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号疗养院_分节阅读_15

    “他就是第五个人?”这么说的话那一夜是真的!我猛地抓住nasi的肩膀,声音颤抖地说:“他在哪儿?”

    “他在方华的脑子里啊。”nasi摇了摇头,叹息道:“他也是方华分裂出来的人格之一,不过并没有像夏明那样变成真实存在的人,只是时不时会出现那么一次。”

    “所以我们为了控制催眠的过程,特意加入了院长这个角色。”nasi玩味地笑了笑说:“你忘记是谁通知你院长要回来的了?”

    ——“小东吗?我是nasi啊,一会儿院长要回去,你好好把二楼的会议室收拾一下,他这人有洁癖,你要是收拾不好,小心被炒鱿鱼啊!”

    原来是他,我之前脑子里并没有院长的概念,nasi从电话里一说,就自然而然地把他嵌进了我的意识里。

    可既然如此,那红衣女人出现的作用又是什么呢?nasi似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说:“和院长一样,她应该只是方华一部分意识而已,但因为反应不强烈,所以很快就消失了。”

    “那巫未他们为什么也会离开?”nasi说得确实有几分道理,可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们每次都会离开。”nasi撇了撇嘴说:“我和黄百川也是后来才发现的,方华想象出来的这些人,每过一段时间都会从这疗养院里出现,然后再消失。”

    “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我吃了一惊。

    按照我的想法,既然nasi可以在我的记忆里面植入院长,那黄百川自然也可以将红衣女也放进我的脑子里。

    虽然我不知道他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但从那天的情况来看,我在听方华唱歌的时候,很可能就被催眠了一次。

    这和之后黄百川奇怪的表现也能联系得上,只是我记得院长是和巫未坐在一起的。看那丫头的表现,她也知道自己身边有这么个人。

    那就奇怪了,如果院长纯粹是方华自己臆想出来的,巫未根本没理由和他一起听歌儿才对,他们完全不在一个次元里面!

    难道是因为这完全是方华自己的幻觉,所以他们理所应当就都互相认识了?

    事实上,除了巫未之外,院长好像也从来没和别的人说过话。但既然他能和巫未坐在一起,就说明巫未实际上是认识他的。

    也就是说之前的疗养院里很可能有这么一个人,至少在方华的潜意识里认为是这样,而且看他说话的样子,应该是有些暗恋面具男。

    既然如此,为什么nasi会认为他也是分裂人格呢?我隐隐有了些思路,但还缺乏一些关键性的证据。

    “发生过两次。”这时,nasi思忖了一下道:“只不过在第三次的时候出现了点儿意外。”

    “是关于第五个人吗?”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仅是关于第五个人,也是关于你!”nasi伸出手指在我胸口戳了戳,抬眼道:“你是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但那并不是真相的全部。”

    “你们还瞒了我什么?”我攥了攥拳,强忍住没在他的脸上来一击。按照当初的约定,我只是负责辅助治疗病人而已,可现在看来,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明显超过了界限。

    “不是我们瞒了你什么,而是你自己忽略了什么。”nasi双手抱肩,走到门口,背对着我说:“现在这里就剩下了我,你和黄百川三个,你觉得谁会是那多出来的第五个人?”

    难道是我自己?我看着nasi,他也看着我,眼睛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有一天方华突然躲进了柜子里,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就完全换了个人。我们问他是谁,他说他叫赵小东,是方华分裂出来的一部分人格。”

    “方华本来就精神分裂,但能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是副人格的,你还是第一个。” nasi嗤笑了一声说:“你虽然没有分裂成巫未他们那样子,却和方华的主人格相互交替存在了很长时间。”

    “很长时间是多久?”我问道。nasi的话让我产生了一些触动,但我打心底还是不相信他,这种说话实在太离奇了。

    “大概一个多月吧。”nasi掏出根烟,点上,他使劲儿嘬了一口,烟雾弥漫开,将灯光染成了朦胧的灰色。

    “所以我和黄百川一起,跟你做了个协议。”nasi又是一口,将剩下烟卷直接吸了个干净,“我们对你进行催眠,将你和方华暂时分离出来,同其他几个副人格一起,看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结果呢?”

