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31借8 借刀杀人33 (1)

    苏浅浅出了门,去找乐乐,现在,她的心里只有孩子,只要孩子好好的,只要孩子跟着她,她什么也不在乎了。反正陈亦然有冯佳慧照顾,根本不用她再担心了。反正他也恨着自己,不再爱她了……。她错了,她已没有机会再求他的怜惜,既然如此,就算了,成全了冯佳慧和陈亦然吧。冯佳慧,从今天起,我把陈亦然还给你了……。

    苏浅浅一出门,吓坏了陈亦然,他不知道苏浅浅是不是生气了,看她刚才冷着脸的样子,似乎是生气了,刚回家,就把她气跑了怎么行?

    “冯佳慧,你给我清醒点,你有时间,上一下苏浅浅的微博,出大事了,快上去看看,有人发了一组照片。要出大事了,听到了吗?”他大声喊着,一边拿着手机跟在后面出来找苏浅浅,他害她生气了跑出去。等他走到客厅,看到苏浅浅正坐在客厅里,跟乐乐在玩游戏,一颗心这才放下来。

    “什么大事,天塌下来了吗?还是你陈亦然离婚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大事,只有你陈亦然离婚了才是天大的事,其他的,都是狗屁!”冯佳慧端起手里的酒杯,一边又灌了一大口酒,一边哼哼叽叽的又笑又骂。

    “你真是疯了,不可理喻,冯佳慧,你折腾吧,好了,你清醒后抓紧时间上微博,别的,我不多说了。听到了吗?”

    “滚吧你,陈亦然,我听没听,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见再见。”冯佳慧极其讨厌现在的自己,极其讨厌现在的陈亦然,她实在没有什么好跟他讲的。对这样的一个心里只有别的女人的男人,她的热情,她的痛苦,她的眼泪,她的痴情,全都被耗尽了,她好累,好累,累的支持不下去了。所以,她躲在办公室里,喝到现在。她再也不想见他,这个男人心里根本没有自己,苏浅浅,我拼不过你,你什么都不用做,你什么都不用争,我也不拼不过你。

    现在的苏浅浅,该开心了吧,现在,她已成了全国的打黑英雄,名人,而她,冯佳慧,却和这个女人是永远的情敌。本来,她已没有机会,而自己把又把她救回来,放到这个位置上,可是,苏浅浅,你跟杜子凌的一切,难道,你还有脸在陈亦然身边生活下去吗?

    不,我绝不能让你这样再继续伤害陈亦然,我要夺回陈亦然,我要夺回来,绝不让你这样的女人继续伤害他!绝不!

    “冯佳慧,你别挂,我告诉你,有人在苏浅浅的微博上发了于得水跟一个女人在外开房的照片,你别喝了,快上网看看,真的要出大事了?”陈亦然被冯佳慧给逼疯了,他急的大叫了一声:“你快看看,真的出大事了。”

    这一下,又把苏浅浅牵涉进来了,苏浅浅这案子还没了结呢,这不是要人命吗?

    现在,网上已经又被网友轰传开了,引起了疯狂的转发。

    江南市南区检察院副检察长跟女人开房被人人肉,曝光,微博上到处都是,有人说,这是苏浅浅在报复查她的检察长。

    “什么,于得水跟人开房?胡说,他的照片,他的照片?怎么会?你说什么,在微博上?”冯佳慧的酒意终于被惊醒了,扣了电话,她跌跌撞撞地从沙发上坐起来,摇摇晃晃走到办公桌电脑前,一边拍着昏昏沉沉的头,一边登上了微博,她一直关注着苏浅浅的微博,朦胧之中,打开一看,她一下子惊呆了。

    “这个,这个……是谁发上去的?”冯佳慧完全傻了,她半醉半醒之间,她看清楚了照片,真的是于得水跟徐小燕开房的照片,真的是于得水,坏了,这是谁发上去的?这些照片全都是从录相上截的屏,这照片,经过手的只有小韩,我,对了,还有罗马列……小韩不会出卖我,他有他的职业道德,否则,他早死了。那是谁?罗马列?他,他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要在背后捅我一刀?

    这下坏了,这该怎么办?

    网上已经一片沸腾,此事已捂不住了,坏了,完了,罗马列,你,你这个臭小子到底想干什么?你是谁派来害我的?竟然陷我于不仁不义,传出去,我在这一行还怎么混?

    冯佳慧呼地一声扣上电脑,要通了罗马列的电话:“罗马列,是不是你把于得水开房的照片发到网上去的?”

