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阆苑记&悬疑向_分节阅读_17

    离殇朝那宫女的尸体扬了扬下巴,“你看那宫女的神情。”

    只见那宫女双目圆瞪,眉头紧锁,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度恐怖的事物。嘴巴大张,连嘴角都裂开了,足可以塞得下一个拳头。

    “那宫女的脊柱被拉断了,无法行动,也没有办法反抗,但是她的眼睛却没有瞎,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自己的心脏被别人活生生的取出,有多么的恐怖,不言而喻。”

    赵钺戎闻言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活……活体取心?那凶手究竟想要做什么,竟会下如此毒手?”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离殇道,“她应该是在饲养控心蛊,而蛊虫是必须在心脏还跳动的时候就放进去的。”

    话音刚落,门外忽然冲进一个作宫女打扮的蒙面人来,手提长剑,直取离殇。赵钺戎虽然不是什么绝ding高手,但也绝不是个废物。一把将离殇推开,“锵”的一声,宝剑出鞘,一下子挑开了刺客的长剑,那刺客显然是冲着离殇去的,见偷袭没有成功,便又扭转方向,一掌拍向赵钺戎,却是一记虚招,转而提剑直指离殇,势同破竹。赵钺戎一个走神,那刺客的长剑就来到了离殇的面前,离殇慌忙闪过,只被削掉了一缕头发,那刺客见一击未成,招式便凌厉了起来,招招致命,离殇躲躲闪闪,像只被猫撵的耗子似的满屋乱窜。

    久而久之,那刺客觉得不对劲儿了,离殇虽然看似狼狈,但却没有被伤到一丝一毫,与其说他是在仓皇逃窜,不如说他是慌而不乱,思及此处,刺客的眼神变的迷茫了起来,动作也迟疑了不少,忽然,离殇冲自己微微一笑,那刺客瞬间知道自己上当了,原来离殇刚刚是故意为之,在那逗自己玩呢。

    刺客直到今天是无论如何也也达不到目的的了,干脆一咬牙从窗户逃了出去,反正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可离殇哪能那么容易就让她逃走,尾随那刺客也从窗户跳了出去。

    不过那刺客轻功似乎极高,跟只鸟儿似的一飞冲天,向远方掠去,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高手能够达到的水准。离殇武功虽然恢复了,但是寒眉取蛊的那下子,多少将他的经脉给冻伤了,因此依然无法使出全力,好在赵钺戎够机灵,抓起两块石子往空中扔去,离殇蹿起来虽然没有那刺客那么高,但是却在半空中踩了那石子一脚,再次借力,又往上蹿了一节,正好抓到那刺客的脚踝,将人用力往下一扯,在空中抡了个半圆,重重朝地上摔去。那刺客正落在坤宁宫的屋ding上,把琉璃瓦都砸下来好几块,赵钺戎看得嘴角一抽,“你赔我的屋ding!”

    离殇看着那刺客脚边一堆晶莹的丝线,了然道,“哦原来不是轻功卓绝,而是装备精良呀。”

    刺客被摔的七荤八素,好不容易站起来,却发现离殇已经抽刀来到自己面前了,无奈,刺客只能拔剑抵挡。

    离殇先是像平常一样右手执刀,跟刺客对招,只是速度极快,令人觉得力不从心招架不住,却又不至于让人溃不成军,百十来招下来,离殇又把刀交到左手,同样是速度极快,左削右砍,但这下那刺客却完全乱了阵脚。练武之人的身体记忆比起普通人强了可不止一点半点,刚才离殇速度极快的用右手给那刺客喂招,使刺客很快就记住了自己出刀的路数,这时候再反手打,就一定会扰乱对手的思路,令对方方寸大乱。

    赵钺戎站在底下一边看一边哭笑不得的磨牙,“离殇你个小贱人,简直卑鄙!”他长这么大,比武看了不少,也不是不知道兵不厌诈的道理,但是离殇干的这事儿,实在是太贱了,简直不能忍……

    “呵,依蝶姑娘胆子可真大,随便拿着把破铜烂铁就敢来行刺,在下实在是佩服佩服。”其实依蝶那把剑还算好的,但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宝剑撞上百墓,也只有沦为废铁的份儿。眼见着自己的剑被越削越短,依蝶却一点招都没有,最后只能把剩下的一截剑柄往离殇脸上一扔。

    离殇赶紧收刀,把飞到眼前的剑柄隔开,这要是飞到脸上了可不得了,非毁容了不可,那可怎么能行,我这么的貌美如花!

