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九门同人)(一八,佛八)同舟_分节阅读_9

    至于现在……

    他扭头看了眼屋外。

    作为长沙的布防官,住宅当然要离城门近一些,他书房边上就是训练场,一回头便能看到底下的士兵正辛勤的操练。训练场一墙之外便是集市,人们或忙碌或悠闲,张启山想,活着也无外如此。

    而今到了东北,外人看着还算光鲜,他却心知肚明,此次乃穷途末路,落荒而逃。

    张家老宅是回不去的,他也没心情再好生挑选一处府邸,于是便由新月做主,在郊区买了处房子,挂了尹府的字样。

    尹府外是一片树林,此时正值深冬,白雪皑皑,目及之处全是一片刺眼的白。

    张启山收回目光,下意识就想张口:“副……”

    这么多年的习惯,怕是改不过来了。

    他眼底一片苦涩,自虐般再次挖开心中的伤口。

    如果没有让副官去那场大火里救人,他是不是就不会死?

    二十四

    狗五从东北离开之后,尹新月见他神色疲惫,便提出晚上和他一起去街上散散心。

    张启山虽然兴趣缺缺,却也还是应了,他现在终日无所事事,倒比四处奔走挣钱的尹新月还要闲一点。

    说是市区主街,但因天气太冷的缘故,四周还开门营业的店铺并不太多,两边摆着小摊的小贩也低着个头,看起来并不热闹,反而有点冷清。

    尹新月性子开朗,依旧还是少女般对万事万物充满好奇,有这样乐天性格的人在身边,张启山心情倒也淡然了许多。

    他回想起算命的常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尹新月突然一拍手,扯着张启山袖子指给他看,“启山,你看,那有个算命的在摆摊儿呢!”

    张启山脚步一滞。

    顺着尹新月手指的方向,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正坐在二尺来长的方桌后面,拿着把折扇摇头晃脑。

    “大概是骗钱的,”张启山压住呼吸,加快了步子,“我们走吧。”

    “哦……哦!”尹新月本来是想算上一卦的,自从见识过齐八的本事,她就对这行多了点莫名的喜爱,可乱世里摆摊算命的人少之又少,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一个,按她的行事作风,肯定是要算上一卦的。

    可张启山都开了口,她也不愿逆他意思。

    不过他们刚刚走到算命摊儿跟前,那年轻人就夸张地叫了起来。

    “诶诶诶!这位先生!我看您印堂发黑,是大凶之相啊!”

    尹新月一听,比张启山还着急,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这人从来……”

    张启山上前两步,低声说:“别听他的。”继而板着脸,看向年轻人,道:“我就是喜欢大凶。”

    说完便拉住尹新月,脚下刚想发力,却听年轻人回道:“喜欢大凶不要紧,您是破阵破邪,弑神杀佛的命格,自然是不怕的。”

    张启山听过这句话。

    那是很久以前,算命的整日把这几个字挂在嘴边,抱怨自己给他带了大麻烦的时候,又每日赖在卧房的沙发上不肯离去。

    多久没听到过这八个字了?

    张启山只觉得血液都要凝固了,他克制住心头暴躁,只一字一句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没等他回答,他又问:“谁告诉你的?!”

    尹新月瞪大了眼睛,她看着张启山太阳穴暴起的青筋,心惊肉跳地闭上了嘴。

    “您倒是先听我说完呀,”年轻人一脸惋惜地摊开手,“您这命格啊,锋芒太过外露,是伤人又伤己,怕是晚年难安呐。”

    “你这说的什么话!”尹新月沉不住气,听不得这种话,脸一黑就拉着张启山往外走,“启山,我们走吧!别听这人胡说八道!”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张启山就像是压制住了脾气,他拍拍尹新月,先安抚了她的情绪,然后状似平和地问:“你说完了?”

    如果不是年轻人眼尖,瞥到他垂在身侧紧握成拳的右手,肯定也会被他骗了过去。

    他心下一阵惋惜,却还是笑道:“爷您再别急,我这马上就说完咯!”话音刚落,就神神秘秘地掏出一个荷包,“我这有能帮您解决排忧解难的法子,只要您打发我点儿香火钱,这东西就归您了!”

    “里面是什么?”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年轻人竖起两根手指,“二十文,这东西就是您的了!”

    “好,我买了。”张启山爽快地扔出几个铜板,“那你现在告诉我,他在哪儿?”

    青年摇摇头:“我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的什么意思,”张启山嘭地一下拍上小方桌,“告诉你这些事儿的人在哪儿!”

    青年站起来,竟然和张启山差不多个头。

    他说:“佛爷,我以为那场大火,您是亲眼看到的。”

    “不可能……不可能!”张启山似乎在自语。

    他眉头深锁,眼中充斥着深不见底的恐惧,泥塑一般的脸上,此刻竟流露出如少年一般无助的神色。

    “好,我不问他在哪儿,”张启山抓住年轻人,宛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

    年轻人低下头:“佛爷,此去天长日久,还望您多加保重。”

    “你……”

    可惜张启山都来不及问完这句话。

    年轻人功夫好得可怕,他几乎在瞬间就推开了张启山,脚下一点,继而越上了房梁,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消失在了二人面前。

    “……不会的”张启山喃喃道。

    那场大火之后,他以为他是扛住了的,抗住了被斩去手足一般的痛苦,扛住了继续苟活于世的折磨。他以为自己很强,可以和多年前一样,从病房里站起来,再次成为那个ding天立地的张大佛爷。

    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自己以为坚不可摧的那道防线,其实里面早就烂了,烂透了。

    尹新月很久之后才敢出声提醒:“启……启山,那个荷包……”

    张启山一个激灵。

    对,还有荷包!

    他拿起荷包,手忙脚乱地拆了好几次才拆开。

    拆的时候,张启山希望里面是一封信,退一万步,仅仅几个字也好,只要能让他知道,他没死,他还活着。

    只要他还幸运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他现在身处何方,哪怕是万里之遥,哪怕他们此生再也不会相见,张启山想,这样就够了。

    然而事实总是不如人意,荷包里并没有任何纸状物。

    张启山胸口起伏地厉害,他一只手捏住荷包底部,把它口朝着桌子抖动了几下。

    四枚陈旧的铜钱一瞬间就掉到了桌面上。

    以前长沙城还没有面目全非的时候,他曾带人去找过齐八,那时他一副闲散模样,不从政,不从军,恣意逍遥,存在于尘世之中,又游离于世俗之外。只要是他不愿见的人,连张启山也毫无办法。

    他恍惚中回忆起那年庙会,他知道他在,他也知道他在,两人心照不宣地错过。

    如今他又经历了相似的时刻。

    他好像知道他在,知道这是他刻意留下的遗憾,知道他就站在对面那条街,看着自己。

    然后从此两不相见。

    fin

    二十五(番外)

    齐羽找到吴老狗的时候,吴邪刚刚出生不到一个月。

    他和齐八没有半分相似,吴老狗却还是一眼就发现了其中的联系。

    他问:“你和老八什么关系?”

    “眼力不错。”齐羽冷着一张脸,说出来的跟那二月天的冰柱一般,让人却之不恭。

    吴老狗好久没见过这么没有礼貌的晚辈了,但涉及到老八,他还是耐着性子问:“你叫什么?”

    “齐羽,”他直视着吴老狗,继而轻飘飘地说出了惊天炸雷,“我是它的人。”

    吴老狗眉一敛,心想,齐铁嘴这王八蛋,到底瞒了老子多少事情!

    齐羽见他反应不大,点点头,“九门当家人,胆量够格了。”说着便从口袋里摸出一枚铜钱,“他也给了你一个,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