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阆苑记&悬疑向_分节阅读_1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阆苑记&悬疑向》作者:anne悦

    文案:

    厕所读物一篇,大家不要见笑,就当捡个乐子看了 ,嘿嘿!

    本文悬疑向,共包括四个案子:血妖诡笛案、苗女巫蛊案、前朝遗藏案、西南鬼兵案。

    关于更新,即日起日更,然后八月份之前就可以完结啦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撒娇打滚求包养!么么哒(づ ̄ 3 ̄)づ

    哦对了,到,先告诉大家一声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离殇 ┃ 配角:赵钺戎,贺兰铭,朱袖 ┃ 其它:悬疑推理,再续前缘

    ==================

    ☆、写在前面的话

    上回写到,白宸亲口下令将离殇剥皮拆骨,将骨灰撒到河里,以解京都百姓所中之毒,离殇死后,白宸悔恨万分,终日青灯古佛,只求能与离殇来生再续前缘,而后宫唯一的后妃袁盈珊则被认为是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

    最终贺兰将军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起兵造反,白宸禅位于贺兰长公子,而白宸本人也丧命于火海,自此江山易主,改国号“天承”。

    然而,就在新帝登基的那一天清晨,天山脚下的一个冰室里,一个削肩膀水蛇腰的美人悠悠转醒,一双丹凤眼顾盼生辉,额间一枚紫龙印随着美人意识的清醒,逐渐消去……

    离殇环顾四周,自己所在的这个屋子三面是石壁,还有一面是冰壁,地上和石壁上结着厚厚的寒霜,室内的摆设简陋,一桌、一椅、一床、一书架,书架的上方摆着一柄银色的长刀,桌前坐着一个青衫男子,手中执卷,离殇走上前去一看,不禁瞪大了双眼。

    “师父?”

    没错,桌前坐着的那名男子就是当年救下离殇的那名神医,自离殇记事起,神医便悬壶济世,治病救人,然而百年间那人的容颜却未曾老去,原本以为他是驻颜有术,现在看来,原来那人竟并非凡人。

    “我本是天上医仙,千年前下凡历劫,与你这狐狸结缘,狐族千年历劫一次,你本该命丧于天雷之下,但为师感念你千年来救人有功,便同那华扬天君下了一盘棋,那天君输给了我,便答应帮你渡劫一次,即日起你便要前尘尽忘,待在这冰室里赎罪,待百年之后业障消除的时候,自会有人将你救出。”

    说罢,神医一挥袖子,偌大的一个活人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离殇从书架上拿了几本书随手翻了翻,发现大多是一些医书,另外还有几本类似于武林秘籍的东西。离殇一边把书放回去,一边想着神医刚才的话语,狐族千年历劫他是知道的,但是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破的戒他竟想不起来,只是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百年之后

    春日的南国里头草长莺飞,色彩缤纷的野花纷纷从土里钻出头来,争奇斗艳,仿佛在向踏青的行人争宠,阳光是个稍显偏心的家伙,但是在这生机盎然的春日里头,他并没有忘记亲吻北方的广袤土地,草原、大漠,无一不沐浴在这金灿灿的暖阳下。

    天山脚下是一望无尽的草原,草原的那头,一匹悠闲的黑马踢踢踏踏的走来,马背上是同样悠闲的主人。

    赵钺戎信马由缰的走着,一边欣赏着辽阔无垠的广袤草原,一边倾听山鹰盘旋的簌簌风声,忽然,一阵微弱的人语传到他的耳朵里,似乎是在求救。赵钺戎停了马,四下环顾了两眼,便看到天山脚下竟立着一堵冰墙,而墙的后头隐隐约约有个人影,驱马上前,果然是有个好看的公子被关在冰墙后面。

    弦月眉,丹凤眼,直鼻薄唇,尖下巴,那人身上穿着一袭白衣,前襟和袖口绣着滚边,腰间系着一条黑色的腰带,上头用银丝绣着莺啼春梅,布料上乘,做工考究,一头青丝用一根碧玉簪挽在脑后,整个人恍若谪仙。

    “公子为何被困此地?”赵钺戎伸手触摸了下面前的冰壁,问道。

    离殇没有答他的话,只是笑吟吟的反问,“公子可愿意救我出来?”

    赵钺戎没说话,只是拔出自己的佩剑,试探性地朝那冰墙上敲去,谁知甫一用力,那冰便碎裂了开来,赵钺戎走进那间冰室,抬眼看了一眼冰室里的陈设,皱了皱眉头,指着书架上的那把银刀问道,“你这里明明有一把利器,为何还叫别人救你?”

    离殇笑了一笑,回答道,“公子有所不知,这冰室只能从外面打开,里面的人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出去的,你刚刚也看到了,那冰墙那么薄,就算是用拳头砸,也能砸出一道生门来。”

    “哦?世间竟有如此神奇之物?”赵钺戎显得十分感兴趣,“难不成这间屋子是仙家用于囚禁罪人所用的?”

    离殇嘴角一弯,“赵兄猜得不错。”

    赵钺戎本来只是开个玩笑,可离殇的神情却并不像是在说笑,再加上两人第一次见面,他便知道自己姓赵……

    “你究竟是什么人?”

    离殇从身后捞出一条雪白的狐尾,“赵公子莫怕,你是救我出牢的恩人,离殇不会伤害你的,日后便让离殇跟在您的身旁,鞍前马后,以报答您的恩情。”

    “不不不,不用了,”赵钺戎连连摆手,“我,我施恩不图报的,你赶紧走吧,千万不要缠着我!”

