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2章范得龙的第一天

    一觉醒来,头痛欲裂,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反正是已经超越他的三斤极限量了,自家土酿的粮食酒喝起来味正,但后劲特别大,估计粮食纯度不够,兑的什么山里产的土特产,火烧火撩的还上头,山村里的人实在,说话实在,办事实在,这喝酒也实在,范得龙这个“酒国霸王”也是霸不起来了。

    晃了晃脑袋,勾起回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报纸粘满屋,墙上棚上到处都是,显得十分干净,有一种走进文字殿堂的感觉,穿上鞋子,推门而出,啊!一股清新自然之气沁人心脾,这是自然的味道,这是泥土的芳香,入眼是连绵起伏的群山,翠绿的颜色养眼极了,让范得龙终于认识到了自己如今也成了山里人。

    “小范村长起来了,走,到我家吃饭去,昨天下的,今早过去猎了一只肥野鸡,土豆蘑菇炖小野鸡,昨晚喝了不少,早上咱们再透透。”黑老头笑走了过来,此人姓张名广福,倒是一个实在的名字,看着挺老,其实岁数不算太大,也就五十多岁,只是岁月的侵蚀让他看上去有些显老罢了。

    做了做扩胸运动,范得龙笑着道:“广福叔,这一大早的吃点清淡的,肉腻的东西我可吃不下去了,昨天晚上的兔子肉可把我撑着了。”

    黑老头张广福裂着嘴笑道:“山里面别的东西没有,就是野味多,什么山鸡野兔长虫野猪的我们这里多的是,小范村长,你一个大学生能到我们这山疙瘩里来,那是我们大山沟的荣幸,走走,你婶子把菜都做好了。”

    范得龙见实在是无法推脱,只能匆匆洗了一把脸,刷了一下牙就跟着走了。

    昨天晚上喝酒喝多了上头难受,第二天早上再喝一顿把酒透透,你还真别说,几杯小酒下肚,再吃上几块炖得熟烂的纯正野味的山鸡肉,范得龙的脑袋还真就不那么痛了。

    一抹嘴,他环目看了看张广福家的环境,三间青瓦房估计有些年头了,外面一些青瓦缝隙部位上都长了草,两三窝燕子叽叽喳喳在厨房墙上安了家,东西两个屋子,东屋是张广福两口子住的地方,西屋可能是他们儿女住的地方,屋子里的摆设有种电视里演的七、八十年代的时候,红砖地面,一套土木匠打造的柳木家具刷着红,炕尾是一个大柜子,里面装的被褥,简陋但不失干净。

    再看看忙里忙外,却不爱说话吃饭也不上桌的张广福老婆广福婶子,一脸的慈祥,面脸的褶皱,标准的勤劳农家妇女,这是一户最标准的最底层百姓之家,在中国农村这样的人家也许有很多,他们过着他们自己认为的幸福生活,老婆孩子热炕头,农夫山泉有点田。

    范得龙随口问道:“广福叔,你看我是初来乍到,你先把咱们村子的情况给我介绍介绍,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

    张广福老汉吃完饭就随手卷了一颗旱烟点上,正宗的烟叶子大老旱抽起来如一个冒烟的大筒子,此旱烟就有一个特点,有劲,够辣,还便宜,自家种自家收,不过一般抽烟的人受不了,范得龙摸出上衣口袋里一盒白色七匹狼烟,自己点上之后又递过一支道:“广福叔,抽这个!”

    要说这七元钱一盒的白色七匹狼烟在城里只能算是低档烟,但在这山村里却是只能在办红白喜事上才能抽到的高档烟,张广福喜滋滋地接了过去,将烟卷夹在耳朵上,裂着嘴笑道:“白狼,好烟啊,等一会儿这旱烟的辣味过去之后我再好好品一品,嘻嘻,小范村长,要说俺们这大山沟村人口也不少,当年下面的水库移民,害怕水副冲开挨淹,有许多户人家都搬到上游来了,可水库没冲开,他们却是来后悔了,这穷山沟里有什么好发展的,虽说靠着党的好政策,村村通公路也修到咱家门口来了,可这山旮旯的地方,也没什么耕地,也就靠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打点粮食,弄点山里的土特产换点钱花,饿是饿不死,可要过好日子却是难呀,整个村子有七十八户,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三百六十三口人,出去打工的有七十二人,还有十三个人是木匠、瓦匠什么的,在外面包活干,也是三天五天,十天八天才回一趟家,这村里面现在多是一些老人妇女儿童在家守着。”

    要说这村里的情况张广福老汉是如数家珍,谁家有什么人,叫什么名字,都在干什么是全都装在心里面,我点了点头,又道:“广福叔,那咱村里有几个党员,村委会除了你还有谁呀?”

    嘿嘿一乐,张广福掐灭了手中的大老旱烟,喝了一口水才道:“什么村委会,就咱村里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吧,跟你说实话党员就我和复员军人铁生家的二小子牛娃是党员,他也兼着村民兵队长,另外还有一个妇女主任大怪他媳妇水花,这村里加上你就四个人。”

    范得龙撇了撇嘴,看来他是党政一把手全抓呀,手下满打满算就三个兵,这理想跟现实差距也太大了,放在他们县城里一个村长也算是肥缺,可放在这穷山沟里,村长呢屁也不是,苦笑一声道:“那广福叔,你说我这个村长应该干点什么呀?”

    张广福老汉裂嘴一笑,道:“小范村长,你看这村里能有个啥事情,要不你先把这村里那十几个娃娃的学习抓起来,这帮小崽子们家里穷,去外面上学太远也走不起,村里学校的老师又是来了又走,乡里迟迟没派来新老师,与其让那帮小崽子们上山下河地野玩,还不如让你先带起来,一个大学生怎么着也能教一帮小学生吧!”

    得,范得龙一阵懊恼,他这村长还没当出味来,就下贬成一个乡村小教师了,可这个时候他要是不答应在这村里想立足可就难了,硬着头皮咬着牙,他哼唧道:“那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