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白少爷的愤怒

    “大爷的,该死,这群杂碎!”夏佐更加的烦躁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热,他控制不足自己的愤怒,口中低声咒骂着站了起来,带上帽子将身体完全隐藏在袍子里,跑下了沙丘。

    “老家伙,把所有货物和女人留下,然后滚蛋,别说老子没提醒你,老子已经一天没有杀人了,手还发痒呢!”商队前,沙匪首领晃动着手中的弯刀,叫嚣着。

    “各位英雄,都是在同一片沙漠里讨生活,何必把人往死里逼?这是十金,还请笑纳,请放我们过路!”阿木提站在骆驼前,心里暗暗叫苦。

    “少他妈废话,钱要留下,货要留下,女人也要留下,快点,都留下,男人滚蛋!”沙匪首领声音尖锐的叫着,并未接阿木提手里的钱袋。

    “小心!”沙匪首领周围忽然传出几声了提醒的惊呼。

    “留你大爷!”沙匪首领瞬间警觉,但在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那一瞬间,他耳边响起了一声带着愤怒与童音的暴喝,随着这个声音,身材高大的沙匪首领感觉自己肋下一阵剧痛,就如同被火车撞了一般,身体霎时间飞了出去。

    他并没有看清是谁攻击了自己,但站远一些的人都看清了。

    一个身上裹着脏兮兮防风袍的瘦小身影,速度极快且灵活的从几个沙匪身前掠过,临到沙匪首领身前,猛的跳起抬脚揣在了其身上。

    沙匪首领就这样飞了出去,足足在空中划过了十几米的距离,才重重的摔在一旁的沙丘上,一口鲜血脱口而出。

    一片死静。

    但仅仅片刻后,沙匪便全都鼓噪了起来,叫喊着挥刀便冲向了那道身影。

    “这里是塞尔萨人的领地,谁给你们的胆子到这里来的?”夏佐暴吼一声,举起了自己干瘦的手臂。

    瞬时间,所有本冲向塞尔萨人的沙匪全都停了下来,举着刀的手臂缓缓放下,眼神中闪烁着惊惧,并缓缓向后退了一些,因为夏佐举起了手臂,手套与袖子间露出了一条缝隙,那条代表着塞尔萨人的藏青色麻布带露了出来,所有沙匪都看到了。

    夏佐缓缓的放下了手臂,背对着商队,瘦小的身躯慢慢转动,目光环视了一圈身材都要比他高大的沙匪。

    “你们是阿塔木的人?”夏佐隐藏在袍子中的双眼微微一眯,声音转为平淡说道。

    沙漠中每个沙匪组织都有属于自己的标记,阿塔木是一伙实力处于中游的沙匪势力,总人数超过两千,其标记是纹身,蜥龙纹身,纹身全都是在身体右手腕上,刚刚离得远,夏佐看不清楚,但此时近了,刚刚一些举着刀的沙匪袖子滑了下来,夏佐看到了那些蜥龙纹身。

    随着夏佐的话,不少沙匪都下意识的捂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将袖子拉低了一些,神情中出现了一丝丝惶恐,全都互视了一眼,最终看向了那个刚刚被夏佐一脚踹飞出去的高大沙匪,他是这群沙匪的小首领。

    这群沙匪显然是被夏佐镇住了,现在处于一个极为尴尬的状态,上去杀不敢杀,要是就这样退走,那个塞尔萨人男孩儿还没发话,肯定走不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夏佐。

    “你们走吧!”夏佐沉吟了一下,叹声道。

    他决定放这些人走,为了这件事杀人不值得,他有热血,但讨厌杀戮。

    夏佐已经让他们走了,但这些沙匪却并没有马上退开,而是很犹豫,就这么走了?然后呢?因为这件事塞尔萨人会不会报复?

    受伤的沙匪首领脸上露出了挣扎之色,犹豫再三,面色终于变得阴狠,大吼道:“该死的,给我杀了他,这件事情不能传出去,杀了他……咳咳咳!”

    “杀呀!”

    沙匪首领的话让所有沙匪全都身体一震,紧接着大叫着举着刀冲向了夏佐,一时之间场面极乱,他们都明白,如果这件事情真的传出去,塞尔萨人可能会展开报复,那会死很多人。

    夏佐站在原地没动,任由沙匪向自己靠近。

    而就在第一个沙匪冲到他身前,刀将要砍到他头上的时候,他刷的将自己头上的帽子扯了下来,眼睛微微眯着,仰头看着眼前的沙匪。

    瞬时间,那沙匪像是定格了一般,举着刀将刀锋停在了夏佐头顶三寸的位置,硬是没敢砍下去。

    他的眼睛完全瞪大了,脸色煞白,身体在发抖。

    以心狠手辣著称的沙匪竟然在发抖!