    罗马列没有想到,照片刚刚发上去就被冯佳慧追到了他,他有些震惊,当然,他也早就想好了对策,他知道该怎么跟冯佳慧交待。

    发完微博,他就一直紧张的坐在电脑面前刷新微博,看着那组照片在网上被疯狂的点击下戴转发已达万条,他终于放心下来。现在,他是为了自己的小命,他不得不发,不得不做一次小人。否则,按徐小燕的话,于得水过后,冯佳慧把照片还给他后,非弄死他不可。

    在这世上,跟小人斗的时候,就不能当君子,否则,你就会死在小人的手里,会死的很惨。他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对于徐小燕,他绝对不能让她这样践踏他,为了她,他已丢了前途了,再也不能为了她,把命丢了。他现在全看清楚了,这个徐小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既然别人都在谋划着要他的命了,他哪能那么轻易就范,此时,他只有先下手为强。因为冯佳慧说了,苏浅浅出来了,她的案子一结,就把于得水的照片消了。那样,他就失去机会了,他必须抢在冯佳慧交出录相前面出击,借冯佳慧和苏浅浅之力,痛下杀手,将于得水和徐小燕结束了才行,否则,他的小命就难保了。

    “冯总,这照片,我必须发出去,为了我,也为了您,知道吗?我怕于得水将来找我们算后帐,到那个时候,你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罗马列听得出冯佳慧内心的暴怒,照片已经发出去了,回天无力,一切已容不得她了,现在,只有静待结果了。

    “放心吧,冯总,您不用担心,我不怕纪委的人找我,我会全揽到自己头上就是了。就说我无意中跟踪到的,就拍了下来,就ok了,所以,您不用生气。”罗马列轻松的笑了笑,照片一发出,他完全轻松了,这个时候的他,终于安全了,他的命可以保住了。他很清楚,只有把于得水打回原形,打回一个平头老百姓,他们就平衡对等了,那样,他就不能假借组织政府的手害他了。只有这样,他才能和他们抗衡。

    只有这样,他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否则,他可能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他是一个律师,就在于得水的眼皮底下,想活下来,那根本就不可能。

    他要给人打了招呼,会有各种人对付他,这事,他绝不能错过,他错过自己生的机会,就等于给了别人活路。男子汉大丈夫,无毒不丈夫。既然比心狠,那我也不会差了,我不会像冯佳慧那样心慈,她再聪明,也毕竟是一个女流,做不了更狠的事。

    “罗马列,你这个混蛋!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干,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出卖我!为什么!快说!”冯佳慧嘶哑着骂道,她不想在陈亦然眼里丢分,尤其是不想让苏浅浅小看了她。

    “我收拾于得水,全是被逼无奈,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冯总,请您原谅,他已经派了徐小燕警告过我了,说随时会要了我的命,所以,我不得不还手,我不想自己死在这样的垃圾手里,再说,作为政府官员,他只是一只驻虫,一个**分子,他这样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我们不应该放过他。”罗马列说的义愤添膺,就是没有提他跟徐小燕以前的事,他不能讲,他不想让冯佳慧知道,他还有一半的恨来之那个可恶徐小燕。

    “别给我唱高调,罗马列,你这样做会陷我不义,在这个圈里,养小三这种事见得多了,就你愤世疾俗吗!苏浅浅是怎么进去的你不知道吗?你以为,你这样做,就是正义吗?你这样做,只会让我在这个圈子里失去朋友,以后谁还敢接近我,谁还敢帮我们?男人养小三的多了,你以为就于得水一个吗?现在抓起来的贪官哪个没有女人?你这是在害我,什么在帮我?少拿正义来说事,老娘我不信什么正义,老娘在这律师界混,不正义的事我也做了不少,你这简直就是把我架到火上烤!好你个罗马列,你给我等着,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冯佳慧在电话里跑哮着,怒吼着,她被罗马列给气疯了,他竟然冠冕堂皇的说,是为了她,是为了公平正义?

    他是不是疯了?罗马列啊罗马列,亏我高看你一眼,我还真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没有想到,你竟然聪明用在这个地方,把我给扔到井里去了。你这是想淹死我啊,我怎么跟于得水交待,这事,唉,他娘的,罗马列,你这分明是借刀杀人!你是成心的想害我!

