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阆苑记&悬疑向_分节阅读_18

    “救,救……”

    离殇此时已经因为窒息而脱力了,抓着赵钺戎手腕的双手也渐渐滑了下来,翻着白眼拼命喊救命,可发出的声音却微不可闻。就在离殇在心里默哀“吾命休矣”的时候,贺兰铭忽然推开门进来了,“钺戎,你在做什么?!”

    贺兰铭上前抓住赵钺戎的肩膀,试图把他拉开,却发现根本办不到,离殇见救兵来了,便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摸了一把赵钺戎的手肘,贺兰铭会意,抬起胳膊,一个劈手打在赵钺戎的麻筋上,赵钺戎的手松了几分力道,离殇赶紧趁机逃走。

    伏在床边咳了好一阵子,离殇抬起手来,“啪啪”给了赵钺戎两个耳光,贺兰铭一看急了,抬手就要打回去,离殇却朝他吼了一句,“干嘛干嘛干嘛?我这是在救他你懂不懂?!”

    贺兰铭皱眉,“救他?”

    “没错,”离殇揉了揉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脖子,“这货八成是中了摄魂术,做梦来着。”

    贺兰铭看了看怀中悠悠转醒的赵钺戎,对离殇说道,“多谢,原本今日,睡在钺戎身边的应该是朕。”

    离殇一挑眉,看来那女人不得不除呀!

    离殇把三指搭在赵钺戎的脉门,检查不出任何异样,离殇皱了皱眉,将内力顺着赵钺戎的筋脉送进去,在他的周身游走了一遭,片刻,离殇收回了手,“他的身体里有两股生命迹象。”

    贺兰铭皱眉,“什么意思?”

    “要么,”离殇伸出一根手指来,戳了戳赵钺戎的肚子,“是他怀孕了。”

    赵钺戎闻言,给了离殇一个暴栗,贺兰铭挑眉。

    “要么,”离殇被打之后嬉皮笑脸,“是他被人下蛊了,那个第二个生命,就是那只蛊虫。”

    “那就取出来呀。”赵钺戎对自己被下蛊的事完全不在意,“你上次被下蛊,不就取出来了吗?”

    “那不一样,”离殇摇了摇头,“一是因为我中蛊时日尚浅,蛊虫很容易取出来,而是因为我中的蛊是用来阻断筋脉的,它只是趴在我筋脉的某处,使真气不能游走罢了,你这只……已经钻进脑子里了,除非由下蛊之人亲自动手,否则取出来就是死。”

    贺兰铭听了之后脸色铁青,“来人,把连贵妃给朕绑来!”

    “嗳?”离殇懵了,“这么晚了,不太合适吧?”

    贺兰铭充耳不闻,离殇见状,摸着下巴在心底默叹一声,伉俪情深。

    连贵妃大半夜被人的从被窝里揪了出来,一路拖到坤宁宫,离殇见她衣衫不整,披头散发,还光着脚,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被连玉麟瞪了一眼。

    “皇上大晚上的把臣妾叫来做什么?”连贵妃朝端坐在上位的贺兰铭抛了个媚眼。

    “得了得了,你丫也别装傻了,”离殇掏了掏耳朵,“赶紧把赵钺戎的蛊取出来!”

    “哦?”连贵妃依然在装傻,“离殇公子在说什么呢?本宫怎么听不懂啊?”

