认可这种诡异事情的发生。

    “阿木提叔叔,他就是恶心的塞尔萨人?你为什么就这样把钱给他了?”

    “哎!你第一次走沙漠,你不懂,破财免灾啊……”

    风沙漫卷,少女与老人对话的声音细微声音传入了已经走远了的夏佐耳中,对于恶心塞尔萨人的评价他听到了,但当做没听到,走出一段距离便跑了起来,很快便翻过那个距离商队很远的沙丘,直接躺下顺着斜坡滑了下去,摘掉帽子露出了麦色的脸庞,然后便躺在地上不动了。

    夏佐。

    全名夏佐·温莎·米亚托维奇,塞尔萨人少族长,他的母亲就是臭名昭著的塞尔萨人族长奥黛丽,而他的父亲则是一个外族人,因此他的外貌完全没有塞尔萨人该有的样子。

    塞尔萨人头发总棕黑色,眼睛多为灰色,皮肤浅黑,而夏佐的皮肤要白一些,拥有亚麻色的头发以及蓝色的眼睛,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欧洲高加索人。

    今天夏佐很烦躁,因为他不喜欢打劫这个行当,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走出沙漠,去看看沙漠外的世界,并且越早越好,他很迫切,几年前年发生的一件事让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当时夏佐八岁,随百名族人外出打劫遇到了生命危险,危险不是来自商队,商队根本不敢反抗。那是在一个山谷内,塞尔萨人以及商队被漫山遍野的猛沙猫包围,猛沙猫名字中有猫,但体型却如同草原上的雄狮一般。

    无论是商队还是悍不畏死的塞尔萨人,都不是猛沙猫群的对手,而就在关键时刻,山谷里响起了枪声,仅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便洞穿击杀了站在各处包括猫王在内的九只最为雄壮的猛沙猫,猛沙猫群一哄而散,夏佐也因此脱险。

    一声枪响?一颗子弹?

    没错!

    那颗子弹可以转弯!

    那个开枪的人并没有出现,夏佐不知道他是谁,但这却是夏佐刚刚十几年的人生中最深刻的的记忆,没有之一。

    后来他问了自己的母亲奥黛丽,为什么子弹可以转弯?

    奥黛丽告诉他,那救了他与商队的过路人,应该是格斗职业者中的‘穆卡兹枪手’,并且至少具有大格斗家或以上的实力,才能打出可以连续转弯的子弹。

    格斗职业者,自两千年前开始,这个世界便出现了一群被统称为格斗职业者的家伙,他们有的力大无穷,有的可以呼风唤雨,更有一些拥有钢铁之躯无坚不摧,格斗职业者的种类很多,包括西剑士、东剑客、巫师、幻术师、盾击者、撒旦囚徒、堕落修女、苦行僧、穆卡兹枪手、蛮族猎手等等,共计九大派系九十九种格斗职业,他们组成了格斗联盟。

    而格斗联盟,正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掌控者。

    据传说,最强大的格斗者被称为王座,他们中每一个都有劈山断岳甚至毁天灭地之能,就连巴塔哥尼亚沙漠中最强大的甲背龙王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夏佐曾有幸见过一次甲背龙王,沙暴中若隐若现如同山岳般的身躯,至今想想都令他颤栗,因此他已经无法想象,渺小的人类,怎么可能与甲背龙王这种庞然大物抗衡?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夏佐的思维极限。

    从那开始,夏佐就想要到沙漠外的世界看看,虽然他身边也有格斗职业者,比如他的母亲奥黛丽,比如族里的一些强者.

    奥黛丽在年轻时就曾游历过这个世界,看过了繁花锦簇,兴旺衰灭,才回到沙漠接任族长之位,夏佐就想像自己母亲一样,走遍这个世界,据说外面还在打仗,但极具冒险精神的夏佐这并惧怕,留在奥黛丽身边这并不能让夏佐了解到这个世界究竟有多么的精彩,他想要离开,想要周游世界,而不是在这里做一辈子劫匪。

    虽是如此,夏佐不喜欢劫匪这个行当,但作为少族长,关于打劫他至少也要做做样子。

    他即将年满十三岁,按照塞尔萨人的古老传统,男性十三岁即成年,在成年前的几个月,即将成年的塞尔萨人必须要独自外出打劫并成功,以此来作为成年仪式。

    这就是夏佐烦躁苦恼的原因,他不是没有带人打劫过,但以往都是手下的一群人上前打劫,而他在一旁看着就好,但这一次,他躲不过,必须独自完成打劫,因此夏佐打劫的过程才那么迅速,他只想早些离开,然后让自己静一静。

    躺在沙地上,灼热的光芒照射在夏佐身上,夏佐仰望着天空,小脸上眉头微微皱着。

    忽然,夏佐听到了沙丘后传来一阵杂乱的叫喊声,他嗖的从地上弹射而起,连滚带爬的到了沙丘上端,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他的拳头握紧了。

    远方沙地上,一伙足有上百人的沙匪将一支商队拦住,口中发出了杂乱的叫喊,似乎是在震慑商队。

    夏佐心中升起了愤怒,他愤怒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不喜欢打劫,他的族人就是吃这完饭的,他也是,所以虽然心里不太喜欢,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让他愤怒的是那上百个沙匪,竟然公然进入了赛尔萨人的打劫领地,这是在抢塞尔萨人的饭碗,是所有塞尔萨人不能够容忍的。

    没错,他们所要打劫的商队,就是刚刚夏佐打劫过的那一支!

    夏佐趴在沙丘上远远的观望着,能看出,商队并没有走出太远,就被突然冲入了的沙匪拦住了,商队的主人正在与那沙匪头领交涉,当然还是破财免灾,但过程并不顺利,那些沙匪似乎想要劫走货物。

    看双方的架势,十分可能会发生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