    而其他沙匪差不多也都是一个样子,脸色发白,一些身体抖的连刀都拿不稳了。

    沙漠再次陷入死静。

    “你就想这么一直举着?”夏佐微微吐了口气,歪头眯着眼睛看着身前已经满头汗水的沙匪轻声问道。

    那沙匪的身体猛烈的抖了一下,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手一抖,弯刀脱手落在了沙地上。

    沙沙沙!

    紧接着便是一连串武器落在沙地上的声音,少部分沙匪是手抖没拿住掉了,而更多的则是主动丢掉的,就好像那武器烫手一般。

    “白……白……少爷!”一声哀嚎。

    不远处沙丘上,沙匪首领丢掉武器,身体抖如筛糠,望着夏佐颤抖的叫着,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汗如雨下。

    白少爷,或许对过往的商队而言,这个名字十分陌生,但对于沙漠中的沙匪而言,这个名字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白少爷,并不是他姓白,而是他长得白,所有沙漠盗匪都知道,塞尔萨人少族长因为血统并不纯正,看起来更像是欧洲高加索人。

    夏佐这张还带着些许稚嫩的脸,没有沙匪不认识,因为夏佐在沙匪中太有名了,自出生开始便具有‘初级天生神力’,七岁时便开始于沙漠各种凶残野兽搏斗,嗅觉惊人甚至可以闻到几天前留下的气味,等等等等,沙匪中流传着太多关于夏佐的传说,虽然他只有十二岁,但没人真的把他当做孩子。

    其他沙匪不是不敢杀落单的塞尔萨人,如果身份一般,杀了也没什么,只要别被发现就行,沙漠中有太多恐怖的野兽,塞尔萨人的失踪也通常都与这有关,因为他们习惯于孤身探索沙漠。

    但夏佐不同,没有任何一个沙匪会觉得他会因为沙漠的野兽或者天气而死,说出来都不会有人信。

    夏佐实力如何先不说,就算这群沙匪能杀掉夏佐,那么他们就要做好被灭族的准备,夏佐的母亲奥黛丽是塞尔萨人的族长,被称其他沙匪势力称为‘蛇蝎女皇’,她在年轻的时候曾是沙漠第一美女,已经可以用美艳无双来形容,却没有一个男人敢娶她,因此她不得不在游历世界的时候带回一个外族男人做丈夫,她的恐怖可见一斑。

    在这片沙漠,没有沙匪敢动‘蛇蝎女皇’奥黛丽的儿子,哪怕是塞尔萨人最大的对手穆隆一族也不敢,夏佐是她唯一的儿子,如果死了,她会疯狂!

    如果找不到凶手,她会带人荡平整个沙漠!没有人会怀疑这一点。

    “白……白少爷,我错了,我该死,白少爷……放我们走,我们马上走……白少爷……”随着啪啪的打脸声音,刚刚还叫嚣着杀死夏佐的沙匪首领跪在地上,汗如雨下,一边自打脸,一边对着夏佐哀求着,他一个三四十岁的大男人,此时已经哭了出来,脸很快就被他自己打肿了!

    “你错了?**还知道错了?还想杀我?该死的……”夏佐本望着他压抑着心中翻腾的冲动,但他很快便控制不住冲了上去,对着沙匪首领一边怒骂一边拳打脚踢,就像小孩子在打架一样,毫无章法,可是,所有人都听到了渗人的骨裂声。

    沙匪首领惨叫了出来,随着不断的骨裂声,他哀求着声音越来越小。

    夏佐整整打了三分钟,硬是没有其他沙匪敢上前阻止。

    夏佐在发泄,发泄自己压抑的心情与烦躁的情绪,他几乎将沙匪首领全身的骨头都打断了,最后猛的提起拳头对准了沙匪首领的头部。

    他的动作骤然停了下来,沙匪首领已经奄奄一息,他这一拳如果打下去,沙匪首领可能被打死。

    夏佐眼望着沙匪首领的脸,拳头紧握着,抖了两下,一下子甩开了。

    “带上他,都给我滚蛋!”夏佐站起身转身对着众沙匪,指着沙匪首领愤怒的叫喊道。

    ………………

    下一章,晚上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