    “结果很显然是你赢了,从病理学的角度来看,方华完全承认了你的地位。”nasi的鼻子和嘴里同时飘出一股股的烟雾来,像是个茂盛的香炉,“其他几个人还是和原来一样,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全部消失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实话,nasi所说的这些事情我根本都不记得。但如果我也和巫未一样只是个映像,那方华肯定还是在这疗养院里的。

    这样的话,我得趁自己还没消失,为他做点什么。

    “你总会慢慢想起来的。”nasi把烟头扔进院子里,捋了捋头上散乱的头发,脸色冷冷地道:“我之所以把真相告诉你,不过就是让你明白自己的身份。”

    “黄百川是不是说放你明天回家?”nasi哼了一声,说:“现在方华消失,你就是那个最佳的实验材料。”

    “一个连自己的家都不顾的男人,又怎么会在乎你的生死?我好心来救你,你可得珍惜机会。”nasi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肯定也不想被人整日监禁着,身上插满输液管吧?”

    我没有说话,的确,黄百川是不太值得信任,但nasi同样如此。他当初既然能抛弃方华,等出去以后也一样会抛弃我。

    我不知道这种人在乎的是什么,但他绝对不会为了救我而大半夜地跑过来。他一定是有别的目的。

    “喵!喵呜!”就在我想着怎么拖延一下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猫叫声。开始我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了,但看nasi的凝重的脸色,应该是真的有猫在叫。

    “你也听见了?”nasi踮脚走到门口,四下看了看。外面黑黢黢的,我不觉得他真能看见什么东西。

    “是野猫吧。”我悄悄往柜子那儿挪了挪,如果方华这次又躲起来了,十有八九是在这柜子里。

    “不是野猫,是有人在哭。”nasi从腰间一摸,手里多了把锃亮的刀子。他伸出舌头在刀刃上舔了舔,我似乎看见上面有些红丝飘过。

    “黄百川这个老头子,真是死了也不安静!”nasi狞笑一声,就钻进了雨幕里。

    黄百川死了?难道他被nasi杀了?不行,我得赶紧去二楼看看。

    雨声小了一些,我还没走几步,就发现有间屋子的灯亮了。凄厉的猫叫划过夜空,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忽然就出现在了院子里。

    是nasi,他在巫未的房间里做什么?我悄悄走过去,往里面瞄了一眼,nasi就像疯了似的,胡乱地挥动着手里的刀子。

    可是他身边什么都没有。

    我不知道他是疯了,还是真的看见了什么其他的东西。

    雷声又响了起来,我偷偷到厨房拿了根筷子,塞进了巫未的门闩里。这尘封已久的锁扣,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我一路摸到二楼,黄百川的屋门大开着,一股浓郁的药味儿从里面飘出来。我摸到墙上的开关,光线亮起的时候,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面具男被五花大绑地捆在凳子上,头低低地垂着,不知死活。而就在他的身边,黄百川环臂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地,就像是睡着了。

    “黄大夫?”我试着推了推黄百川,他身子死沉死沉的,体温也很低。

    地上散落着一堆白色的药片,没有血渍,也没有搏斗的痕迹。我不知道黄百川是不是有嗑药的习惯,但眼前更像是服毒自杀的现场。

    面具男的情况要比黄百川好一点,不过也没好到哪儿去。这些事情都是nasi干的?

