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5 部分

    却依然猜不出父亲的老二到底有多大,当他们经过誉汉的房间时,誉汉向后躲了些,然后就听到父亲把门关上,接下来就是呻吟、喘息和撞击声,直到父亲像熊般的射精时的呻吟。

    当誉汉听父亲那边的浴室门开的声音时,就跑回到床上把被子拉到脸附近,然后就听到自已房间的浴室门开了,看到父亲穿着浴袍走进来

    「儿子,想要吗?」誉汉只是转也不转的看着父亲,眉毛动了动,誉汉点头同时也希望爸爸不会气得把他杀了,誉汉看着父亲把手伸进浴袍,把保险套从肉棒拉了出来,但是誉汉始终没有看到他一直想看的肉棒,誉汉看着装满了父亲精液的保险套,父亲坐在誉汉的床边,而誉汉把被子拉的更紧,父亲用力把被子拉开到只剩下誉汉的下体被盖住,此时父亲手放在誉汉的小腹上,另一手则是把保险套里的精液倒在自已孩子的胸口上,看着自已的精液在孩子身上滑动,而父亲手上沾到的精液则是擦在誉汉的下巴上,此时,誉汉的心快跳了出来,而下体也是从未有的兴奋,而父亲却站起身,头也不回快速的回到浴室里,誉汉开到门关了之后就把被子拉到一边,看着自已的阳具和自已心跳一样的悸动着,誉汉开始自慰,没套弄两下就因为刚才的兴奋射了出来,射的到处都是,腹部、胸部和脸上都是,誉汉用手把自已的精液和父亲精液混在一起全部都吃进了嘴里,再次的尝到了父亲和自已的精液

    。

    隔天早上,誉汉的父亲从誉汉房间的浴室门伸出了头

    「儿子,起床了,我们要有工作要做,冲个澡,不想让客人看到你全身腥味在店里走来走去」

    誉汉张开眼看了看父亲,就拉开被子走进了浴室,而另外一边到父亲的门则是和平常一样的关着,誉汉上了厕所,刚冲完水准备转身就听到父亲那边的门开了,父亲什么都没穿只围了一条浴巾在腰上,他才刚醒来还没来的及反应看到父亲穿这样,父亲就走进了冲洗室,开始洗澡,之后换誉汉洗的时候,父亲在浴室翻来翻去一直到誉汉洗好,而看到父亲只围了一条浴巾的样子,站在冲洗室的誉汉必须不让父亲看到自已半勃起的样子,但是父亲一定会看到,因为放浴巾的架子就在父亲旁边,誉汉只好等到父亲开了门准备回房间才敢开冲洗室的门,伸手去拿浴巾,这时才发现已经没有浴巾了。

    「

    哦对了,你用我的好了」父亲转过上身,把腰上的浴巾拉了下来,但是头却是在看别的地方,始终都没有让誉汉看到自已的老二,誉汉只看到父亲毛毛的臀部,但是,就在父亲开门走进房间不到半秒的时间,彼确定自已看到了父亲的老二,誉汉的老二马上挺的直直的,现在叫誉汉不去想自已父亲的裸体已经是不可能了,誉汉快速的回到自已的房间,以免自已的硬挺的老二被父亲看到。「儿子,快点!」父亲在他房间大叫

    誉汉随便找到一件四角裤就套上,然后穿上衬衫和牛仔裤,而接下来的一整天,誉汉发现自已一直在想前一晚的事情和父亲穿浴袍走进自已房间的那一幕,而牛仔裤却让苦了誉汉,誉汉的老二挺了一整天,也一直没有办法专心

    。

    对了,儿子今晚玛莉大约九点会来,但是因为她丈夫的关系所以她很快就会走」父亲在午餐的时候对誉汉说着

    。「所以,今晚我希望你能找些别的事做做,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或许,你可以去练练身体,然后上床睡觉去」最后一句则充满了父亲命令式的口气,而两眼向下看着誉汉的私处,那种眼神就足以让誉汉再次的勃起,誉汉则是向前靠试着躲开父亲的眼神,而父亲只是笑了笑就站起身把餐具拿去回收,就回去工作了,而这半天誉汉则是一直在做白日梦,大多的时间下体也一直硬着。

