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同人)(一八,佛八)同舟_分节阅读_7

    对不起没有任何用处。

    他抬起枪,扣动了扳机。

    之后的每个日日夜夜,他只要一闭眼,就会想到小满天真的眼里,不是仇恨,不是不甘。他最后说的一句话是:“八爷,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他闭上眼,任泪水在桌上砸出几个圈。

    然后手一拐,枪口抵上肩膀,又是一枪。

    十六

    风声是解九散出去的。

    底下扮作路人的家仆从早就开始吆喝,是张家士兵抄了齐八满门,屋里至少十几具尸体,血流成河说不上,但至少是够触目惊心了。

    “听说齐府就八爷一个人逃了出去,”他们站在人群之中,对围在齐府门前的士兵指指点点,“再这样下去,九门怕是马上就要完蛋喽。”

    “可不是嘛!不过你说这八爷能逃到哪儿去呢?”

    “谁知道呢。”

    裘德考是知道的。

    齐八抱着一个婴儿敲开门,要不是他肩膀上晕开的大血窟窿,裘德考甚至没看出来他降红袍子其实早已被血浸湿了。

    凉子堵在门口:“先生这是何意?”

    齐八看向裘德考:“裘先生,你我有言在先,如今张启山拿我开刀,你真的要坐视不管吗?”

    “你,我可以管,”裘德考往他怀里一指,“但他?”

    齐八手臂一紧:“他是齐家最后的血脉,望裘先生搭救。”

    “行了,”裘德考拉开田中,“快进来吧,齐八爷,您是贵客,那位先生和我都不会让你有任何闪失。”

    “至于孩子,”他伸出手,“我和凉子可以先帮你照看着,等你包扎好了再说。”

    “裘先生,您……”

    “八爷这是不信我?”裘德考手一摊,“还是不信那位先生?”

    凉子弯下腰,“先生放心,我们日本女性最擅长照顾孩子。”

    她柔软的手臂攀上齐八手中的孩子,一点点抠开齐八的手。

    “真可爱”她笑,“先生能告诉我他的名字吗?”

    “……齐羽,”齐八嘴唇不自觉的颤抖,“摧墙之匕,破石之羽。”

    “好名字,”裘德考眼角笑出了皱纹,“好名字。”他又重复了一遍。

    十七

    九门里每一门都留有一手保命的本事。

    齐家当然也是有的,坊间传闻他们能堪破时机,逆天改命。

    不过齐老爷子突然离世,让大部分听风就是雨的看客们把这条传闻都当做了笑谈。市井之徒,心思容易煽动,再加上口口相传,日子久了,大家也就不把这话放在心上了。

    然而事实如何,也只有齐八知道了。

    “卦者知天命,对生死看得很淡。”话是这么说,但张启山还是不放心。老爷子去世之后,他便强硬地把齐八叫到府上住了几个月。

    军事政要不能谈,生活琐事也甚是无趣,两人相处的大部分时间便都花在了喝酒这件事上。齐八酒量不好,头几次都是一杯就倒,烂泥般躺倒在沙发上。后来喝的次数多了,旁边张启山又陪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便慢慢地从一杯倒撑了过来,逐渐过渡到后来的一瓶,甚至更多。

    但喝过酒的人都知道,一杯倒的倒还好,眼一闭就了事儿。反倒是酒量不多不少的阶段最为尴尬,总能经历从兴奋到头晕,夸夸其谈到迷糊昏倒的状态。

    齐八就是在这个阶段说出了很多不该说的事情。

    他抱着酒瓶歪在沙发上,“佛爷,其实我爹是自杀的。”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提起这个话题,还说出了这么匪夷所思的话。

    张启山直起身子:“我以为齐老先生是患上了不治之症……”

    “什么不治之症?”齐八嗤笑一声,“在齐家,还从来没有过这种说法。”

    他愤愤不平地坐到张启山跟前,“你有没有听说过,齐家可以改命这件事。”

    张启山看他坐的不稳,伸手把人给扶住了。

    “这事儿是真的!”他又凑近了点,张启山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上因酒精而散发出来的热气。

    “我们齐家,本来就是有逆天改命的本事!”他一只手指着张启山鼻尖,“你信不信!”