    “不要相信任何人!”——我忽然想起来,那几个药盒里面,应该只有阿莫西林是西药,而黄百川和nasi正好一个是中医一个是西医。

    他是提醒我不要相信nasi?不管黄百川到底想干什么,我现在只想拿到钥匙出去,医院里只有nasi身上有手机,我可不觉得他会借给我。

    就在我四处忙着找钥匙的时候,楼下忽然传来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我心里暗道不好,出去一看,果然有个黑影滚到了院子里。

    “小东,你快点跟我走啊!”一道电光闪过,nasi满脸鲜血地站着,手里攥着那把刀子,笑着冲我挥了挥手。

    一瞬间之后,那黑影就不见了。我赶忙回到黄百川的屋子里,刚把门反锁住,外面就传来了剧烈的拍门声。

    “小东啊,我是来救你的,你怎么和方华那贱人一样不识抬举呢!”外面传来一阵阵刺啦刺啦的声音,应该是nasi正在用刀子划门。

    “救我?我呸!有用刀子救人的吗?”我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结果只在黄百川的口袋里找到了这房间的钥匙。

    “医生不都是用刀子救人的?”nasi哈哈大笑了一声说:“你tm赶紧给我滚出来,别浪费时间!”

    他狠狠在门上踹了几脚,吓得我心里一跳。这房间里连个扫把也找不到,唯一能用来做武器的也就绑面具男的那凳子。

    虽然我已经给他松了绑,但这小子根本没有半点要醒过来的迹象。而且那破凳子巨沉,以我的力气,ding多就在nasi的刀子下面坚持一回合。

    而且我还得照顾着这俩病号,外面的雷声轰轰隆隆的,伴随着nasi催命似的拍门声,听得我头都快炸了。

    冷静,一定要冷静!我关了灯,将凳子抓在手里,身子紧贴在门侧的墙上。如果那混蛋真的闯进来,我先用凳子砸他,他要是往后闪,我就趁机跑出去,他要是硬冲,我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咔嚓一声,那老式的门闩终于是被踹断了。我咽了口唾沫,还没来得及将手里的凳子扔出去,一束强光便照在了我的脸上。

    我手里的动作暂停了一秒,而就在这一秒的功夫,nasi的刀子已经抵在了我的脖子上:“宝贝儿,你智商堪忧啊,简直和方华那傻子一模一样。”

    “我可以跟你走,但能不能把黄百川他们带上?”我吞了口唾沫,将手里的凳子丢到了一边。

    “他们?”nasi嘀咕了一句,手里的电筒往屋子里一扫,黄百川还是趴在那里,可是面具男却不见了!

    一阵风声忽然袭来,我只感觉自己脖子上一松,nasi就被人扑到了。

    黑暗中,两个黑影滚打在一起。电筒早就飞了出去,在角落里滚了滚,等它停下来的时候,黑影也不动了。

    白色的光束正好打过来,nasi将面具男压在身下,手里的刀子已经高高举起!

    “不要!”我疯狂地冲了过去,nasi身子一侧,直接用手肘又把我ding到了门口。趁着这个机会,面具男直接把nasiding了起啦。

    可不知是体力太虚弱,还是身上受了伤的原因,他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nasi一脚踹了出去。一声闷响,屋子里的血腥味儿顿时浓郁了起来。

    “快跑!”我听见面具男虚弱无力地喊了一声,再然后nasi就冲了过来。我拿起手边的凳子,朝他一拽,挣扎着爬起来往外跑。

    但我还没跑几步,就被一柄飞刀扎刺穿了小腿。强烈的痛感直冲大脑,我脚跟一软直接栽在了地上。

    “不是说了让你别跑吗,真是浪费力气。”nasi摇头晃脑地走过来,我勉强后退了几步,手掌在地面上磨得生疼。

    “好了,好了,别紧张,忍忍的话,一下就过去了。”nasi蹲下身子,一道电光闪过,我又看见了他那张面目可憎的脸。

    就算是死我也得拉着你陪葬!我一把将腿上的刀子抽出来,一股鲜血飙出,剧烈地疼痛刺得我眼前一黑。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在nasi的身后,好像闪过了一个红色的影子。

    我紧咬着牙关,哆哆嗦嗦地举着手里的刀子,却不料nasi忽然就不动了

    “猜猜我是谁?”黑暗中,忽然响起了方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