    趁着离殇拨剑柄的空隙,依蝶立马逃之夭夭,离殇扔了刀就想追上去,可是……

    “离殇!下来!!”

    赵钺戎在底下吼了一嗓子,离殇想也没想的就下来了,落地之后,离殇抬头一看,刚刚自己站着的那片瓦片上,亮闪闪的,跳起来一看,原来那里正插着一支飞镖,蝴蝶状。

    “好险!”赵钺戎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你得谢谢我你知道吗,要不然刚刚这飞镖就□□身上了!”

    离殇却并没有一点欢喜之色,反倒皱着个眉头,神色凝重。

    “怎么了?”

    离殇从怀里掏出一只铁镖来,蝴蝶状,“看来,那件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赵钺戎听得一头雾水,“哈?什么事啊?”

    “你还记得春天那件血妖的案子吗?”

    赵钺戎回想了一下,亦是皱紧了眉头,从离殇手中结果那两只一模一样的铁镖来,“这只蝴蝶飞镖,就是当初杀死万梅殿殿主的飞镖。”

    “是吗?”离殇背手,道,“这只蝶镖是我从昭辉门门主的尸体上取下来的,而凶手杀死昭辉门门主是为了杀人灭口。”

    “看来……”赵钺戎摸着下巴,道,“这两件事并不是独立存在的呀。”

    离殇低头思索了一会,“赵兄,西南那边有什么皇亲贵胄吗?”

    “皇亲贵胄?”赵钺戎想了想,“那倒是没有,不过有一个前朝的遗贵。”

    “哈?”离殇似乎挺不理解的样子,“前朝的遗贵能安然的显赫到现在,贺兰家有那么大度?”

    “哎呀,你有所不知……”赵钺戎将百年前的那场荒唐事娓娓道来。

    “前朝的最后一位皇帝名叫白宸,原本是个勤政爱民的皇帝,深受百姓爱戴,但是后来却被一个妖妃迷住了,那妖妃搞得他一生无子。后来不知为何,京城百姓中了一种罕见的毒&药,钦天监的道士说必须以那妖妃的血肉作为药引才能解毒,最后白宸就下令杀了那个妖妃,不过白宸似乎对那妖妃十分迷恋,妖妃死后,他就日日青灯古佛,不理朝政,更可笑的是,还让皇后监国,搞得民不聊生,□□这才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起兵推翻了前朝,但是当□□攻进大内的时候,却忽然有个太监来传旨,说是白宸自知自己无德,要禅位给□□,这下子,□□就算是想斩草除根都没法开口了。”

    “吁……”离殇听得一脸嫌弃,“原来那个白宸也是个心机biao呀,说什么禅位,这明显就是变相的保护自己的后人嘛!”

    “你……听了这故事就一点都不觉得熟悉吗?”赵钺戎看离殇对于那段前朝往事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禁有些疑惑,“我记得,那个妖妃跟你一样,名字都叫做离殇。”

    离殇瞥了他一眼,一摆手,道,“你该不会是觉得我就是那个前朝妖妃吧?别闹了!”

    赵钺戎点点头,“或许吧,可能真的只是重名了而已。”

    虽然赵钺戎那么说了,但离殇看得出来,他明显是将信将疑,“好吧,我其实应该跟我师父姓的,全名沐离殇,跟那个前朝的妃子不可能是一个人,你就别在那里胡思乱想了!”

    “好了,还是来接着说说那个前朝遗贵的事吧,我总觉得那货非常可疑。”

    “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白宸有一个一母所出的弟弟叫作白骞,那个遗贵就是白骞那一支,被封了个安乐王爷,世袭爵位,却没有什么实权。”赵钺戎摇了摇头,“说起来,你是怎么怀疑那个安乐王的?”

