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阆苑记&悬疑向_分节阅读_40

    白漾所答非所问,“你杀了依蝶那个叛徒,帮我清理了门户,我理应还你一个人情,所以就过来帮你了。”

    说完,白漾就目不转睛的盯着离殇……和刚才跳到他怀里的黑猫。

    “呃……不用谢。”离殇略感尴尬,连忙把小黑猫举起来,转移白漾的注意力,“它是我前两天刚捡到的猫咪,名字叫做……大黑!”

    “什么意思,”白漾面色冷冷,“我有必要去和一只猫认识一下吗?”

    离殇于是乎更加尴尬了。

    “不过……”白漾看到离殇吃瘪之后,微微笑了一下,语气一转,“大黑什么的也太俗气了。”

    “贱名好养活!”离殇对自己起的名字超有信心。

    “不如改名叫‘阿宸’吧。”白漾完全不顾离殇的意愿,自作主张道。

    小黑猫似乎很喜欢自己的新名字,满意地“喵”了一声,白漾笑了,伸出手来揉了揉它的脑袋,一人一猫相处得十分和谐。

    “话说……”离殇想到了神医送给小黑猫的那只铃铛,“我师父似乎也想要叫它‘阿宸’呢,那就这样吧!”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震天动地的声响,紧接着就远远望见安乐王的军营里放起了漫天的烟花,绚烂多彩,好看极了。

    “报!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小兵大笑着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边乐一边就要往贺兰铭的大帐里面冲,被离殇一把给拦了下来。

    “等等等等,什么事值得你笑成这样,先在外面给我把气喘匀了再说,不然你这个样子进去,主将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哈哈哈,军师你是不知道啊!”那小兵还是小的上接不接下气,而这时贺兰铭和赵钺戎已经被外面的巨响吸引着,出了帐篷。

    在看到那漫天的烟花之后,俩人傻眼了,“安乐王搞什么鬼?不年不节的放什么烟花,这还没打仗呢,他就庆起功来了??”

    “回禀皇上,”那个小兵忍笑,“那不是安乐王的军营在放烟花,而是敌方的营盘整个儿被炸上天了!”

    “什么?!!”

    正当众人惊异不已的时候,外面跌跌撞撞跑进来了一个灰头土脸的老头,离殇一眼就认出来了,“寒眉?你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寒眉老人一摆手,神情甚是憋屈,“诶?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刚回来不久,你怎么了?”

    “还不都是因为你!”寒眉气急败坏地拍了离殇一巴掌,“我听说你昨天就去安乐王的军营暗探,一直到今天晚上都还没回来,就担心你是不是中了那些江湖下三滥的阴招……”

    “然后你就去找我了?”

    “哼!!”

    “是老人家无意中触碰到了埋在安乐王军营底下的轰天雷吧?”白漾神色平静地问了一句。

    “可不是嘛!”寒眉气得直跳脚,抹了一把脸上的黑灰,说道,“那个龟孙子的军营外面,两个山坳里都布满了轰天雷,要不是老子轻功好,早他妈被炸成花了!那小子到底是有多怕别人去偷袭呀?!!”

    离殇嘴角抽了抽,连忙去安抚寒眉。

    等到所有人都各自回帐篷了之后,离殇悄悄地摸进白漾的帐篷,“喂,你是怎么知道安乐王军营里有轰天雷的?”

    白漾抢过趴在离殇肩头的小黑猫,揉捏,“你说呢?”

    “该不会……”离殇倒吸一口凉气,“那些轰天雷是你放进去的?”

    白漾默默地端起茶杯,笑而不语……

    离殇看着他心里阵阵发毛,连忙把小黑猫抢了回来,夺门而出,一溜烟儿的钻回自己的被窝,“太可怕了,阿宸,你以后离他远一点哦”

    “离殇,”白漾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边,“你不想知道刚刚那些乌云是怎么一回事吗?”

    离殇纠结了半晌,小心翼翼的把被子拉下来,“怎么回事?”

    “虫子。”

    “啊嘞?”离殇恍然大悟,一下子坐了起来,“所以那些扰人心魄的凄厉鬼叫,实际上是虫鸣吗?”

    “不,是虫子拍打翅膀的声音。”说完,白漾就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帐篷了。

    ************************************分割线***********************************

    “主人,”一个黑衣人跪在地上,朝黑暗中的一个人影恭敬地说道,“《万咒谱》就在白漾的身上,只有拥有真正《万咒谱》的人,才能够抵御魍魉虫的影响。”

    人影站在黑暗中,沉吟了半晌,“兹事体大,不能妄下结论,还是再观察些日子再说。”

    “是,主人!”

    作者有话要说:  我好像下了一盘很大的棋呀……无奈。。

    ☆、离间

    “啊……好困啊。”

    离殇哈欠大口地从帐篷里走出来,强撑起两只惺忪的睡眼,坐到桌边准备吃饭。今天一大早,离殇就被士兵们操练的声音给吵醒了,住军营就这一点不好,早上的时候睡不了懒觉。

    “早啊,离殇!”

