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3117借刀杀7人 (1)

    苏浅浅冲完澡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进了书房,这些天,她都没有上微博,网上有什么评论和回复,她急着想看一眼。

    陈亦然见她出来,也没有吭声,过去跟乐乐一起收拾饭菜。

    苏母为了孩子回来,做了一大桌子菜。

    打开手提电脑,登让微博,苏浅浅看到了同事们把欢迎她出来的照片全放在了上面,微博上已引起了一片轰动。

    一切终于有了结局,她的自由意味着,她打黑的胜利。

    看到上万条的评论支持,看到几十万人的关注,苏浅浅激动不已,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一个小小的女记者,竟然会引起全国性的关注和轰动。

    苏浅浅一条条的看着评论,忍不住写下了她出来的第一条微博。

    “我回来了,在我被关在里面的日子里,是我的家人为我一直在更新微博,从今天起,由我重新更新。感谢在此期间,一直支持鼓励我的朋友们,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支持,我才得以重新坐在在电脑面前,谢谢你们。因为你们,我不孤单,因为你们,我不寂寞,我认为,我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发完了微博,她继续浏览着下面的评论,看着看着,却突然嘎的一下停住了。

    你我既已成陌路,一切各自珍重,一切好自为之。署名赫然是穷茶苦香。

    杜子凌,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我本已是路人,你又何必上来留言拿刀捅我?

    难道我的出来让你如此的不舒服?你和林若兰是不是都商量好了,她到看守所去逼我,而你,却在我回来的今天,又给我一刀?是怕我活下去吗!

    杜子凌,你好狠,你好狠的心!

    苏浅浅本来想竭力忘记杜子凌,而他却偏偏跳出来伤她,怎么能让她不痛心疾首?

    苏浅浅的心仿佛在汩汩的流血,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如不是她把心捧出来,杜子凌又怎么会有机会,狠狠的插上一刀?

    杜子凌,你为了向林若兰表**迹,重归于好,也没有必要这样来伤我。我早已给你说好了,跟你分手。

    你去看守所看我,刺激我,林若兰也去看守所逼我,如果我死了,你们俩个人就是杀死我的凶手。谁想到,我没有死成,竟然活着出来,你竟然还不放过我,你们还要我怎么样?我早就决定忘了你,绝不再想你,绝不再爱你,为什么,你却这样做!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你告诉我,他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一个男人的心,竟然会狠成这样吗!

    苏浅浅刚刚忍住的泪珠又扑扑地滚落下来,她已经一路溃逃了,她已经拼命逃避了,为什么,他还这样做,追上来伤她,生怕她伤的不够狠,生怕她还会爬起来,生怕她能活下去吗?他不知道,她活下来有多么不容易,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挣扎着在这生死的边缘吗?

    杜子凌,求你了,你别这样,你为什么样待我,我已放弃了,我惹不起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就放过我吧。如果人生真的能回头,真的能穿越,我一定要回去,修改我的人生,让我不再遇到你,不再认识你,不再爱上你!

    如果那样,可能就没有今天的痛,就没有今天的伤!也没有今天的苦!

    苏浅浅低低的哭着,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出来的第一天,没有见到杜子凌,见到的,竟然是一把恶毒的刀,狠狠的捅到她的心口上。

    杜子凌,我知道,你在恨我,没有离婚,但是你,你怎么会这样,在我的伤口上撒盐。为什么,难道我被抓了,你就这么开心,这一切,都是拜你和林若兰所赐,导致我拖到现在无法出来,要不是林若兰,我早就出来了。

    看来,你们俩个根本就没有离婚,竟然这样夫唱妇随联手来对付我,我明白了,这一切,我都明白了。好啊,杜子凌,好啊,既然这样,那就让我祝你们生活幸福快乐吧,祝你们白头到老吧……。

    苏浅浅的心碎了,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砸在桌子上,带着她沉重的叹息,带着她一场碎了的恋情,带着她绝望的爱和决绝。

    “浅浅,吃饭吧。”陈亦然收拾好了碗筷,到书房过来叫苏浅浅吃饭,看着她对着电脑正哭的梨花带雨,泣不成声,不由得愣了愣,他不能再装作没看到,他的心里虽然恨着她,却不能看她还这么痛苦:“浅浅,怎么了?”

