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5

    对武术界也颇有微词,他们懂什么!?一群人胡乱揣测,另一群人不懂装懂!现在有个机会让外国人重新认识华国武术,你怎么就能无动于衷!?”

    起身给封白倒了杯水,他这位师兄第一次对他说那么长的话,可见是真激动了。

    “我也没说不参加啊。”谢景重新看了一边资料,道:“这一届极限生存游戏什么时候报名?”

    “现在主办方正在筹备阶段,预计要到明年六月开始报名。”喝了口水,封白淡淡道:“老一辈人有老一辈人的坚持,不能说他们不对,只是没有跟上时代的节奏。如果华国青少年渐渐漠视甚至轻视自家武术,那么华国武术没落是迟早的事情。”

    “等我成年后,我想开一个武馆。”封白下意识抓紧了杯子,他不是一个喜欢说真心话的人,但他需要表达出自己的诚恳:“我承认,我需要这个游戏来为武馆打基础。”

    少年人做事向来只凭一腔热血,这是年轻人可爱的地方,也是可惜的地方。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输了呢?”谢景闲闲地翻看资料,漫不经心道:“华国的武术确实有其精湛绝妙的地方,但未必其他国家的武术就比华国差。你想用这场游戏推广华国武术,有没有想过万一起到了反作用呢,到时候我们可就是武术界的罪人了。”

    看封白的反应就知道他没有想过。这个心高气傲的少年,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想必这次参赛他是打算瞒着师父,封白有热血,但缺少了点深谋远虑。而师父他们就是太深谋远虑了,总想着中庸守成,只能不温不火。

    “师兄,你回去好好想吧。等你真的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走出小区大门,封白还没回过神来,谢景所说的失败后果他确实没有考虑过,在他看来他们的武术是不可能输的。但谢景说得对,事无绝对,如果上一届没参赛这一届一参赛就输,华国的武术将成为外国人的笑话。

    不过,他明明是来劝谢景参赛的,怎么忽然变成了谢景劝他?

    在网上搜索了下华国青少年对自家武术的看法,主要分为三类。一类人嗤之以鼻,认为装腔作势花拳绣腿。一类人过于盲信,认为武侠中的飞檐走壁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秘籍失传了而已。还有一类人则较为理性中庸,但这类人的数量并不多。

    从c站上找到极限生存游戏的视频,谢景整个周末都花费在了研究游戏上。分析游戏区地形环境、各组选手的表现、斗技风格及游戏规则后,他有七成把握能赢,剩下的三成即便输也能输得漂亮。

    这不仅是单纯的武斗,更交织着控局与筹谋的智斗,众多不确定因素正是这个游戏吸引人的地方。第一季游戏播出后各国的收视率都居高不下,每个观众都能找到自己的看点。但因为耗资太大,筹备也需要顾及到方方面面,第一季播出五年后才传来预备开展第二季的消息。

    他之所以让封白考虑输的后果,是因为封白争强好胜之心太强,有进取之心却也要有面对挫折的好心态。同时,希望他不要过于轻敌,第一期的参赛选手都很厉害,他们的斗技各有风格,统筹规划能力各有千秋。

    现在就看封白的决心了。

    第17章 发弹幕的新姿势

    贵宾休息室里,齐乐容放下第二次空掉的咖啡杯,对凑上来换咖啡的蒋秘书道:“我今天是到咖啡厅来了是吧。”

    将翻阅完的财经报一并塞给蒋秘书,齐乐容面无表情道:“你们谢总铁了心要挑战我的耐心。”

    若换作别人,蒋秘书自然不用多说什么,爱等等不等走。可齐乐容不一样,他怎么说也是齐氏财团的人,怠慢不得。否则谢总也不会让她亲自来招待。按理说谢总不该把人这么晾在这儿,可谢总也不知怎么了,办公室敲门不应,打他电话也占线。

    蒋秘书脸上笑容都僵住了,只好一个劲儿赔不是。

    齐乐容淡淡瞥了他一眼,突兀地绽出一个微笑来,拍拍她的肩膀道:“你怕什么。放心好了,我的耐心经得起你们老板挑战!去,给我找本杂志来,要那种有很多家庭伦理纠纷的。”

    “……”

    办公室里,谢云博的脸色阴沉得可以下暴雨。墙上时钟的滴答声格外扰人心神。

    “他是我将来的继承人,理应受到最精英的教育,义务教育不能完全满足他的成长需求,孩子来我这边住我可以给他提供最优秀的家庭教师团队。”

    电话另一边的人却寸步不让。

    “离婚的时候孩子判给了我,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我比你更有发言权。他刚刚走出一个囚笼不久你却要把他推进另一个囚笼?我的孩子应该享受到和同龄人一样的生活。”

    “事实是,小景的生活比同龄人更加优越,所以他要承担更重的责任!他必须领先于大部分人而不是泯然众人矣。”

    “哦是吗,你提供的优越生活真是让人承受不起呢。谢云博你给我听好了,我有经济能力来抚养自己的孩子,你大可以不出一分钱,我能给孩子提供的生活或许比不上你,但我至少不会心心念念地让我孩子为此付出代价。”

    “叶菲娜!你有必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吗!什么叫代价!那是责任!小景是我唯一的儿子,他不只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我将来所有的东西都要交到他手上,他如果不成器难道要让我手底下的人都去喝西北风吗?”

    “这么多年了你真是本性难移,总想任何人按照你的计划生活。”电话那边的声音隐隐透出一丝疲惫,叶菲娜站起身走到立柜前,占据一面墙的立柜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奖杯、证书,都是她曾经获得的荣耀。叶菲娜道:“谢云博,我问你。如果小景他……更喜欢作为演员而非商人,你会支持他吗。”

    电话的两头都安静下来,只有滴滴答答的时钟有条不紊地偷走时间。

    长长叹息一声,这个问题对他们两人来说都太尖利。谢云博道:“我们的情绪都太激动了,这不理智……等冷静下来再谈吧。”

    叶菲娜忍了再忍,才堪堪忍住把这个人拉进黑名单。

    敲门声再次响起,放下揉额心的手,谢云博整理了下情绪,道:“请进。”

    “谢总。”精明干练的蒋女士竟有一丝丝欲哭无泪,道:“齐先生已经等半个小时了。”

    被谢云博亲自迎进办公室,齐乐容的哀怨消散不少。接过蒋秘书递来的茶放到一边,喝了一肚子水的齐乐容现在不想看到任何饮品。

    打了一会儿官腔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