    父亲的保险套 四

    「要不要,再来一点啤酒」父亲用一种低沈且性感的声音问誉汉誉汉的父亲起身走进厨房,誉汉的眼睛则是被父亲的臀部吸引着,誉汉必须压着自已的老二才不会被在厨房的父亲看到自已的糗态,也希望借着压老二的疼痛来帮自已消火,誉汉的父亲走回来的时候带着二罐啤酒,并且递了一罐给誉汉,就在誉汉的面前喝完一整罐的啤酒,而下体正对着誉汉的嘴,誉汉必须控制自已不去把嘴前的这一大根肉棒放进嘴里吸允。

    「已经八点半了,差不多可以进房间了,她快来了」誉汉向上看着向下注视他的父亲誉汉点点头就起身,但是誉汉的父亲并没有移动,所以誉汉差点又摔回沙发上,但是誉汉的父亲抱住他的腰,拉近自已,誉汉可以感觉到父亲的下体正紧紧贴在誉汉硬挺的阳具,誉汉好像回到小时候被父亲抱在怀里的感觉,然后,父亲放开了誉汉让他去训练房健身,誉汉先回自已的房间换上健身服准备去健身誉汉做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听到门铃响了,誉汉稍微等了等,他听见父亲对玛莉说他们应去房间,接着就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健身完誉汉就去冲澡了,健身让誉汉的老二软了下来,但是开始冲澡之后又听到了父亲干玛莉的声音,于是誉汉又得硬着老二冲澡,洗完擦干之后,誉汉什么也没穿就上床了,把被子拉到了胸口,没多久就听见父亲射精的吼叫,过了一会,父亲就带玛莉到门口,玛莉就走了。

    誉汉另一扇和客厅相接的房门是开的,誉汉看见父亲穿着浴袍走进了自已的房间「还想要吗?」这次誉汉只点了点头,看到了父亲伸手进去把保险套抽了出来,誉汉看到了充满父亲精液的保险套,父亲又坐在誉汉的身旁,把手放在被子上,这次誉汉并没有拉紧被子,所以马上就被拉到腹的地方,父亲把保险套的精液全部倒在誉汉的胸口上,倒完最后一滴的时候把套子放在誉汉老二的旁边,然后开始把在誉汉胸口上的精液抹开,父亲的精液和父亲用手把它抹在身上的感觉让誉汉开始有一种乱伦的想法,父亲精液的气味让誉汉更加兴奋,突然间,父亲把被子拉开誉汉的挺直的肉棒就赤裸裸挺在父亲眼前,父亲和誉汉都向下看,然后父亲就拿起保险套,套在誉汉的肉棒上。

    誉汉轻轻的呻吟一声,父亲握住了誉汉的老二,誉汉用一种充满渴望的眼神看着父亲,接着誉汉看见父亲用一只手伸进的浴袍握住了自已的老二,看到了父亲的手动了动然后抽出来,有一些精液在父亲的手指上,父亲慢慢的将手指伸向誉汉的脸,同时另一手开始慢慢帮誉汉自慰,然后越来越快,当另一手的手指碰到了誉汉的嘴时,誉汉张开了嘴,让父亲把手指滑进自已的嘴,嘴里父亲精液的味道和父亲用手帮自已自慰的快感,让誉汉很快达到了高潮,再次充满了父亲几分钟前才装满的保险套,誉汉射了之后,父亲把保险套抽起来并且把誉汉的精液倒在誉汉的腹部上,誉汉觉得自已好像在天堂,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兴奋过,誉汉感觉到父亲正在把他最后几滴精液挤出来,并且把它放在誉汉的嘴里,让誉汉然后就起身离开,只剩誉汉一个人在房里。