    “啊,没,没怎么了。”苏浅浅听到声音,慌忙抬起了头,她不敢让陈亦然看到杜子凌的评,这条回复,陈亦然看了,就会猜到是谁,她急忙关掉了当前网页。

    苏浅浅不敢看陈亦然的脸,好像作了贼一样,迅速抹了把眼泪,局促不安的站起了身:“我好饿,吃饭吧。”一边说着,一边出了书房,走到餐桌前坐下。

    陈亦然疑惑的走到电脑前,扫了一眼苏浅浅刚刚浏览的网页,这个傻女人,看到发的这些微博就哭成这样,唉,你什么时候,能变得不再这么感性?

    唉,什么时候,你能成熟一点,什么时候,你能理智一点,什么时候,别再这么单纯,能感动的你,仅仅是网上的这些评论吗?我和孩子,老人,难道没有感动你吗?你这个笨女人,还哭,身体都糟蹋成那个样子了,你还哭什么!

    这个世界没有人相信眼泪,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只相信强者,知道吗?只相信强者!眼泪解决不了你的冤屈,眼睛也解决不了那些罪恶,真正解决这一切的,是法律,是公平,是正义!陈亦然咬了咬牙,面对这个天真的小女人,他是恨铁不成钢,她太过于理想化,要不是有魏新源冯佳慧他们的帮助,这个理想化的女人还在看守所里关着。

    有的时候,一个人不依靠组织,单打独斗是斗不过这些黑暗势力的,既然我们要坚持正义,就要依靠组织的力量,去扫除那些邪恶的黑暗,只有这样,你才能保全自己。像苏浅浅这样拿着自己垫大炮当炮灰的人,很没有头脑。

    看惯了世态炎凉的陈亦然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从来不会去为这样的理想化的事情作一点的努力,他实在是理解不了苏浅浅有些时候的执拗,她的偏执,她的倔强,让他大跌眼镜。如果是他,在自己孩子好好的情况下,他不会发这微博的。

    “妈妈,就等你了,你先尝尝,好不好吃?”乐乐鼓着小嘴巴,咯咯的笑着,小脸的右侧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一个小酒窝,笑眯眯之下,竟然显现出来。

    “唉,乐乐,什么时候,脸上长了个小酒窝?”苏浅浅惊喜的看着乐乐,这真怪了,六七岁的孩子原来开始有这么大的变化?

    “就是,浅浅,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来的,好像,好像那天晚上作恶梦来着,他一边哭一边咬着嘴唇要找你。从那天,我就发现,他的这里好像有点不一样,不过,还好,很小,挺好看的。酒窝太大了不好看,漏财,小一点才是宝。”苏妈妈拍了拍乐乐的小脑袋:“小宝贝是我们家的大活宝,对吧,乐乐?”

    “不,姥姥,我是小活宝,你才是大活宝。咯咯,咯咯。”乐乐伸着胖胖的指头,指着姥姥的脸:“对吗?姥姥?”

    苏浅浅没有想到乐乐竟然这样说老人,伸手拍了拍乐乐的小胖手,提醒他:“乐乐,你怎么能这么说,一点也不尊重姥姥。”

    苏母却没有生气,脸上乐得花枝乱颤:“就是,别说乐乐,我就是大活宝,姥姥就是大活宝,乐乐,你是小活宝,姥姥当然是大活宝了。”

    “看你,妈,你都把乐乐惯坏了。”苏浅浅嗔怪了句,她不在家的日子里,全靠妈过来带乐乐,爸爸腿脚不好,长期在家养病,妈把爸一个人扔在家里,却来照顾孩子,有自己这样整天给老人添乱的女儿,真是罪过啊。佛说,有些孩子来这世间,是报恩的,有些孩子来这世间,是报仇的。自己来这世上,看来是来讨债的,让年老的父母跟着一天到晚的有操不过的心,自己都成家立业,有了孩子了,还让父母整天里担惊受怕,自己真是没脸……苏浅浅忍不住心里有难过起来,爸,妈,你们为了我,操碎了心,为了你们,为了乐乐,我也要好好活下去,好好活着。

    陈亦然走了出来,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苏浅浅,一边坐在乐乐身边:“小活宝,好好吃饭吧。”