    离殇冷笑一声,“我知道你想跟我们谈条件,但是你现在没有筹码。”说着,离殇从身后拎出一只黑猫来。

    连玉麟一见那猫脸色就变了,离殇知道,这是上钩了。

    “记载控心蛊的古籍残缺了几页,所以我虽然知道控心蛊的功用,却并不知道它是怎么起作用的,说吧,只要我听到了我想听的,那个人就会平安无事。”

    连玉麟咬着嘴唇低下头去,似乎不准备合作,但离殇老神在在的坐在桌子上,抚摸着那只黑猫,一点都不着急,像是咬定了连玉麟会就范。

    “控心蛊……”果然,连玉麟还是开口了,“是以猫脑为饲料,中元节出生的少女的心脏为器皿来饲养的,这种蛊需要两个步骤,第一是要将雌蛊下到皇后体内,另一只雄蛊要下到皇上的体内,帝后行房之时,皇后体内的蛊虫会将皇上体内蛊虫唤醒。”

    “所以,”离殇摸着下巴,“你之前一个劲儿的勾引皇上,就是为了不让两条蛊虫相遇?”

    “不错。”连贵妃抬头看了一眼贺兰铭,“好在皇上够聪明,读懂了我的深意,故意冷落皇后,这才没有中招。”

    “那皇后的梦魇也是因为他体内的那只蛊虫喽?”

    连贵妃摇了摇头,“雌蛊只起到唤醒雄蛊的作用,对皇后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影响。”

    离殇点点头,“知道了,看来摄魂术的事应该是依蝶搞出来的,跟你没有关系。”

    “皇上!”连玉麟忽然扑倒在贺兰铭的脚边,“求求您了,救救我们苗疆的部落吧!安乐王爷控制了我苗疆皇室,我父亲已经被软禁了,生死未卜,求您出兵救救我们吧!”

    贺兰铭皱眉,“你先起来。”

    离殇看贺兰铭那样子,似乎并没有救助苗疆的意思,道,“连姑娘与我有恩,离殇定当竭尽所能帮助苗疆。”

    贺兰铭对离殇的话没有表态 ,只是让连贵妃回去。

    “离殇,你说连贵妃对你有恩,是什么意思?”连玉麟走后,赵钺戎向离殇问道。

    “还记得上次我失去武功的事吗?”离殇一边说一边铺被子,“原本依蝶是让连贵妃下蛊咬断我的筋脉,彻底废掉我的武功,但是连贵妃却私自将蛊虫换掉,只是让我暂时经脉滞涩罢了。”

    “原来如此。”赵钺戎恍然,“原来那女人一直在暗中帮助我们。”

    连日阴雨,天气放晴之后,苗疆那边来了个小个子的男子,身材精瘦,避过皇宫的重重阻碍来到贺兰铭面前,“苗疆驸马向阿龙拜见皇帝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贺兰铭那时正坐在赵钺戎的院子里,闻言端着茶杯一挑眉,“擅闯皇宫大内者,可是死罪。”

    “可是不知者却是无罪。”向阿龙朝贺兰铭一拱手,“更何况,在下此次是为了接回心爱的女人的,早就听闻皇帝陛下对皇后情深似海,想必您可以明白我的心情。”

    虽然贺兰铭对连贵妃没有什么爱意,但是任哪个男人被人抢老婆,心里都不会痛快,贺兰铭把茶杯重重往桌之上一放,“你可知,就凭你刚刚的那番话,朕就可以诛你的九族!”

    “得了,”离殇往嘴里塞了块玫瑰糕,“这货就是当初我说的老妪,易容术实在是厉害。”

    向阿龙朝离殇鞠了一躬,“不敢当,若真是天衣无缝,又怎会被这位公子认出真身,离殇公子果然聪明绝ding。”

    “没什么,我是个郎中,自然认得出来。”离殇拍了拍手上的碎屑,“怎么?苗疆之围解了?”

    “离殇公子神算!”向阿龙说到此处情绪激动了些许,两颊红扑扑的,“果然,安乐王爷要的从来就不是苗疆,他见自己的计划败露之后,便弃了苗疆这颗棋子,如今,安乐王已经还政于我皇室了!”