    「我已经告诉玛莉我们会休假三天,除非有问题要不然她不会打电话给我们,晚安,儿子」誉汉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想了,然后就一觉睡到天亮「起床了,儿子,难道你想睡一天吗?」父亲一边拉窗帘时一边说着阳光照射在誉汉的身上,誉汉感到很温暖「儿子,你最好去洗个澡」父亲把手放在誉汉胸口上时说着「嗯~」誉汉伸懒腰的时候回答着「睡的好吗?」父亲问,誉汉点点头,誉汉感觉到父亲的手正向下朝他的老二摸去「你最好快洗个澡,免得这

    "根"东西弄得到处是腥味」父亲握着誉汉的老二说着父亲站起身并且把誉汉拉起床,拍拍誉汉的屁股赶他进浴室,誉汉冲了个澡只穿上了四角裤就走进厨房了,父亲正在做早餐也只穿了四角裤,誉汉看着父亲做好早餐然后坐下「所以,你是同性恋啰

    」父亲坐下时问誉汉誉汉差点被问的心脏病发「我想大概是」这是誉汉唯一能说的并且希望不会毁了目前的一切父亲只是笑了笑,而整个早餐都是在谈论誉汉的感觉和恐惧,他甚至告诉了父亲是第一个这样对他做昨晚那些事的人,誉汉的父亲对这番话感到很震惊,但却笑着说对于自已是第一个感到很棒,也提到这样其实比较安全,虽然誉汉还在经历这个阶段,誉汉的父亲开始问有关于保险套和昨天晚上的事,誉汉告诉父亲昨晚是他从没想到过的,而且他从来就没有这么兴奋过,父亲笑了笑,因为誉汉的父亲害怕昨晚自已的所做所为太超过了誉汉和父亲一整个早上都在谈论这个话题,而这期间誉汉都没有勃起。

    下午的时候,父亲说是时候收拾一下房子了,而且晚餐会叫外卖。就在打扫的时候,誉汉不时偷看父亲的阳具静静的在四角裤里休息,誉汉和父亲打算的差不多的时,PIZZA就到了,又从冰箱拿了六罐啤酒,誉汉和父亲坐下开始看电视和享用晚餐,有的时候父亲会去上厕所,但不会关门,誉汉都会从后面看父亲上厕所的样子,而这个举动也会让自已的老二硬起来,当父亲上完厕所回来坐下的时候,誉汉发现父亲四角裤上的开口没有扣起来,父亲开了一罐啤酒向后靠着,而这时誉汉可以从开口的地方看到父亲老二的根部,和睪丸和一些体毛围绕着老二的根部誉汉那十六公分的老二明显的轮廓已经在四角裤上显现出来了,誉汉父亲转头看到「儿子,把你的四角裤脱了给我看看」父亲用一种命令的口气说誉汉把四角裤脱了之后那十六公分的老二就直直的贴着小腹「进房间,躺下」父亲说誉汉回到自已的房间,父亲一会也进了誉汉的房间并且丢了一个的东西的誉汉,誉汉捡起来看到了一个眼罩父亲走近誉汉站在誉汉的上面,父亲打开了四角裤的开口,露出更多的老二「把它载上,儿子」誉汉看了看眼罩就把它套在头上,蒙住了自已的眼睛,过了一会,誉汉的嗅觉和听觉变的更敏锐,誉汉感到父亲正在把他推到床边,抚摸着自已的脸,然后自已的手被父亲引导至父亲的身体,触摸着父亲多毛的胸部的和腹部,然后把父亲的四角裤脱掉,父亲把誉汉的其中一手拉到肉棒的根部让誉汉抚摸着父亲的根部和阴毛,誉汉感觉到父亲粗粗的阴毛,这种感觉也让誉汉更兴奋了些,接着,誉汉的手被父亲拉到睪丸附近不断的抚摸着父亲精液的来源,这时誉汉的肉棒随着心跳不断的悸动着,他感觉到父亲正在自慰,而父亲肉棒的味道引起了誉汉所有的注意力。