    离殇上前一步,“那可不行,我狐族若是知恩不报的话,可是要五雷轰ding的。”

    ……

    最终赵钺戎还是带着离殇上路了,赵钺戎坐在马背上,看着那个抱着刀走在前头的纤瘦身影,“那个……要不然,你也上马一起坐吧,走路多累啊。”

    离殇闻言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多谢,不过我这刀可是重得很,你那马儿怕是驼不动我们三个的重量。”

    赵钺戎不说话了,他怎么忘了这茬,刚刚自己看着那刀的刀鞘上镶金嵌玉,刀把上还雕刻着祥云的图案,做工考究,甚是喜爱,便想拿起来好好观赏一番,谁知愣是没拿动,也不知道离殇那副小身板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

    “呦吼吼吼!”

    北方游牧民族粗狂豪放,对那些斯斯文文的中原人是有些看不起的,塔克木垭部落的人民尤其如此,他们经常劫掠过往的中原商贾,面前的这几个正是塔克木垭的人,他们瞧着离殇和赵钺戎势单力薄,离殇的衣裳还那么考究,便决定来宰一把这两只肥羊。

    一群粗狂的汉子将离殇二人团团围住,一边挥舞着手里的兵刃,一边叫喊着一些他们听不懂的语言,威胁之意很明显。

    赵钺戎见状,翻身下马,左手将离殇拉到自己身后,右手将剑横在自己前面,目光如炬,一副绝不妥协的模样。

    离殇在那群外族大汉中瞄了几眼,语气真诚的开口道,“你们最好是赶紧给我们让路,否则我第一次出手,恐怕把握不好轻重。”

    离殇和赵钺戎听不懂塔克木垭部落的语言,但是他们可听得懂中原话,离殇的话无疑惹怒了那群好战的蛮夷,他们更加大声地叫嚷起来。

    “哼,中原人就是爱吹牛皮,一只弱鸡也好意思在那里威胁我们,真是好不要脸。”

    一群粗野大汉的声音中,忽然响起一个脆生生的女声,离殇循声看去,见那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身边还跟着几个毕恭毕敬大汉,看那样子地位似乎不低。

    “哎,赵公子,你那马跑起来快吗?”离殇趴在赵钺戎的耳边低声说道。

    “当,当然快了,”赵钺戎局促的回答道,“我这可是千里良驹,是战马的种!”

    离殇看着赵钺戎通红的耳朵,勾了勾嘴角,“那就好。”

    说罢,离殇拽着赵钺戎的胳膊把他往马上一扔,接着用刀把往马屁股上一抽,那匹千里良驹长嘶一声,撒开了蹄子就跑,拦都拦不住。

    塔克木垭的人也不是傻子,他们深知,两条腿的是跑不过四条腿的的,于是便果断放弃赵钺戎,纷纷向离殇围拢了过来。

    离殇神色自然,将手搭上银刀的刀把,顿时银光一闪,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离殇便“锵”的一声回刀入鞘,而那个地位颇高的大小姐的衣服,也应声而落,两颗浑圆白嫩的□□在夕阳的照射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活像是两颗大金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小姐先是一愣,紧接着抱紧了自己的前胸,惊声尖叫。

    离殇不厚道的哈哈大笑了起来,踹飞了两个凶神恶煞地跑向自己的大汉,踩着他们沙包大的拳头一跃而起,施展轻功,向南掠去。

    赵钺戎的马是日行千里的良驹,狂奔之下没过多久就到了边关,戍守边关的将士见到来人之后二话没说就放行了,笑话,天承若是有谁敢给这位爷使绊子,那绝对是不想活了。

    赵钺戎入关之后见天色已晚,便找了一个小店住下,叫了两斤酱牛肉,一壶小酒,几个烤饼,一个人坐在大堂里独酌,往嘴里丢了一片牛肉,嚼了许久,却是食之无味。也不知道那狐狸现在怎么样了,虽然他是个妖精,自己有点怕他,但是他为了让自己脱险……

    “呦,叫了这么多东西,这是特意等我呢?”

    赵钺戎正担心着呢,忽然听到自己身后有人说话,猛地一回头,那人却闪到自己面前坐下了,来人正是离殇。

    “你,你没事?”赵钺戎瞪大了眼睛

    “我怎么会有事?”离殇有样学样,同样瞪大了眼睛,“别忘记,我可是妖精。”

    “哦,我忘记了。”赵钺戎抓了抓脑袋,“那,你会点石成金吗?我听说狐妖都会法术。”

    “呃,不会。”离殇看着赵钺戎一脸期待的表情,有点不落忍,眼珠子转了两圈,道,“不过我会腾云驾雾。”

    “切,那有什么了不起的。”赵钺戎面露不屑,“不就是轻功吗,我也会呀。”

    离殇笑了笑,没吱声,想着神医对自己说的话,“你的根基已毁,再也无法修仙,也不能修习法术,从今往后就只能做一个凡间的狐妖了……”

    “来吧,别愣着了,赶快吃吧,吃完了好好歇息,明儿个一早,我们南下去江南。”说着,赵钺戎把筷子往离殇手里一塞,离殇接过筷子之后,往嘴里塞了一块牛肉,笨拙的咀嚼了起来。

    “怎么了,不合胃口吗?”赵钺戎见离殇嚼了半天也不咽,便开口问道。

    离殇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叹了口气,“太久没有吃东西了,我都有点不会吞咽了,算了,睡觉吧,做个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