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三章 酒吧风波(下)

    酒吧角落半圆形半封闭的卡座里,坐着六七名俊男美女,萧瀚拉着王思杰过来,介绍这是电视台的王导,大家就都站了起来。



    萧瀚又给王思杰介绍这些人,首先介绍的是四位美女,其中一个圆脸女孩儿是萧瀚的女朋友,叫小雅,其余三位和小雅一样,都是今天参加电视台面试很有机会进入电视台的主持人候选,王思杰对那位长发紫裙美女特别在意,但人家手都没伸出来,只是点点头:“王导你好。”



    王思杰略有些不满,心说好大的谱,不过这个质素的女孩子,清冷高贵也是应该的。



    说起来,便是穿同款式的衣服,这位长发美女明显也和小雅他们气质不一样,有着大城市出身那种美女的靓丽逼人的气势。



    “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这是中医院的张医生,我亲兄弟一样。”王思杰拉过了张生,虽然美色当前,他也没冷落了张生。



    听说是中医院的医生,包括小雅在内的三个美女态度就有些淡,长发紫裙美女美眸翻个白眼看向了别处,也没理张生。



    张生心里暗笑,还赌着气呢,被自己逼着参加主持人的竞选,看来是恨透了自己。



    除了萧瀚外的两名男青年,是另外两个女孩的男朋友,一个在县政府工作,一个在事业单位,在县城来说,工作都很不错。



    “潘小姐没带男朋友啊?”坐下后,王思杰笑着问,他的目光,也一直在这位大美女性感身材的曲线上转悠。



    潘牡丹说:“我没男朋友。”说这话的时候又恨恨瞪了张生一眼,不过,心里,却并没有多么怪张生,和男友的事情,潘牡丹冷静下来想过,这么点小挫折他就弃自己而去,也幸好,没真的和他结婚。



    王思杰饶有兴趣的道:“潘小姐肯定是眼光太高了,谁也看不上吧?”



    潘牡丹拿起饮料吸吮,也没理王思杰。



    眼见王思杰脸上变色,萧瀚的女朋友叫小雅的女孩儿眼珠一转,娇笑道:“王导,你怎么不问问,我们四个明明是竞争者,怎么跑一起喝酒来了?”



    王思杰整了整脸色,微笑道:“是啊,我也奇怪呢。”



    小雅轻笑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她们就投缘,感觉不管最后谁能被电视台录用,我们都会成为好姐妹。”话里隐隐的,有点新任主持人非她莫属的意思,想也是,有位主播男朋友,在电视台里肯定能借上力,台里应该也很有关系,比起其她三个女孩儿,确实优势明显。



    潘牡丹只是吸着饮料,能不能竞争上主持人她并不上心。



    “是,一看小雅姐我就喜欢。”



    “小雅姐长得漂亮,人也好。”



    另外两个女孩儿却都奉承的附和,她俩本来就没报希望,知道自己两人也是陪太子读书,能借这个机会认识电视台的人,那就挺好。



    正说话间,旁边突然一阵噪杂,大家看过去,却是一帮社会青年呼啸而来,他们经过之处,过道的桌椅咯吱乱响,被撞的东倒西歪。



    “就是她,就是这小****在洗手间骂我!”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孩儿指着小雅乱骂,她依偎在一个光头青年的怀里,光头青年衣着光鲜,神态嚣张,夸张的硕大鼻环,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宣布着他社会痞子的身份。



    小雅脸都吓白了,社会青年大多在社会最底层,但他们什么都敢干,一瓶镪水泼下来毁了容,管你多大的权势,却也没办法恢复到以前。



    光头青年斜眼瞥着小雅,见小雅簌簌发抖的身子靠向萧瀚,不屑的嗤了一声,说:“一个个人五人六的,甭在这装,今天不管你们是谁,都不好使!老子人多,也不欺负你们,这么着,老子那桌刚刚消费够了十个镖,咱们赌一把,我赢了,我这货陪你们一人一晚。”说着,推开了怀里的女孩儿,又不怀好意的看着小雅,嘿嘿一笑:“要你们输了,这姐们儿就得陪我一晚……”



    小雅脸通红,却不敢吱声。



    萧瀚脸也微微有些苍白,硬着头皮说:“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光头青年突然眼睛一亮,伸手就把萧瀚拨到了一旁,炽热的目光盯在了潘牡丹身上,说:“这妹子真俊,啧啧……”嘴里,好像口水都流下来了。