    张启山连连点头,“信,我当然信!”

    醉了的人耳朵都不好,他没听到似得,“就知道你不信!”

    说完就在怀里一阵乱掏,费了好大劲才摸出几个十分破旧的铜板。

    张启山心想,糟了,该不会是把人给喝坏了吧。

    “这才是齐家最宝贝的东西。”

    他话说一半就愣住了,直勾勾地盯着手里的铜钱,半天回不过神来。

    张启山怕他陷进回忆里,出声提醒:“老八?”

    “你知道为什么最宝贝吗?”他一把抓住张启山,“因为它们可以改命。”

    “齐家人出生后,每九年的除夕,都会根据卦象所示,去往特定地点,等到阴阳交汇,新年钟声敲响之时,凭借机缘来寻找这么一枚小铜钱。”他扒拉着手里的铜钱,“四个,老爷子穷其一生也只找到了四个。”

    他猛地合上手,“但其实这四个也够了,足够帮他再活四十年了。”

    这种离奇的话,放在其他场合,张启山是肯定不会信的,但看齐八这般笃定的模样,他却又不得不信。

    齐八歪着头,半睁着眼看他:“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为什么老爷子还是死了,是不是。”

    “对。”

    “因为他坏了规矩,”,齐八肩膀耸动,“坏了规矩,这几个铜钱就和废铁没什么差别。”

    “送给你吧,”他把张启山的手拉到面前,痴痴地笑,“留着当个纪念。”

    张启山配合地摊开手,却见他手一收,咧着嘴笑起来:“算了吧,说不定以后我还能把这几个铜板利用起来,还是不给你了!”

    “你……”张启山直笑,“我真是服了你了。”

    齐八听着这话,觉得很受用,“你当然要服我,说不定以后我还能用这铜钱帮你呢!”

    张启山哪会把一个醉鬼的话当真,所以他也从没想过,此话会一语成谶。

    十九

    但凡是个人都会有私心,齐八也不例外。

    加上老爷子那四枚,他手里总共也只有七枚铜钱。

    一枚给了解九,一枚给了狗五。

    偏偏还是属于自己的那两枚。

    老爷子的铜钱,毕竟不属于自己,挡个灾倒还行,若要窥探天机,还是差了点。只有自己亲手捡到的,才能作为算命人通晓天命的媒介,方便他们以高昂的代价,来换取那么一点微乎其微的可能。

    只剩一枚了。

    日本会馆没有床,齐八也只能躺在地上养伤。

    谈不上适不适应,就算给他张床,他也没法在狼窝安睡。

    挺好的。他想,本来就没剩几天好活,哪能把时间都浪费在睡觉上。

    这边想着,那边门就开了。田中抱着齐羽走了进来。

    “先生近日可好?”她脸上笑容一片,手臂一摇一晃,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个温柔的母亲。

    “托您和裘先生的福,在下已经好多了。”齐八拱手示意,“前几日麻烦田中小姐照顾幼子,真是令在下过意不去。”

    “齐先生哪里的话,小羽安静又听话,让我带他一辈子都不成问题。”

    安静?

    齐八心里冷笑,齐羽是他特地托解九找来的,天生命里带火,是一刻也停不下来的脾气。现在这么安静,肯定是被喂了不该吃的东西。

    “田中小姐谬赞,”齐八伸出手,“还是不麻烦您了,孩子就交给我照看吧。”

    田中想了想,倒没过多纠缠,痛快地把孩子递了过来。只不过等齐八接过孩子之后,她一拍手,装作惊讶的模样,手在口袋里摸索一阵,继而递到齐八面前:“昨天帮孩子洗澡时把这个取了下来,今天却忘记给他挂上了,还有劳先生自己给孩子挂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