    “嗯。妈妈回来了,家里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妈妈,你以后不要出国了,没有妈妈,我好难过。”乐乐撅着小嘴,一副委屈的样子,令人哭笑不得。

    “嗯,好,乐乐,妈妈听你的,再也不出国了。妈妈会一直永远的陪在你身边。看着乐乐长大。”苏浅浅伸手摸了摸孩子那可爱的小酒窝,几天不见,孩子真的有点变了模样,好像长大了,亦好像懂事了,竟然能说出这么暖人的话来,让她心里一下子充满了温暖,不再伤感。家人,永远是自己永远的支撑,家,永远是自己最安静的避风湾。只有回到家里,才会让她真正的平静下来。

    可是,现在的家,明天的家,还会让她留下来吗?

    陈亦然一坐下,刚刚放松下来的苏浅浅,脸上又紧张了起来,脸上刚刚挤上的一丝笑容又没有了。

    苏浅浅不敢看陈亦然的那张脸,他的脸上几乎看不出什么表情,清冷平静沉默。以前,他从来不这样,现在,却沉静的让她感到心里慌慌的,害怕。她害怕,陈亦然一张嘴,就是要赶她离开这个家,离开孩子,他什么时候会说离婚的事?什么时候让我滚蛋让我离开?

    陈亦然突然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苏浅浅,一边提醒乐乐:“乐乐,快,让妈妈尝尝你和姥姥做的菜,好不好吃?”

    “嗯,好呀,妈妈,你尝尝,你快尝尝,好不好吃啊?”乐乐嘻嘻笑着,有模有样的从盘子里叨了一个鸡翅膀,放进苏浅浅的碗里:“我最爱吃这个了,超好吃。”

    “你这孩子啊,就是一个超级小吃货,一天到晚就知道要好吃的,天天逼着妈给他变着花样做好吃的,一没有好吃的,就哭着找妈妈。”陈亦然强打起精神来,调节家里的气氛。

    苏母看到苏浅浅食不知味的样子,有些担心,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怎么了,浅浅,没胃口吗?”

    “不,没,我吃,真好。谢谢乐乐,谢谢妈。”苏浅浅勉强笑了笑,家人越这样刻意的在意她,她越难受。

    她看了看妈妈,那一脸的担心,再看看乐乐,那一脸的亲腻,唯独,她不敢陈亦然的脸,只是低着头,静静的慢慢的吃着碗里的饭。

    苏母见她这样,又着了急,不停的往她碗里放菜:“多吃点,看你瘦的,真吓人,锁骨鼓出来老高。”

    乐乐也不停的学着姥姥的样子,往苏浅浅碗里加菜:“就是,就是,妈妈,你多吃点,太瘦了,不可爱了,妈妈,这样不漂亮。我妈妈是我同学的妈妈里最漂亮的妈妈。”

    陈亦然被乐乐逗得差点没忍住,嘴里一口饭差点给喷出来,他强忍了忍,把笑意吞进了肚子里。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嘴巴这么甜,我带他的时候,怎么没见他这么关心过我?这小子,真是会讨人欢心了,哼,有了娘就忘了爹的货,好小子,哼,哼。原来,这个小东西竟然这么会哄人,这真是不得了了,长本事了啊。

    一家人在乐乐的笑闹声中,客客气气吃完了这顿好久没有的团圆饭。

    吃完了饭,苏浅浅给爸爸又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爸,我回来了,让您担心了。”

    “孩子,刚才你妈打电话告诉我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孩子,你要死了,你妈跟我可就没法活了,知道吗?你是我们永远的好孩子,浅浅,爸永远支持你,永远。”苏爸爸在电话里听到苏浅浅的声音,这个一向沉默寡言不善言词的老实男人,竟然在电话里哭了起来。

    十多天了,孩子生死不知,今天终于有了信,他能不激动吗?

    他的腿不好,根本不能这样来回的跑,只好呆在家里,老老实实等着。

    可是,这一等,就等了十多天,这十多天,对他来说,如同是生活在地狱之中,没有人能体会到一个父母此时的心,时间一天天拖下来,他几乎都要绝望了。每天,只能悄悄通过电话,跟老伴交流,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老实的苏浅浅会惹上这么大的官司,竟然会被人当成罪犯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