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653 意外相逢的人

    警察维持着秩序,游客们来回穿梭着,人们沉迷于今晚非凡的热闹之中,欢声笑语不断,人潮越来越聚拢,警察们都有些吃力。

    “少爷,前面人实在太多了,车子开不过去。”司机擦了擦汗说道。

    恰好烟花又起,德里克眼眸中也闪烁着烟花升空的景象,他扫了一眼身旁女人的侧脸,“停下吧。”

    司机把车子停在人流相对少的地方,然后下车,从车后座搬下轮椅,然后绕到车门,将德里克抱了出来。

    身后有人的抗议声,人潮涌动,催促着这辆宾利赶快开走,司机对丁依依道:“麻烦照顾一下少爷,我停车后立刻回来。”

    丁依依站在德里克身后,目光里已经没有看到眼花时的那种激动,她静静的看着男人的后脑,脚步轻轻的后退一步。

    随后,步伐逐渐加大,人们往前面涌来,她默默转身,钻进人群里,而德里克似乎没有察觉,只是坐在轮椅上,呆在原地。

    丁依依低头在人群里穿梭着,从人群中穿梭而出,正好有几节阶梯,她走到阶梯上,刚好可以看到人群。

    德里克坐在轮椅上,比普通行人矮了一节,很多人都没有看到他,免不了撞到他,人们抱怨着,嘟哝着从他身边走过。

    他皱着眉头,想按下按铃,可是人太多了,轮椅根本就使不开,几个年轻人打闹中撞到了他的手腕。

    “看路啊!”年轻人也撞到轮椅的把手,痛得哇哇叫。

    德里克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嘴唇抿得紧紧的,却不发一言。

    “真是的,残疾人就好好的呆在家里嘛!”年轻人嘟哝着准备离开。

    “等一下!”朗朗的女声响起,一个女人从人群中走出来,“撞到人不用说道歉的吗”

    年轻人嘟哝了几句就朝着人群钻出去,一下子就没影子了,丁依依气愤的看着人群,“真坏。”

    “走吧。”德里克忽然开口,似乎没有发现丁依依曾经离开的事情。

    丁依依站在他身后,目光里有挫败以及 不甘心,她推着轮椅往人群相反的方向走去。

    越往后走,人群越来越少,丁依依舒了一口气,停下来稍作休息,“天啊,今天人怎么那么多。”

    德里克浑身崩得紧紧的,忽然听见身后有一声急促的叫声,他急忙回头,看到那个女人躲开一只玩具蜈蚣。

    丁依依生气的把蜈蚣踢远,“谁这样没有功德心,吓死我了,你看我干嘛”

    “没什么。”德里克将目光收回,转头看向前方,有些厚重的嘴唇带上了一丝愉悦的笑意。

    忽然,丁依依朝着路边一间店面走去,步伐匆忙,连撞到人了也没有察觉。

    她还是决定要离开了么德里克盯着她略显狼狈的背影,准备按下轮椅上的按钮。

    修长干瘦的手指停在键盘上,他看到了她的眼泪,时收回手指,他沉默的换了另外一个按钮,轮椅朝着她的方向行驶而去。

    “他在这里,他来了,他真的来了。”丁依依喜极而泣的看着店门口的一副画,那画是海子遇的,上面还有她歪歪斜斜的签名。

    她转身,指着橱窗里的画,“他来找我了,我要离开。”

    “哦”德里克扬眉,“是你的丈夫”

    她点头,脸上喜悦的神色溢于言表,几乎要崩溃了,这些天的等待以及不确定都化作了烟灰。

    看着面前女人毫不掩饰的快乐,德里克忽然轻声笑了起来,语气恶毒,“你觉得他还会接受你吗”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连,亲眼见证着她的表情由开心变得痛苦,然后崩裂,横贯在两人之间的裂痕被无情的撕裂开来。

    她对他重新充满了恨意,“住嘴。”

    “正如你所说的,我怀有目的,等目的达到了自然会放你走,而那件事,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德里克握紧拳头,慢慢的说。

    丁依依冷着脸,看着往他们这里赶来的司机,“我没有想过要隐瞒,找到他后,我会亲自和她说明。”

    她想走,但是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钻出来两个男人,他们驾着她往旁边的车子走去。

    “德里克!”她愤怒的叫着,后者却也以冷面对之。

    自从那一晚后,丁依依有意识的避开德里克,双方竟然又有将近一个星期没有见到面。

    一天下午,丁依依惯例走到关着提莫的驯兽场,听到有人的惨叫以及提莫的怒吼声,她匆忙加快了脚步。

    看到提莫把一个人压在身下,好像要把对方撕扯入腹般,她顾不上害怕,急忙从大吼出声,“提莫!”

    提莫一爪子还压在那人的胸口上,抬头冷冷的盯着丁依依,一人一老虎对峙着。

    似乎是丁依依最近来得频繁,有时候还帮忙喂它,提莫最终还是收回了爪子,扭着身子走回树下卧倒,头搭在爪子上闭上了眼睛。

    “没事吧。”丁依依心急火燎的跑到男人面前,把人扶起来,看到他的面容后,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震惊,“是你。”

    “你认识我?”男人有些狼狈的爬起来,抖落身上的落叶,脚看起来也有些扭伤。

    丁依依走到他面前,直视着他,“你还记不记得,你在一栋别墅里面写字,对面别墅关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我,你那时候明明看到我了对不对”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叫冬青,是德里克先生聘请的资产管理师。”男人伸出手友好的看着她,见她并没有握手的意思,只好讲手收回来。

    丁依依看着面前男人的面庞,不自觉的又想起了在家中尘封在盒子里的那照片,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简直是一模一样。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