    「儿子,你想要爸爸的精液是不是?」父亲用低沈性感的声音问着「是的,爸爸」誉汉快叫了出来,不断地抚摸着父亲的睪丸誉汉的父亲抽动的越来越快,突然之间,誉汉头被父亲向后拉,誉汉因为痛而张开了嘴,他听到了父亲的呻吟和喘息,父亲的味道在围绕着誉汉,父亲的呻吟和喘息越来越大声,誉汉可得感觉到父亲已经快射了,就在那一秒,誉汉的父亲射了,父亲的龟头碰到了的誉汉的嘴唇,父亲把所有的精液的射进了誉汉的嘴里父亲射了两次就在誉汉还来不及吞的时候多余的精液从誉汉的嘴角流了下来,而这样的快感让誉汉没有自慰也达到了高潮,精液从马眼顺着肉棒流了下来,滴到了地上,而这时只有嘴唇碰到父亲的龟头的誉汉被父亲向前推,便把整个龟头给吸了进去,父亲让誉汉吸允他的龟头一会直到自已的肉棒软了些,就从誉汉的嘴里抽了出来,并且穿上了四角裤,父亲把誉汉推倒在床上把眼罩拿开,誉汉笑着看着父亲,嘴里仍在品尝着父亲的精液父亲则是爱抚着誉汉的胸部,过了一会,誉汉睡着了。

    隔天早上誉汉醒来,满嘴都是精液的腥味,他走向浴室想喝点东西,也顺便洗了个澡,誉汉把身上擦干之后,围了浴巾在腰上,便走进父亲的房间看看父亲醒来了没,走进房间看到了父亲像只熊躺在床上,被子只盖到腰,誉汉走近父亲,父亲醒来看着誉汉轻轻着床边,誉汉坐在父亲旁边,父亲伸手把誉汉拉在身旁,父亲把誉汉的头靠在自已的胸膛,誉汉感受到父亲的手和胸膛很温暖,父亲转过身来让誉汉躺在床上,然后开始爱抚誉汉的胸部、腹部,然后把浴巾拉掉,露出了誉汉正在涨大的老二,然后开始帮誉汉自慰,并且开始吸允誉汉的奶头,这两种快感让誉汉很快射了,射到了自已的胸口

    和父亲的下巴,然后父亲就起床在誉汉还来不及看到的时候穿上短裤,誉汉和父亲就一起走进厨房吃早餐。而这一天大多都是花在看电视和小说上面,誉汉一直没有穿衣服而父亲也只有穿短裤,有的时候誉汉在看到父亲的时候会勃起,而晚餐之后,父亲调了一些鸡尾酒,很快地,誉汉和父亲都有点醉意了。

    早上,誉汉比父亲早醒过来,醒来之后就去上厕所,等他上完回来父亲已经醒了而且正在下床也准备去上厕所,但是,老二则是在两腿之间晃来晃去,誉汉躺回床上老二也涨了起来,他听见父亲上厕所的声音,接着就看见父亲走回来时,包皮还包着龟头,父亲才刚到床边,誉汉就向前靠去把父亲的肉棒吸进嘴里,一直吸到了根部再全部吐出来,这个的动作马上就让父亲的老二再次挺直,誉汉看见父亲的包皮因为勃起而向后缩退露出了龟头,便再次靠向前用舌头玩弄父亲的龟头不时在马眼上下滑动着,而父亲也开始前后的动作享受儿子这份早上的礼物,誉汉转身躺在床边正上方便是父亲湿亮的肉棒,而父亲则是开始上下的干誉汉的嘴,而睪丸则是不停着拍打誉汉的脸,让誉汉好好享用父亲的肉棒和味道,誉汉开始越呻吟越大声,也更用力的吸吮着父亲的肉棒,父亲则是因为在干自已儿子的嘴而不断地的喘息着,开