    “很简单,你还记得吗,当初血妖案的时候,知府做了一些欲盖弥彰的事情,暗中往外递线索,似乎是受制于人,我当时就觉得真正的幕后黑手一定势力不小,再加上这次西南事变,不难猜。”

    离殇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几声抚掌的声音,“离殇公子果然聪明,朕当初没有看错。”

    “哟,”离殇转身,“原来皇上都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先发制人,还要放任别人把奸细安插在自己身边?”

    “公子有所不知,”贺兰铭移步走进屋里,抬头一看,发现头ding破了个窟窿,脸色一绿,“□□曾经下令,除非是他们主动起兵造反,否则不得为难白氏后人。”

    “啧,”离殇摸着下巴,“那可就难办了,所谓控心蛊,就是以少女的心脏为容器,以猫的脑浆为饲料,饲养的蛊虫,这控心蛊的作用就是将人变作傀儡,八成是想用在皇帝身上,那姓白的明显是想要兵不血刃的夺得江山。”

    “所以朕当初才要将你留在宫中。”

    “你该不会是觉得我会解蛊吧。”

    离殇看着贺兰铭和赵钺戎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自古医毒不分家,依蝶大概也是觉得我对蛊术很了解,会破坏他们的计划,所以才想把我除掉,但我是真的不会呀!”

    钟粹宫里,依蝶一把擒住连玉麟的脖子,“你究竟背着我做了多少阳奉阴违的事?”

    “我……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连贵妃被掐着脖子从地上举了起来,双脚离地,脸色憋的通红,却还在嘴硬。

    “哼,你真当我是白痴吗?”依蝶被气得不轻,“我让你少去招惹赵钺戎,你却三番两次的引起他的注意;我让你废掉离殇的武功,可你却根本没有照做;我让你取少女心脏饲养蛊虫,你却偏偏盯上朱袖……”

    说着,依蝶手下的力道又加了几分,连贵妃此时已经开始翻白眼了,却忽然感觉自己被放了下来,趴在地上猛咳一阵过后,她才看清楚,原来是肖扬救了自己。依蝶原本是完全可以对付得了肖扬的,奈何她刚刚在离殇那里受了伤,所以就有些力不从心,只得匆匆逃走。

    “呃……谢,谢谢你救了我。”

    “不必,陛下早就料到那个女人会对你不利,所以让我等在这里,伺机行事。”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来?我刚才差一点被掐死你知不知道?!!”

    “因为,”肖扬仰着下巴,慢吞吞的说道,“我也想知道这些日子你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大家,昨天渣了,因为我昨天去了漫展,太激动,太开心,而且特别累,所以就没更文。

    我的天哪,我的伏笔都埋到上一个案子去了,我简直是太能扯了,看在我这么能编的份上,你们真的不考虑来一发评论吗??

    撒娇打滚求包养!

    ☆、梦魇(梦境有点恐怖,慎入)

    贺兰铭下令捉拿依蝶,但是依蝶却不知所踪。

    晚上,贺兰铭眼巴巴的跟在赵钺戎身后,可是赵钺戎却无情的关上了房门,离殇坐在桌边一边扒一颗橘子,一边笑得一脸暧昧。

    即使是知道彼此再相爱不过,也再忠诚不过,但是被隐瞒了计划,时候还是会觉得憋屈,所以赵钺戎决定今天晚上不要跟贺兰铭睡。

    “离殇,脱衣服上床,今晚咱俩睡!”

    离殇听着赵钺戎故意把声音拔高,就知道他是说给贺兰铭听的,便也大声的回答道,“好嘞!”

