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西剑士

    沙匪轰然而动,他们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刀都没有捡,从夏佐身边跑过,拖上了他们已经奄奄一息的首领,狼狈的向远方的沙丘跑去。

    夏佐胸口快速起伏着,他不是累,而是刚刚他没有完全发泄出来,血液有一种将要沸腾却还差一点点的感觉,这让他有些难受,他心中的烦躁感丝毫没有减退。

    从夏佐再次出现,一直到沙匪首领被打,再到沙匪狼狈逃走,一旁整个商队所有人都处于惊愕或呆滞的状态,直到沙匪翻过沙丘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才有一部分人清醒。

    “这位……”在骆驼上的阿木提马上一手扶胸恭身对夏佐行礼,同时口中想要说一些感谢的话,但刚刚开口便停下了。

    夏佐将连在袍子后面的帽子扣在头上,再次将自己的身体再次完全隐藏在袍子里,转身直接向他刚刚跑来的沙丘走去,根本没有要搭理商队的意思。

    夏佐渐渐走远了。

    “沙匪竟然窝里斗?他真残忍,果然是恶心的塞尔萨人……”

    “嘘!佩尼亚小姐求你别乱说话,小心被他听到。”

    空旷而炙热的沙漠,少女与老人的细微的对话声随风而行,飘入到了夏佐的耳中,这是夏佐今天第二次听到恶心这个很糟糕的形容词。

    已经走远了的夏佐身体骤然停了下来,他干瘦的小手微微抖了一下。

    夏佐转身,速度不快不慢的再次走向了商队,刚要启程的商队在老板阿木提的示意下又停了下来,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知道,夏佐可能听到了什么。

    “问你个问题。”夏佐走到商队前快速摘掉了头上的帽子,仰头看着阿木提森冷道。

    “白……白少爷?您说!”阿木提马上应道,眼神中带着些许担忧,他不知道夏佐的身份,但他听刚刚沙匪这么叫过。

    “她是谁?”夏佐横了少女佩尼亚一眼,又看向阿木提问道。

    “是在下的侄女佩尼亚。”

    “她身上为什么有枪?”

    “这……”阿木提语塞,眼神中出现了不安的惶恐。

    这里是西班牙殖民地,对火枪的管制极为严格,平常人,本地的商人,哪怕是再有钱,也不能持有火枪,阿木提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也不可能犯这个忌讳,因为一旦被发现,他会被没收全部家财,并被处以绞刑。

    在这里,可以拥有火枪的除了西班牙殖民军以外,只有贵族。

    阿木提是正经商人,往返于城市间倒卖货物,如果佩尼亚真的是他侄女,根本就不可能带枪,因为那是找死行为。

    佩尼亚的身份很可疑,很有可能是阿木提携带的私货,是一名贵族小姐。

    所谓私货,在沙漠中分为两种,一种就是贵重的货物,因为小巧容易隐藏,商人并未按照比例给劫匪一定钱财,这种货物被称为私货。

    还有一种就是人,夹杂在商队中需要被护送的人。

    佩尼亚就是私货,阿木提要护送佩尼亚回到德塞阿多港。

    商队夹带私货的行为,对于沙匪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尤其是护送人,往往被护送者都有很高的身份,其价值要超过整个商队带有的货物价值。

    其实夏佐早就发现了佩尼亚身上带有火枪,虽然在袍子下面,但刚刚起风的时候,他隐约撇见了,只是那时他心里只想早些结束这次打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本来就不喜欢打劫这个工作,但佩尼亚的两次出言侮辱让他控制不住自己。

    塞尔萨人因为历史原因被全世界所唾弃厌恶,甚至是仇恨,因此曾经雄霸拉丁美洲的塞尔萨人被大规模屠杀,最终剩下的残余全都隐藏在了沙漠中,靠打劫维持生计。

    虽然历史已经久远,但全世界对塞尔萨人依然存在极大的偏见,从佩尼亚第一次见到塞尔萨人,就多次用“恶心”这个形容词来形容塞尔萨人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塞尔萨人在这个世界上究竟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下等人!

    卑鄙!

    残忍!

    这些词汇常常出现在提起塞尔萨人的语句上,塞尔萨人已经被完全的妖魔化。

    夏佐知道全世界都厌恶痛恨自己的种族,也常常听到侮辱的话,但一般都选择当做没听到,现在塞尔萨人本就干的打劫行当,劫了人家还不让人家背地里骂两句确实也说不过去。

    但是,就在不久前,夏佐已经放过了这支商队,没有计较私货的事情,更是在刚刚在其他沙匪手里救了他们,而佩尼亚却依然用高高在上的语气出言侮辱,甚至不等夏佐走远一些,此时因为刚刚没发泄好、情绪上已经处于暴走边缘的夏佐不能忍,也不想再忍。