    身后有小痞子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光头青年就笑起来:“原来是开茶楼的牡丹妹子,早听说过你,还是第一次见,你可真漂亮,不怪他们传的那么神。”咳嗽一声,说:“这样吧,我这边赌注不变,输了的话这几个妹子你们随便挑随便睡,我要赢了,就和牡丹妹子去喝茶。”又舔着脸对潘牡丹嘿嘿一笑:“牡丹妹子,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去喝喝茶和您聊聊天,以后咱们慢慢处,好不好,就当给个机会,认识下哥哥。”



    显然,潘牡丹气质出众,艳光逼人,令光头青年也不敢轻侮,嘴里也不再不干不净。



    见光头青年把目标转向了潘牡丹,在场包括萧瀚在内的几名男士心里都是一松,不盯着自己女朋友就好。



    小雅却气得肺都要炸了,明明没有了麻烦是好事,但偏偏就是生气,为什么看上她看不上我?对她的态度都不一样,怎么就这么郁闷!



    女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



    光头青年接过旁边小痞子递来的飞镖,问:“你们谁来?”斜眼看着萧瀚。



    王思杰闷头喝酒,心里暗骂,非过来干什么,倒不是怕这几个小痞子,打个电话分分秒叫他们进去,可是,得罪了他们,后患无穷不是?正经过日子的人家,无谓和他们招惹,何况就现在,挨个耳光,够丢一辈子人的。



    萧瀚等男士,全部默不作声。



    光头青年就嗤了一声:“一个个真他妈没种。”看向潘牡丹,笑道:“妹子,走吧,咱去你茶室喝茶,你以后啊,也甭搭理这些人,看到没,遇到事儿,一个个躲得比兔子还快,整一帮孙子!”



    潘牡丹俏脸微微变色,虽然对面这个大痞子话说得好听,但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要说跟他走,就算不出什么事,被别人传出去,自己还有脸做人吗?



    “走哇?!”光头青年走上两步,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来吧。”张生说着话,心里叹口气,这个潘牡丹,简直就是麻烦制造者,红颜祸水,还真是形容她的,可能以前自己对她那样也不全怪自己呢,谁叫这个尤物天生就有魅惑男人的资本呢。



    站起身,张生就从光头青年手上把那簇飞镖抓过来,顺手向身后一甩。



    小痞子们开始都一呆,随后,纷纷惊呼起来。



    却见这十来枚飞镖“噗噗噗”全部命中靶心,要知道,张生和标靶的距离比之比赛飞镖时的投掷线远了足足有一倍,而且,张生更是背对着标靶扔的,还是十枚飞镖一起,顺手一扔,便镖镖命中靶心,这手艺,简直听都没听说过。



    张生也不回头看,好像知道是什么结果,对光头青年道:“还用再比吗?”他倒也不是故意卖弄,只是想叫对方知难而退,不会再有别的麻烦。



    光头青年目瞪口呆,好一会儿,看向身边的女孩儿们,有的小痞子就紧张起来,自己的女朋友,就算是****吧,也不想随便送人,何况就这样被人挑牲口似的从自己身边把女朋友挑走,以后还有脸出来混吗?



    张生挥挥手:“我没那个闲心,你们请便吧。”



    光头青年脸色阵青阵白,想说几句场面话,终究说不出来,这个跟头栽得太大了。



    哼一声,光头青年挥挥手,带着小青年们悻悻而去。



    小雅等几个女孩儿同样目瞪口呆的看着张生,这位医生,一直没怎么说话,甚至坐在那里半边身子都被胖胖的王导挡着,大家也就没留心,现在仔细看,英俊倜傥就不说了,一举一动都那么帅气,简直酷的令人发指。要不是身边男友在,这几个女孩都是同样的心思,能请他喝一杯就好了。



    萧瀚几个年轻男士脸都有些热,知道今天被这个张医生,完全的比下去了。



    王思杰却是微笑拍了拍张生肩头:“老弟,你真是高人啊,十八样武艺样样精通。”



    要说最不觉得奇怪的,是潘牡丹,自从和这个恶少重逢,不管恶少身上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好像都已经习以为常,甚至可以说已经麻木了。



    就说外婆多年的哮喘病吧,喝了恶少熬制的中药后,已经见了效果,最近几天,外婆已经可以在小区里走上几个来回,没了以前稍微干点家务活就急喘的症状,还时常说她自己神清气朗,身子好得不得了,其实外婆身子骨渐渐硬朗,自己都看得出来。



    怪不得以前那么嚣张,其实他是真有本事呢,只是以前懒得用,现在生活所迫,不得不为之。



    瞥着张生,不知道为什么,潘牡丹心里竟然有些难受,恶少这种人,就该高高在上不靠本事吃饭才对,现在的处境,实在有些可怜。



    然后,潘牡丹猛地醒悟,不由暗骂自己,想什么呢,真是贱骨头,就好像自己希望养着他,给他当寄生虫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