    赵钺戎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晾贺兰铭多久,一边嘴角含笑的躺在离殇的身边睡去了,夏夜静谧无声,只有间或传来的几声虫鸣,微弱,却很悦耳。

    “吱——”忽然,一声凄厉的鸣叫在耳边响起,赵钺戎的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但是眼皮却沉重得很,触觉倒变得十分清晰。分明是三伏的天气,却有阵阵阴寒的气息从地下升腾而起,窜到了头ding,左右翻飞,在床梁上萦绕不去。

    赵钺戎几次皱眉,终于把眼皮抬了起来,却一睁眼就看到了床梁上悬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仰着脸看不清楚五官,却穿着当朝太子的服饰,赵钺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心中充满了惊惧,想要起身将那孩子从床梁上摘下来,却发现自己身上阵阵酥麻升起,完全动不了了。

    忽然,那原本仰着脸的孩子低下了脑袋,睁着眼睛盯着赵钺戎,正是当朝太子贺兰雅彬,赵钺戎心底一惊——那孩子,竟然没有眼白!

    一双黑洞洞眼睛直直的撞进赵钺戎的眼里,那两只黑洞好像藏着这世上最可怖的精怪,又好像是要将赵钺戎的意识吸走一样。赵钺戎赶紧把眼珠转向一旁,不去直视那孩子的眼睛,但却忽然看到了那孩子脖子上的一块胎记,一块梅花形状的朱砂记。

    赵钺戎舒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贺兰雅彬脖子上确实有一块朱砂记,不过却是缺了一枚花瓣的红梅,自己经常跟那孩子逗乐,用毛笔蘸着蔻丹把那一枚花瓣添上,凑成一朵完整的梅花,可是今天晚上,是自己亲自帮贺兰雅彬洗澡的,他明明已经把那枚画上去的花瓣洗掉了,所以现在床梁上吊着的那个孩子一定不是贺兰雅彬。

    赵钺戎冷静下来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把目光移到床梁上,随即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原来是障眼法。”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少说也有四五十斤,床梁才多细,挂那么个重物不断也得弯,可是上头的床梁还是笔直的,一点悬挂重物的痕迹都没有。

    随着赵钺戎思路清晰起来,他的身体也渐渐可以动了,等那股酥麻感完全过去之后,赵钺戎猛的起身,站在床上,可那原本悬挂着的小孩子却不见了踪影,赵钺戎眼神扫到床梁的上方,又开始慌了——床梁上浮着一层薄薄的灰尘,可是却有一道两指宽的干净地方,就像是被绳子勒出来的一样。

    赵钺戎正对着那道痕迹皱眉呢,一个小小的脑袋从床梁下钻了出来,一双黑洞洞的眼睛不差分毫的对上了赵钺戎,惊得赵钺戎一下子跌坐回床上,再抬头看时,那孩子却又不见了踪影。赵钺戎只觉得背后蹿起一股凉气,将身上的鸡皮疙瘩一颗不落地撩了起来。

    背后传来滴水声和咀嚼的声音,听得赵钺戎头皮直发麻,他僵硬着脖颈,一寸一寸的回过头去,就见到刚才那孩子正坐在离殇的枕头上啃着一根人的手指,床上散落着一件白色的亵衣,和很多碎&尸,血水淌的到处都是,而离殇的头,正被那孩子抱在怀里。

    “啊啊啊啊啊啊!”赵钺戎抱住脑袋,发出一阵尖叫,那孩子却叼着手指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来。

    离殇睡觉很沉,完全没有练武之人的警觉,但是大半夜的脖子上传来的一阵剧痛,还是把他给惊醒了。离殇挣扎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赵钺戎正趴在自己的身上,紧闭着双眼,眉头紧锁,咬牙切齿,一脸的狰狞,而他的双手,正死死的扼住自己的脖子。

    离殇抬手抓住赵钺戎的手腕,赵钺戎却像是受到刺激一样再次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离殇由于窒息,将肺里的空气一点点的呼出去,妄图得到一点点的空隙,但是赵钺戎却一次又一次的收紧双手,像是非要置他于死地一样。

    赵钺戎呃头上青筋暴起,双手由于用力而露出青白的指节来,离殇不敢贸然将他的手强行掰开,因为他已经听到了赵钺戎关节处传来的“咯咯咯”声,若是这时强行把他的手掰开,那他的手指多半会断掉。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