    “她是私货对吗?你不守规矩。”夏佐见阿木提说不出话,语气冷了一些,眯着眼睛道。

    “哎呦喂!这位……白少爷,这次算老小子我错了,这里有五十金,您拿去,算是她的过路钱,您看……”阿木提有些慌了,佩尼亚的身份是经不起查的,他没办法再掩饰,马上翻身下了骆驼,一边对干巴巴的脸上挤出了笑容,说着还从怀里掏出了钱袋。

    刚刚夏佐打劫商队也只不过拿到了十金而已,而现在,阿木提却愿意再出五十金。

    五十金,也就是五十金币,这已经是很大一笔钱,普通的商人一辈子都可能攒不下这笔钱,当然对于在沙漠中走商几十年的阿木提来说,这笔钱还不至于让他伤筋动骨。

    “我不要你的钱,让她过来,我要带她回去,让她的家里人带一千金来赎人。”夏佐稚嫩的脸上出现了冷笑,指了一下佩尼亚喝道。

    “或者,你给我一千金,我马上就走。”夏佐顿了顿又道。

    一千金?

    阿木提这次走商带的货物价值也才百于金而已,他全部的身家加起来可能会有一千金,但谁会走沙漠的时将全部家财带在身上?

    夏佐分明就是狮子大开口,不指望马上拿到钱,而是一定要带走人。

    “这……白少爷,是不是多了些,往常赎人最高不过百……”阿木提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满脸褶皱挤在一起,显得更加苍老。

    “多吗?这不是恶心塞尔萨人应该做的吗?”夏佐冷笑着打断了阿木提的话。

    阿木提脸色顿时完全白了,他明白了,眼前这个半大孩子是听到了佩尼亚的话,这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

    “这……佩尼亚小姐,我们对不起你,请吧!”阿木提呆在当场,半晌后才转身仰头看向了佩尼亚,拱了拱手,声音干涩艰难的说道。

    他没办法了,其实他也是为了佩尼亚好,如果现在真的动手死保佩尼亚,那么不管此时的结果如何,商队的所有人都别想活着走出沙漠。

    对于沙漠,没有人比塞尔萨人更熟悉,这里是塞尔萨人的主场,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西班牙驻军曾经派了一个千人卫队进入沙漠围剿臭名昭著的塞尔萨人,结果全军覆没,连尸体都被找到。

    塞尔萨人能被全世界唾弃厌恶甚至仇恨,却依然没有灭亡在沙漠中,这不是没有理由的。

    “你……”佩尼亚低头看着阿木提,发出了愤怒的声音,眼睛瞪大了说不出话来。

    “白少爷,佩尼亚就交给你了,半月后我们会带钱来赎人,还望白少爷不要伤害佩尼亚小姐。”阿木提无视了佩尼亚的愤怒,转头看向夏佐道。

    而阿木提在说完后,却有用余光瞟了一下佩尼亚另一侧骆驼上的年轻人。

    那是佩尼亚的贴身护卫,他才是佩尼亚走沙漠最大的保障,商队只是掩饰而已。

    阿木提很清楚这些,但他依然选择将佩尼亚交出去,这是在撇清关系,他已经交人了,那个护卫如果动手,便与商队便再没有半点关系,这样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殃及商队几十号人的性命。

    “这点信用我们塞尔萨人还是有的,你不需要担心。”夏佐应道,说着又瞟了一眼佩尼亚。

    “你,滚过来!”夏佐对着佩尼亚喝道。

    “你……恶心的塞尔萨人,知道我是谁吗?盖拓,去教训他!”佩尼亚将愤怒的目光转向了夏佐,脸色气的发白,叫喊着对身旁的年轻人招呼了一声。

    “是,小姐!”名为盖拓的年轻人大约二十七八岁,身材高大魁梧,坐在骆驼上对着佩尼亚恭敬说道,紧接着身体从骆驼上弹射而起,在空中如同鹞子一般惊艳翻转,落在了商队的前方的沙地上。

    商队在阿木提悄悄的示意下开始向后移动,将佩尼亚一个人留在了前面,足足退了十几米才停下。

    看起来他们抛弃了佩尼亚,现在只有佩尼亚前方沙地上的护卫,是她唯一的依靠,但佩尼亚没有害怕,因为她知道,盖拓很强,非常强!

    “小子,你现在可以离开,我不伤你!”盖拓的脸阴沉似水,望着十米外的夏佐出言道,一边说着,他一边慢慢抽出了挂在腰间的细剑,同时身前亮起快速亮起了一面巴掌大小的盾牌,那是一面由能量组成的光盾,就漂浮在他的胸口三寸外。

    西剑士!

    他是一名格斗职业者!

    格斗职业者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光盾,而且格斗职业者的等级就是由光盾的形态来划分的,西剑士的武器是细长无刃的软剑,而从盖拓的光盾形态来看,他至少已经突破最艰难的见习等级,具有初级格斗者的实力,至于是否掌握‘格斗技’还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