    贺兰铭在心底点了点头,怪不得离殇那小子当日会夸下海口,说会帮助苗疆。原来于安乐王而言,苗疆就如同是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更何况,苗疆女子擅长蛊术,着实是不好控制。

    “朕,不日便会对外宣称,连贵妃暴毙身亡,你可以带她走,但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向阿龙见事情有门,赶忙问道。

    贺兰铭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嘴角勾起一抹笑来,离殇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

    “你若是能赢了他,便可以带走连玉麟,否则,朕就真的让她暴毙身亡。”

    向阿龙眼角一抽,心说,你特么在逗我……

    赵钺戎睨了贺兰铭一眼,“怎么,皇上就那么舍不得连贵妃吗?”

    贺兰铭有点慌,“不是,那个……”

    “向阿龙是吧?”赵钺戎朗声朝那男子道,“离殇怕虫子,好了,你们打吧。”

    离殇瞪了赵钺戎一眼,“孙子诶,你什么意思?!!!”

    等离殇在回头看那个向阿龙的时候,那货正从怀里往出掏东西呢,等他把手拿出来的时候,离殇头皮都麻了,只见那人手里赫然拿着一只长牙五爪的蜘蛛。

    “停!我认输!”

    “不不不,不好了,皇上,出大事了!”正当贺兰铭和赵钺戎坐在桌边一起品茗的时候,贺兰铭身边的总管太监忽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附在贺兰铭耳边耳语了一阵,贺兰铭的脸色骤变,起身出门往御书房走去。

    “怎么了?”赵钺戎有些疑惑。

    “好像是说什么东西丢了,还挺重要的嘞。”离殇收起脑袋ding上毛茸茸的狐耳。

    御书房里,贺兰铭站在一座搬开了的书架前,只见墙上有一个一尺见方的暗格,锁已经被撬开,里头空无一物。

    贺兰铭脸色铁青,“是谁最先发现东西丢了的?”

    “回皇上的话,”总管太监抖如筛糠的小声回答,“是,是老奴最先发现的,只因近日来阴雨连绵,老奴恐藏书受潮,便命令宫女太监们把书都拿出去晒一晒,搬开书架上的书之后,老奴就发现这东西已经不见了,皇上恕罪,恕罪啊!”

    老太监把脑袋磕得山响,贺兰铭摆了摆手,“算了,那女人身手不凡,东西丢了也管不得你,你下去吧。”

    “谢皇上,谢皇上!”太监总管千恩万谢的推下去了,走路时腿肚子还在转筋,乖乖,前朝的藏宝图丢了,这下子可有的皇上愁的了。

    贺兰铭看着被撬开,却完好无损的暗门,一拳砸在墙上,“安乐王!”

    能够如此了解大内布局,又精通机关巧术的,非前朝贵胄莫属,毕竟这皇宫大内可是人家当年的家呀。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天哪,本章如此粗长!

    我真是太能胡诌八扯了。。

    另外,第二案结束,后面会有一章番外,啥时候放就不知道了

    第三案前朝遗藏案,暑假更,第三案和第四案之间应该没有断更,暑假日更,就酱紫

    ☆、番外龙凤呈祥

    糯米团子

    贺兰铭的母亲虽然现在贵为太后,但当年可是从一个小小的答应慢慢爬到皇后的宝座的,贺兰铭出生的时候,他的母亲柳氏地位还很低,没有资格亲自抚养皇子,贺兰铭被送到了纯贵妃那里抚养的,纯贵妃向来视柳氏为眼中钉,两人表面上一团和气,暗地里早就水火不容,用鼻孔想也知道,纯贵妃一定会借机离间母子二人的感情。

    不过太后能步步为营登上后宫之主的宝座,就证明她绝非池中之物。

    安平公主是先皇后生的,也是先皇的掌上明珠,先皇后诞下小公主之后就撒手人寰了,先皇与先皇后伉俪情深,爱妻仙逝,便更加宠爱安平公主。柳氏与安平十分交好,安平公主也十分喜欢自己这个弟弟,于是贺兰铭几乎是跟着安平公主,一起被先皇亲自带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