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9

    的风景线。

    星尘准一线女星许萱,在《雪花恋曲》中主演清纯玉女妃小诗一炮走红,此刻正坐在真皮沙发上喝咖啡。

    西装革履的职场精英目不斜视走过许萱身边,仿佛她只是一个不起眼儿的路人。从她出现到现在没有一个人上前索要签名或要求合照,浑身的星光到这栋大楼里瞬间黯淡下来,这让许萱联想到谢云博对她冷淡的态度。

    真是有什么要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员工。

    瞥见出现在门口的身影,许萱站起身喊道:“谢云博!”

    男人对她的呼喊无动于衷,淡定地踏入电梯,许萱差点儿撞到电梯门上。

    深吸一口气整理下仪容,许萱淡定地坐回等候厅。谢云博既然愿意回来,再避而不见就没意思了。果然,没等多久,电梯门再次打开。出现的却不止谢云博一人,还有他的秘书蒋女士。

    有蒋女士跟在身边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即使被狗仔队拍到也写不出什么东西来。

    “你防我倒是比防狼更甚。”许萱搁下茶杯翘起二郎腿,道:“昨儿看见你前妻跟儿子了。儿子出院有几天了吧,你这当爹的倒坐得住啊。”

    冷冷扫了许萱一眼,谢云博淡淡道:“不是某人不请自来,我现在已经跟儿子吃午饭了。”

    许萱噎了一下,拍桌道:“我怎么知道你今天是去找你儿子!?你以为我乐意来啊,我爸说谢老先生过两天要回国了,瞒着你想给你们个惊喜!我是为了避免老爷子先被你们离婚的事情给吓到,才想提前跟你说一声让你有个准备!你要不把我手机号码拉黑我犯得着亲自过来吗?啊?!谢云博!”

    桌上的咖啡被震得洒了出来,谢云博揉揉眉心,道:“怎么突然要回来。”父亲越老越任性,他跟叶菲娜的事情一直都瞒着老爷子,顾虑到老爷子身子不好,叶菲娜还很贴心地经常打电话问候让老爷子放宽心,所以老爷子还不知道他们离婚有几年了。

    “秘书小姐,去给我换杯咖啡。”许萱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无视蒋女士不甘不愿的目光,对谢云博道:“你好好想想怎么跟老爷子坦白吧。呵……”

    许萱的父亲曾是谢老爷子的得力下属,因这层关系许萱和谢云博称得上是青梅竹马。媒体没少拿他俩儿一起长大这件事做文章,谢云博和叶菲娜确定关系后明确表示他与许萱只是朋友关系。但不少非主流媒体依然拿三角恋来搏眼球,导致谢云博避她如避蛇蝎。

    青梅竹马和别人确定了关系,许萱心中多少有些怅然若失,但并没有记者幻想中的哀怨暗恨。她心里清楚,即使没有叶菲娜她和谢云博也不可能。谢云博骨子里的骄傲自大让他看不起娱乐圈的浮华,一个男人如果没有把你放在和他对等的位置,那就不用去想爱情和婚姻了。

    谢叶在一起后,许萱差点就相信真爱了。所以两人的婚姻走到尽头时,许萱并没有像记者描述的那样心中窃喜,相反有几分唏嘘。

    爱情没有使两个骄傲的人为彼此退步。

    作为一个旁观者,谢叶的婚姻在许萱看来就如一场谈判,双方都希望证明自己的理念是正确的,都企图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各持己见坚持不下的结果就是谈判崩溃婚姻破碎。

    “你的秘书可真会偷懒啊,一杯咖啡能泡一下午?留着你自己喝吧。”许萱挎起包包,取出墨镜戴上,离开前对谢云博道:“反正你现在都单身了,真不考虑跟我一起刷刷知名度?”

    “你让我跟你一起娱乐大众?”谢云博讽道。

    果然,在他看来娱乐圈都是一群不务正业的乌合之众。难怪叶菲娜会受不了。

    许萱撇撇嘴,道:“哪敢啊大总裁。只是提醒你小心以后被娱乐圈打脸。我走了,知道你也不想送,拜!拜!”

    看到乖乖坐在商店门口等着自己的儿子,谢云博的心情才稍稍好转。

    两个人商量着选了个好记的手机号码,付完账后正好十一点半。

    牛排上桌前谢云博体贴地给谢景讲解起西餐的吃法,包括刀叉的用法和牛排的一些讲究。谢景的领悟力不错,刚开始还有点不习惯,等到牛排剩下一半时他的动作堪称标准优雅。

    尝试去理解异国的文化也是一种不错的体验,和中式内敛含蓄的优雅不同,西方的优雅是一目了然的直白,正如他们的语言。

    饭后谢景提了提郭斌鸿请他拍电影的事情。

    谢云博蹙起眉头,脑海中闪过许萱下午说的那句‘被娱乐圈打脸’的话,道:“他怎么会找上你?”

    当然不能告诉谢云博因为郭斌鸿偷看他打架,谢景含糊道:“可能看我长得帅?”

    这理所当然的语气把谢云博逗乐了。只是去拍部戏份不多的电影而已,儿子喜欢也没什么,道:“玩玩可以,但我不希望你进入娱乐圈。”

    谢云博的语气表明他对娱乐圈印象不好。

    “为什么?”

    “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去拍电影谁来继承谢氏?”谢云博想着,谢景年纪还小,难免会对看起来光鲜亮丽的明星生活抱有期待,他补充道:“娱乐圈不是你想的那么好。”

    在谢云博看来,那就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地方,碍于儿子似乎对娱乐圈有好感,前妻也曾在娱乐圈工作,谢云博没把话说的太直白。

    听谢云博话里的意思,对娱乐圈十分不屑。再加上原身日记中的一些描述,谢景觉得,他有点窥见谢、叶离婚的原因了。

    原身的抑郁症是一方面,两人未把彼此摆在对等的位置是另一方面。

    想到这点,谢景反而认为他很有必要去娱乐圈走一趟,他得想办法让谢云博看到娱乐圈好的一面,消除他的偏见,让谢云博发自内心的尊重叶菲娜所热爱的事业。

    叶菲娜和谢云博都是极骄傲的人,谢景想不出来除了爱还有什么能让这两个人结为夫妻。谢景到这个世界后,原身的父母让他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能有报答的机会谢景不想错过。

    也许正是因为他不是他们真正的孩子,他总是无法将他们的付出视作理所当然。

    受之有愧,无以为报。

    谢景道:“爸。我想去了解妈所热爱的事业。”然后想办法消除你的偏见。

    谢云博深深看了他一眼,冷淡的语气里透出点委屈:“那你就不想了解爸热爱的事业?”

    “想啊,所以我将来打算选择商学专业。”谢景道:“给我十年。十年之后,你会有一个优秀的继承人。”

    谢云博不知道谢景内心的想法,在他看来谢景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