    “冯总,对不起,大错已铸成,你就权当为民除害吧。再见,工作,我可以辞职,你权当炒了我就是了。再见。”罗马列逃了一命,工作不工作的他已不在意了,好在,先逃了一命再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他现在也不想再在江南呆下去了,徐小燕,给他最后的一点幻想也破灭了。

    他没有再留在江南的理由了,他要离开,离开前,他要将这对狗男女绳之以法。但做为一个小小的律师,他是斗不过于得水的,他只有选择这条路,只有这样,他才能以解心头之恨!罗马列扣了电话,心情里却更加沉沦下来,迎接他的明天,会是什么样?在这律师圈里,黑的白的见得多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了?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完全公平正义的律师是很难生存在现在的社会大环境里的,自己只要在这一圈里混,总有犯错的时候。只要自己想挣钱,只要自己有,自己就会掉进去。

    明天,明天,我要怎么办?

    罗马列抱着头,忽然放声痛哭,我明天要怎么办,老天爷,我为什么这么做?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罗马列,你这个混帐东西,你想给我逃,没有那么容易,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逃了的。”罗马列竟然扣了她的电话,完了,完了,冯佳慧的头都快炸了,这个罗马列把她拉到井里,他倒扔下一身轻松,自己先逃了,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冯佳慧气的几乎发了狂,她还从来没有想到手下的人竟然敢这样,翻江倒海,把她给弄进去淹个半死,这真是要了命了,怎么办?

    于得水的事已掩饰不住了,于得水还没有发现,还没有打电话来,如果他打电话来,我该怎么说,装不知道的?还是说是罗马列干的?现在这情况,简直是他娘的,唉。

    陈亦然啊陈亦然,要不是为了你,我哪能成这样,都是你这可恶的该死的陈亦然。

    冯佳慧放下电话,一屁股坐在椅子,两眼呆滞,沧然泪下。

    完了,完了,她的名声可是臭了,在这圈里,她没得混了。

    于得水啊于得水,你怎么惹着罗马列了,你为什么还派人威胁他,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

    于得水正在酒桌上,和人吃得不亦乐乎。

    放了苏浅浅,他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搬走了,给了冯佳慧交待,他就安全了。于得水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今天,找他办事的人,把他们拉到了一个很偏远的山上的一家私人休闲会所里,这里很安静,也很安全,根本看不出这里是一家高档的会所。

    什么山珍海味,珍禽猛兽,应有尽有,听说,有很多政府的人,都跑到这里来吃。

    于得水正和主陪上的蔡老板喝的高兴,他刚刚替蔡老板处理了一件大事,帮他摆平了桩经济案件,两个人左一杯右一杯喝得正痛快,于得水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得水,你在哪里?说话方便吗?”

    “什么事,你说吧,身边没外人。”说着,于得水一边得意的拍了拍蔡老板的肩膀:“咱们都是好兄弟,没事,说吧,你有什么事找我?”

    “得水,我没有什么事,是你有事了,你快上微博,看一下那个叫苏浅浅的微博上,发了你跟一个女人开房的照片,你快上去看看吧,要出事了。”那个朋友看到于得水的照片,吓了一跳,待他发现,网上已转发疯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和谁的照片?苏浅浅?”于得水一听到这里,给吓得瞪目结舌,他,他被人给曝光了?!苏浅浅,你出来就开始作妖了?我没弄死你,你倒对我下手了!

    冯佳慧,你这个狗娘养的女人!你竟然为了那个苏浅浅想弄死我!冯佳慧,你为什么这么干,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了,你为什么还这样,你为什么还这样对付我!

    于得水一脸的骄横一瞬间颓废的烟消云散,他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二话没说,哆哆嗦嗦站起来,摇晃着身子,说了句:“老弟,我还有事,今天就不喝了,先到这里,再见。”

    “唉,唉,于检,您这是?您可能不能走啊?”请客的蔡老板一看他要走,错鄂的张大了嘴巴。

    在众目睽睽之下,于得水却一路窜出了门,跟着他一起来的大个子刘,看到他这样子,也赶紧起了身跟在他身后一路急赶:“于检,于检,怎么了?”

    他的司机就在楼下大厅里吃完了份饭,正坐在前堂海吹着牛在等着他,一抬头,看到于得水从一边低头窜出来,有些没反应过来:“唉,于检,这么快,今天吃完了?”

    “没,没,先回办公室。快,有事。”于得水急的两眼冒火,他已完全不知东西南北,傻了一般。

    大个子刘也从后面一头雾水的跟着跑了出来:“于检,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