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654 真正的主人

    “我爱你,我带你离开这里。”他笃定的说道:“我已经有一笔不小的存款,即便比不上德里克先生,但是绝对也能让你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阿斯玛,难道你不想要爱情吗”

    冬青再次把她堵在角落,这次铁了心不想让她再逃脱。

    丁依依只好实话实说,“我确实一直在关注你,但不是因为别的,你和我过去有渊源的人长得很像,我没办法不在意。”

    “这就是缘分,你终究要遇上我。”冬青神情热烈,“你只要踏出一步,剩下的99步都由我来,今天晚上德里克先生有一场重要的股东会议,不会在家的,那时候我们再这里见面。”

    话说完,似乎担心她反悔,冬青先走一步,步伐匆匆,宽阔的背脊逐渐远去。

    丁依依站在当场,她开始怀疑面前这个男人可能真的不是当初在别墅里的那个男人,难道她真的看错了。

    她呆在原地,脑里却一直在想着,如果跟着冬青离开,那么她就可以让那个男人带她去找叶念墨。

    这个念头在心里挥之不去,她不知道,二楼的某间窗口,有一双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晚上,正如她所说的,德里克没有出现在餐厅里,佣人看到她还奇怪的问:“艾斯玛夫人找少爷吗”

    “没有。”她回答,目光看向窗外,窗外夜色正浓,很适合发生什么。

    夜晚,佣人们都已经入睡,一个人影站在花园中,他双手插在裤里,浓浓的夜色都遮盖不了他的好身材。

    看到丁依依,他着急的上前,面色狂喜,“你来了,阿斯玛,你终于来了。”

    他想抓住她的手,却被她躲过,他也不在意,“我带你离开,他不会找到我们。”

    “我是很想离开。”丁依依后退一步,“但是我不会以这种方式离开。”

    她目光如炬,“他虽然很讨人厌,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坏人,就算我要离开,也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理由。”

    “艾斯玛,可是你来了啊,而且我感受到你对我的关注。”冬青面色疑惑。

    丁依依坚定的心更甚,“我说过,因为你和一个人长得很像,而且在我快要死掉的时候,是你一直陪伴着我,所以我没办法不关注你。”

    她说完,往后退到安全的地方,“我要说的说完了,我不会走,而你也自求多福。”

    直到看不见丁依依的背影,冬青才收回了注视的目光,他脸上热情的,满怀爱意的情愫顷刻消融,双眼中再也看不到那热情如火的眷恋。peiz

    他挺直着身体,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在一侧巨大的房间里,艾力和壮汉陪在德里克身边,两人面色都有感慨,一屋子的佣人也都沉默的站着,他们看到了这一切,也知道在这座庄园有什么东西终于要被打破了。

    “少爷,恭喜。”冬青看着德里克,脑海里却想着丁依依的话,他究竟和谁那么像那天在街头看到的那个男人,似乎也一直在追逐着他。

    艾力第一次如此失控,她几乎就要落泪,却压制着想哭的情绪,郎声吩咐下去,“阿斯玛以后就是庄园夫人。”

    “是。”佣人齐声回答,大家脸上都带着喜色,在艾力的吩咐下井然有序的离开。

    “少爷,”艾力走到德里克身边,“我相信她会一直陪伴少爷的。”

    德里克面无表情,“是吗”

    “当然,她和前面几位夫人完全不一样。”艾力说到前面几个女人,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那几个女人经不起男人的拨料竟然想要背叛少爷,有的甚至在临走的时候还想着把德里克的家产卷走,而等待她们的下场,也只有成为提莫的食物罢了。

    “少爷,您去哪里”她看着德里克坐在坐在轮椅上转身离开,往前追了几步后便随他去了。

    轮椅在幽暗的走廊里行驶着,由智能机器操纵的轮椅行驶得十分平稳,他坐进电梯,电梯一路把他送到另外一条走廊。

    走廊灯光很暗,有风吹来,他走进一间房间,房间没有屋ding,星光一览无遗,四张年轻貌美的面孔被簇拥在黄色的菊花之中。

    菊花无色无味,却还是让他讨厌,他静静的呆在门口,冷冷的看着照片里朝着他微笑的几个女人。

    她们想要自由,他就给她们可以看到,感受得到,却得不到的虚伪的自由,不过,现在应该用不到了吧。

    想起花园里那个女人坚定的申请,他平淡无奇的五官第一次带上了些许柔和。

    他有些艰难的抬起手臂,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火光在之间微微闪动,而后在空中划出了一个美丽的弧线。

    干枯的菊花藤成为最好的助燃物,灰色的烟袅袅升起,很快就在空中消失不见,他皱眉看着这一切,即是因为这一切的结束,又是因为那另他不喜的气味。

    火光大盛,德里克冰冻的心却奇迹般的被捂暖了。

    第二天,丁依依刚打开门,就被门外站着的女佣们吓了一跳,“有事吗”

    “夫人早上好,少爷请您去共用早餐。”佣人们规规矩矩的站着等她发话,看她的眼睛里带上了从来没有的尊敬。

    她心中奇怪,德里克从来没有让她一起到饭厅吃饭,她也乐得轻松,听说以前那几位夫人也是这样的。

    带着好奇与疑惑的走到诺大的餐厅,德里克果然坐在位置上,他面前的菜肴一口未动。

    长桌上只有两张椅子,一张被德里克坐了,另外一张就在他旁边,丁依依只好走到剩下的那一张椅子旁边。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