    “早帮我把鸡蛋拿过来,谢谢。”

    “喏,”寒眉递给离殇两个白煮蛋,顺便给白漾盛了一碗粥。

    “哦对了,刚刚我来之前你们就一直在说话,商量些什么呢?”

    “商量怎么瓦解对方的合作关系。”朱袖说道,“我们去暗探的时候,安乐王的军营里不是有一个使铁盾牌的西域大汉吗,那是西域大力神牛犇,他为人很正直的,一般是不会被利益所收买,而且十分不齿僵尸老怪那群江湖败类。”

    “所以你想用离间计?”

    “也不能说是离间计吧,充其量是让他认清安乐王的真面目。”

    “倒也是个方法,如果能让牛犇倒戈的话,那么不仅安乐王的阵营里少了一员大将,我们也可以趁机探听到大巫师的消息。”

    “我昨天已经把战书送到牛犇的手里了,待会儿你就可以会会那个莽汉了。”寒眉老人吃完了早饭,拍拍手站了起来。

    “等等,”离殇听到战书二字就头疼,“什么战书?你做了什么??”

    “哦,”寒眉不以为意地说,“我昨天给牛犇送了一封战书,约他今日和你一战,就在两家军营之间的五里坡那里。”

    离殇无语了,用手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腿,“你让我这样子跟他打?”

    “呃……”寒眉也觉得有点不妥,“我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意外嘛。不过牛犇是正人君子,他见到你受伤了之后大概不会为难你,你只需要在见到他的时候把安乐王的真面目告诉他就行了。”

    离殇望了望头ding乌云密布阴风四起的天空,怎么都觉着这天气仿佛象征着自己的命运,不仅多舛,而且还点儿背……

    五里坡

    离殇来到五里坡的时候,牛犇已经等在那里了,身后还跟着几个打扮怪异的人,看身形应该是一些耄耋之年的老人。

    离殇不认识那些人,朱袖可认识。

    皮肤苍白,骨瘦如柴的是骷髅老怪;一身黑衣,满脸褐斑,身上还散发出阵阵腐尸气味的是僵尸老怪;另一个整个人从中间分为左右两半,一般黑一半白的是幽灵老怪。

    朱袖附在离殇耳边说道,“天呐,八怪里来了三个,离殇,你今天怕是要吃亏啊……”

    离殇苦笑一声,暗地里将寒眉老人骂了个狗血喷头。

    “你这药人,还我军中将士的命来,呀啊!!”

    离殇都还没有开口说话,那牛犇就大吼着冲了上来,大有用盾牌将离殇砸成肉泥的架势,离殇腿脚不方便,朱袖赶紧拉着他往旁边退去,可是牛犇像打了机械式的,紧追着离殇不放。

    离殇的腿受伤了,但是手还利索得很,又是扔了一根银针,封住牛犇的穴道,让他动弹不得。

    “嘿,大力牛,你先别追着我打,我问你,你明明是个正人君子,为什么要助纣为虐,帮着安乐王造反?”

    “我呸!”牛犇根本听不进离殇的话,“你们天承的皇帝才是商纣夏桀,王爷这是替天行道!”

    “哈?”离殇有些懵。

    “西南发生水患,田里颗粒无收,百姓没有口粮,城里城外饿殍遍野,你们的皇帝要么就不拨款赈灾,要么就给百姓配发牲口吃的孚料,你们还把百姓当人吗?!”

    牛犇一边叫喊,一边自行运功,想要冲破穴道的桎梏。

    “你胡说八道!”离殇只顾着解释,完全没有注意到牛犇暗地里的小动作,“自己被欺骗利用了还不知道,你简直就是个蠢货!天承皇帝明明已经多次拨款赈灾,却没有一分钱落到百姓的手里,究其原因就是被安乐王昧下做军费了!”

    “休得胡言!”牛犇此时已经冲破了穴道,用力把手中的盾牌扔过去,离殇用隔空掌一挥,那两百多斤的盾牌就又飞了回去,正中幽灵老怪的面门。

    朱袖“嘶”的吸了一口凉气,心说那么大的一块盾牌拍在脸上,还不得把脸给拍扁了呀……

    牛犇见幽灵老怪被拍,心中的怒火更盛,提起拳头就要往离殇身上砸,“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没有看到,但是你们往我们的军营里埋轰天雷,暗算我们,我倒是看的清清楚楚!”

    离殇这下子有口也说不清了。

    幽灵老怪坏事做尽,同时也是个武痴,平生都在找寻战无不胜的秘诀。离殇刚刚用隔空掌挥开盾牌的那一手,深深的引起了他的兴趣,如今见牛犇要跟离殇交手了,立马就按耐不住体内的好战因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